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89章 调停?

第89章 调停?

  所有人都知道,萧兵的表演就要开始了。

  实际上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从出生下来,就是注定要学会表演,这种表演不同于大荧幕上面的艺术,生活中的表演要比电视机里面的更真实也更虚伪更可怕,哪怕是有些时候你明明知道对方是充满做作的虚伪,可是你就需要这样的一种虚伪,无论是为了面子,还是为了什么。

  所以,侯爷知道萧兵接下来的每一句话都不一定是发自内心的,可是他需要听到萧兵接下来的话,那些话对于他的身份地位和面子来说至关重要。

  萧兵举着倒满了酒的杯子,一脸诚恳的看着侯爷,说道:“侯爷,因为我和北天王之间的恩怨,让你为难了。更何况在此之前我拒绝了您的好意,又折了您的面子,在这里,我必须要敬您一杯,向您道歉。”

  这话说的干净利落,而且将该要说的话都给说了出来,萧兵一饮而尽。

  侯爷脸上的笑容比之刚才更热情了几分,指了指萧兵的坐位,微笑着道:“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更何况那些都是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情,和我这个老家伙无关。坐下吧。”

  萧兵摇了摇头,又重新倒满了一杯酒,再次举起,比之刚刚更加诚恳、认真,举着杯子说道:“侯爷,这一次萧兵过来,其实也是有一事相求。这两日在医院里面,我从叶叔叔那里也听闻了侯爷的威名,算是彻底的了解到了。心中不禁也有些感叹,侯爷的心胸宽广,换做其他人被萧兵折了面子,恐怕已经容不下萧兵了,哪怕不处处针对萧兵,恐怕也是不会见萧兵这一面的。”

  “萧兵心中既然对侯爷敬佩,自然不愿意与侯爷为敌,可是北天王却是您的人,萧兵这一次有意化干波为玉帛,侯爷看看这样如何,我愿意当面向北天王道歉,侯爷还需在我中间做一个搭线的人,若没侯爷,北天王万万不会见我。”

  侯爷和萧兵对视着,眼中光芒闪动。

  萧兵继续道:“这一件事若是让侯爷感觉为难,萧兵不会为难侯爷,但是这一杯感谢酒,萧兵先干为敬了。”

  萧兵一饮而尽之后,放下杯子,仍旧站在那里,和侯爷的目光相互对视着。

  两个人都是聪明人,萧兵这一趟名为道歉,实际上却是将了侯爷一军,侯爷既然已经接受了萧兵的道歉,若是不肯答应从中调停,一方面是心胸小了,另外一方面又仿佛他没有能力镇得住自己手下的天王。

  萧兵表面上步步示弱,实际上却是步步紧逼,为兵者,只需要悍勇善战,为将者,又需要知道如何用势。

  学会了审时度势,将会进退自如;而若是能够将势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局势不利于自己的时候可以创造出有利于自己的局势,那将可以随心所欲的步步逼近、以退为进,这也是为将者的最高境界,显然萧兵已经掌握了。

  两人的目光对视了一会儿之后,侯爷笑了,用筷子敲了敲桌面,笑道:“还站着做什么,快点坐下啊,菜可是快要凉了。”

  萧兵哈哈一笑,心中松了口气,无论再聪明的人,所下的每一步棋都是不可能万无一失的,刚刚那步棋也有一定程度的风险,一种可能性是侯爷体现出他宽广的心胸,将萧兵的请求给答应下来,还有一种可能性是萧兵此举彻底的将侯爷给激怒,那对于此时的萧兵来说无异于一场巨大的灾难。

  很明显,萧兵是赌对了。

  侯爷笑着道:“你是叶老看重的年轻人,又何尝不是我侯爷看重的人?来吧,现在我们已经算是朋友,既然是朋友的事情,我自然是会尽力帮忙。北天王那边,我没办法和你保证,但是我会尽量去平息她的怒火,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至于最终她是否能够答应,那就不是我说了算了。我是一个民主公道的人,从来都不会逼迫自己身边的人。”

  侯爷也是极其聪明的人,如此说法,即使最后北天王没有给侯爷的面子,侯爷也不会有任何的丢人,反而给人一种宽宏大度的感觉。

  萧兵有杀招,侯爷有妙棋,从容的将萧兵的招式给化解开了。

  不过萧兵这一次本身最主要的目的也不是挑拨侯爷与北天王之间的关系,而是在没有任何取胜的可能下,暂且先稳住北天王背后的这股大势力,让侯爷不会轻举妄动,如此一来,萧兵所面临的压力就只剩下北天王一人了,虽然仍旧势力悬殊,压力相对会小一些。

  “来,小兵啊,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慕亭川,在我身边多年,是最值得我信得过的人。”

  那个戴着近视镜的中年斯文男人冲着萧兵微笑点头,萧兵笑道:“侯爷身边果然是人才济济,慕哥一看就不是凡人。”

  “不,萧先生这话可就说错了。”慕亭川微笑着道,“我不单单是一个凡人,更是一个大大的俗人,若是侯爷给我的薪水太少,我早就走了。”

  这话说完,三人全都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个慕亭川在侯王府的身份地位果然不低。

  这一顿饭,表面上是吃的其乐融融,在萧兵离开的时候,慕亭川亲自将萧兵给送出了侯王府,眼看着府里的车载着萧兵已经远远离开了,慕亭川转身折回府邸,直接来到了小会客厅,侯爷坐在主位上,慕亭川在下首第一个座位上坐了下来。

  侯爷抿了一口茶水,看着慕亭川,问道:“你怎么看?”

  “这个人身上的气质看起来像是一个军人,性情豪爽洒脱,实际上他不像是表面那么简单,心机很深。”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侯爷放下了茶杯,嘴角含笑,淡淡道,“不单单心机深,而且胆子还大,胆子小的人是绝对不敢在我面前玩这种心眼的。”

  慕亭川和侯爷相视一笑,笑过之后,慕亭川微笑着问道:“侯爷莫非是对这个年轻人起了惜才之心?所以才对这个萧兵如此的容忍?”

  “不愧是称为胸怀锦绣的男人,竟然对我的想法如此的清楚。这个年轻人的实力非同寻常,那天晚上在擂台之上几乎震慑住了全场,那天晚上他在昏倒之前所爆发出来的实力,就连宫本信义都看不透,这样的人物,若是能够落在我的手中……。”

  慕亭川道:“可是我也问过宫本先生了,那天萧兵所爆发出来的可怕实力应该并不是他的常态,他的真实实力应该是维持在暗劲中期,比死在他手里的朱明宇还要弱上一些。”

  侯爷笑道:“暗劲中期的二十六岁年轻人,难道还不算是武学方面很有天赋的人才么?更何况,我对他体内的那股力量很有兴趣,这起码证明了,他是一个隐藏着天赋的潜力股,未来也许不可限量。”

  慕亭川感慨道:“侯爷海纳百川,亭川不如,正因如此,所以侯爷才能够是一方霸主,而亭川则是侯爷身边的幕僚。”

  侯爷有些责怪的道:“在我眼里,你是我的伙伴,并没有什么上下之分。”

  慕亭川听的是一脸的感动。

  侯爷微笑着道:“好了,我还是给牡丹打个电话吧……只是调停恐怕没那么简单,牡丹这个女人向来都很仇视男人,却在朱明宇死了的时候如此的悲痛,莫非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这些不归我管,不过如果真的如此,恐怕我这个和事老就做不成了。”

  侯爷掏出手机,给北天王牡丹仙子拨打了过去,接通之后,牡丹仙子态度恭敬却又很冷漠的在那边问道:“侯爷,有事吩咐?”

  侯爷听她冷漠的声音,就知道今天的调停人是没什么希望了,牡丹仙子明显还在生自己那天晚上的气,就如慕亭川对侯爷的评价,侯爷这人海纳百川,胸怀宽广,他属于恩威并施,身边的干将们在他的面前并不是十分的拘谨,却又相对的敬畏有加,所以牡丹仙子即使是在暴怒之时,也没敢违抗侯爷的命令,但是却又在此时适当的表现出了几分不满。

  侯爷笑着道:“牡丹,今天我是想和你聊一聊那天晚上的事情……。”

  牡丹仙子道:“侯爷的命令,不敢不遵从。”

  “不,这并非是出于我一己之私,我这是为你着想。”见到牡丹仙子没接话,侯爷继续说道,“那天晚上,你不能杀他。第一,若是你杀了他,整个道上的人会如何的看待你?输不起?第二,叶家的二小姐出现在他身边,若是叶家人有个三长两短,叶半城不会善罢甘休,虽然说我不在意那个老东西,但是他的影响力确实是很大的,若是他和政府方面施加压力,上面未必会为难我,但是你难道让我狠心的弃车保帅?”

  “所以,那天无论你多么的愤怒,都不能杀他。而且,死了一个手下而已,就算是一个难得的顶尖高手,人死无法复生,你再杀他有必要么?”

  牡丹仙子沉默了,侯爷借机继续道:“冤家宜解不宜结。”

  “侯爷,您待我不薄,牡丹这条命都会是您的,不过若是您让放下这段恩怨,这不可能!”

  牡丹仙子的声音,斩钉截铁!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29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