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8章 谢家,萧兵,冤家路窄

第8章 谢家,萧兵,冤家路窄

  似乎看出萧兵正在犹豫,李春兰瞪了自己女儿一眼:“小兵,你不用管她,这个孩子是我给宠坏了,你直接住进家里就行了,这个家现在起码还是我说了算的!”

  “妈……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能住进咱们家里?就算是我不在意,你就不怕邻居们说什么闲话?”

  “有什么闲话可说的,再说了,咱们行得正坐得直,就不怕别人说长道短。”

  “反正我不同意,他住进来也可以,我明天立刻就搬出去。”

  “你……你就气死我吧……。”李春兰忽然张大了嘴巴,用手捂着腹部,面色苍白如雪,汗如雨下。

  萧兵和苏小小急忙围了过去,苏小小吓得差点哭了出来,连连跺脚道:“妈你怎么了?妈你别生气,我同意,我同意还不行么……。”

  萧兵道:“我去找医生。”

  萧兵正打算出去找医生,李春兰擦了把汗,面色却仍旧比较苍白,勉强笑道:“我没事了,萧兵,你别去了,都是老毛病……医生不是说了么,我脑袋里长了瘤,做完手术就好了。”

  萧兵停下来,看着李春兰,问道:“阿姨,你真的没事了?”

  “真没事,你听我的,从今天晚上开始就住进我们家,明天开始就在面馆里上班吧,生意现在正红火着,不要歇业太久了,我现在没办法出院,面馆就交给你。”

  “阿姨,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把生意照顾好。”

  晚上的时候,萧兵本想留下来一起守夜,不过李春兰说什么也没用,仔细想了想自己一个大男人留在这里也确实不太方便,于是收好苏家的门钥匙,准备离开,走到门口忽然对苏小小使了个眼色。

  苏小小跟出病房,走远了之后,才冷冷的道:“叫我出来有话说?”

  她一直都对萧兵有所成见,再加上现在萧兵还要住进她的家里,语气上面自然是不太好。

  萧兵不在乎这个,看着苏小小,一脸严肃的道:“小小,我有些事情想要问你,关系到你姐姐的死的……最近一段时间,你有没有接收到邮包之类的,或者是身边多出了一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苏小小一听到关系到自己姐姐的死,也顾不上对萧兵的成见,仔细的回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没有。”

  萧兵叹了口气,看样子那个叛徒不是一时片刻能够找出来的了,事实上在回来之前,萧兵也想过另外一个问题,会不会叛徒根本就不存在呢,约苏佩雅出去的那个人在临死之前只是在胡说八道,不过想想这种可能性终究很低。

  萧兵想了一下,道:“没事,如果你发现什么线索,随时提供给我就好了。”

  “恩。”苏小小一脸认真的看着萧兵,道,“我对我姐姐确实是有怨言,可是无论如何她都是我姐姐,如果你能替她报仇,我或许就不再继续恨你了。”

  萧兵微笑道:“我理解。”

  “还有,你可以住我姐姐房间,但是她的房间里的东西,你最好不要乱动。而且不要以为你现在就算胜利了,我一定会想方设法把你从我家给赶出去的。”

  “我明白。”萧兵微笑道,“我可以走了么?回去好好照顾阿姨吧,小小,你是一个好姑娘,不过想要给我赶走也没有那么容易,我答应你姐照顾好你们母女俩,我就一定会说到做到,起码在阿姨的身体康复起来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萧兵说完之后,深深的看了苏小小一眼,然后就离开了。

  苏小小呆呆的看着萧兵的背影,她忽然之间感觉萧兵与最开始相比有些不太一样了,至于是哪里改变了,她也说不清楚。

  随后,想到萧兵临走时候的那两句话,她忽然气呼呼的跺了跺脚,好你个萧兵,你这是和我挑衅么,我奉陪你,看你能够在我家里呆多久!

  萧兵从楼上向下走去的时候,迎面险些与一个人撞在一起,对方正要开口大骂,在看清楚萧兵之后,吓得头也不敢回的慌忙走了。

  萧兵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纳闷起来,我长得有那么可怕么?

  而此时,在同一所医院的某个vip病房里,病床上躺着一个浑身上下都被绑带缠住的木乃伊,旁边一个衣着华贵的中年女人正坐在床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而在病房里面还坐着一个脸色铁青的西装革履的四十余岁的男子,在男子的身后站着一个面色冷峻的贴身保镖。

  西装中年人看着躺在床上嘴里直哼哼的儿子,心里面又是心疼又是怒其不争,指着他怒骂道:“你说说你,每天除了泡妞就是惹是生非,看你这个样子,人家叶欣怡怎么可能看得上你?你就别出去给我丢人现眼了,我谢伦怎么生出了你这么一个没有用的东西!”

  原来这个中年男人就是江城谢家的当家人谢伦,躺在床上的这个是在机场外被萧兵给打成狗的谢顾城,抹眼泪的自然是谢顾城的母亲张君如。

  听了谢伦的话,张君如发了疯似得喊道:“儿子被打成这样,你不去找打人的人算账,还在这里说咱们儿子,有你这么当父亲的么?”

  谢伦怒道:“这个混小子就是你给惯出来的,就活该给他一点教训尝尝,而且我说过多少遍了,叶家的那个大丫头不能招惹,你怎么还跟在她屁股后面转?”

  谢顾城的嘴里漏风,含含糊糊的道:“爸,这事和欣怡无关。”

  谢伦哼了一声,道:“总之你以后给我记住了,叶欣怡不是你能招惹的。”

  张君如不服气的给自己儿子辩解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儿子,咱们儿子还不都是为了谢家着想,如果娶了叶欣怡,以后咱们谢家不也能够跟着水涨船高?谁不知道叶家是江城第一家族,一个叶家的财富能抵得上半个江城!”

  “臭婆娘,少在那里说风凉话,叶欣怡的眼高于顶,心机深的连我都算计不过她,能看得上这个臭小子?不过是利用罢了!”谢伦忽地站了起来,张君如不敢出声了。

  谢伦虽然生气,不过床上躺着的毕竟是他儿子,脾气发过之后,他回头看了贴身保镖一眼,说道:“打伤城儿的那个人一定要尽快找到,妈的,连我谢伦的儿子都敢打,我一定要将他大卸八块。”

  话音刚落,一个保镖就从门外冲了进来,看到谢伦回过头瞪向他,他打了个冷战,气喘吁吁的道:“我……我看到那个人了……在医院里……把少爷打伤的那个人……。”

  谢伦忽地站了起来,语气中带着几分狰狞:“他在哪里?”

  “刚刚在二楼的楼梯口碰到他,此时恐怕已经离开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你现在就去院长那里一趟,就说是我让你去的,让他帮忙查一下这个人是否有什么亲戚朋友在这里住院,查完了之后告诉我。”

  “我现在就去。”

  等到这个人离开,谢顾城的眼中带着刻骨的恨意,却还隐藏着几分深深的惧意,而旁边的他的老妈则跳了起来,叫喊道:“谢伦,你要是不把他给大卸八块,给孩子出这口恶气,老娘就和你离婚!”

  “给我闭嘴!”谢伦骂道,“臭婆娘,你以后要是不好好管好这个臭小子,老子这辈子的心血落在他的手里,就全都给毁了!”

  张君如不服气的道:“那这次的事情怎么办?既然发现那人了,怎么不报警把他抓起来?让他一辈子蹲大牢!”

  “妇道人家,你懂个屁!”谢伦的眼中闪烁着毒辣的光芒,“报复人最好的方式不是将他怎么样,而是想办法让他生不如死!在江城地界敢动我谢伦的儿子,让整个江城的人都看我谢家的笑话,我能简简单单的放过他?”

  而这个时候,守着门口的保镖忽然叫道:“叶家大小姐来了!”

  谢伦狠狠的瞪了老婆一眼,重新坐回到椅子上,一脸的平静。

  吱呀一声,叶欣怡从外面走进病房,当她看到谢顾城被包扎的犹如木乃伊一样的惨样之后,一脸歉然的说道:“叔叔阿姨,这件事都怪我没能保护好谢大哥,欣怡专程过来赔罪了。”

  谢顾城的牙齿被打的脱落了好几颗,一脸受宠若惊的含糊不清的说道:“欣……怡,这事怎么能怪你呢,和你无关。”

  谢伦暗骂一句自己儿子没有出息,不过表面上却是微笑说道:“欣怡,你实在是太客气了,你小的时候,叔叔还抱过你呢,再说这件事情要怪也怪那个没有素质的乡巴佬,和你能有什么关系呢。”

  叶欣怡微笑道:“其实也不能怪谢大哥,唉,那个人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我本来打算抬出谢家名头吓一吓他,却没想到他竟然没有放在眼里……哦……如果欣怡不小心说错话了,叔叔可不要见怪哦。”

  “不会。”谢伦知道叶欣怡是在挑拨,不过心中还是被挑拨起了一股火气,眼中闪烁着怒色,道,“我要让那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叶欣怡见到自己的目的达到了,立刻微笑着将鲜花走过去递给了张君如手里,然后微笑着道:“谢大哥,你好好养伤啊,等你伤好之后,欣怡当面给您请客赔罪。哦,我父亲刚从欧洲回来,身体不是太好,我还要回去照顾呢,那就先不打扰了。”

  谢伦站起身来,将叶欣怡送出门外:“慢走。”

  等叶欣怡离开之后,谢伦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门框上,沉声道:“这个叶欣怡……。”

  他身后的保镖道:“老爷,她是来挑拨的。”

  “我知道,可是现在江城肯定有不少人都在等着看我谢家的笑话,被一个没名没姓的土包子给打了之后还忍气吞声,以后岂不是谁都敢这么做?这次我正好利用这件事让整个江城都看一看,我谢家不是那么好招惹的!”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28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