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笔中文网 > 超级学神 >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弟子罗修!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弟子罗修!

  亦或者说,他在叫冥河?

  冥河乃是血海老祖,修罗王叫他师祖,似乎并不违和。

  “师祖救我!”修罗王用尽全力的再次高喊了一声,“弟子罗修,奉师尊盘古氏后土娘娘之命镇守修罗界,师祖救我!”

  这一刻,修罗王终于道明了自己的身份,血海不枯,他便不死,他本想直接自爆肉身,化去血海,分分钟又能重新生成肉身,解脱此时之困,然而,他现,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他连自爆的能力都没有,而且,这一片空间,已经完全和血海隔绝。

  死亡的恐惧,几亿年来头一次在修罗王的心中出现,他无可奈何,只能求助于苏航了。

  “后土?”

  苏航听了这话瞬间愣住了,这个修罗王,是后土的弟子?

  后土是自己的弟子,这么说来,他叫的师祖是自己?

  此时,苏航整个人都有点懵住了,一时间没能回过神来。

  “小子,赶紧走,别听他胡言乱语!”这时候,黄天喊了一声。

  开玩笑,那可是天罪,连黄天自己的原罪都被封存在其中,如果让其脱出,只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黄天才刚刚从仙王庙逃出,前途已经看到一丝光明,可不想白白的折损在这里,现在的他,绝对不可能是原罪之身的对手。

  苏航有些犹豫,倘若修罗王说的是真的,他还真有必要救他一救,且不说是自己的徒孙后辈,苏航还想知道一些后来之事,自己那一帮徒弟,后来究竟是这什么下场。

  究竟还有没有人存活到现在?

  苏航是想救他下来,可是,如何救法?

  修罗王此刻的境况,比之他当日被冥河和黄天抢夺肉身之时更有过之而无不及,浑身上下已成血人,苏航根本无力插手。

  “师祖,救我!”

  修罗王歇斯底里,因为痛苦,那一双血色的眼睛暴突,就好像有一个人,要从他的皮肤下面冲破出来一样,样子恐怖至极。

  “孽障,还不退下!”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炸喝,惊得血海翻腾,如同末日降临,苏航身上气势陡然大变,混混沌沌,压向四方。

  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生了,只见那些缠绕在修罗王身上的黑气,就像有意识一样的顿了一下。

  就好比一群歹徒在墙角猥亵一位大姑娘,突然有人站出来,大叫一声放开那个女孩,那些黑气分明就是有意识的。

  此时,修罗王只感觉身上痛苦大减,但那些黑气依然缠绕着他,他依旧是无力挣脱。

  头脑慢慢的清醒,修罗王抬头望去,入目的只是苏航那一双血红色的眸子,浑身上下气势决然,挺拔的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尊穿越时空而来的荒古巨神。

  “师祖,救我!”修罗王无力的再次喊了一声,声音几乎细不可闻。

  苏航那一双血眸,如同藐视苍生,“怎么?尔等都不识得本尊了么?还不退下!”

  一声厉喝,带着无穷无尽的威严,那一条条黑气,仿佛听懂了苏航的话般,短暂的停顿之后,纷纷从修罗王的身体中散出,就像是群蛇归洞一样,迅的回到了那黑柱之中。

  修罗王失了束缚,如同断线的风筝,径直摔在了地上,浑身浴血,整个人就像一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整个人仿佛灵魂都被抽走了一大半般,根本动都无力动弹。

  那漆黑的柱子,屹立在血海之底,岿然不动,黑气收敛之后,不再往外逸散,显露出本来的漆黑的外表。

  这时候,苏航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看都没有低头看修罗王一眼,直接伸手往那黑色的柱子抓了过去。

  “喝!”

  一身爆吼,那硕大的恐怖的柱子,居然被苏航生生的拔了起来。

  “轰隆隆……”

  滔天的血浪翻涌,整个血海,就如同生了十二级的大海啸一样,恐怖至极。

  ……

  “轰……”

  一道巨大的血柱,从血海之中升起,就如一股喷泉一般,瞬间直冲霄汉。

  可惜没有旁人看到,否则的话,必定会被这一幕给震惊的屁滚尿流。

  血柱直冲云霄,继而又轰然炸开,无边的腥臭在血海之中弥漫,简直令人晕厥。

  这时候,一根漆黑的柱子从虚空之中伸了下来,就像一根擀面杖似的,在那血海之中反搅了几下,很快,汹涌怒号的血海便平息了下来。

  漆黑的柱子一收,一个白色的身影,姿态飒然的从虚空之中飘然而下。

  手中反背着一根漆黑的长棍,身上的威严压得血海都不敢起半点的浪花,那不是苏航又是何人。

  “小子,足够帅吧?”

  凌空虚踏在血海之上,苏航的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那一张血红的眸子在这一刻显得无比的妖异,出的声音却是显得有几分古怪。

  “时间到了,哪里来的,给我回哪里去。”一个声音骤然响起,却也正是苏航的声音。

  若有一个旁人在这里,看到这一幕,恐怕得把苏航给当成神经病了,居然在这里自问自答。

  “小子,有话好说,把你那玩意儿拿开,枪口可不能对着自己人。”苏航又开口了,“本尊好不容易出来透透气,你让我多溜达一会儿可好?你这遭兔死狗烹,卸磨杀驴,玩得可一点都不地道。”

  “哼,怪也只怪你人品不好,太不让人省心了,刚刚让你出来透会儿气,已经仁至义尽,即刻退回去,否则,我真的开枪了。”

  “小子,说好的,我和黄老头,一人初一,一人十五,你小子现在一个人全占了,把我二人置身何地?”

  “今天便是初一,时限已经过了,还想出来,等下个月吧?”

  “放屁,前两天才是初九,今天怎么就初一了?这历法是你家定的?”

  “如果是我定的历法,就不会有初一十五了。”苏航冷哼了一声,“再说一遍,给我退回去,不要怀疑我的耐性……”

  “好小子,够狠,本尊记住你了,以后摊上事,可别再叫我救命。”
  浏览阅读地址:/chaojixueshen/77288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