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96章 庙宇里的鬼影

第96章 庙宇里的鬼影

  听着萧兵的话,看着萧兵的仿佛能够将一切都看穿的目光,叶天明忽然有些惊到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他怎么能够看出这么多?

  这是叶天明一直谨守的秘密,有些东西,她知,我知,却不可挑明,因为谁也不想立刻撕破那层脸皮。

  按照身份,叶天明理应是叶家的家族继承人,可以继承叶半城的所有的生意,正式成为叶家的董事长。

  叶半城显然也是如此认为的,同样也是那么做的,他将叶天明放在自己的公司当中磨练,培养他各方面的能力,还不断的将越来越多的生意交到他的手里,叶天明都做的很好,他是一个极其优秀的年轻人。

  可是叶欣怡是同样的优秀,甚至叶欣怡拥有着更多的野心,叶半城本来是想要将叶欣怡也培养起来,让她也在公司里面做事,由叶天明当叶氏集团的董事长,而她则辅佐自己的弟弟,可是叶半城自己都没有想到,叶欣怡想要的其实是她弟弟将会获得的无上权利。

  自从叶欣怡和叶天明两个人都进入叶氏集团并且分管不同的领域之后,两个人就开始了明争暗斗,叶欣怡开始不断的培养和安插自己的亲信,在工作方面表现的积极,取得了许多亮眼的成绩,抓住一切机会和叶半城索要更多的权利。

  叶天明其实是一个聪明的男人,他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然后也开始进行了各种有力的回击。

  实际上不仅仅在生意场上,哪怕在生意之外的事情,两个人也在进行着较劲,比如说之前叶半城病重,两个人各自施展神通,想要通过自己将张一指给请过去,那一次是叶天明赢了,而叶天明也如愿的因此在公司里面得到了更多的权利,暂时压了叶欣怡一筹。

  这种争斗全都是在暗处的,表面上,叶欣怡和叶天明两个人是一对亲密的姐弟俩,叶天明实在是想不明白,萧兵怎么能够看透这些?

  叶天明即使是面对萧兵如此逼人的目光,他仍旧是一脸从容自若的微笑道:“兵哥,我都听糊涂了,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欣怡是我姐姐啊,我和她会有什么矛盾?”

  萧兵看着叶天明,淡淡的说道:“还记得上一次我和你一起喝酒的时候,我曾经问起过你,第一次我们见面之后遇袭的那一次究竟是谁指使的,你是不是知道,你没有承认。当时我就已经猜想到,指使的人想必就是你的姐姐叶欣怡吧?”

  叶天明情绪有些激动的道:“兵哥,你怎么可以胡说!”

  萧兵看着叶天明,脸色严肃的道:“我究竟有没有胡说,你比我更清楚。叶欣怡与你争夺叶家的继承权,她和你同样的优秀,她比你有着更多的野心,叶氏集团的产业自然应该由你来继承,可是她却竭尽所能的与你争夺。而那一次你父亲病危,无论是谁能够请得动张老出山,必定会增加一个最有力的砝码,因为无论对于谁来说,性命肯定是极其重要的,你请动了张老,就相当于你救了你父亲的命!”

  “所以,叶欣怡忍不住的动手了,她雇佣了那个神秘的叫做‘鬼巢’的杀手组织,那个杀手组织第一个想要铲除的对象自然是我,只要我死了,张老就不会出山,可见你姐姐多少还有点人性。但是叶欣怡一定也交代了,若是杀不了我,那就直接干掉你也一样,因为若是你死了,哪怕张老真的救活了叶叔叔,对叶欣怡也产生不了任何的威胁。”

  萧兵叹了口气,道:“当时我出去面对那两个杀手的时候,我就感觉奇怪,为什么他们说杀掉你或者是我都算完成任务?后来我想明白了……。”

  萧兵看着叶天明,继续道:“叶欣怡是你姐姐,原本你们之间应该感情很深厚,可是你姐那个人明显是一个心机很深的人,而且也是一个有能力有自信有野心的人,如果她是一个男人,那自然就不会有什么了,她如果是男人,她理应是叶家的集团继承人,而按照你的性格来说,或许也不会和她去争什么。”

  “但她是一个女人……但凡一个豪门家族,若是子女年龄相仿,能力接近,必然会是让儿子继承的,毕竟儿子是和自己一个姓氏,如果交到自己女儿的手里,以后叶氏集团还会是叶氏集团么?再加上你有人品,有能力,叶叔叔自然是会想着将公司慢慢移交给你,但是面对着这样一个有野心的女人,当她看到自己父亲打造了一个如此庞大的商业帝国,她会罢休么?”

  萧兵叹了口气道:“生在大家族之中,是一种幸福,却也是一种不幸。”

  叶天明刚开始还想强撑着,当他听到萧兵这一句感慨的时候,伪装的外表终于彻底的崩溃了,他颓然的低下头,两只手抓着自己的脑袋,有些懊恼,有些抓狂的道:“她是我姐姐,她是我姐姐。”

  萧兵道:“我知道,我知道。”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起这些。”叶天明忽然之间抬起头来,有些愤怒的看向萧兵,大声咆哮道,“或许真到了那一天,我真的继承了叶家,她没有办法之下,也只能够接受了。一切都不挑明,我们就仍旧还是姐弟,你为什么要说这些?”

  “真的是这样么?”萧兵有些同情眼前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人,叹了口气道,“我多么不想拆穿你给自己编织的童话故事啊……可是,真的会如你所说的这样么?她曾经派人杀过你,即使是你不想斤斤计较,她会安心的让你坐在叶家董事长的位置上么?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你告诉她,你仍旧是她的亲弟弟?她会相信?她会放心?她不会提心吊胆?”

  “别再欺骗你自己了!”

  “半城,你的身体刚好点,为什么就不肯在家里多休息,拜佛不是哪天都可以么?”

  叶半城的年轻漂亮小老婆柳飘飘搀扶着叶半城走在寺庙里,暴雷跟在叶半城的后面,除此以外,还有一个跟班跑去买香了。

  叶半城微微叹了口气,神情略有几分疲倦,声音疲惫的说道:“最近几天做了几天噩梦,特意过来烧烧香拜拜佛,心里面或许会平静一些。”

  “嗯,我陪着你。”

  叶半城轻轻的拍了拍柳飘飘搂着自己胳膊的小手,柔声道:“飘飘,这几个孩子因为他们母亲的死,心里面可能都迁怒于你,他们都不知道那时候我们还并不认识呢……唉,也难怪他们会多想,或许那么快接你进叶家,我是有些心急了,却把你给委屈了。”

  柳飘飘搂着叶半城的胳膊,娇声道:“半城,你胡说什么呢。我难道还不知道你对我的号么?若不是想要早点给我名分,你也不会忽略掉这些,更何况当初是我想要能够每天和你厮守在一起的。”

  “唉!孩子们现在都大了,反正不管怎么样,只要能够陪在你的身边,我就感到心满意足了。”

  小跟班买完香跑了回来,走进庙堂里,柳飘飘亲自帮助叶半城点燃香火,叶半城将香火放进香炉力,然后虔诚的紧闭双眼,拜了拜,他刚刚睁开眼睛,柳飘飘的嘴里忽然尖叫了起来,声音惊恐,当叶半城睁开眼睛看向柳飘飘的时候,发觉她的脸色苍白,眼中全都是惊恐之色,正指着佛像旁,嘴巴一张一合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怎么……怎么了。”叶半城拍了拍柳飘飘的后背,关心的问道,他也顺着柳飘飘所指的方向看去了,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没……没什么。我……我好像……没什么……。”

  暴雷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的女主人,那个二十多岁的跟班也是一脸茫然疑惑,叶半城刚刚在闭眼祷告,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见到柳飘飘的神情如此的惊恐,一定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想到自己刚刚所祷告的内容,他的心中忽然变得有些不安,向来都很平静镇定的声音也显得急促了起来:“你……你看见了什么?”

  “一个橘黄色衣服的影子……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她正吐着长长的舌头看着我……她好吓人好吓人……我……呜呜呜呜……。”

  柳飘飘扑到叶半城的怀里痛哭起来,叶半城的脸色变得和她同样苍白。

  “没事的,没事的……假的……都是假的……。”叶半城的腿变得有些无力了起来,这一代枭雄竟然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仿佛都要飘到了外面,他的眼神看起来有些空洞而无神,却还在那里嘴里不停的反复的安慰着怀里的柳飘飘,“假的,假的……你看到的都是幻觉……我们出去……暴雷,扶我出去。”

  跟班搀扶柳飘飘,暴雷搀扶着叶半城,几个人离开了庙宇,其他人都充满疑惑的看着举止古怪的这几个人,同时还不时的向着柳飘飘刚刚所指的方向看去,满脸不解疑惑之色。

  几个人正要走出寺庙,前面忽然一道橘黄色的背影闪过,橘黄色的睡裙,红色的拖鞋,披散在后背的长发,当那个背影出现在叶半城的面前之后,叶半城如遭雷击,立刻瞪起了一双眼睛,手指向着那个女人的背影指着。

  暴雷这时候也看到了那个女人,眉头微微皱起,正犹豫着是追上前去,还是留在原地照顾叶半城的时候,那个黄色身影已经跑出了寺庙,彻底消失了。

  叶半城捂着自己的心脏部位,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痛苦的大吼一声,直接晕倒了下去,暴雷扶着叶半城躺在地上,然后站起身来,掏出手机拨打救护车,嘴里大声的吼叫道:“我们在慈云寺,需要救护车!救护车!”

  柳飘飘吓得瘫坐在地面,抓着叶半城的胳膊,大哭大叫了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2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