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43章 活埋

第43章 活埋

  小摊处,萧兵和苏小小坐了下来,老板将餐单放在了小桌上,萧兵将餐单推给苏小小,笑道:“小小,你看着点吧。”

  苏小小也不客气,拿起笔开始在餐单上面标记,萧兵看到老板正一脸敬畏的看着自己,笑道:“老板,你还记得我呢?”

  “是……是啊。”这个老板是一个四十余岁的男人,他看着萧兵,充满敬畏的道,“上一次小兄弟真的是威武霸气、豪气凌天、勇猛无敌、骁勇善战、百折不挠,美女如云……。”

  “行了行了。”萧兵哭笑不得道,“说的什么和什么啊,你用词可是越来越不对了啊!”

  苏小小都险些笑了,低着头装作在专心的看着菜单,强忍着笑。

  萧兵无奈道:“你没事拍我这马屁干什么啊?我又不是什么恶棍,上次也是那几个混子先挑事的。对了,那几个混子这两天来了么?”

  “没啊!”这个大汉抓了抓头发,憨笑道,“他们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以前他们经常都会在这条街上面收保护费,可是这几天我从没看过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出现过,估计是怕了吧。”

  “怕了?”萧兵问道,“他们都住在这附近么?”

  “应该是,因为以前他们每天晚上都会在附近吃吃喝喝,估计住的地方距离这里不远。”

  “那可奇怪了,就算他们怕了,也不至于集体躲起来不出现吧。”

  苏小小这时候将烧烤的单子递给了萧兵,说道:“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不用了。”萧兵笑道,“来几瓶啤酒?”

  苏小小竖起一根手指:“一箱。”

  萧兵有些愕然:“你倒是很能喝啊?”

  “我不能喝。”苏小小笑了笑,她虽然在笑,却带着一种忧伤的味道,“就因为不能喝,所以才要多喝。”

  “你想要喝醉?”

  “偶尔醉上一次,你不觉得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么?”

  萧兵笑了,大笑:“好,来一箱啤酒,今天我就陪你喝了。”

  萧兵能够理解苏小小的心情,她是想要借着这顿酒好好的将这段时间的压抑和委屈全都给释放出来,这是好事,就像是小北那天在卫生间里面一个人嚎啕大哭的时候一样。

  老板答应了一声,先将啤酒抬来,然后过去开始忙着烤串。

  苏小小打开两瓶啤酒,递给萧兵一瓶,自己拿了一瓶,将啤酒倒进杯子里,然后举起杯子道:“谢谢你来陪我喝酒,干了!”

  杯中萧兵都只把苏佩雅当成了自己的红颜知己,苏佩雅性格火辣奔放,酒一饮而尽,萧兵看着苏小小,笑道:“你就不怕我趁着你喝醉了,做出点什么?”

  “我挺讨厌你。”苏小小继续倒酒,嘴里却不停的说道,“但是我知道你不是一个那样的人。”

  “你这么说倒是让我挺惊讶的,我还以为我在你眼里是十恶不赦的。”

  “那不会。”苏小小颇为认真的道,“如果我真那么以为,我岂不是在怀疑我姐姐的眼光么?她喜欢你,对吧?”

  萧兵有些吃惊的看着苏小小。

  苏小小说道:“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她能将祖传手艺教给你,她能在临死之前将我托付给你照顾,就已经证明她对你的感情了。我了解我姐姐,所以我知道你是她喜欢的男人。能和我讲讲你们两个人的故事么?”

  其实没有什么故事好讲的,一直以来,萧兵都把苏佩雅当成自己的红颜知己,苏佩雅的性格火热奔放,但是却又很体贴,萧兵身边总是环绕着那么多的女性,偏偏只有苏佩雅一个人能够通过萧兵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知道萧兵想说什么,想做什么,心里面烦恼什么。

  两个人曾经无数次一同历经生死,可以互相将彼此的后背交给对方,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信任。

  苏佩雅经常会对萧兵说一些自己家里面的事,萧兵也只会将内心事说给这么一个女人听,甚至苏佩雅还会将家传的手艺教给萧兵,而且在萧兵选择退役的那一刻,她也不顾所有人的劝阻,毅然决然的和萧兵一起离开了龙牙,那一刻,苏佩雅将龙牙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包括萧兵自己。

  想一想以为并没有什么好说的,可是说起来却又仿佛怎么也说不完,渐渐的,苏小小有些喝醉了,她的脸颊通红,眼睛里也带着醉意,一双醉眼看着萧兵,忽然笑了起来,萧兵的心里一酸,轻轻的拍了拍苏小小的后背,柔声劝道:“我带你回家吧,你喝多了。”

  “我没多。”苏小小一把打开了萧兵的胳膊,即使是坐在椅子上,仍旧能够感觉到她的身体不停的晃晃悠悠着,“萧兵,你知道么,你其实是个好人,我看的出来,可是我不能不恨你……。”

  萧兵神色有些黯然,也用力灌了一口酒,直接对着瓶口喝:“我知道。”

  “我家从小条件并不好,父母一直将精力放在怎么赚钱上,父亲在小时候是生活在一个富裕人家,家里开了一家面馆,拉面远近闻名,可是后来面馆受到一场严重的火灾,一夜之间,一切化为灰烬,家道自此中落。”苏小小又喝了一大杯酒。

  “所以我父亲和我母亲结婚之后,相当于白手起家,那个时候他分文没有,梦想就是能够完成老人的遗愿,将面馆给开办起来,可是他有手艺,却没本钱。我母亲陪着他一同奋斗,一起努力完成那个梦想,而我和我姐姐,从小就很自立,尽量的不拖他们的后腿。记得在小的时候,我家做饭都是我姐姐来做,学校下雨了,是我姐姐去接我,学习成绩落后了是我姐姐给我辅导,我不小心摔伤了,是我姐姐帮我涂药……。”

  苏小小的眼圈红红的,眼泪要流了下来:“我姐姐对我来说,意味着太多太多……可是她却死了……。”

  总是一副冰冷气质的苏小小趴在桌子上,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萧兵微微叹息,只能够静静的看着苏小小,然后他忽然站起身来,做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缓缓坐到了苏小小旁边的那把椅子上,两个人贴得很近很近,萧兵将她轻轻的搂在了怀里,苏小小躺在萧兵的怀里,不停的抽泣着。

  哭着哭着,苏小小感觉浑身上下有些冷意,嘴里喃喃自语道:“我……我好想睡觉。”

  萧兵用手摸了摸苏小小的头,惊讶道:“小小,你发烧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说完之后,萧兵抽出几张钱拍在桌面上,大声喊道:“老板,付账!”

  紧接着,将苏小小拦腰抱在怀里,大步走去,苏小小在萧兵的怀中轻轻扭动着,她的脸上很红很红,或许是因为喝过了酒,或许是因为发烧的缘故,她吃力的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萧兵,说道:“不去医院……带我回家。”

  “好!”萧兵抱着她一边走去,一边寻找着出租车,这里地方较为偏僻,车辆很少,正在等待之间,萧兵忽然感觉脊背一凉,身体迅速蜷缩起,抱起苏小小就地一个翻滚,几道寒光从萧兵刚刚所站的位置闪过,刀光一片!

  而此时此刻,在江城的某野外,几个黑衣人挖出了一个大大的深坑,之前曾经和萧兵以及叶天明发生矛盾的那几个人被五花大绑的站在深坑之外,他们的嘴巴都被封死,眼睛里都是惊怖之色,深坑挖完之后,其中一个黑衣人走到旁边的一辆黑色轿车外面,车窗被人从里面摇了下来,轿车里通过月光可以看到一个淡淡的影子。

  黑衣人弯下腰,态度恭敬的道:“坑已挖完,主人,该如何处置这几个人?”

  轿车里面的人的声音既平静且低沉,同时还带着几分让人感觉浑身冰冷的肃杀之气,发出的命令却仿佛只是下达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埋了吧。”

  “是。”

  黑衣人转身向着被捆绑起来的张老五等人走去,那几个人不断的摇着头,眼珠子几乎都要瞪了出来,只听这个黑衣人冷冷的吩咐道:“给他们推下去!”

  紧接着那些黑衣人将张老五等人一个个的推进了深坑之中,然后所有的人动作迅速而且熟练的开始往里面埋土,张老五他们刚开始还能够在里面苦苦挣扎,痛苦的扭曲,嘴里隔着破布发出痛苦的呜呜之声,眼泪鼻涕甚至尿都一起流了出来,他们不想死,他们虽然是混混,虽然平日里坏事做尽,可是他们也是生命,任何一个生命都有求生的欲望,他们还想活!

  可是他们的身体被捆绑的太结实了,无论他们如何的挣扎也挣脱不掉,渐渐的,他们的身体被埋了进去,渐渐的,他们已经消失了继续挣扎的力气,渐渐的,他们只剩下了头颅还露在外面,渐渐的,他们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彻底的消失在这一片土壤之中。

  月黑风高杀人夜,在这个晚上,这几条消失了几天的人命就彻彻底底的在人间蒸发了。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28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