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98章 凶手是谁

第98章 凶手是谁

  萧兵留意去观察,叶天明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叶欣怡的表情更是没有什么异样,不过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叶欣怡本来就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自然是不会留下出什么破绽。

  萧兵绝不认为这一次是一个偶然事件,他更不相信有鬼神之说,所以定然是有人在装神弄鬼,至于为什么一个简简单单的背影就能够将叶半城吓成了这副模样,想必其中是另有隐情,否则以叶半城的心理素质绝不至于被吓到才对。

  医生摘下口罩之后,叶天明急问道:“大夫,我是患者的儿子,我父亲情况怎么样了?他这几天身体刚刚转好,这一次有没有什么大碍?”

  医生叹了口气,道:“是这样的。刚刚叶老板在送过来的时候,已经差点不行了,最后虽然抢救了过来,但是因为他的岁数也大了,身体也经不住如此反复的病痛折磨,更何况这一次他好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外界刺激所以才心脏病发作的,脑部也受到了重大刺激,这一次虽然抢救过来,不过……。”

  叶天明紧张的道:“不过什么?你不要有什么顾虑,直接说出来好了。”

  “唉,不过因为脑神经的损伤,叶老板现在已经处于半身不遂的状态了……意识或许能够清醒,但是我觉得,他的生活自理能力恐怕要丧失……以后恐怕很难下地行走了,语言能力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

  叶天明如遭雷击一般,叶欣怡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叶子更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用手捂着嘴巴,无论她与叶半城关系再僵硬,叶半城毕竟是她的父亲。

  萧兵将叶子搂在怀里,搂得更紧了,看到叶子这个样子,他心疼!

  叶天明声音有些艰涩的道:“凭借现在这么高的医疗水平,难道就不行了么?”

  医生摇了摇头:“哪怕是在米国,按照叶老板的损伤情况,这也是最好的一个结果了。”

  叶天明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了,大夫。我父亲住院这几天,还麻烦你能够经常观察观察。”

  “放心,一定的。哪怕不是你父亲这么德高望重的大企业家,就算是换做一个普通人,我也会尽心尽力的。”

  叶天明表达了一些感谢,医生安慰叶天明几句就走了。

  叶老已经被推到了病房里,叶天明他们一个个还都站在手术室外面,那几个董事一个个看着叶天明欲言又止,叶天明叹息道:“各位董事,我知道大家心中有什么担忧,但是现在我父亲已经病成这样了……唉,这样吧,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后公司召开董事会,我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些人听了之后,终于不再提起这事,一个个一边充满伤感的慨叹着,一边安慰着叶家三姐弟,然后一个个离开了。

  萧兵看的出来,这些人对叶半城还是很有感情的,只是这其中涉及到商业方面的事情,萧兵多少也明白一些商业运作,一旦公司的董事长半身不遂的消息被散播出去,股票肯定立马狂跌,到时候所有人的身家都会大幅度缩水,感情归感情,可是他们做为生意人,当然也非常关心利益。

  所以对这些人来说,目前的头等大事就是必须要让叶天明正式接班,公司平稳的过渡,才可以减少他们的损失。

  除了叶家人以外,现在就只剩下了一个萧兵了,叶天明用期待的目光看向萧兵,道:“兵哥,你看看你能不能请的动张一指老神医再次出山?”

  萧兵犹豫了一下,见到叶子也在看着自己,终于叹了口气,勉为其难道:“那好吧,不过我没有太大的把握,虽然我和张老爷子算是忘年之交,但是张老这个人性格古怪,他在临走之前已经说过了,这是今年最后一次受我邀请给人看病了,不会有第二次了。”

  叶天明叹了口气道:“总是要试一试啊,还是要麻烦兵哥了。”

  “嗯。”萧兵当场给张一指打了个电话,将情况给说明了一下。

  张一指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小兵啊,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我也不瞒你,我现在每年最多只能给人看病三次,具体什么原因你也不要去问。第一次已经用过了,用在了叶半城的身上,第二次是我给你诊治,还帮你封印住了体内的力量。第三次,在封印期限满了之后,若是你需要解封,我还需要去帮你把体内力量给解开,若是将这第三次的机会给用在叶半城身上的话,那你今年就不要想恢复自己原本的实力了。”

  萧兵皱着眉头,不过还是坚定的道:“没有问题!”

  “你没有问题,可是我有问题啊!”张一指苦笑道,“因为我就算过去,也根本就治不了叶半城,人的身体就犹如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你没修过的机器是什么样的?修过的机器是什么样的?没几天的时间就反复修过的机器又是什么样的?小兵,叶半城的身体状况我已经了解,说实话,按照他的身体情况,之前能够康复,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这一次就算是菩萨来了,最多也就这样了。”

  萧兵叹了口气,道:“那行,那我知道了。张老,我就不和你多聊了,等去了京都市,我请你喝酒。”

  “来了京都市,当然是我请你喝酒了。去陪陪你的小女友吧。”

  挂断电话之后,叶家的人的脸色都很颓丧,刚刚电话里的声音,他们一个个也都听到了。

  “不好意思。”萧兵看着叶子,有些遗憾的道,“我没办法……。”

  “没关系。”叶子看向了叶欣怡和叶天明,道:“姐、哥,你们先都回去吧,今天就有我来陪咱爸了。”

  叶天明道:“你……。”

  叶子擦干净了眼泪,一脸坚定的道:“无论我有多恨他,可是我身体里面流着的终究是他的血液……更何况我早已不是小孩子了,做为叶家的子女,越是到了重要的时候,就越是不能退缩,就算是流了再多的眼泪,真正做事的时候也要把眼泪擦干,然后坚强的去做。”

  叶天明叹了口气道:“那好,那我和你姐就先走,公司那边还需要稍微安排一下,等明天再来换你。柳姨,你也先回去吧,今天你受到惊吓了。兵哥,就麻烦你好好照顾我妹妹了。”

  萧兵点点头,叶天明几个人还是先一起跟着进病房里看了两眼,最后一个个叹着气离开了医院。

  病房里现在就只剩下萧兵和叶子两个人了,外面还有一个暴雷守在门口,暴雷一直都是叶半城的身边的左膀右臂,叶半城出了事情,他的脸色并不好。

  叶子坐在叶半城的旁边,叶半城戴着氧气罩,正闭着眼睛,处于熟睡之中,他除了刚刚走出手术室的时候睁开了一下眼睛,之后就一直都在熟睡,按照刚刚出去的小护士所讲的,叶半城明天早上醒来都算是情况好的。

  叶子的手搭在叶半城的床上,看着这个苍老的老人,心里面全都是酸楚,她的脑海当中浮现起了当初小的时候骑在爸爸的身上的画面,那时候感觉爸爸好伟大好伟大,犹如一个巨人一样,后来,叶半城的生意越来越忙,陪伴她的时候越来越少,但是对她的宠爱还是有增无减。

  直到叶子的母亲去世之后,父女俩的关系才开始发生了变化,叶子永远无法忘记父亲将那个女人带进家门的那一天,她的心中是多么的失望,她从那一刻开始,每一次看着自己的父亲,她的眼神里面只有怀疑和敌意,她怀疑自己母亲之所以病重,一定是知道父亲有了外遇,若是当初父亲没有外遇,为什么母亲离世之后才两三个月的时间,这个女人就住进了自己的家?

  而现在,叶子的心里面五味杂陈,对于父亲的怀疑,她的内心仍旧没有能够褪去,可是想到父亲种种对自己的好,她的心中又有些酸楚和悔恨,一时之间,就连自己心中真正想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了。

  萧兵叹了口气道:“叶子,叔叔现在已经这样了,按照大夫说的……以后恐怕永远都下不了床了。人生这么短暂,该过去的就过去吧,无论怎么说,他终究是你的父亲,不是么?”

  叶子强忍着眼泪,哽咽着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我感觉很恨他,可是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又恨不起来。兵哥,抱抱我,我好冷,我好怕……。”

  在萧兵拥抱叶子的时候,叶欣怡离开医院之后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公司,而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东天王的那个私人戏院。

  叶欣怡见到了东天王,是在东天王的房间里面,她甚至无需让人通报,直接就可以出入,在走进东天王的房间的时候,东天王正在房间熟睡,听到开门声,立刻翻身下了床。

  去掉一脸脂粉的东天王,竟然是一个看起来比较眉清目秀的中年人,很有几分当花旦的资本,他看到走进来的是叶欣怡,立刻露出了一脸的惊喜之色,张开双臂迎了上去。

  叶欣怡却充满了恼怒的,如同一个母狮子一般的一把推在了东天王花脸的身上,尖声叫道:“花脸,你他妈疯了!谁让你下手的?”

  花脸被叶欣怡的突然爆发弄的是目瞪口呆,同时又是一头雾水,充满不解的看着叶欣怡,问道:“欣怡,你说的是什么?”

  叶欣怡不断的喘着粗气,看着花脸,问道:“我问你两件事,第一件事情,昨天晚上有人暗杀萧兵,难道不是你做的么?”

  花脸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叶欣怡又继续逼问道:“那我父亲呢?最近我只和你一个人抱怨了,若是长此以往,叶氏集团的董事长的位置肯定会落在叶天明的手里,紧接着我父亲现在就住进了医院,也不是你做的?”

  花脸又摇了摇头,看着叶欣怡一脸怀疑的样子,他竖起了手指,大声道:“这两件事情全都和我无关,若是我有半句谎言,天打雷劈!”

  叶欣怡一听,脸色略微缓和了一些,眼中却又多了几分迷惑:“若不是你,那会是谁……萧兵那边是北天王按耐不住了?可就算是如此……我父亲那边难道是巧合?不对,绝对不是……。”

  花脸小心翼翼的道:“你父亲那边,会不会是叶天明?”

  叶欣怡的眼睛一亮,若是此时此刻叶半城不在了,显然叶家的继承人将没有任何的悬念,叶天明完全可以快刀斩乱麻,立刻继承董事长之位,叶欣怡将失去了最后的翻盘机会。

  不过叶欣怡很快就摇了摇头:“不对……叶天明心慈手软,做不出这种事情。”

  花脸道:“无论究竟是谁,如果你父亲出了事情,叶天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继承董事长的位置了,你打算怎么办?坐以待毙?”

  “坐以待毙?”叶欣怡冷笑,眼中闪烁着冷厉的寒光,“那不是我的性格!”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29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