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78章 谁生谁死?

第78章 谁生谁死?

  萧兵刚刚那一招竟然被这人用暗器全部挡下,也是吃了一惊,不过任何可能性都已经在萧兵的意料之内,在朱明宇将注意力都放在那些激荡而来的沙石的时候,萧兵已经到了朱明宇的身前,并且一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朱明宇前胸踹了过去,萧兵有自信用这一脚解决战斗。

  却未曾想到朱明宇竟然仿佛早已料到,微微侧身躲开了,只是鞋底微微蹭到朱明宇的前胸,刮烂了朱明宇的胸前衣服,也在朱明宇的胸前刮出一道血痕,周围的人早已经尖叫声四起,看的开始兴奋了起来,在多数人看来仿佛朱明宇吃了大亏,但是真正的行家却知道,萧兵一环扣一环,如此缜密的算计却仍旧被朱明宇躲开了要害,萧兵已然落入了下风。

  萧兵心中一沉,若是此番攻势不能击杀甚至是重伤朱明宇,恐怕接下来就情况不妙了,毕竟自己拖着一条受伤的胳膊,如何能够在朱明宇的面前占得上风?

  萧兵占了一点便宜之后,攻击势头一刻都不敢停,他的身体不断的出现在朱明宇的前后左右,仿佛四面八方都是萧兵的影子,可是他的每一拳每一脚都在朱明宇的意料之中,被朱明宇的手脚及时阻挡,他的招式在旁人看来快若闪电,让人眼花缭乱,却根本攻不破朱明宇的防御。

  萧兵越打越是心惊,虽然萧兵现在真正的力量、爆发力等各个方面停留在了暗劲中期的程度,可是他的技巧等方面却不会跟着丢失,他的攻击手段和经验也不会丢失,偏偏自己的每一招一式,无论是多么的刁钻,无论是多么的出其不意,这个朱明宇就仿佛脑后都长了眼睛一样,无论什么样的进攻都能够被他极为从容的化解,此时,哪怕是对武学方面一知半解的叶子都看出来了不妙之处。

  朱明宇逮到机会,一脚踹出,萧兵胸口中招,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轰的飞了出去。

  叶子呼的站了起来,脸色苍白,二货也站起,甚至还要向着场中走去,嘴里大声嚷嚷道:“妈的,我去帮忙!”

  叶子一把抓住了二货的胳膊,有些歇斯底里的尖声喊道:“兵哥不需要你去捣乱!”

  叶子的声音歇斯底里,划破全场,原本死擂现场一片寂静,几乎所有的目光都被叶子吸引了过去,她苍白着脸,嘴唇已咬出血,眼睛里面都是红丝,身体还微微的颤抖,眼泪簌簌的往下流,她的目光却如此的坚定,如此的决然,她看着倒在地上的萧兵,大声喊道:“萧兵,你给我听着,我就坐在这里,哪也不去,我等你回来!你要是死了,我下去陪你!你要是死了,你就是一尸两命!”

  叶半城捏着雪茄的手微微的颤抖,雪茄掉落在了地上,叶欣怡看向自己的父亲,道:“爸,要不要让雷叔把她给带回去?这不是丢人现眼么?”

  叶半城没有去看叶欣怡,而是看着自己的女儿叶子,重重的叹息着,感慨的自言自语道:“这才是我叶半城的女儿。”

  叶欣怡呆呆的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又看了看下面的泪如泉涌的叶子,攥紧了拳头。

  萧兵听到叶子的话,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冲着叶子咧嘴一笑,然后眼神凶恶的看向了朱明宇,沉声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朱明宇一步一步走向萧兵,语气平静的道:“你是问我怎么守住你的攻势的么?我确实已瞎,但是我在杀人的时候不动眼睛,不动耳朵,而是用心。当我眼睛瞎掉的那一天开始,我的心就已经死了,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影响到我,所以我反而能够看清楚周围的一花一草一木,无需用肉眼去观察,自然是三百六十度没有死角。”

  朱明宇冷酷的道:“我是暗劲顶峰,可我的直觉却是化劲高手都达不到的,因为我不需要用肉眼去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我拥有着这个世界上最无懈可击的防御,这就是我的绝对防御。我刚刚体会到你的全部力量了,你是暗劲中期,虽然说你的攻击手段恐怕比化劲高手还高超,即使如此,你的力量不如我,你的胳膊还有伤,你还无法攻破我的绝对防御,你凭什么赢得了我?你凭什么杀我?”

  朱明宇在萧兵面前三四米远的位置停了下来,冷冷道:“所以,今天你非死不可!”

  朱明宇‘看着’萧兵,冷冷的问道:“在你临死之前,我有话想问你,为什么明明是在右手臂受伤的情况下,你也不惜以身犯险走进擂场?难道你就没有想到这个结局?”

  萧兵咳出了几口鲜血,刚刚朱明宇那一脚很重,现在萧兵的腹部还感觉隐隐作痛,不过目前的情况已经让萧兵忘记了疼痛,他先是抬起头看向了贵宾区坐着的牡丹仙子,然后看向朱明宇,道:“无论是任何一个人,做错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张贵死了,樱子死了,为什么你们还活着?”

  朱明宇冷冷道:“只不过是两个未曾耳闻的小人物罢了。”

  萧兵冷笑道:“可是在我的眼里,他们当中任何一人的性命都要比你们的重要,比你们的高贵……就凭借他们忠贞不渝的爱情,就证明他们才是应该活下去的人。”

  “爱情?”朱明宇忽然大声吼了起来,“你不觉得可笑么?”

  “有什么可笑的?”萧兵的瞳孔微微收缩,眼中隐隐的闪现出了光芒,嘴角泛起几分冷酷之色,“你的绝对防御并不绝对,所以今天会死的也或者是你……你根本无法做到心如止水,你不靠眼睛,不靠耳朵,依靠内心。若是心不静,你又如何防御?你有心爱的女人?我挑战牡丹仙子,你二话不说就代替她来主动迎战,你喜欢那个心如蛇蝎的狠毒女人,我说的是么?”

  朱明宇刚刚大吼出声,一道黑影闪过,萧兵手中匕首直刺朱明宇胸口,朱明宇只来得及微微一侧,将左肩膀让给了萧兵,而他的手中同样也抓着匕首,直接刺向萧兵的右肩膀,两个人同时中招,匕首贯穿彼此肩上,然后同时后退,拔出匕首的同时带出一地献血,萧兵的嘴角露出了几分狰狞之色。

  暴雷几乎目不转睛,感慨道:“萧兵好聪明啊,他的右肩本来就有伤,他先是通过语言刺激朱明宇,在等到朱明宇心中大乱的时候,才抓住这一丝空隙动手,或许他早就想到自己不一定能够要的了朱明宇的性命,却以自己本来就动弹不得的右手臂来换取对方的左手臂,现在就有意思的多了……。”

  二货道:“俺可不懂,就算如此,现在不也是兵哥吃亏么?兵哥刚刚都中了一脚了,而且那人还有啥玩意防御了的?”

  暴雷道:“朱明宇的所谓绝对防御,是依靠着他心如止水的内心,眼睛瞎了,反而让他能够通过内心感受到周围的一切,然后可以借此做到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防御,甚至比用眼睛看和用耳朵听更加可怕。不得不说,这个朱明宇是一个武学上面的奇人。不过当他少了一条手臂,就相当于自动张开了半扇门,还如何能够完成自动防御。虽然说萧兵不见得能赢,但是起码算是破解了对方的绝对防御。”

  叶子擦干净了眼泪,继续目不转睛的看着场地中的一切。

  侯爷自言自语道:“有勇有谋,这个萧兵非同一般。”

  朱明宇捂着自己受伤的伤口,面色狰狞的道:“你好狡诈!”

  萧兵的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朱明宇,寻找着朱明宇身体的每一处破绽,同时沉稳冷静的说道:“高手过招,本来就是技巧的较量,力量的较量,心智的较量,何来狡诈一说?”

  朱明宇面色狰狞道:“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赢我?”

  “不试试又怎么能知道?”两个人同时如离弦的箭一般的冲向对方,两个人此时都各自废掉了一条手臂,一个用左手,一个用右手,各自手持一把匕首,只听到乒乓作响,火花四溅,从场中央打到场左边,从左边打到右边,彼此不分上下,各不相让。

  侯爷身后的挺拔男子忽然一脸迷惑的说道:“这个萧兵的实力应该在暗劲中期,他是如何能够与暗劲顶峰的朱明宇打的不分上下的呢。”

  侯爷听了之后,也是露出了一脸的好奇之色。

  两个人越打越是激烈,终于,两个人手中的匕首全部都脱手了,然后两个人的两只手同时的拍向对方,单手相交之后,朱明宇一掌几乎用出了全身的力气,势必要将萧兵给击杀于掌下,牡丹仙子也松了口气,两掌相交,在硬碰硬的情况下,萧兵无论如何都不会是朱明宇的对手的,通过刚刚的一番观察,几乎所有人都看出萧兵的力量应该比朱明宇低了大概一个档次。

  可是这时候让每一个人都目瞪口呆的情况发生了,他们两个人竟然纷纷向后退去,萧兵的嘴里溢出了一口鲜血,而朱明宇丝毫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同样是喷出一口鲜血,朱明宇吃惊的怒吼道:“你不是暗劲中期?怎么会这样的?”

  萧兵如猛虎一般猛扑上前,整个人撞在朱明宇的身上,用头顶撞得朱明宇满面是血,一掌拍在朱明宇的身上,暗劲透过掌心直达体内,五脏六腑尽皆破碎。

  暗劲出,朱明宇死!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去死吧!”

  朱明宇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出十多米远,重重的跌落在地上,他挣扎着试图爬起来,却七孔流血,他抬起头,尽管他看不到任何东西,可是他仍旧是望向牡丹仙子所坐的地方,牡丹仙子已经站了起来,眼睁睁的看着朱明宇张了张嘴,从口型上可以看出,他仿佛是在说,我爱你,活下去……。

  萧兵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气喘吁吁的坐倒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牡丹仙子在颤抖着,疯狂而剧烈的颤抖着,几滴晶莹的泪珠透过她的面纱滴落下来,谁都知道牡丹仙子恨透了男人,无数的男人的头颅都曾经被牡丹仙子割掉下来,甚至北庄的人更觉得朱明宇只是牡丹仙子的玩具,谁也不会想到,牡丹仙子竟然也会哭泣,为了一个男人而哭泣。

  她高高举起了手,重重的落下,无数的混混蜂拥的向着萧兵围了过去,这些全都是属于北天王的人,密密麻麻的,无边无际……。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2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