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73章 战书

第73章 战书

  所有人都不知道萧兵这是唱的哪一出,张贵和樱子是谁,所有人都是一脸的茫然。

  只是大家都能够感受到一点,萧兵绝对不是准备道歉,而是选择……宣战?

  萧兵重新为自己的杯子里面倒满了酒,然后举起酒杯,一脸庄重而严肃的道:“叶叔叔,侯爷……恕我萧兵要让二位失望了……。”

  叶半城的脸色微变,侯爷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不过仍旧是一脸的平静,眼中微微闪烁着亮光。

  “仙子,你和我可以一杯酒就将所有恩怨都化解了,可是张贵和樱子的在天之灵怎么办?他们两个人的性命是一杯酒就能够化解的么?”

  牡丹仙子的声音冷了下来,她身后的朱明宇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寒气,牡丹仙子语气冷冰冰的道:“我不知道张贵和樱子是谁。”

  “你当然不知道了。”萧兵冷笑道,“你随便的一个命令,下面就会有无数人赶去送死,甚至你连谁是为你死的,你都不知道。谁是因为你而牵连死的,你也不知道。这个张贵和樱子本来是一对可怜的恋人,在你的计划之中,却成为了替死的羔羊。朱丽娅这个名字,你应该听说过吧?扮作她老公的那个男人就是张贵,而张贵真正的恋人就是樱子。”

  “哦。”牡丹仙子眼中充满了不敢相信的看着萧兵,问道,“你就是为了这两个不相干的人,准备和我撕破脸?”

  “是。”

  “为什么?”

  “因为他们两个人彼此相爱,因为我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看到了什么叫做真心,因为现在像他们两个这样爱的单纯,爱的热烈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萧兵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牡丹仙子,“我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看到了一种男女之间感情的希望,你亲手将我眼前的这种希望破灭了!”

  “因为爱情本来就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就仿佛是一场泡沫,我只是提前将他们的泡沫给戳灭了,等到有一天他们发现自己的爱情原来只是一场虚幻,恐怕他们会比死了还要痛苦。”牡丹仙子站在萧兵面前,眼中闪烁着莫名的疯狂,“他们死了,而你想要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是这样么?”

  “是!”

  “这个公道,你想怎么讨回?”

  “很简单。”萧兵看向了面色不太自然的叶半城和谁也捉摸不透他在想些什么的侯爷,“江湖人,自然有江湖的做事方法。在两位前辈面前,我正式给北天王下一封战书,我要与北天王进行一场公平的决斗,如果我输了,我死!如果她输了,她就此滚出江城市。牡丹仙子,你敢答应么?”

  叶半城沉声道:“孩子,不要胡闹。”

  萧兵这一招在旁人眼中是谓愚蠢,因为聪明人绝对不会与做事不择手段的地下世界中人为敌的,但是在萧兵看来却是聪明之举,因为用这种单挑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起码可以让对方的人多势众的优势荡然无存了,偏偏对方还不好拒绝,江湖之中,若是拒绝,代表的就是先输了一场,地下世界的人的面子有些时候要比性命还重要的很。

  萧兵微笑不语,目光灼灼的看着牡丹仙子,牡丹仙子的胸口微微起伏着,似乎是动了真怒,她忽然之间格格笑了起来:“好极了,好极了……叶老先生不必多说。萧兵,我牡丹仙子身为一个女流之辈,之所以能够立足于江城,被封为四大天王之一,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萧兵听了牡丹仙子的话,眼中忽然流露出了几分凝重之色:“我常常听闻,在杀手圈子里面,最可怕的反而是女人和小孩,因为他们能够混在那个圈子里面,必定是有过人之处,我想换到你们地下世界,同样是一个道理。”

  牡丹仙子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那你觉得,我牡丹真的会怕了你么?好,我答……。”

  牡丹仙子的话还没有说完,站在牡丹仙子身后的朱明宇忽然冷冷说道:“我愿应战!”

  朱明宇打断了牡丹仙子的话,牡丹仙子微皱眉头,萧兵叹息了一声道:“比女人和孩子更可怕的,就是身残志坚之人,尤其是一个瞎子……。”

  朱明宇的脸色自始至终都冷冰冰的,不为所动,语气冷冷的道:“你们之前的条件全部作废,我愿意与你以命赌命。”

  牡丹仙子的眼中忽然闪过了几分怒意,萧兵考虑了一下,这个朱明宇看起来应该是牡丹仙子的左膀右臂,暂时杀不了牡丹仙子,能够折掉他的一根臂膀,却也算是值得了,于是很豪爽的答应了下来:“我答应!”

  牡丹仙子语气冷冰冰的道:“那就如此说定了,两日之后,城北地下角斗场,你与明宇决一死战!”

  牡丹仙子看向叶半城,语气淡漠的道:“叶老,我就带人先回去了,届时希望叶老也能够光顾。”

  说完之后,她冲着侯爷点了点头,就大步离去了。

  侯爷也微微站了起来,眼见叶半城有意挽留,他摆了摆手,面带微笑道:“后生可畏,真是后生可畏啊。那天的角斗场,我会亲眼去见证,叶老,我也就先回去了,感谢叶老的招待。”

  所有人都走了,叶半城眼中略带几分不渝之色,叹了口气道:“萧兵,你这又是何必呢?为了两个完全不认识不相干的人,你得罪了江城三区的地下世界真正拥有话语权的人,你觉得值得么?”

  “我做事但求无愧自己内心,从不去管是否值得。今天的这次事情,我要和叶叔叔和叶子说一声抱歉了,是我辜负了你们的好心。但是如果我今天真的和他和解了,那我也就不是萧兵了。”

  二货放下了饭碗,满嘴都是油渍,。还打了个饱嗝:“俺娘说了,做事不用去管别人咋想,对得起俺自己的良心就行了。

  二货拍了拍他的胸脯,萧兵道:“你那不是良心,你那是奶.子。”

  叶半城微微叹息了一声,叶子的眼中带着亮晶晶的光芒,站了起来,笑眯眯的道:“兵哥,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因为你是我的男朋友。”

  萧兵看着叶子那一脸俏皮的笑意,还有那充满坚定支持的目光,萧兵的心中全都是暖意,给了叶子一个眼神,然后看向叶半城道:“叶叔叔,谢谢你今天的招待了,我和我朋友也都先回去了。”

  叶半城的心情也不是很好,没有心情继续挽留萧兵,只好点了点头,任由萧兵离去了,而叶子也随后走了,餐厅里就只剩下了叶半城一个人。

  离开叶家的庄园之后,叶家的轿车追了出来,叶子打开车窗,笑道:“兵哥,进来啊。”

  萧兵看向二货,笑道:“还傻愣着干什么,一起坐进去吧。”

  坐进车里,萧兵摸了摸肚皮,笑道:“我还真没怎么吃饱,先将二货送进店里,然后你陪我去吃点东西。”

  “好啊,有没有小费啊?”

  “陪我吃饭还要小费?”萧兵轻轻拉起了叶子的小手,含情脉脉的看向叶子,“小费就是我亲你一口。”

  叶子俏皮的白了萧兵一眼,娇嗔笑道:“你脸皮越来越厚了。”

  二货在旁边傻兮兮的看着窗外,也不知道他是学的聪明了,还是说只是恰好而已,任由萧兵二人在旁边打情骂俏。

  一直快到了面馆的时候,二货才说道:“兵哥,你真要和那个瞎子打一场?”

  萧兵点了点头,说道:“当然。”

  “俺觉得,那个瞎子的实力很不弱,反正俺在他面前是没有胜算。”

  “哦?怎么看出来的?”

  “感觉……俺娘说了,像俺这种一根筋的人,反而直觉比其他人灵敏。”

  萧兵好奇的道:“那你感觉感觉,我如果和他生死战的话,是我活下去的几率多,还是他活下去的几率多。”

  “这俺不知道。”二货的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俺只知道,要是换做是俺的话,可能只有挨揍的份。要不然俺代替兵哥你上去吧?”

  萧兵惊讶的道:“这是为什么?你既然明明知道不是他的对手,为什么还要主动请战?”

  “因为俺抗打啊……一般打不死俺。”

  萧兵的心中泛起异样的感觉,忽然一拳打在了二货结实的胸口之上,大笑道:“好你个二货,知道么,从今天开始,你不仅是我萧兵的朋友了。”

  二货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萧兵笑道:“还是俺的兄弟。”

  二货指着萧兵,道:“你……你……你学俺。”

  萧兵瞪大了眼睛:“俺学你啥了?”

  叶子在旁边掩嘴吃吃的笑了起来。

  在将二货给送回到面馆之后,叶子对司机说道:“找一家比较好吃的餐厅吧。”

  萧兵轻轻的将叶子搂在了怀里,柔声说道:“你知道么……以前我只是将这个二货当成一个没太多心眼的朋友,现在他是我眼里的兄弟,兄弟两个字对我来说代表着什么。”

  “代表什么?”

  “肝胆相照,以命相交!”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2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