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不朽凡人 > 第一一六六章 真打酱油的人

第一一六六章 真打酱油的人

  所有的人都盯着莫无忌,齐浅更是激动不已。他估计莫无忌的实力不会在他之下,但是不在他之下又如何?

  这个铁笼牢房他呆了多少年?莫无忌进来才多少时间?他会在莫无忌进入牢房被牢房中禁制束缚住的短时间内制住莫无忌,只要制住了莫无忌,区区一个昔念沫,呵呵。

  几乎是在莫无忌跨入牢笼的瞬间,齐浅和莫无忌同时动手了。

  所不同的是,齐浅是一道法宝光芒卷向了莫无忌,莫无忌的储神络神念卷向了那石桌中的木盒。齐浅区区一个合神四层,莫无忌还真的没有放在心里。

  “轰!”齐浅的法宝轰在莫无忌的领域之上,强大的领域气息直接将齐浅的法宝轰开,就是齐浅自己也被这种狂暴的领域撞击开,倒退撞击在铁笼墙上。

  莫无忌似乎根本就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等这神元炸裂的威势略微平息后,莫无忌手中已经多了一个木盒。

  齐浅呆呆的看着莫无忌手中的木盒,然后又下意识的看了看铁笼屋子后面那空无一物的石桌,好一会才喃喃道,“你是如何拿到这个木盒的?”

  无数年来,他尝试了许多次,可是从未有一次成功拿到木盒。而莫无忌一进来就拿到了木盒,这是什么原因?

  莫无忌没有打开木盒,而是一张手就将木盒送入了凡人界,这才对齐浅冷笑说道,“我觉得你还是考虑一下你的小命吧,就你这点道行,也敢在这里打息壤的主意。”

  齐浅这才醒悟过来,刚才他动手,莫无忌没有还手,他就被莫无忌的领域轰飞,可见他和莫无忌相差太远太远。这种相差,根本就不是他在这铁笼屋子中呆的时间更长可以弥补的。

  一股寒意从他脊背升起,齐浅的一颗心彻底沉了下去,也就是说莫无忌随时时刻都可以杀他。

  莫无忌去没有理睬他,而是对着铁笼屋子后面说道,“东西都被我拿走了,你居然还不出来,真是有耐心啊。再不出来,我就走了啊。”

  “拿了我的东西,你走的了吗?”一个不慌不忙的声音慢吞吞的传了出来。跟着在石桌后面,出现了一个肌肤吹弹可破的光头男子,这男子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乍一看,这家伙还有几分憨厚像。

  “你是谁?在这里多久了?”齐浅就好像呆鸟一般的盯着这光头男子,他被困在这个铁笼中这么多年,竟然不知道在他的背后还躲着一个人。

  莫无忌立即就感受到周身的空间规则再一次变化,似乎随时随刻,他都会陷入这种空间规则的束缚之下。

  莫无忌呵呵一笑,“我要来就来,要走就走,没有人管的着。我看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别撑着自己哦。”

  说话的同时,莫无忌又拿出了那个木盒,这次他直接将木盒打开了。一块被切去了一半的土壤静静的躺在木盒之中,那浑然天成的混沌气息,就算是远处的昔念沫也能清晰的感受到。

  “没错,的确是息壤。”莫无忌说完收起木盒,这才身形晃了晃,禁锢住他的周身规则再一次变化,他就好像闲庭散步一般跨入了这个铁笼。那些禁锢他的规则,半点用处也没有起。

  若不是担心对方将息壤收起来,他早就动手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

  “你怎么可以出去?”那光头的白面男子震撼的看着莫无忌。

  之前莫无忌如何取走息壤的,他就一直在疑惑着。现在莫无忌轻松的从他的规则空间之下跨走,让他彻底凌乱了。难道对方是一个真正的圣人不成?

  他是准圣七层,除了圣人,谁有资格从他的规则空间下从容走掉?

  这光头白面男子疑惑,莫无忌一样疑惑。既然息壤都在对方掌控之中,为何要让齐浅引来昔念沫?

  “你们……”齐浅呆滞的看着莫无忌,又看了看那光头白面男子,一脸的懵逼。他悲哀的发现,自己才是真正打酱油的那个。

  “垃圾东西,让你找一个当年封印这里的嫡系血脉来你都弄不好,居然给本帝带来一个祸患。”光头男子看见齐浅不解,怒喝一声,张手就抓向了齐浅。

  可怜齐浅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这光头男子抓到了手印当中。手印一挤,齐浅化为一团血雾。

  惊恐不解的元神刚刚溢出,就再次被周围的规则挤压,消散一空。

  非道人看见师父齐浅也只是一个回合就被人捏死,哪里还敢停留,身形一转,就要冲向那虚空传送阵门。这一刻他心里只有后悔,走了就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送死呢?

  “噗!”这次昔念沫没有错过机会,非道人被昔念沫直接轰为碎渣。疯狂修炼了无数年,她终于报了仇。

  光头白脸男子对昔念沫杀了非道人就好像没有看见一般,依然盯着莫无忌说道,“交出息壤,然后我给你一个离开这里的机会。”

  莫无忌讶异的看着这光头男子道,“你的脸比你屁股还要白?”

  随即他就一拍后脑勺,“对了,看你这脸,似乎真的比你屁股还要白。”

  说完这句话,莫无忌祭出半月重戟,重戟化为一道银色光芒轰向。

  “咔嚓!”半月重戟携裹着撕裂空间的宏浩气势轰在了这铁笼屋子上,这困住齐浅不知道多少年的铁笼屋子,在这一道重戟之下化为齑粉。

  这铁屋碎裂后,莫无忌和昔念沫眼前一亮,一个真正的大殿出现在两人面前。

  大殿一角正站着那光头白面的男子,他之前的那个石桌已经消失不见。之前齐浅让昔念沫上去放血的阴阳鱼阵纹,此刻出现在了大殿的正中间。

  在莫无忌一戟就撕裂了铁笼屋子后,光头白面的男子脸上终于变色。此时他确定莫无忌的实力不会在他之下,之前从铁笼出去和拿走息壤不是靠的取巧手段。

  因为只有掌控独立宇宙世界规则的人,才可以在这里一次粉碎铁笼屋子。

  “很好,你有足够的实力和我说话。这大殿是上古时代一名至强圣者留下来的,既然你有这个实力,那枚息壤就是我送给你的见面礼。等那女子血祭打开这大殿之后,里面的东西我只要一样,其余的全部归你。”光头白脸男子并没有立即对莫无忌动手,而是面带凝重的对莫无忌说道。

  莫无忌呵呵一笑,“那息壤本来就是我朋友先人留下来的,她已经送给我了,我倒是不需要你来送第二次。至于血祭,你喜欢你自己去血祭,我没有时间陪你玩。”

  倒是这大殿的空间阵法,我倒是有兴趣打开看看。

  “住手。”看见莫无忌想要不通过血祭就要动这个大殿,光头白脸男子心里一惊,急切的叫道,“你打破了这个大殿的封印,这里的空间规则就会坍塌,所有的东西都会消失不见。”

  “消失就消失,关我什么事情?”莫无忌说话间,神念一直在四处寻找,他发现出去的虚空阵门消失不见了。

  “找死。”光头白脸男子怒喝了一声,圆墩墩的身体直接扑向了莫无忌,一道只有一尺长的白光罩向了莫无忌。

  “咔咔咔咔!”这一刻,一切都在碎裂,莫无忌的领域都开始碎裂掉。

  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拦住这一尺白光,当莫无忌的神念触及到这一尺白光之后,他心里升起一种感觉,那就是在这一尺白光之下,他被对方看的通透彻底。

  随后他的神念开始溃涅,空间领域开始涣散,就是神通也无法伸展出来。莫无忌清晰的看见了对方眼里讥讽的笑意,那眼光中似乎一切尽在手里。

  好厉害的法宝,莫无忌心里暗惊。换成别人,除了不断退走或者是施展禁术,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可惜这家伙遇见了他,哪怕他的识海神念全部被禁锢住,他还有储神络神念。

  莫无忌直接是一指点出,七界指之阴阳。

  天地和而万物生,阴阳接而变化起!一阴一阳生死交换。

  莫无忌七界指中的阴阳,融合了生死轮。这一指点出,大殿中的生死气息立即转换过来。光头白面男子周身生机迅速被抽走,死气眨眼间就充彻了对方的周身空间,然后渗透到道韵之中。

  “这不可能。”光头男子震惊的叫出身来,下意识的直接飞遁离开。他的量天尺出手后,只害怕一种情况。那就是在他的量天尺之下,对方依然可以祭出神通。现在就是这样,莫无忌无视他的量天尺,还可以祭出神通。

  这光头男子刚刚退到大殿门,一道道阵纹就直接化为实质,将他的后路彻底挡住。

  莫无忌早就用虚空神纹锁定了空间,只要对方敢无视他轰击阵纹,那下一刻就是对方的死期。

  “你到底是谁?”光头男子停下来惊骇的盯着莫无忌。

  “先说说你是谁?”莫无忌呵呵一笑,跨前一步,这次领域空间直接锁定了整个大殿,将优势彻底的抓在了手中。

  “本帝衡祚,十二神帝之三。”光头男子傲然说道,说完后冷冷的盯着莫无忌。十二神帝,那是拥有神位的存在,对方就算也是有神位的存在,也要忌惮他几分。

  ......
  浏览阅读地址:/buxiufanren/8717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