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不朽凡人 > 第六百七十三章 复杂的关系

第六百七十三章 复杂的关系

  “师父……”莫无忌还没有说出惊凤也是他的徒弟,连莺娴忽然冲上来抱住他不断流泪。

  一阵柔软袭来,莫无忌瞬间就明白了连莺娴的心情,他连半分杂念都没有。连莺娴看起来很是坚强,做事说话都是娴静有条理。实际上她是真的缺少了关爱,父母早亡,让她不得不坚强起来。郁晟给她的,也只是养活她而已。

  莫无忌想的没有错,连莺娴的确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她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撒娇也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依赖,她在七岁后就努力让自己成熟起来,至少让别人看着,她是一个贤淑懂事的女人。

  爷爷救活她,除了看在父母的份上,还有很大的因素,是让她嫁给惊山。这造就了她坚强的性格,但她坚强不代表不敏感。莫无忌刚才的话纯粹是为了收她为徒,没有半点要求和想法,她可以感觉到。

  在被抓进监狱任人欺凌的时候,她更是看见了自己的渺小。她渴望有一个依赖,莫无忌的话一说出来,她就感受到莫无忌不是骗她的。这些年的艰辛,让她难以自己。

  “咔嚓!”房间禁制突然被打开,一名容貌有些丑的青年站在了门口,在这有些丑的青年旁边还有一名略高的男子。这略高的男子手刚刚放下,显然禁制是他强行打开的。

  禁制被触碰的第一时间,莫无忌就看向了门口,他第一眼就看见了这两人。他之所以随手打了一个最简单的屏蔽禁制,也没有用神念去查看外面,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在仙岐村会有强行打开他禁制的人。

  站在门口的两人都是修士,貌丑的青年修为很低,才刚刚虚神境。而那那略高的男子是一个金仙初期,在莫无忌眼里,依然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郁惊山?”连莺娴犹如受惊的小鸟一般从莫无忌怀里跳开,惊慌的看着站在门口怒火冲天的貌丑男子,下意识的往莫无忌身后缩了缩。

  莫无忌明白过来,原来郁惊凤的哥哥郁惊山没有死,而是真的找到了仙门,甚至修炼到了虚神境。

  才短短的十来年时间,郁惊山就从一个毫无根基的渔民修炼到了虚神境,哪怕是在仙界,吸收的是仙灵气,也可以看出郁惊山的灵根和悟性实在是惊人的高。

  “连莺娴,你这个贱妇,亏我还回来准备将你带到仙门去,给我死去吧……”郁惊山厉声大骂,跟着就要上前动手。

  “住手。”郁晟冲了上来,拦在了郁惊山的前面。

  “爷爷,你这是要帮外人吗?我女人在家里和别的男人公开搅合在一起,你居然还帮外人。”郁惊山额头青筋直冒。

  莫无忌心里暗叹,如果不是郁惊凤对他有救命之恩,他直接带着连莺娴就走了。

  郁惊山的资质再好,也不是连莺娴的良配。连莺娴很有可能是什么大人物转世,甚至还裹住了自己的记忆。一旦郁惊山毁掉了她的青白,将来还指不定有什么大事发生。

  莫无忌有些头疼,他都准备收郁惊凤为弟子了,一旦成为他的弟子,那他是衣钵传承的。今天的误会显然让郁惊山对他有仇,他看在郁晟和郁惊凤的面子上必定不会杀郁惊山。

  不杀郁惊山不代表就要收郁惊凤为弟子,收一个和自己有大仇者的弟弟为弟子,这和他本心不符。他可不相信什么哥哥的事情和弟弟无关,如果现在不想到今后,那今后他等于自己找死。

  那名金仙在一边淡淡的说道,“说那么多废话干嘛,惊山师弟,我的意思就是直接杀了了事。这种水性的女人睡睡可以,别当真了。你可以将那男的杀了,再进去将那女人睡一下,再杀掉。不用担心别的,有什么事情,我会帮你挡住。”

  郁惊山知道同伴的意思,那是让他不用担心莫无忌也是一个修士,他可以帮忙。

  一个金仙居然在一边劝说一个虚神,很显然郁惊山在宗门的地位很高。

  “哥,你不会真要杀嫂子吧?村里的人都说你在外面出事了,我和爷爷这才想要让大荒哥娶了嫂子……”郁惊凤听到这话,心中大急,赶紧上来和爷爷郁晟一起拦住了郁惊山。

  哥哥是飞过来的,从天上落下的时候,给他的震撼一样很大。当初莫无忌带他瞬移,他并不知道瞬移比飞行要艰难无数倍。相反的是飞行给他更加直观,显示了仙人的强大。

  在他看来,只要他修仙,他一样很快就可以瞬移。

  “小杂种,滚一边去,如果不是看在爷爷的份上,我一脚踹死你。”郁惊山厉声骂了一句。

  “住口。”郁晟脸色气的有些苍白的指着郁惊山说道,“你眼中还有没有父母和我?居然连这种不孝的话都能骂出来。”

  “爷爷,难道我说错了?他本来就是一个杂种。”郁惊山冷哼一声,不过也没有动手,应该是看在了郁晟的份上。

  郁晟颤声说道,“惊山,我知道你修仙了,我也很欣慰,我郁家终于出了一个仙人。但是惊凤说的也对,你不应该骂惊凤。”

  “爷爷?”郁惊凤也疑惑的看着郁晟,他不明白自己的亲哥为什么要骂他小杂种。

  郁晟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我希望永远也不要如今天一样,将话说明白。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今天我也只能将话说清楚。惊山,我希望你不要怪莺娴,这件事和她无关。”

  郁惊山修仙时间不长,显然还没有大多数仙人那种将凡人看成蝼蚁的习惯。他听到了郁晟的话,倒是渐渐的平静下来。

  “当年你父亲的命就是莺娴父母救的,虽没能救下你母亲,莺娴的母亲也因为那次救人身体有了亏欠,这才造成了莺娴出生后,她一直卧病在床。你现在要对莺娴动手,那是忘恩负义。我经常教你们,做人要有坚持,否则就算你再有成就又如何?况且莺娴的事情,也是我同意了的……”

  听郁晟说到这里,莫无忌暗自点头。郁晟品德高尚,所以郁惊凤很多品德都是从郁晟这里传承来的。郁惊山之所以能忍到现在没有请同伴动手杀他,也是受到了郁晟曾经的影响。

  “爷爷,我娘……”郁惊凤听出来不对了,如果自己的母亲早已去世,自己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郁晟摸了摸郁惊凤的头,再叹息一声说道,“惊凤,如果可以的话,爷爷真希望和你一起一直这样平静的活在仙岐村。这几天的事情也告诉了爷爷,有时候树欲静而风不止,平静不是你心里想要就有的,很多时候要看外面的天气……

  唉,也应该告诉你了。当年惊山的母亲离世后,惊山的父亲一直郁郁寡欢。后来你母亲来到了仙岐村,你母亲来的时候就已经怀了你,惊山的父亲救了她。你母亲生下你后,就一直留在了这里和惊山的父亲生活在一起……”

  说完,郁晟看着郁惊山说道,“惊山,你的确是我唯一的亲孙子。你知道我不能下海,当年你走后,是莺娴一个女人下海养活我们。惊凤也在十一岁的时候就开始下海,一直到今天。没有莺娴和惊凤,我这把老骨头早就不在了。

  你和莺娴本来就没有过什么婚姻仪式,村里传来你不在的消息,难道我将莺娴嫁给一个可靠的人还有错不成?惊山,你既然成了仙人,那将来有大好的前程。一女不许二夫,莺娴既然被我做主嫁给了大荒。你和她的事情今天我也做主一下,就算了。”

  郁惊山还是有孝心的,在听到爷爷的话后,也低下了头。其实在他心里修仙才是最重要的,别的都是次要。他这次回来,是要带走爷爷和莺娴,至于郁惊凤,他本来就没有打算带走。

  之所以要带走连莺娴,是因为他就是在宗门里面,也没有看见比连莺娴更漂亮的师姐。所以哪怕连莺娴没有灵根,对连莺娴他还是比较满意的。再说了,将来他还可以另外再寻找道侣。

  郁惊凤听到这些话,完全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真不是郁家的,甚至他父亲是谁他都不知道。

  莫无忌也是无语,一个普通的家庭,居然有这么多复杂的事情。

  这样也好,否则的话,他的确要考虑收不收郁惊凤为弟子了。他之所以收郁惊凤为弟子,和郁惊凤的资质毫无关系,而是因为他的品德。

  他要的弟子本来就是凡人,如果说灵根资质好的仙人找不到,普通的凡人那实在是太多。如果不收郁惊凤为弟子,他会用别的方式来补偿一下救命之恩。

  “爷爷,你说的话都是真的?”好一会后,郁惊凤才磕磕巴巴的问出声来。

  郁晟点头道,“对不起,惊凤,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也不是你的爷爷。”

  “不,你永远都是我的爷爷。”郁惊凤立即说道,在他心里,郁晟就是他爷爷,没有郁晟他活不到今天。

  郁惊山有些皱眉,他很想杀了莫无忌,至于郁惊凤,杀不杀倒是次要。连莺娴,那他是肯定要带走的。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顺便请求一下月票支持!)
  浏览阅读地址:/buxiufanren/4302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