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69章 警局问话

第69章 警局问话

  萧兵的眼中闪过一道落寞,叹了口气道:“对不起啊,提起你的伤心事了。”

  “没啥的。”二货擦了擦眼泪,说道,“俺娘说了,只要俺能够吃饱喝足,好好的活下去,她就算是死了,也能安心了。俺现在就想每天吃的饱饱的,以后找一个眼瞎的漂亮媳妇儿,让她安心。”

  “你会找到的。”萧兵沉默了一下,忽然略带落寞的笑道,“不过你终究是比我幸福,你起码还有一个疼爱你的娘亲。”

  二货吃惊的看着萧兵道:“兵哥。”

  “我从小就生活在孤儿院,从我有记忆开始,我的生活就是从孤儿院里开始的,父母两个字在我的心里没有任何的概念。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把我扔掉,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谁。”萧兵笑了笑道,“所以我说,你终究是幸福的,起码你曾经拥有过。我在读书的时候,其他的小朋友都有爸妈,只有我没有,到了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一个道理,在所有弥足珍贵的事物里面,唯有爸妈是自己争取不来的……他们遗弃掉我,我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了。”

  萧兵举起满满的酒杯,大笑道:“来吧,我们共饮了这杯酒!”

  两个人喝着,聊着,一瓶接着一瓶,一箱接着一箱,一直喝了两箱之后,两个人这才晃晃悠悠的离开了烧烤店,噗噗,两颗子弹射来1,萧兵抓起二货就跳到了一边,几乎是本能反应,二货醉眼惺忪的还没反应过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妈的,你小子可真沉,以后该减肥了。”萧兵调侃了一句之后,拉着二货退回到了烧烤店当中,然后开始通过窗户观察起了外面的情况,外面却没有了动静,看样子对方是一击不中就退了。

  是谁干的?

  目前看起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牡丹仙子,但是自己刚刚就在牡丹仙子的地盘上,那个时候如果她动手的话,似乎才是最佳的动手时机,不过也有可能是她派了杀手暗中尾随自己,发现自己喝多了,杀手就抓住时机动手了。

  萧兵的眼中闪烁着杀机,今天确实是有点大意了,刚刚酒精有点上头,若非是这些年做各种危险任务对危险产生了一种条件反射,刚刚恐怕就已经挂了。

  而且最最关键的是,二货就在自己旁边,萧兵不怕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却不希望连累到自己身边的人,萧兵心中的杀机也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感觉没什么大事了,带着二货回到了面馆,面馆这个时候仍旧在忙着,萧兵让二货先回房间睡觉去了,而自己则换上了工作衣服,准备开始做面,这时候警察却从外面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六七岁的英姿飒爽的女警,她的身材很不错,属于高挑苗条型的,长得也很不错,一张瓜子脸,五官也都很精致,梳着马尾辫,她的身边还跟着三个小警员。

  “你是萧兵?”女警走到萧兵面前,冷冷的问道。

  很多人已经向着这边看了过来,萧兵有些不爽的道:“就是我啊,怎么了?”

  女警皱了皱眉头,略微有些不悦,掏出了警.官证的同时,语气冰冷的说道:“我是金沙区刑警大队的大队长蒋婉婷,你目前涉及到两起人命案和一起非法擅闯民宅案件,希望你能陪我们回去调查一下。”

  小妞长得不错,说话不招人稀罕,萧兵翻了个白眼,懒洋洋的问道:“大姐,没有搞错吧?我可是良民!”

  蒋婉婷冷笑道:“刁民也从来都不说自己是良民,拷上带走!”

  来到这家面馆吃饭的人,多数自然都是被面馆的厨艺给吸引,还有少部分是为了观看功夫厨师的表演,没想到竟然还看到了这种热闹,而且他们说萧兵与人命案有关,不单单没让这些人感觉害怕,反而萧兵更给了大家几分神秘感,一个个全都放下了碗筷,看起了热闹。

  萧兵看到后面两个年轻的小警员掏出手铐要来铐住自己,萧兵冷笑着道:“常怀安的事情看样子没给你们什么教训啊!”

  那两个小警员的脸色一变,动作全都僵硬了下来。

  蒋婉婷问道:“什……你说什么意思?”

  萧兵淡淡道:“你是新调来的吧,怎么,难道你没听说过?常怀安刚刚以公谋私将我给非法关起来,紧接着他贪污腐败、罔顾人命的违法犯罪事实就暴露了出来,现在估计已经判刑了,我这人可是天生自带魔咒,难道你也想步常怀安后尘?”

  蒋婉婷脸色一变,一脸怒意道:“少吓唬我,我行的端做得正,你说的话吓不到我。如果我贪赃枉法、罔顾法纪了,不需要别人举报我,我自己将这身警衣给脱了,因为我不配穿上这身警衣,但是现在我是警察,我就要行使警察的职责!”

  萧兵认真的看着蒋婉婷,忽然脱掉了自己的工作服,换上了本来的衣服,说道:“走吧,我跟着你们回去。”

  蒋婉婷惊讶的看着萧兵,萧兵一脸认真的道:“不必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之所以和你回去,一方面因为我是一个国家公民,在这片土地上,必须履行我身为公民的责任。另一方面,看的出来你并不是常怀安那种贪污腐败的官员,我也就不为难你了吧,不过我希望你能够记得……。”

  “恩?”

  “永远都要记住你身上这身警衣代表着什么,在你穿着这身警衣的时候要记得,你是为国家和人民服务,并不是你自己。”

  蒋婉婷表情严肃而认真的道:“谢谢萧先生,你的这番话我永远铭记在心。”

  萧兵笑道:“不用谢我,其实我更喜欢别人叫我兵哥,因为不单单我喜欢这种更男人更热血的称呼,还因为这会时刻提醒我,我曾经是一个军人!”

  “原来你以前是当兵的。”蒋婉婷对萧兵开始多了许多好感,或许是因为军人和警察相比之下终究是殊途同归吧,再加上保护人民为天职的警察通常都比较羡慕和崇拜那些保家卫国的军人,“以前是哪个军队的啊?”

  萧兵闭上了嘴巴,淡淡的道:“我们走吧。”

  见到萧兵不想回答,蒋婉婷也不去追问,她忽然想到国家确实是有一些军队有很高的保密条款,哪怕是你退役之后都不可泄露出军队的秘密,如果真想知道,通过警方内部系统去调查更容易一些,蒋婉婷决定回去之后好好查查,正常来说也要确定一下这个萧兵的真实身份啊。

  萧兵既然同意跟着去了,也就不再啰嗦,直接和张静等人打了招呼之后,就向着门口走去,李虹忽然追了过去,然后回过头对着蒋婉婷大声喊道:“之前你们警方已经错抓过我们兵哥一次了,我不希望还会有第二次。”

  蒋婉婷表情严肃的道:“我们是警察,是人民的公仆,绝对不会做那种罔顾法律的事情,在没有证据证明萧先生是犯罪分子之前,只是正常的例行公事,让萧先生配合我们录一下口供。”

  李虹点了点头。

  蒋婉婷忽然对这个男人有些好奇了,萧兵在说话的时候的那一身正义感,哪怕是在他们警局里面的警员们都很少有人具备,蒋婉婷工作差不多有三年的时间,唯独在一个即将退休的老警员的身上有过同样的感觉,那浩然正气的脸上甚至散发着神圣的光芒,语重心长的说出了和萧兵同样的话,永远记住你这身警衣代表的是什么,永远记住你所服务的是国家和人民,而不是你自己。

  一个什么样的人能够说出这番话?蒋婉婷相信,哪怕这是一个恶人,也不会是太坏的恶人,所以她的态度变得好了许多。

  萧兵跟着蒋婉婷走了,坐进警车里,蒋婉婷恰好坐在他的旁边,两个人贴在一起坐下来的时候,萧兵才意识到这个蒋婉婷的身材有多么的纤细,那一双又细又长的美腿恰好贴在萧兵的腿上,等到所有人都上去之后,蒋婉婷看向自己说道:“开车。”

  “好的,队长。”

  警车开出,蒋婉婷在警车上恢复了冷艳的样子,一路无话,每次车身晃动的时候,两个人的腿都会无意中的触碰到一起,最开始萧兵没有留意,等到摩擦的次数多了,那紧致的双腿就不由得有些吸引到了萧兵的目光,还真是修长漂亮的双腿,萧兵下意识的增加身体晃动的频率。

  这种小肢体接触的感觉竟然要比正常的男欢女爱更要刺激,萧兵心中暗暗的道。

  可惜好景不长,很快就开到地方了,其他的小警员先下去打开了车门,然后蒋婉婷也下了车,看向萧兵道:“萧先生,已经到地方了,请先下车吧。”

  她对萧兵的态度明显比最开始要好的太多了,一方面是因为萧兵之前的那番话,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现在除了强闯民宅以外,那两起谋杀案还并没有任何的证据说明是萧兵进行的犯罪,甚至其中一场谋杀案,萧兵已经摆脱了犯罪嫌疑。

  进了警局之后,蒋婉婷将萧兵带到审讯室,旁边一个小警员在做着笔录,蒋婉婷问道:“姓名?年龄。”

  “萧兵,二十六岁。”

  “从事什么工作?”

  “小小面馆的店主。”

  “请问昨天张贵在小巷里被刺杀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

  萧兵想到了当时的那鲜红的玫瑰、凄美的鲜血,眼眸中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了一抹哀伤,叹息道:“我在路边经过,当我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你看清楚犯罪凶手是谁了么?”

  萧兵摇了摇头。

  “根据路边的监控视频可以判定,你在这方面没有说谎。那么我再问你,一位叫做樱子的女人死在家里,她又是怎么回事?”

  “她与张贵相爱,她是死于自杀。”

  “昨天朱丽娅小姐死在了自己家的公寓,根据路边监控显示,那天你曾经去了她家,在你离开她家家门的时候,她从家中二楼摔落下来,虽然如此,不过她明显是死于中毒,我想问这又是怎么回事?”

  萧兵想了一下,实事求是说道:“她想要杀我。”

  蒋婉婷恢复了女警特有的敏感度和警惕性,盯着萧兵的眼睛,问道:“谁想杀你?”

  “朱丽娅。”

  “她为什么想杀你?”

  萧兵叹了口气,淡淡道:“因为她是别人手中的棋子,是别人培养的杀手。”

  蒋婉婷迅速问道:“你说的别人是谁?”

  “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她是江城北区的北天王,地下世界的王者,有的人叫她北天王,有些人却又叫她牡丹仙子。”萧兵笑了笑,说道,“如果你有兴趣,何不将她也给抓来,然后由我和她对峙?”

  萧兵盯着蒋婉婷,反将了一军。

  蒋婉婷的目光微微有些躲闪,说道:“如果能够确定案件与她有关,我自然是要抓她归案。那我再问你,牡丹仙子为什么派人对付你?你和她有什么利益冲突么?”

  “她受雇于谢伦,我曾经得罪过谢伦父子俩,这回你明白了么?在张贵死的那天,张贵很有可能是被杀人灭口了,却不小心被我发现,后来朱丽娅想要杀我,却被我识破,任务失败之后就自杀了,蒋队长,我也想问一句。”

  “恩?”

  萧兵盯着蒋婉婷,目光灼灼的问道:“曾经以一身警衣做出保证的蒋队长之所以不敢抓牡丹仙子前来对峙,是因为没有证据,还是不敢抓人啊?蒋队长!”

  萧兵,气势凌人。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28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