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41章 萧兵,封印体内力量

第41章 萧兵,封印体内力量

  萧兵走进张一指的房间,关上房门之后,露出一脸的坏笑:“张老,刚刚楼下的那个老大妈长得挺不错的,你这是金屋藏娇啊?”

  “你个小犊子就知道瞎说。”张一指笑骂了一声,表情瞬间严肃了下来,“萧兵,你过来坐下。”

  张一指虽然在外面看起来很有威严,无论在谁面前都摆足了架子,不过在私底下,萧兵还是很少看到张一指的表情有如此严肃凝重的时候,莫非是张老看上了楼下的那个老大妈了,是要和我宣布喜讯?

  萧兵坐下之后,张一指道:“把手给我。”

  萧兵一愣:“你要摸我?”

  张一指气的想要踹萧兵一脚,强忍住那股冲动,将一根手指轻轻搭在萧兵的脉搏之上,张一指微微皱起眉头,然后凝重的闭上了眼睛,萧兵表情平静的看着这一幕。

  过了好半晌,他松开萧兵,语气宁汇总的说道:“三年前你受过的伤,现在似乎有复发的迹象了,上一次在面馆里面我和你喝酒的时候,我就发觉你的伤势似乎已经复发,所以我今天把你找来,明天我就回京都,临走之前必须要把你的伤情给控制下来,否则我无法放心的离开。”

  “三年前,当我救下你性命的时候,我就已经告诉过你,如果你还继续每天出去打打杀杀的,那一次的伤势是早晚会复发的。”

  萧兵一脸无所谓的笑了笑道:“我就不是能闲下来的人,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吧。”

  “你可以这么想,叶子呢?”张一指看着萧兵,道,“以前你这么想,我没办法说你什么,可是你现在还能够做到无牵无挂了么?我能够看的出来,你很喜欢那个女孩子,你能够放弃她么?”

  萧兵沉默了,是啊,叶子呢……他忽然抬起头,一脸恳求而认真的看着张一指,说道:“张老,你有什么办法?”

  “唉,你个臭小子,我就知道只有这样才可以说服你。”张一指想了想,道,“我现在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暂时封住你身体里的几处穴位,你体内所拥有的力量实在是太强横了,若是在你健康的时候自然是没有问题,可是你的身体有伤,一旦在动手的时候将那股力量全部释放出来,很有可能会对你的身体带来伤害。”

  萧兵皱眉道:“你的意思是,你要控制我身体里的力量?”

  张一指道:“我需要暂时封住你身体里的一部分力量,在你的伤势痊愈之后,我再帮你解开,那些力量还会重新为你所用,只是在封印的这一段时间里,你体内的力量会大幅度减少而已。”

  萧兵问道:“会减少到什么程度?”

  张一指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仿佛是经过仔细计算的,最后才慎重的说出口:“暗劲期的程度吧。”

  萧兵苦笑道:“没有其他办法了?”

  “没有了。”张一指语气凝重道,“难道你还打算用你的生命开玩笑?”

  萧兵深深吸了口气,这是一个很痛苦的选择,他到达江城的目的本身就是为了保护苏小小,避免那个叛徒出现危及到苏小小的性命,而一旦自己的力量都被封印住了,一旦那个叛徒出现并且动起手来,后果难以设想……。

  张一指似乎是看出萧兵在想些什么了,忍不住一脸认真的提醒道:“我想我不得不提醒你,按照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一旦你说的叛徒真的出现了,一旦你动用了太强大的力量,你现在的身体承受不住那么强大的负荷,仍旧是只有死亡而已。伤势若是没办法痊愈,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能保护谁?”

  萧兵有些犹豫的道:“我的伤势,大概需要多久才会痊愈?”

  “这个我也不知道。”张一指摇了摇头,又仔细想了一下,说道,“不给你一个答复,想必你也是不会甘心的。以半年为期吧,半年之后,无论你的伤势是否已经彻底康复,我都会解开你体内的封印,你觉得如何?”

  “半年……。”萧兵沉吟了一下,“那就半年。”

  半年时间,自己就先安静的守在这里,等期限一过,再去考虑为苏佩雅报仇的事情,而且萧兵最近几天一直在想,自己已经来了几天了,也让苏小小回想过,可是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关于叛徒的证据,是不是那个约苏佩雅出去的人只是为了得到点钱,所以在胡说八道的?也许组织里根本就没有叛徒?之所以步步被人料得先机,只是巧合而已。

  萧兵不敢确定,但是却忍不住的会反复去想,毕竟谁也不希望跟随自己浴血奋战的兄弟当中会有一个是叛徒,谁也不希望。

  张一指拿出了一根针,让萧兵脱掉衣服之后盘膝坐在床上,他开始施针,在看到萧兵身上的巨龙之后,他的眼神之中也有了刹那的失神,感慨道:“这条巨龙真的是鬼斧神工。”

  萧兵笑道:“这是我们龙门里一位兄弟的杰作,孤儿院院长说我小时候身上纹着一条小小的龙纹,后来她将龙纹的样子给刻画了下来,就是这个样子,等我身体慢慢发育长大之后,那个纹身也消失不见了,我只是叫那位兄弟按照那个模样给我重新纹了一个而已。”

  张一指惊讶道:“小的时候,你的身上就带纹身?真想不通遗弃你的父母,怎么会给一个襁褓中的孩子的身上纹上这么一个图案。”

  “我也想不通,既然已经决定要遗弃我,又何必再多费周折呢。”萧兵笑了笑,只是笑的多少有那么几分哀伤的味道,“不过我这个人的性格就是,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再去想。”

  “行了,准备好吧,施针过程中会有些疼痛。”

  萧兵咧嘴笑道:“三年前那场大刑,我都没有喊过一声痛呢,现在随便扎上两针又算的了什么?”

  张一指二话不说,开始施针,银针入体的时候,带着一种钻心的疼痛,萧兵确实是连哼都没有哼上一声,甚至脸上都还保持着之前的一脸笑容,只是他的额头上汗珠开始冒了出来,肌肤也微微的在颤抖。

  几针下去,疼痛感越来越强,丹田深处忽然有一种要撕裂的感觉,丹田是习武者的命门所在,若是换做其他医生,萧兵早就将对方一把推开,而现在这个人是张一指,是足以让他完全托付性命的张一指。

  张一指看了表情自若的萧兵一眼,心中无限感慨,到现在他还忘记不了三年前的那个晚上,萧兵躺在他的手术台上,正是他救下了萧兵的性命,而萧兵仍旧如今天一样,无论多么痛苦都一声不吭,那一次的痛苦是这次的十倍百倍……他行医这么多年,还从来未曾见到过如萧兵这种性子坚毅的男人。

  当最后一根针扎完了之后,萧兵甚至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仿佛一分为二了,大部分都凝聚到了一起,然后被什么给包裹了起来,还剩下很小的部分的力量留存在体内。

  张一指又将针一根接着一根的拔了下来,松了口气,擦了把头上的汗。

  萧兵站起身来,缓缓的推出了一拳,空气中猛的震荡了一下,萧兵却偏偏一点都不满意,反而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他能够察觉到,自己体内的能量确实是变得很少了。

  暗劲期……想不到自己的体内又恢复了暗劲期才有的能量,而且还仅仅是暗劲中期的才有的能量。

  张一指拄着拐棍缓缓站了起来,看着萧兵说道:“不用想的太多,该是你的还会是你的,你只要好好调养身体就好了,虽然说现在你体内能够运用的这股力量可以随便运用,并不会损害到你身体分毫,不过能够不动手还是不动手的好……早日痊愈,我也可以提前将封印解开。”

  “我知道了。”萧兵苦笑道,“只是辛苦了这么多年获得的力量就只剩下了这么点,总是感觉有点不太习惯,这如果是遇到了什么牛逼的高手……。”

  张一指翻了个白眼,道:“暗劲期还不算是高手?全国能有多少个暗劲强者?没让你直接变成明劲或者炼骨,你就知足吧。”

  萧兵无奈苦笑,忽然有了几分借酒消愁的想法:“别多说了,我们喝酒去。”

  “好,喝酒!”

  可能是因为马上就要分开的缘故,这一个晚上两个人都喝的很多很多,张一指虽然年龄大了,但是酒瘾却一直也没戒,不过他真正这么喝酒的时候很少,平日里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就是喝上一盅,除非是有人陪,可是整个华夏有资格陪他喝酒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凤毛麟角。

  萧兵毕竟年轻气盛,身体方面要好上许多,感觉老爷子有点喝多了,就让弗耶和保姆将张老给扶了回去,老爷子上楼的时候嘴里还不停的说着胡话,岁数大人和年轻人在喝多的时候也没有多大区别……。

  回到苏家,大概洗了把脸之后回到房间躺下,刚刚打算关上房灯,却见到自己床头柜上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晚饭在厨房的锅里温着呢。

  萧兵感到一些暖意,那是身处家中的暖意。

  从小到大二十几年了,萧兵似乎第一次感到,什么是家……。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28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