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21章 我下大狱,你进地狱!

第21章 我下大狱,你进地狱!

  常怀安没想到竟然把叶欣怡惹来了,看样子萧兵和叶家的关系果然非同一般,幸好自己在来之前早有心理准备。

  实际上若仅仅只是因为自己的外甥,常怀安说什么也不会趟这个浑水,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外甥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对于这种纨绔子弟,若是招惹的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常怀安自然是有几百种方法维护他,但是这一次事情牵扯到叶家,叶家不好招惹,常怀安比谁都清楚。

  常怀安是个老狐狸,在做事情之前要权衡出利益代价,他首先判断出谢伦一定与这个萧兵有矛盾,否则不会插手这件事情,所以他先是从谢伦的手里得到了足够多的利益,多到了哪怕他某一天退休不干了,也最够他享受几辈子,其次这件事情有理有据,虽然没有确凿的证据,不过他把萧兵当成嫌疑人也勉强说得过去,在叶家那边也会有所交代。

  更何况,他在得知萧兵只是一个打工仔之后,他绝不相信叶家会为了一个萧兵而与自己撕破脸皮,更不相信叶半城会愿意将自己的女儿的未来交给萧兵!

  在他看来,叶小希只是和萧兵玩玩罢了!

  见到叶欣怡过来,常怀安让那个警员先收起了手铐,然后转过身面向叶欣怡,笑呵呵的道:“叶大小姐来了。”

  叶欣怡面带微笑,眼波流转,款款笑道:“常局长,萧兵是我的好朋友,而且是刚从外地而来,你带人来抓他,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

  苏小小等人没想到萧兵竟然还认识一个这么漂亮的朋友,萧兵却知道这个女人和自己谈不上是敌人,却也绝对不是朋友,心知她一定是有目的而来,在旁边静观其变。

  常怀安笑的就像是一个老狐狸:“叶小姐啊,按理说既然是您的朋友,我一定会给你这个面子,不过你的这个朋友却刚刚牵扯进了人命案子,金沙区的混混头子断指死了,他恰好是与萧兵发生了矛盾,甚至还大打出手,有不少人都肯作证。这件事情我的压力很大啊,更何况身为一名工作多年的老公安,秉公执法是我的责任,恕我不能卖给叶小姐这个面子了。”

  叶欣怡笑着道:“死的只是一个小混混?”

  常怀安嘿嘿笑道:“混混也是一条人命。”

  “常局长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既然他是在外面混的,平日里打架斗殴的次数肯定很多,得罪的人也会不少,如果就单凭我朋友和他发生过矛盾,恐怕还不足以做为证据。常局长,你说呢?”叶欣怡的眼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她确实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都说胸大无脑,可是她的胸很大,脑袋也很聪明。

  常怀安摇了摇头,小声笑道:“如果只是这样,那还可以不定罪,但是有人亲眼看见你的这位朋友在深更半夜的时候潜入进了断指家的小区。”

  萧兵自信那天绝对没有人跟踪,更是不可能有任何人发现,所以听到常怀安这么一说,立刻问道:“谁?”

  若是换做平常,常怀安绝对不可能和一个犯罪嫌疑人浪费这么多的时间,不过既然这件事情牵扯到了叶家的朋友,常怀安就多说了两句:“目击证人叫做张德,是江城著名企业家谢伦的家中仆人。”

  这一下知道内情的人就明白了,萧兵和谢伦的一家发生矛盾,很有可能对方这是栽赃陷害、落井下石,而面馆里的人还知道萧兵之前还得罪了常怀安的外甥,这就完全解释的清楚了。

  叶欣怡皱了皱好看的眉头,问道:“这目击证人的证词可信么?”

  常怀安笑道:“这就要靠我们公安系统自己来分辨了,叶小姐放心,我们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叶欣怡心中暗暗琢磨,若是直接搬出叶家的名头去压常怀安,恐怕会将这个金沙区公安局长给得罪,叶欣怡虽然并不在乎得罪这么一个局长,不过也要看有没有那个必要,也要看从中能获得多大的利益,更何况得罪一个人也有轻有重,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让对方下不来台,这就不是得罪,而是结怨了。

  叶欣怡一脸严肃的道:“常局长,在这件事情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在法院的判决还没下来之前,我希望我朋友在里面能够受到公正的待遇。”

  这话表面上还是维护萧兵,实际上已经妥协了。

  常怀安松了口气,若是叶欣怡和他死磕,他还真会有些担心,叶家的根基太大,虽然这件事情上面自己得到了不小的利益,可是谁也不知道如果和叶家撕破脸皮之后会发生什么。

  叶欣怡走到萧兵面前,萧兵看着这个光彩照人的女人,微笑道:“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叶欣怡有求于人,这一次的态度很好,她问道,“方便借一步单独说话么?”

  萧兵看了一眼常怀安,叶欣怡看向常怀安,问道:“常局长,有我作保,我们单独去说两句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常怀安乐于送给叶欣怡这么一个小小的人情,立即答应了下来:“你们去说,不过不要让我等待太久。”

  萧兵带着叶欣怡走到了后面的休息间,两个人走进去,这个小屋里面有两个床铺,萧兵先坐了下来,然后指着对面的床铺,笑着道:“坐吧,这是我们平时休息的地方,虽然简陋,不过还算干净,应该不会污染了叶大小姐的这身衣服的。”

  叶欣怡面带微笑的坐下来,眼神竟然露出了几分委屈,幽幽道:“兵哥,你似乎还对欣怡有很大的怨言啊。”

  “没有。”萧兵笑道,“别这么说话,别人不知道的话还以为你我之间发生过什么呢。”

  “唉。”叶欣怡幽幽叹息,“当初的事情,我承认确实是谢顾城不对,可是当时谢顾城是陪我去机场接我父亲,终究是和我一起,无论对错,你当着我的面打了他,我总不至于默不作声吧?”

  萧兵承认叶欣怡说的没错,尤其是当兵的人最懂得这些,自己的兵,只有自己能管教,在遇到其他小队的时候,都是一致对外。

  叶欣怡心思聪明,从萧兵的眼神中就已经看出来萧兵的心思,动人的一笑道:“不怪我了?”

  “不怪了。”除了原谅叶欣怡以外,萧兵还有另外一种心思,这个叶欣怡是叶子的姐姐,自己不适合太过得罪了。

  叶欣怡却不知道那些,她甚至不知道萧兵与自己妹妹之间的关系,见到萧兵这样原谅她,她开始说起了正事:“兵哥,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哦?你说,什么事?”

  叶欣怡微笑着,脸上洋溢着自信的道:“我父亲病重了,想请张一指老先生过来医治,可是屡次三番却都被拒绝,我听说张一指来江城了,而且是受到你的邀请?”

  萧兵点了点头。

  “我想请你帮我和老先生说说话,请他帮我父亲治疗一次。而你现在遇到的这个麻烦,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解决。”叶欣怡似乎担心萧兵会不同意,又继续下了一味猛药,“我想你一定看的出来,常怀安之所以带人来抓你,并不是因为什么秉公执法,而是收受了谢家的好处。若是没有人的帮忙,他恐怕很难将你放出来,虽然你很能打,但是一个人终究无法与国家部门作对,莫须有的罪名对于他算不了什么。”

  叶欣怡说完之后,双眼直视着萧兵,她看起来很是自信,先是三言两语打消了萧兵对她的敌意,紧接着再借着这次机会恩威并施,她想不到萧兵有任何拒绝她的理由。

  萧兵明白了,原来叶欣怡是为了这件事找来的,其实若是叶欣怡直接请求萧兵,看在叶子的面子上,萧兵一定会同意,可惜叶欣怡太过自负,尤其是她把常怀安的到来当成了难得一遇的机会,由请求而变成了半请求半威胁,萧兵从小就最受不了威胁。

  于是萧兵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说完之后,萧兵直奔门口走去,他已经丧失了与这个骄傲的女人的谈话的兴趣。

  叶欣怡呆住了,从长大以后,无论她想要得到什么就一定能够得到,她想不到这个男人竟然拒绝了自己,看着萧兵的背影,叶欣怡的眼中闪过了几分怒意,不过很快又变成了炙热的火焰,她要征服这个男人!

  萧兵重新回到了大厅,叶欣怡也跟了回来,从叶欣怡进来之后,苏小小心中就一直在震撼着叶欣怡的高贵与美貌,即使苏小小自认长得好看,却也发觉叶欣怡的光芒几乎将自己和所有人都给掩盖住了,而且那种高贵更不是一般女人能够具备的。

  见到萧兵重回大厅,苏小小已经顾不上胡思乱想那些,看向萧兵,语气焦急的道:“兵哥,你不能被他们给带走。”

  萧兵微微笑了笑,目光看向了门口,面馆外面有很多围观的人,其中有一个细皮嫩肉的年轻小伙子,萧兵与他对视了一眼,眼中略带托付之意,随后将目光看向了常怀安,缓缓伸出了自己的两只手,将手腕靠拢,笑眯眯的道:“真的要抓我回去么?”

  常怀安旁边的警员掏出手铐,直奔萧兵的手腕而去。

  萧兵丝毫不以为意,仍旧是直视着常怀安,笑眯眯道:“常局长,我欣赏秉公执法的人,但是我讨厌那种拿法律做幌子去昧着良心的人。你究竟是哪种,你心里有数。”

  常怀安的脸色微微一变。

  萧兵继续语气平静的说道:“不过我必须要提醒你一句话。”

  “什么话?”

  “你可以抓我,但是,你一定要记住了……我下大狱,你下地狱。”

  咔嚓一声,手铐将萧兵给铐上了。

  萧兵那自信和不屑的眼神,让常怀安心中惴惴不安,他气急败坏的指着萧兵,一脸恼羞成怒的大声喊道:“将他带走,带走!”

  萧兵咧嘴一笑,竟然迈步走在前面,即使是戴着这么一副手铐,但是他给每一个人的感觉却是那么的意气风发,就仿佛押送他的这些警察就全部都只是蝼蚁而已,而他是站在蝼蚁中的巨人。

  在走出门外之后,萧兵回过头看向欲言又止的苏小小,潇洒的笑道:“不要告诉阿姨了,最多两天,我会回来!”

  这是一种宣誓,更是对常怀安和谢伦的挑战。

  看着萧兵那种不符合常理的自信和萧兵刚刚所说的那句话,常怀安的心中忽然莫名的升起了一种恐惧和后悔。

  我下大狱,你进地狱?

  常怀安狠狠的攥紧了拳头,这样的一个人,如果得罪了,就一定要让他死去,既然进去了,你还想活着回来,可能么?

  常怀安,堂堂公安局长的心里居然动了杀机!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28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