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不朽凡人 > 第一零九二章 直面圣人

第一零九二章 直面圣人

  听依裳的语气,那圣姑的实力似乎很强。

  “依裳,你们来这里很久了吗?”甩不开依裳,莫无忌想要打听一下依裳等人是如何来到神界的。是不是真的和坤蕴说的那样,问题出在了彼岸花之上。

  “几十年而已,主要是圣姑想要打开神憩之地,可是那神憩之地有天地规则限制,就是圣姑也不能强行攻击。”依裳感受到莫无忌没有再疏远她的意思,心情好了起来,语气中也带着一种轻松和激动。

  “你们是怎么来的?”这句话才是莫无忌最想要问的。

  “彼岸花啊,那朵彼岸花被人打碎之前,圣姑带着我们借助彼岸规则来到了神界……”依裳说到这里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即又说道,“彼岸花其实是一对的,圣姑拿走了红色的彼岸花,这里其实还有一朵白色的……”

  “那你们找到了吗?”莫无忌语气有些激动起来,他很清楚彼岸花的价值。而且曲悠有混沌神格,如果曲悠进来了,肯定会感应到彼岸花。

  依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等莫无忌询问,她就解释道,“只要得到一朵彼岸花,另外一朵就可以找到。不过圣姑找到另外一朵彼岸花所在地的时候,那朵彼岸花已经被两名女子带走了。”

  “你们怎么知道带走彼岸花是的是两名女子?”莫无忌惊讶的问道。

  依裳微微一笑,抬手拿出一个水晶球激后说道,“这是圣姑刻画下来的影像,葬神窟没有人迹,尽管那两人走了很久,依然可以留下影像。”

  书音和曲悠?莫无忌看见这两个模糊的人影,差点叫出声来,好在他克制住了自己。此刻他心里只有激动,书音和曲悠果然来了这里,她们还一起找到了彼岸花,然后借助彼岸花走掉。

  感受到了莫无忌的激动,依裳正想询问的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依裳,此人是谁?”

  莫无忌打了个激灵,他根本就没有感受到任何空间波动,就有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就算是依裳之前出现在他面前,他也感受到了依裳的神念窥探。那这个让他感受不到任何波动的家伙,实力有多强?

  这次过来的依然是一个女子,一身青衣,容貌丝毫不比依裳逊色,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说,比依裳更是高贵。

  “圣姑……”依裳看见这青衣女子,语气有些惊慌。

  莫无忌恍然明白过来,原来这个女人就是圣姑啊。莫无忌的神念没有去窥探这个青衣女子的修为,这青衣女子给他一种感觉,比依裳的修为还要高。

  这青衣女子站在他的面前,就好像融入了整个空间一般,没有半点突兀。只有他的凡人诀有这种融入空间万物的感觉,难道这个青衣女人修炼的也是凡人诀?

  这绝对不可能……

  一想到不可能,莫无忌心头就好像一道闪电划过一般,他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个青衣女子不是修炼的凡人诀,她之所以让自己感受到这种和空间万物融合一体的气息,那是因为对方的修为高到了一个程度。

  什么程度?只有用圣人来解释。这个青衣女人是圣人的存在。

  莫无忌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只希望神界没有被这青衣女人破坏。

  “他是流星……圣姑,请你原谅他吧,是我主动找到他的。”依裳的声音中带着惶恐不安。

  青衣圣姑叹了口气,“依裳,你是我最贴心的人,跟在我身边也时间不短了。你说的那个流星我也听说过,和旻原是一路货色,都是自以为是狂妄自大之辈。”

  说到这里,轻易圣姑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大量劫已是过去,还有最后一个灭世量劫即将到来。你也知道,在大小量劫来临之际,圣人之下尽皆蝼蚁。

  而灭世量劫将是你的机会,在灭世量劫之下,将再无圣人之分。到时候不要说圣人可能被量劫化灰,就算是圣人还在,灭世量劫之下的浩瀚天道,也很有可能诞生出第九个圣人。你机缘深厚,获得了圣道道果,还是阴阳之道。只要有圣人陨落,或者是只要天道颠覆,你是最能借助量劫用你手中道果跨过准圣成就圣人位之人。为何为一肮脏男子如此痴情?自毁大道?”

  “圣姑,你知道我获得了圣道道果……”依裳脸上更是惊恐不安。

  青衣圣姑抬头看了看虚空之中,语气愈平淡的说道,“你获得圣道道果如果我都不知道,我也妄自在为圣了。”

  她的语气中带着一种落寞和失望,她在等着依裳将余下的那枚圣道道果给她,然后她再交还给依裳。她需要的不是依裳的圣道道果,而是依裳对她的忠诚和信任。然而今天依裳将余下的一枚道果交给一个肮脏男子,都不愿意给她这个圣姑,让她心里失落到了极点。

  “对不起,我……”依裳低下头,她心里的那种不安,只有她自己知道。

  如果她自己的那枚圣道道果还没有服用,她会将那枚圣道道果给圣姑,然后再给一枚给莫无忌。

  “你是流星?”青衣圣姑的目光落在了莫无忌的身上。

  原本忌惮不已的莫无忌索性安静了下来,人生在世不称意事太多。他能以凡人之躯跨入神王之境,比起地球上来,活的要精彩多了。就算是活在地球上,他也早就化为了灰灰。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惧怕的。更何况,他对这个青衣圣姑很是反感,什么是肮脏男人。难道你不是男人留下来的种?

  事实上莫无忌不知道的是,这青衣圣姑还真不是男人留下来的种。

  莫无忌抬起头,平静的说道,“我并不是流星,只是依裳道友认错了而已。”

  青衣圣姑一愣神,显然被莫无忌的话惊到了。事实上依裳送圣道道果给莫无忌的时候,她就看见了。

  在她的想法中,莫无忌应该是欲擒故纵。既要得到依裳的圣道道果,也要让依裳觉得莫无忌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她没有想到,莫无忌在她面前也否认了是流星的事情。若是欲擒故纵,这也过了吧?

  “流星哥哥……”依裳再次流泪。

  “既然你不是流星,那你走吧。”青衣圣姑忽然说道。

  莫无忌心里惊喜起来,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青衣圣姑,这是让自己走掉?有这种好事情?

  “不……”依裳说了一个不字后,再也说不出别话来,只知道跪在青衣圣姑面前。

  “莫非你舍不得走?”青衣圣姑语气平静,莫无忌却感受到了一种死亡的危机。

  他一抱拳对青衣圣姑说道,“依裳是一个好女子,希望你不要过分责罚她。”

  此刻莫无忌冷静了下来,他在青衣圣姑的身上,感受到了浓烈的杀机。他肯定青衣圣姑不是真的要放过他,而是戏耍他,等他逃到一定的程度,再轻松将他抓回来。不过敢放他莫无忌走,就算是圣人,也别想将他抓回来。

  “怎么,我做什么事情还需要你来教?我圣姑就在这里,将来有不满意的,尽管站在我面前说这句话。”青衣圣姑语气冰寒。

  “好,若是让我生气,将来我会回来教你的。”莫无忌说了一好字后,身形一展,直接遁走。

  莫无忌没有用风移,他逃走经验丰富,很清楚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圣姑,求求你,不要让流星离开我……”依裳终于哭泣出声,对她来说,再次和流星分别,就和杀了她没有任何区别。

  被莫无忌一句话说的脸色铁青的圣姑伸手拉起依裳,叹了口气说道,“依裳,你觉得他那点修为可以从我神念之中消失吗?我只是让你知道,他对你根本就不屑一顾。如果不是我出现,他会带着你的圣道道果消失。”

  “圣姑,求求你……”依裳只知道求情。

  圣姑皱了一下眉头,语气有些生硬的说道,“依裳,如果你不信我,我将他抓回来,搜了他的魂魄让你看个清楚……”

  “不要……”依裳撕裂的叫了一声。

  ......
  浏览阅读地址:/buxiufanren/8325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