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2章 苏小小,一颗破碎的心

第2章 苏小小,一颗破碎的心

  佩雅啊佩雅,你就这么走了,却把这一切都交给我来面对,我又该如何面对你的家人?

  萧兵深深叹了口气,轻叩房门。

  吱呀一声。

  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妙龄少女,她的身上穿白色小衫,下身穿牛仔裤,脚上穿拖鞋,一身清凉打扮,她的长相与苏佩雅有三分相似,只是气质大相径庭,苏佩雅热情奔放,苏小小气质清冷。

  萧兵看着这个妙龄少女,问道:“你是苏小小?”

  “你是?”少女看着这个风尘仆仆却又带着几分军人气质的男人,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面却带着几分警惕和抗拒。

  萧兵只觉得胸口闷的发慌,深深的吐出了口气,叹息道:“我是苏佩雅的领导,也是她的朋友和战友……。”

  苏小小的脸色骤然一变,一把推上房门,要将萧兵给关在外面。

  萧兵倒是没想到苏小小会有这么大反应,惊讶之余,急忙将房门给抵住,大声说道:“我真的是你姐姐的朋友,你这是干什么。”

  “你给我出去,我没有姐姐!!”苏小小情绪激动的道,“你再不松手,我可就报警了啊!”

  “你报警,我也要说,你姐姐在的时候,总是会和我聊起你,你初中的时候,有个男同学每天都抢着送你回家,你姐去把他打跑了。你最爱吃的是桂花糕,最喜欢喝的是奶茶……。”

  萧兵明显能够感受到,苏小小的力道越来越小了,趁热打铁道:“她还说,她这辈子最爱的就是你这个妹妹,你比她懂事,虽然年龄没她大,可是比她懂得体贴爸妈,懂得照顾家……。”

  “她每一次在和我说起你的时候,那种眼神我都看的出来,你这个当妹妹的在她的心里占据着太重要的地位,可能你却说你没有姐姐,你知道你这句话会让你姐有多么的寒心么?”

  苏小小忽然一把将房门重新打开,光滑柔软的小手拽着萧兵就向里面走去,萧兵甚至连拖鞋都来不及换,直接被苏小小拽到了一个房间里面。

  这个房间看起来很干净整洁,麻雀不大,一应俱全,床头之上挂着一张结婚照片,应该是苏小小的父母,而在对面的墙壁上却挂着苏小小父亲的黑白照片,萧兵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苏小小指着这张床,红着眼睛说道:“这个是我爸妈的房间,我爸妈以前就一直在这张床上睡,从两个月前,这张床上就只能够睡一个人了,因为我爸出车祸死了,他在临死之前最想见的就是我姐姐,可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联系到,你知道么,我爸爸死不瞑目!!!”

  萧兵的脑袋轰的一声,心中内疚更深,两个月前,萧兵正带着龙门的人在非洲执行任务,根据规定,执行期间为了不暴露自己家人,所以绝对不能够和家里有任何的联系,以至于苏佩雅到死的时候都不知道家里发生的这些事情。

  苏小小忍着眼泪,冷笑道:“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会恨她了?她大学期间就被国家选走,五年了,她只给家里打过几次电话,只匆匆的回来过两次,回家的时候最多住两个晚上,打电话的时候用的是电话亭的座机,连个手机号码都没有留下。”

  “我们都理解她,知道她是为国效力,能被部队选中,我们把她当成骄傲。可是……就算是你再伟大,你总不能不顾你的家人,更不能不要你的爸妈!我爸在出车祸的时候,她在哪里?我爸在想见她最后一面的时候,她又在哪里?”

  “不管你们工作性质有多么特殊,可是我姐为国家而活着的时候,能不能在意一点自己的家人!从看到我爸临死之前都无法瞑目的那一刻,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我的姐姐!”

  萧兵叹了口气,一脸黯然的道:“你恨她,可是她的人已经死了,什么都该抵消了……。”

  苏小小的身体一震,目光从萧兵的脸上一直向下看去,最后落在了萧兵手里的骨灰盒上,她的脸色变得惨白,张了好几次嘴才勉强的说出话来,颤声道:“你骗我……你到底是谁……你一定在骗我……。”

  如此小的年纪,就要承受如此多的接二连三的打击,萧兵忽然之间有些痛恨自己,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过来,不应该现在就告诉他们这些,只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萧兵看着苏小小,无比艰难的说道:“五天之前,她在非洲执行任务,结果不幸的……临死之前,她让我将她的骨灰给带回来,还把你们的家庭住址告诉给我了。”

  苏小小喉咙处仿佛被什么堵住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流落下来,瘦弱的她却像是一头愤怒的母狮子,一把推在了萧兵的身上,用一种让人听了灵魂都会颤抖的撕心裂肺的声音喊道:“我不信!”

  “我不信!!”

  “我不信!!!”

  苏小小一下又一下的用力推在萧兵身上,萧兵不敢用力气去抵抗,以免得伤到了苏小小,于是他不断的后退,直到自己的身体抵在了墙壁上,直到退无可退,这才停了下来。

  “你这个大骗子!我姐不可能有事!”

  苏小小在哭,萧兵的眼睛也有些泛红,萧兵低下头,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苏佩雅临死之前所写的信,苏小小夺过去看了一眼,然后就浑身一软,被萧兵抱在了怀里。

  苏佩雅在信中和家人道歉,托付苏小小好好的陪伴父母,虽然分开这么久了,苏小小还是第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自己姐姐的字迹。。

  萧兵紧紧的搂着她,感受着她柔软中略带颤抖的身体,仿佛能够感受到她那一颗几乎就要支离破碎的心,萧兵的鼻子酸酸的,语气无比坚定的一字一字的说道:“小小,你相信我,你姐姐虽然不在了,可是我会帮助她照顾好你们一家人的,我一定会的!”

  客厅里面的电话铃声接连不断的响起,苏小小原本还在萧兵的怀里哭泣,借故一把将萧兵给推开,晃晃悠悠的冲进了客厅里,萧兵叹了口气,也同样跟了过去。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有些惊慌失措的中年女性的声音:“小小,你快来啊,咱家店让人给砸了,你妈妈的心脏病犯了,快不行了……。”

  电话里的声音让苏小小几乎崩溃,随着家里这几年经济条件开始转好之后,苏母就开了一家面馆,面馆的生意越做越好,现在已经搬到大学城附近了,苏父车祸去世之后,苏小小担心自己母亲的心脏问题,所以劝她在家休息,苏母偏偏不听,若非情况紧急,刚刚打电话的那个面馆里打工的阿姨绝对不会那么说的。

  苏小小接电话的时候,萧兵也在旁边听的一清二楚,眼见苏小小失魂落魄的从家里冲了出去,连房门都来不及关,萧兵担心苏小小出了什么事情,也急忙跟了出去。

  冲出小区之后,苏小小伸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萧兵本来也要进去,却被苏小小狠狠一把推了出来,无奈之下,萧兵只好拦住了另外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跟上前面那辆车,一定不要给跟丢了。”

  “好嘞,怎么,小两口吵架啦?”

  萧兵心情不好,恶狠狠的瞪了司机大哥一眼,司机浑身一个激灵,急忙闭上了嘴巴,老老实实的追了上去。

  苏家的面馆开在大学城附近,因为今天学生放假,所以生意要比往常火爆许多,萧兵刚到苏家的时候,苏小小也是准备出门去面馆帮忙,结果现在面馆却被砸的面目全非,顾客一个都不见了。

  等萧兵赶到的时候,苏小小正蹲在地上,嘴里大声哭喊着:“妈妈加油,妈妈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要到了。”

  地上躺着的是一个年近五旬的妇女,穿着很是普通,腰上扎着一个围裙,眉宇间与苏家姐妹有三分相像,她的脸色惨白如纸,气若游丝,看起来随时就要不行了。

  萧兵没想到苏母竟然病的如此之重,若非自己赶到及时,恐怕都未必能坚持到救护车过来,他的心中动了几分杀意,对苏小小说道:“把人先交给我。”

  苏小小一脸紧张的看着萧兵:“你……你会治病?”

  “在朋友那里学过一些简单的急救措施,阿姨快不行了,我们不能在这里傻等着,让我试试吧。”

  任谁都看的出来,苏母现在是进气少,出气多,苏小小也不敢犹豫,连忙点了点头。

  萧兵问道:“阿姨心脏病发作之后吃药了么?”

  旁边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说道:“李姐刚刚犯病的时候,我就把速效救心丸喂给她吃了,结果却还是这样。”

  萧兵抬头感激的看了这个女人一眼,若非那一颗速效救心丸,苏母恐怕已经不在了,他也顾不上废话,直接对苏小小说道:“具体的急救步骤,我说给你听,你先把阿姨衣扣给解开,围裙也脱下来。”

  萧兵一边说,苏小小一边在做。

  “把你的左手的中指对准阿姨的脖子下方的凹陷处,手掌贴在胸廓正中,右手压在左手上,两个手掌重叠,手指相扣,手心翘起,没错没错……轻轻向下压……然后稍微松开……好,就是这个样子,就按照这个力度,稍微快一点点,争取一分钟能轻压一百次……。”

  在所有人都慌乱的时候,萧兵的语气却带着从容、自信和镇定,而这种自信也开始影响到了其他人,苏小小颤抖的双手终于稳定了下来。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28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