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110章 牡丹仙子的真面目

第110章 牡丹仙子的真面目

  胸口和背后两道深可见骨的刀伤,鲜血流了一地,胸骨被打断,吐了好几口鲜血,哪怕是铁打的金刚,不死想必也动弹不了了,他却说自己已赢,不是疯了是什么?

  大家笑了,牡丹仙子笑了,只有高飞和叶子没有笑,高飞仍旧静静的看着,叶子则是一边挣扎一边哭泣着。

  就在这时候,牡丹仙子抬起的脚本来就要踩了下去,这一脚下去,直接可以让萧兵五脏破碎,偏偏这时候大厅里传出一个震耳欲聋的大笑声以及轰轰轰的重重的脚步声,二货从厅内跑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灵牌,大笑道:“俺找到了,这婆娘把灵牌给供在她屋里了,俺找了好半天才找到她的屋,那个香啊……。”

  牡丹仙子转过身,看到二货手里拿着她供在房间的朱明宇的灵位跑了出来,整个眼神完全变了,撕心裂肺的喊道:“给我拿来!”

  萧兵指着旁边,大喊道:“二货,扔过去!”

  二货一把将灵位给扔了出去,远远的扔向外面,牡丹仙子来不及对萧兵下手,整个人直扑过去,在她的心中,朱明宇的任何东西全都胜过一切,当她落在地面,刚刚将灵位给抓在手里的时候,一条手臂从她的背后直接贯穿了她的身体,萧兵的拳头从她的胸口处带着血肉穿了出来。

  “呃……。”牡丹仙子瞪大了眼睛,低头看着贯穿自己身体的那只手,眼睛里面充满着不敢置信,“我……我就要死了?”

  萧兵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的整个人的身体几乎都濒临了崩溃的边缘,强大的意志仍旧支撑着他,听了牡丹仙子的话,他一把将胳膊从牡丹仙子的身体里面抽了出来,牡丹仙子看着自己胸口所贯穿的大洞,面如土色。

  “我……要死了?”

  萧兵两只手支撑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在胳膊上蹭了蹭,擦掉了脸上的汗水,喘息着说道:“不好意思……我以前是个当兵的……。”

  牡丹仙子艰难的转过身,苦笑着:“当兵的会这么阴险?”

  “兵不厌诈……。”

  牡丹仙子只觉得自己的生命力正在迅速的流逝,萧兵的那一击显然还留有一些余地,贯穿的并非是心脏,但是她也肯定是活不成了,就算是华佗在世也是无用。

  她挣扎着,伸出了手,道:“扶我……扶我回房间。”

  萧兵看了一眼二货,道:“把她扶进去。”

  二货答应了一声,上去搀扶牡丹仙子,牡丹仙子现在强撑着一口气没有咽下去,根本就没有了任何的威胁。

  萧兵又回过头看向了叶子,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没错,他伤的很重,甚至伤的如此之重居然还能够站起来,看起来就是一个奇迹,已经不是奇迹两个字足以形容。

  没有人能够想象的到是什么支撑他站了起来,甚至还给了牡丹仙子绝命一击。

  没有人能够想象的到,他已经伤成了这个样子,身上每一处都是重伤,甚至随便一个呼吸都可能撕裂他的伤口,换做常人恐怕已经疼的晕死过去,他怎么还能笑得出来,而且还笑的如此的开心。

  当然,也没有人在意这些了,萧兵也不需要旁人在意,只要叶子懂就可以。

  叶子当然明白……对于萧兵来说,任何的伤势都不重要,任何的痛苦和磨难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还活着,他们还能在一起。

  叶子哭了,哭着跑到了萧兵的身边,这一次高飞没有拽住她,因为高飞也走了过来。

  萧兵说道:“叶子,你扶着我进去,高飞,麻烦你守在这里,不要让人进去打扰。”

  “好。”此时加上之前苏醒的那些人,北庄里已经有接近二百个人站在院子里和大殿门口,却没一个人敢动弹,他们最畏惧的本来应该是高飞,偏偏现在真正让他们噤若寒蝉的却是萧兵。

  萧兵眼看着已经到了这步田地,甚至连站着都要让人搀扶,可是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动,仿佛眼前这个人只要还活着,还有呼吸,那么就能够随时的掠夺走他们的性命一样。

  萧兵在叶子的搀扶下,一步一步的走进了大殿,他每一步都很慢很慢,即使是这样,他仍旧能够感受到自己的骨头相互摩擦、伤口相互摩擦的疼痛感,那种感觉不亚于肌肉撕裂,不过他仍旧能够忍受,因为扶着他的是叶子,只要闻到叶子身上淡淡的香气,只要感受到叶子就在自己身边,他就什么都能忍受。

  终于,萧兵在叶子的搀扶下,也尾随着二货进了牡丹仙子的房间。

  二货将牡丹仙子扶到了床上,牡丹仙子勉强的靠着床头坐在那里,艰难的指了指桌子,二货将灵位重新给立了下去。

  萧兵在叶子的搀扶下坐在了椅子上面,刚刚坐下就大口大口的喘起了粗气。

  牡丹仙子艰难的笑道:“想不到……我竟然死在你的手里,不过我不算遗憾……换做其他人杀了我,我会恨。可你杀了我,我没有恨意。”

  萧兵有些不解的道:“为什么?”

  “因为叶欣怡。”

  萧兵心思一动,恍然道:“她和你是一伙的?”

  “恩,她和我一起设了局,详细的……你活下来,听听叶小姐怎么说就知道了。我要死了,我现在不说这些……你们……你们想看看我的相貌么?”

  萧兵没想到这个女人在临死之前竟然会想到问起这些,不过整个江城的人,无人见过牡丹仙子的容貌,或许朱明宇见过,或许侯爷见过,总之萧兵是未曾得见,于是被勾起了心中的好奇。

  叶欣怡伸出手,缓缓揭下了脸上的面纱。

  萧兵呆住了,叶子呆住了,二货也是目瞪口呆。

  不过很快每个人的心中又都有了一种原来如此的感觉,之前他们想过牡丹仙子是个如天仙一般的女人,犹抱琵琶半遮面,他们也曾经想过牡丹仙子是一个很丑很丑的女人,所以不敢见人,不过根据牡丹仙子的气质来说,他们还是相信前者。

  但是他们的的确确是没有想到过,牡丹仙子原来是被毁过容。

  牡丹仙子的脸型很好,眼睛很漂亮,鼻子很翘,嘴唇也很饱满,总体来说,本应该是一个绝色的佳人,偏偏她的脸上纵横交错的全都是划痕,整张脸看起来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牡丹仙子笑了,笑的很是凄惨,不过让人看了却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你们是不是吓坏了?原来北天王每天以纱遮面,竟然是因为是一个相貌奇丑的女人。”

  萧兵呆呆的出着神,最后只是轻轻的一声叹息,眼神里有悲哀,有怜悯,有同情,无限伤感的道:“你不是一个奇丑的人,你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可怜?咯咯……这并不算什么,呼呼……。”牡丹仙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继续坚挺了下来,“所以我说……男人没几个好东西……。”

  “是你爱的男人?”

  “是我的男人。”牡丹仙子眼中带着无边无际的恨意,忽然指着旁边的一堵墙,对二货说,“傻大个……过去推一下。”

  “哦。”二货走过去,两只手放在墙上,用力的一推,墙壁忽然之间打开,出现了一道暗门,原来这个闺房内还另藏机关。

  牡丹仙子道:“扶……扶我进去。”

  二货过去扶起牡丹仙子,叶子扶着萧兵,一起走进了暗示,暗示里面亮着灯,灯光将这里照的很亮很亮,四面的墙壁都挂着相片,相片里面的女人看起来二十出头,正是青春年华,容貌气质均都美艳绝伦,即使是与江城第一美女叶欣怡相比也相差无几,二货就忍不住的脱口惊呼道:“照片里的婆娘可真美。”

  萧兵看了一眼牡丹仙子看向照片的那深深的眼神,问道:“照片里的就是以前的你吧?”

  牡丹仙子收回了目光,有些苦涩的道:“是我,可惜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咳咳……我也是要死的人了,更何况就算不死,回去了又能如何……。”

  这个女人的身上一定隐藏着很悲惨的故事,照片里的牡丹仙子容貌俏丽,青春年少,脸上还洋溢着少女的阳光。

  而现在的牡丹仙子,容貌尽毁,心机深沉,阳光不再。

  萧兵问道:“为什么?”

  “因为那对狗男女……。”牡丹仙子近乎于咬牙切齿的道,“我父亲是个商人,却有一身的武学本领,从小就教我功夫,本来是为了强身健体,却没想到我天赋不错,进步很快。那个白眼狼从小就被人贩子拐卖,而且转手了很多次,在我父亲救下他的时候,他刚刚十二岁,因为警察已经找不出他亲生父母是谁了,我父亲又看他可怜……就……就收养他,收他为徒。”

  萧兵一边听着,一边看着屋内这么多的照片,最后定格在了其中一个情侣照上面,上面有一男一女,女的是容貌还没被毁去的牡丹仙子,她在里面笑的好开心好开心,好幸福好幸福。

  照片里的男人是一个高大消瘦并且很英俊的年轻人,他长着一张很讨女人喜欢的英俊的脸,不过萧兵只是看一眼就觉得心里很不舒服,没错,就是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凭借萧兵的直觉,这个表面帅气的男人,骨子里阴险而狡诈,无情而狠毒,这是萧兵在龙牙多年所培养出的直觉。

  萧兵指着那张情侣照,问道:“这里面的男人就是……。”

  “没错,那个男人就是那个负心汉,那个忘恩负义、丧心病狂的白眼狼。”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2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