欧博娱乐官网 > 不朽凡人 > 第一百四十五章 监控阵纹

第一百四十五章 监控阵纹

  仅仅半个小时,莫无忌就完全沉浸到了储星子刻的阵道知识中去了。

  看到精彩的地方,他不断用手比划着一些阵纹。

  最初他对阵道一窍不通的时候,看这些阵纹就好像看天书,头晕脑胀。现在钻研进去了,发现每一个阵纹都有着无穷的魅力和吸引力。

  如果说闭关修炼,莫无忌还记得取辟谷丹吃,现在他钻研这些阵纹和阵道知识,完全忘记了一切东西,直到他被饿得差不多的时候,这才清醒过来。

  莫无忌拿了一枚辟谷丹,却并没有吃下去,他的目光盯在其中一个阵纹上有些发呆。

  一级监控阵纹,可以监控方圆三丈之内的事物,监控阵纹最大的特点是接,其次是转

  莫无忌的目光从这阵纹上移开,甚至皱起了眉头。他隐约觉得这个阵纹他熟悉,很快他就想起来,这就是那个手环上的阵纹。不对,这个阵纹比手环上的阵纹更加简洁明了。莫无忌从开始看储星子留下的阵道知识道现在,也不是一无所知,这个时候,他隐约能觉察出来储星子的这个监控阵纹比手环上的要高级很多,哪怕只是一级监控阵纹。

  不是,刚才自己想的不是阵纹好坏的问题,莫无忌拍了拍脑袋,终于将思维调整了过来。

  他再次想到了手环上的监控阵纹,手环上只要方位指示阵纹就可以看,为何要弄一个监控阵纹?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阵纹是用来监控进入五行荒域修士的,为什么要监控进入五行荒域的修士?

  莫无忌打了个冷战,若是这监控阵纹可以将内容传送出去,那岂不是说,他杀了东纶,还有得到无量锻魂晶的事情都已经被人知道了?

  不对,按照他刚才所学的阵法知识,这种一级监控阵纹最多只能在十米之内传达。手环如此小的面积,用一级监控阵纹绝无可能将影像从五行荒域传出去。若是不能将影像传出去,那还用监控阵纹干什么

  推理到这个地方,几乎顺理成章的出现了答案。那就是手环还有一个记忆阵纹,等众修士从五行荒域出去后,就必须要将手环交纳上去。那么收走手环的人,就可以根据你交纳的手环知道你在五行荒域中得到了什么东西。

  莫无忌吸了口气,心里暗自后怕,若是他不知道这些东西,将手环交纳上去,那他得到的一切东西就会被人知道。

  想到这里,莫无忌赶紧跳过监控阵纹,去墙壁上寻找记忆阵纹。不大一会,莫无忌就找到了记忆阵纹。他猜测的没错,当初他在手环中发现的阵纹,也有类似这样的阵纹在其中。

  储星子留下来的阵道知识绝对不能遗留下来,这东西对他非常有用。莫无忌看了一下还没有看完的壁刻,心里顿时一沉。他应该连看带学的用了两天时间,最后只看了百分之一的内容都不到。

  也就是说,等他将这些东西全部看完的话,那至少需要两百天时间。这还不包括出现不能理解的东西耽误时间。

  那就抄下来。

  莫无忌下定了决心,哪怕他将还剩下的时间全部耽搁在这里,他也要将这壁刻全部抄下来。

  取出纸笔,莫无忌开始疯狂的抄写。

  可以说除了当初很小的时候,每当开学前抄写暑假作业的疯狂,莫无忌从未如此疯狂的抄过什么。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莫无忌笔都抄坏了十几支。

  这让莫无忌非常担心,他身上总共只有二十支笔,这还是因为当初给蓝羽画药材时候留下来的习惯。当初因为他说的药材名和蓝羽说的不同,他用笔画给蓝羽看了。从那以后,莫无忌身上一直带着几只笔。有了储物袋后,他更是丢了二十支笔在储物袋中。

  按理说二十支笔肯定用不完,却从未想过在五行荒域中,二十支笔都不够用。

  好在莫无忌的担心是多远的,在他用坏第十九支笔的时候,墙壁上的东西也被他全部抄完了。抄写的纸张堆积起来,足足有几本书那么厚。

  莫无忌甩了甩有些酸楚的手腕,他可是拓脉九层圆满的实力,这连续二十天抄写下来,也是有些架不住。

  他抄写的成果换成任何一个和他修为差不多的修士,估计也要抄几个月。这不仅仅是他写字比别人快,而是他抄写东西根本就不用抬头,神念扫了到大脑,手只要不停的写就行了。

  可以出去了,莫无忌将东西收进储物袋。算起来,他进入五行荒域已是有两个多月。若是再耽搁下去,说不定真的不能离开五行荒域。

  回到石门边取出铜钥匙塞进钥匙孔,这个被众多修士轰击了多天都无法打开的石门,在莫无忌的钥匙下,很轻松发出一声吱呀之声,就再次缓缓打开。

  莫无忌抽出钥匙,迅速出了石门,也许有一天他还会再过来也不一定。

  等石门关上,莫无忌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件事。储星子被关在这里面很多年,最后他留下了他的阵道知识,那储星子本人呢?他不是没有出去吗?就算是死在了里面,也有骨灰啊。

  莫无忌肯定外面那具尸体不是储星子的,若是储星子的,他手中就不可能有这个石门的钥匙。

  莫无忌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只能认为储星子在那冰阶下面。

  还是赶紧出去好了,这些事情不是他这个修为能想通的。若是他修为够了,再来这里遇见储星子的话,就将他的遗骨带出去埋葬了,好歹也算是他的一个师父。

  莫无忌加快脚步离开了这个通道,回到了大殿中。

  大殿中没有一个人,只是又多了两具尸体,尸体身上的东西全部被拿走了。莫无忌的神念四处扫了一下,最后确定这里的人都走光了。他抓出铁棍,抬头辨认了一下方位,然后纵身跃起。

  好在中空还有落脚的地方,莫无忌中途换了几次元气,就抓在了当初落下来的冰坑边缘。

  冰坑外面早已被寒风抚平,这些莫无忌并不担心。这个地方被轰开过,就算是抚平也只有一层薄冰而已。

  天机棍鼓动元力轰了上去,这样接连数十下后,那被寒冰抚平的位置发出咔嚓声响,一道裂痕出现。

  莫无忌的天机棍再一用力,一个冰洞出现在莫无忌的面前,外面是白茫茫一片。莫无忌的神念扫了出去,确信外面没有人后,他才展开身形,从那冰洞中穿了出去,再次落在了冰峰的山腰。

  趴在山腰处,莫无忌第一时间用尖刀挖出了两个受力的坑洞。

  现在只有他一个人,他根本就没有实力再挖出一条冰阶路来。不过这是往下不是往上,他只要在冰峰上不断的挖出一些受力的冰洞就可以。

  足足用了一天时间,莫无忌才落在了那高大冰峰的脚下。此时这里早已没有一个人,周围一片寂静,除了因为冰峰反射,到处都是刺眼的光芒之外,再无它物。

  与此同时,在距离冰峰数千里之遥的一处峡谷深处,空间弥漫着血腥的气息。

  几十具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地面上更是一片狼藉。只有依稀的灵草叶片,才能让人猜出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侯玉乘慢慢的将一支长萧上的血迹抹干净,再将长萧挂在背后,整个人依然是显得干净利落,身上甚至不带一丝灰尘,连头发都没有凌乱一点点。

  而峡谷中其余的人,几乎每一个人身上都带着血迹,衣服也都有些凌乱。

  “婉儿师妹,你没事吧?”做完这些,侯玉乘才微笑着询问了不远处的曲婉儿一声。

  曲婉儿的头发略微有些凌乱,身上也多了几滴血迹。她感激的看了一眼侯玉乘,才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又说道,“刚才多谢侯师兄了,若不是你,我的一条胳膊就没有了。”

  侯玉乘微微一笑,“我们是同伴,何必在意太多。我困难的时候,你也会出手帮助我不是?”

  曲婉儿又沉默了一会,才接着说道,“若不是我贪心那一株凝萝草,你就不用冒险帮助我。”

  侯玉乘再次笑道,“婉儿师妹,你多想了。对我来说,多出手一次少出手一次毫无关系。我都说了,咱们现在可是同伴”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才叹了口气继续道,“可惜莫兄,不知道他有没有从那冰峰下面出来。说起来,还是我邀请莫兄去冰峰的,若是莫兄出了什么事情,我心难安。”

  “侯师兄似乎对莫丹师格外关注?”曲婉儿忍不住问了出来,因为一路上侯玉乘不止一次提起莫无忌了。

  侯玉乘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峡谷,第一次用有些低沉的语气说道,“因为我觉得他是一个另类,他和我们身边绝大多数人都不同。”

  “侯师兄虽然身在魔门,不也和周围的人不同吗?若不是为了我,之前侯师兄都不会杀那个人。”曲婉儿幽幽说道,她喜欢侯玉乘,可惜的是侯玉乘对她亲近,又似乎没有那种男女之情。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睡前请求月票支持!

  未完待续。

  ...
  浏览阅读地址:/buxiufanren/1944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