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116章 叶欣怡的眼泪

第116章 叶欣怡的眼泪

  这是一份关于股份授权转让的协议,协议中包括现在必须立即支付给张海德的一大笔现金,不过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同样还包括了叶欣怡在得到董事长的位置之后,需要将省城的部分产业全部都转让到张海德的手里。

  张海德私下里找人评估过,叶氏集团的股份自然是值钱,不过现在叶家内斗,他心中不踏实,这是其中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根据评估,他所要的这大部分利益加在一起,要比股份的价值高出接近五成,所以他宁可私下里违背他父亲的意愿,将股权转手给了叶欣怡。

  张海德将协议书拿到手里,亲自过目了一遍,然后在书桌上面签上了字。

  叶欣怡将协议书揣好,笑道:“提前支付的款项,我会在今天晚上就打到你的银行账户里,至于答应你的其余的条件,会在做上董事长的位置之后履行,合同已经签下来了,你也不用怕我违约。”

  张海德道:“那是自然。”

  叶欣怡一脸好奇的看着张海德,问道:“你的定力倒是挺深,我有些不明白了,难道刚刚你就不想要了我?”

  张海德竟然不敢去看叶欣怡的眼睛,苦笑了一声,说道:“谁不知道大小姐是江城第一美女,年轻貌美,说不动心是假的,说能抵抗的了那种诱惑也是假的。”

  叶欣怡好奇道:“那你为什么……。”

  “正因为大小姐的魅力实在是太大了,我自认为抵抗不了,生怕一旦有了第一次之后,以后就再也无法抗拒大小姐的任何事情了,恐怕到了那个时候,我张海德就不是张海德,而是大小姐的一个傀儡……。”

  叶欣怡咯咯一笑:“你想的真多,不过你这样很好……就拿着你的大笔的财富,额外加上我转角给你的那些产业,过你的富家翁的日子吧。”

  叶欣怡看了一眼窗台上的盆栽,感慨道:“养养花,种种草,其实也挺好……。”

  等到叶欣怡离开了他的房间之后,张海德长出了口气,眼神光芒闪动,喃喃自语道:“真是一个可怕的女人……还希望这一次她真的能赢才好,唉,本来不需要站队的,可是如果叶欣怡输了,我也竹篮打水一场空……。”

  若是叶欣怡输了,他账上得到的钱自然还是他的,可是省城的那个产业就不用想了,他就相当于将自己的股份卖出了账上得到的这笔现金,可是这笔现金还远远的够不上股份的钱。

  张海德想的挺好,却不知道叶欣怡在离开了张家之后,坐在私家车里,看着窗外的景色,心中暗暗冷笑,我们叶家的便宜就是这么好占的么?合约确实是签了,可是就怕你虽然有合约,却没有性命去找我履行。

  叶欣怡心中已经有所决断,这笔钱自然是要打到张海德的账上,但是如果张海德事情过后真的找自己索要省城的那笔产业,她自然有办法让张海德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司机回过头问道:“大小姐,我们现在去指定地点么?”

  “嗯。”叶欣怡犹豫了一下,忽然说道,“等一下,我们先前往医院,我要去看看我的父亲。”

  “是。”

  叶欣怡的旁边坐着的中年男子有些疑惑的道:“小姐……这个时候不去办正事,还去见老爷……。”

  叶欣怡道:“我要最后陪他老人家好好的聊一聊,离叔,你觉得我比叶天明差么?我不如叶小希么?”

  离叔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大小姐的优秀程度不次于他们任何一个人,做事果断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为什么……为什么父亲一直以来都不认可我?为什么叶小希能够得到她所有的宠爱,而我不能?为什么他肯将公司的一切都交到叶天明的手里,而不愿意给我?我不想争,我真的不想争!可是宠爱和他的毕生结晶,这两种东西,他只要拿出来一样给我也行啊!”

  “可是他都不给我!都不给我!!!”

  叶欣怡的眼睛里面红红的,嘴唇已经咬出血,深呼吸,然后尽量平息了下来,冷冷说道:“去医院吧。”

  离叔在旁边叹了口气,他是看着叶欣怡从小到大的,叶欣怡一直以来也都和他最亲近,所以他坚定不移的站在了叶欣怡的身边,原本他并不赞同大小姐去违背家主的意志,可是大小姐非要这么做而已,他就只能够倾尽全力的保护大小姐周全,因为他不希望大小姐犹如飞蛾扑火一般的,被火焰给烧死。

  轿车缓缓地向着医院方向驶去,叶欣怡的身体微微的靠在座位上,心中默默的想着,老爸,如果你的眼睛里面能够看到你女儿的成绩,能够看到你女儿有多么的优秀,如果你在这个时候还稍微能够正眼看一看我的话,我想,接下来也就不需要我再去做那么多了。

  为了得到一切,我已经开始埋没良知,只差丧尽天良!

  车到了医院,叶欣怡下车,一路走到了叶半城的病房,暴雷正在病房外面守着,离叔留在了外面。

  暴雷见到是叶欣怡,并没有阻止,他和离叔也没有说话。

  离叔一直都很简单暴雷,暴雷的实力已经达到了化劲期,可以称得上是叶家实力最强的一个人,而离叔的实力距离化劲期却还稍微差了那么一步。

  暗劲顶级与化劲期虽然只差了一步,却是天壤之别,更何况他还无法看透暴雷是达到了化劲期的哪一个阶段。

  所以,整个江城,哪怕是侯爷想要伤到叶半城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是这一次是事出突然,甚至有点莫名其妙,否则叶半城也不会躺在医院里面,还半身不遂了。

  叶欣怡走进病房,柳飘飘正在喂给叶半城汤药,叶欣怡走过去,说道:“柳姨,你出去走走吧,估计您也累了,到楼下好好的放松放松,剩下的药有我来喂。”

  柳飘飘看了叶半城一眼,见到叶半城颤颤巍巍的点了点头,她这才站起身来,将汤碗和药勺交到了叶欣怡的手里,声音一如既往的魅惑:”小心怕烫啊。“

  叶欣怡微笑道:”放心,我知道。“

  柳飘飘随后从病房里走了出去。

  叶欣怡在床边上坐下,看向正在看着自己的父亲,柔声说道:“父亲,我来喂你。”

  叶半城的嘴巴还在流着口水,叶欣怡拿起旁边的手绢,替叶半城擦了擦,叹了口气道:“本来上一次张一指已经帮父亲调理的很好了,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叶半城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几分迷茫,嘴里含含糊糊的道:“可能……天……天意吧。”

  叶欣怡叹了口气,一边吹着汤勺里面的汤药,一边说道:“爸,看到你这样,我挺心疼你的。不过你放心好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谁让你是我父亲呢。来,吃药。”

  叶欣怡给叶半城喂进去了一勺,同时擦了擦流出来的一小部分,然后继续说道:“父亲,其实我一直都想说的,你早就该将公司交给我们打理了,好好的在家享享清福,可是你一直都不干,一直到大病之后才松手,否则你的身体也不会这样。我不知道我说的你有没有生气……。”

  “不……不生气。”

  叶欣怡松了口气,道:“那我就说了……以前其实真的不敢说,您太强势了。现在您病倒了,我昨天晚上睡不着觉,总是会想起小时候您出差的时候,每一次都是会买回来好多好多的玩具给我们玩,那时候感觉真的好幸福。”

  叶半城的眼中也流露出了一抹亮光,可能是想到了孩子们的童年。

  “可是……每一次玩具最后都会被妹妹给抢走,呵呵……因为妹妹比较小嘛,喜欢抢玩具,然后你每一次都告诉我要让着她,所以从小到大,我都在让着她,所有我有的东西,她都会有。她没有的东西,我都会让给她。”

  “那是……那是你妹妹嘛。”

  叶欣怡将汤药一勺一勺的都给叶半城喂完了,然后帮叶半城擦了擦嘴角,声音仍旧一如既往温柔的道:“所以我就记得,从小到大,我就看您每一次回家都找小希嘻嘻哈哈的讲故事听,每次都逗得小希好开心好开心,你知道么,那时候我的心里面只有羡慕嫉妒……虽然小希比我小了很多,可我从小都没有感受到过这种待遇。”

  “你对小希疼爱,对我和天明严厉,那时候我还在想,或许您有您的用意,您可能是觉得我是一个能够寄托事业的人。但是慢慢的我发现了,每一次我和天明同样做好一件事情,您看向天明的时候都是赞许的目光,而对于我做的一切,您全都是不管不顾,仿佛从来未曾看到过一样……。”

  “等到长大了,您将我和天明都安排到公司里面,然后告诉我,天明以后是要继承董事长之位的人,而我要努力学习,要以后好好的辅佐他。”

  “唉,原来我只是一个工具,一个附庸。”

  “你究竟知不知道,你的女儿很委屈啊!”之前一直都是很温柔的语气,唯独最后这一声,叶欣怡很大声,说完之后就嘤嘤的哭了出来,流下了眼泪。

  叶半城看着用很温柔的语气缓缓道来心中所有的愤怒的叶欣怡,混浊的眼中带着几分惊讶,带着几分陌生。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29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