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不朽凡人 > 第二百零五章 我已经来了

第二百零五章 我已经来了

  “多谢莒师兄。.”朱凯复赶紧感谢,说实在话,他还真的不怕莫无忌的实力过他。他所担心的,只是莫无忌问天学宫的身份而已。他这样的个散修元丹境,问天学宫随便个任务,他就活不过去个月。

  “来,大家畅饮,这是我承宇国最好的美酒……”司徒千终于放心的端起酒杯。

  “王上,有紧急信笺……”名女子急切的走了过来,将封信递给司徒千。

  司徒千看见信封上团红色,手抖差点将酒杯落在地上。信封上红色,代表国家最危急的消息。也只有这种信,他手下的人才可以不打招呼进来送给他。

  “知道了,你出去吧。”司徒千很快就恢复了镇定。他想到问天学宫的内门弟子莒七剑在这,有什么好担忧的?

  莒七剑和朱凯复表情都很是淡定,对他们这种修士来说,承宇国再重要的国事,也不过就这样罢了。大不了有大军打到了承宇国的都城饶州外面,这对他们来说,样是不值提。

  司徒千打开信,当他看见里面的内容时,手激动,直接将他刚刚放在桌子边那杯还没有喝的酒打翻在地。

  “叮当!”声,酒杯碎裂,酒香四溢。

  “司徒领主,你作为个领主国的领主,应该有宠辱不惊的气度才是。”莒七剑皱眉说了声。

  说实在话,个领主国的领主,他还真不放在眼。之所以来这里,不是因为司徒千的面子,而是因为莒家就在司徒千的领主国地盘。司徒千这种沉不住气的样子,让他怀疑给司徒千面子,是不是有些问题。

  司徒千赶紧将手的信递给莒七剑,颤声说道,“七剑仙师……那莫家的余孽杀到了北秦郡国的都城罗安,将罗安莒家尽数斩尽杀绝,此刻北秦郡国已经再次姓莫……”

  “什么?”莒七剑眉毛跳,突地站起,随即就是巴掌拍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张上好的白玉桌,在他这巴掌下,化成了齑粉。至于司徒千递给他的信,他连看都没有去看眼。

  “姓莫的,你给我等着……”莒七剑切齿说道,随后又盯着司徒千,“信笺从罗安到你手上需要多久?”

  莒家被灭掉了,莒七剑对司徒千再也没有好脸色看了。

  面对莒七剑的咄咄逼人,司徒千不敢废话,赶紧答道,“这书信是飞兽传来的,只要半日时间。”

  莒七剑冷声道,“看样子他还没有离开罗安,我这就去罗安。若是他敢离开,我会将罗安城的人斩尽杀绝。”

  “啊……”听到莒七剑要杀个城的人,司徒千心里跳,却不敢反驳莒七剑的话。

  原本想要讨好莒七剑,要和莒七剑起去罗安的朱凯复,听到莒七剑要将罗安城的人斩尽杀绝,顿时闭住了自己的嘴巴。

  莒七剑愤怒之下干这种蠢事,他可不想跟在后面找死。别看修士在凡俗世界高高在上,若是真的敢在凡俗界屠城,有的是收拾你的人。他肯定就算莒七剑是问天学宫的人,屠城后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见朱凯复没有接口和莒七剑起去罗安,司徒千暗地里送了口气。他就担心莒七剑和朱凯复都走,若是他们都走了,莫无忌趁机过来,那他可就死定了。

  “轰!”声剧烈的炸响,甚至整个地面都抖动起来。莒七剑、司徒千三人赶紧避在边。

  “哗啦啦……”无数的建筑碎渣和残破木块纷纷落下,承宇领主国美轮美奂的领主王府宫殿出现了个巨大的窟窿,跟着这宫殿摇晃了下,彻底的坍塌下来。

  领主府无数的尖叫呼救声传出,随即众多的护卫开始往外跑。

  名身穿蓝色麻衣的年轻男子站在领主府前的个巨大圆柱顶端,正盯着莒七剑三人。他手空空的,甚至没有人知道刚才他是用什么东西毁掉了领主府。

  “莒七剑,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我想你应该收到消息了吧?是不是正想去罗安城?你看,现在你不用去,我已经来了。”年轻男子背着双手盯着莒七剑,语气带着几分讥讽。

  “莫无忌……”灰头土脸的司徒千脱口而出,他浑身颤抖,不知道是气的还是被吓的。

  朱凯复听到莫无忌这三个字,立即就知道来人是谁了。莫无忌周身灵韵不显,可是站在那根圆柱顶端,竟然让他有种不愿意与之为敌的感觉。

  蓝衣青年正是刚刚从罗安来的莫无忌,他听说莒七剑在这里后,几乎是没有停留,立即就赶了过来。只有杀了莒七剑,他才能安心离开这里。

  至于承宇领主国的宫殿,自然是他的天机棍毁去。当初在这宫殿他差点被司徒千杀了的时候,他就想着有天回来将这个宫殿毁去,今天他终于出了这口恶气。

  他不想在这里暴露天机棍,所以在毁去领主王殿后,就收起了天机棍。

  “姓莫的,今天我看还有谁能帮你……”莒七剑长剑祭出,带起道剑花,直接将莫无忌站立的圆柱削断。

  莫无忌早已落在了远处,他连话都不说,直接向饶州城外遁去。以莒七剑的心高气傲,肯定会追过来。

  他不愿意在饶州城动手,第个两人动手,肯定会死去许多无辜之人。第二他的天机棍不能在饶州暴露,旦暴露,大家都知道他是散修27o5号。现在他又多了个育林雷氏的仇敌,还不想过早的让人知道自己就是散修27o5号。

  果然,莫无忌出城后,莒七剑想都没有想就跟着追了出去。

  朱凯复脸色很平静,他并没有跟着莒七剑起出去。别看他是个散修,资质也远远不如莒七剑。但是他经历的事情比莒七剑多的太多了,他看见莫无忌,心里就有种忌惮。哪怕莫无忌周身点灵韵都没有,他也不相信莫无忌只有筑灵境。

  个筑灵境的修士,敢叫莒七剑去城外,他疯了吗?

  看见司徒千变换不定的面孔,朱凯复忽然说道,“王上不用担心,莒师兄是问天学宫的内门强者,要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我就留在这里保护王上,绝对不会让那人有可乘之机。”

  司徒千的脸色总算是好了些,“那就多谢护国上师了。”

  朱凯复微微笑,他打定了主意,只要半个时辰不见莒七剑回来,他立即就离开承宇领主国,有多远走多远。

  以他的经验和目光,莫无忌若是真的不堪击,那莒七剑绝对可以在半个时辰内杀掉莫无忌。假如半个时辰杀不掉莫无忌,那就说明莫无忌的实力不在莒七剑之下。

  莫无忌的实力不在莒七剑之下,无论谁输谁赢,他都不想趟这个浑水,干脆有多远走多远。他留在这里做个护国法师,也不过是看在人间富贵和些稀薄的修炼资源份上而已。区区个司徒千,还不值得他去为之卖命。

  ……

  饶州城外片荒野林地,莫无忌停了下来。他在地球被暗算,醒来后就是出现在这里的个土包之上。

  现在土包似乎还在,而站在土包后称他王上照顾他的烟儿却不在了。

  “选择这里作为你的埋骨之处吗?”莒七剑落在了莫无忌不远处,语气森寒。

  莫无忌盯着莒七剑平静的说道,“这里是埋骨之处,不过不是我的,而是你的。当年我从这里离开的时候,就想过这里总要埋点什么才好。直到今天,终于有了。”

  “哈哈……”莒七剑阵狂笑,随后周身气势暴涨,种碾压的气息卷向了莫无忌。

  莫无忌感受到这股强大的气势,顿时皱眉,“没想到你竟然跨进了地界,修为达到了元丹层。”

  莒七剑背后的长剑在空化出了道弧线,落在了他的手,“你猜对了,会不会出乎你的预料?或者说是让你害怕了?我想你有种将我引到这里来,想必已经晋级到了脱凡境吧?你个垃圾灵根的凡人居然晋级到了脱凡境,很不简单啊。”

  “你不用告诉我了,我自己会在你身上寻找……”说话间,莒七剑手的长剑已经幻化成片片剑幕裹向了莫无忌。

  莒七剑整个人似乎也在这剑幕升华,冲到了空,“等你死了,我会为你找个垫背的来,人家好歹还是个领主国的护国法师,所以你不用担心黄泉路上没人陪……”

  在朱凯复没有跟上来后,莒七剑心里就对这人起了杀机。朱凯复这种小伎俩,也想在他面前玩。区区个元丹境,在他这个问天学宫内门弟子的眼什么都不算。

  “剑技吗?我也会。”莫无忌手挑,明明他手没有长剑,道道剑光已经被他射出。这些剑光轰莒七剑的剑幕上,将原本完整无缺的剑幕撕的七零落,直接散去。

  “你这是什么剑技?”莒七剑看着空手的莫无忌,心里震撼不已。他的剑幕本来就是种剑技,剑幕只是表象。没想到他的剑技还没有完全威,途就被莫无忌空手破了。

  不对,莒七剑随即想起了另外件事,莫无忌应该是刚刚晋级脱凡,才脱凡层修为。就算是他有专门克制他的剑技,也没有本事在他面前施展出来才是。

  (第三更送上,请求月票支持!!!)

  ......(。)
  浏览阅读地址:/buxiufanren/20165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