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122章 机关算尽,一箭双雕

第122章 机关算尽,一箭双雕

  叶家并不是侯爷的那种倚靠武力的地下世界,地下世界以武为尊,人多、高手多、钱财多,这才能成为一方霸主,但是钱财只能算是核心之一。

  商人却不同,商人的主战场就是财富,拥有财富,就代表了拥有一切,即使是叶家这种大集团,整个叶家所拥有的顶尖高手也是屈指可数,化劲期就只有暴雷一个,暗劲期的明叔已经算是暴雷之下的第一人。

  化劲期的强者,已经属于武学方面的大师,即使是放到武学强盛时期的古代,那也是足以开门收徒的了,更何况是现在这个武学凋零的年代。

  叶欣怡带着东天王的一些高手来到别墅,却是来晚了一步,人都已经被救走了,在得知了救人的是叶天明和暴雷等人之后,叶欣怡的脸色苍白,眼神之中流露出了几分绝望之色。

  按照暴雷的身份,若不是叶半城亲自发话,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指挥的动他的,叶天明将人给救走了,还并非是最让人绝望的,真正让人绝望的是,暴雷与叶天明一同前来,这就代表现在父亲已经彻底的站在与她对立的一面了。

  离叔显然也想明白了这一点,和叶欣怡走到了一边,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小声道:“小姐,你觉得该怎么办?”

  叶欣怡苦笑道:“我还能怎么办?”

  离叔叹了口气道:“事已至此,或许只有求得老爷的原谅了。”

  “原谅么……。”叶欣怡惨笑道,“他原谅我,然后呢?然后我就彻头彻尾的变成一个丧家犬,在他们的眼里,我也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离叔小声道:“第二个办法,那就是暂时依附于东天王,借助东天王或者侯爷的力量,东山再起。”

  叶欣怡摇了摇头,笑道:“离叔,如果我离开了叶家,那真的就出了姿色以外,什么都没有了。到了那个时候,除非我将身体交给这个没事就在戏台上唱戏的恶心男人。”

  “那小姐准备?”

  “我不知道……。”叶欣怡的眼神带着恨意,“老头子终究还是偏向叶天明,否则又怎么会如此的算计我?既然我输了,那我现在就去看一看那些赢家的嘴脸好了。我要先去见一见我父亲!”

  叶欣怡是一个有野心的女人,当她的野心破灭之后,她的内心深处就只剩下了绝望和恨意,她所想的再也不是如何的抢夺董事长的位置,而是最原始的一个想法,那就是将这些年心中的怨愤全部发泄出来,哪怕是父女、姐弟,恩断义绝!

  叶欣怡等人走出了别墅,忽然离叔一把抓住了叶欣怡,整个人向着旁边跳去,噗噗两发子弹,恰好落在刚刚叶欣怡的落脚处,前面的林子中有树木晃动。

  离叔的脸色一变,冷冷道:“你们保护大小姐,我去去就回!”

  离叔一个箭步,直接窜入了树林之中,然后跟随着前面的身影,迅速的追了过去。

  前面的人跑的并不是很快,离叔大概追出了一百多米的距离,就追上了前面的影子,他五指成爪,犹如要将那人撕裂了一般,伸手直接抓向那人的后心,心中已经做好打算,先直接重伤这人,逼问出幕后指使,然后再下杀手。

  离叔原本也是一个狠辣之人,只是他的手尚且没有抓到对方后心,一道暗器就犹如流星一般的从上方破空袭来,离叔顾不得前面这人,急忙躲闪开,噗的一声,也不知道是什么暗器直接穿透地面。

  前面的那个人趁机又跑出了几米远之后停了下来,转过身看向离叔,笑道:“离叔好。”

  离叔冷冷哼了一声,这人的实力也就是锻骨期,以前在叶天明的手下见过,却并不熟悉,甚至记不得他叫什么人物,在离叔的眼里一直就是一个小喽啰罢了。

  紧接着周围又出现两个人,实力也都不强,全都是刚刚踏入武学门槛的锻骨期,真正让离叔不得不谨慎的是刚刚用暗器险些暗算了自己的人。

  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大树上面跳落了下来,轰然一声落在地上,当看到这个人的模样的时候,哪怕是冷静如离叔,竟然也不由得失声惊叫起来:“暴雷!”

  眼前这人正是叶家的第一高手,也是整个江城的顶尖强者之一——暴雷。

  离叔虽然已经踏入了暗劲期,可是也仅仅是刚刚踏入到了暗劲中期不久而已,距离化劲期还有很遥远的距离,如此的实力其实已经算是跨入到了高手行列,可惜面对着暴雷确实是还不够看的。

  离叔想了一下就想通了,苦笑道:“你们根本就没想要杀大小姐,刚刚放了那两个冷枪,其实真正的目的是把我给引过来,然后对我下杀手。”

  暴雷眼神平静的看着离叔,道:“既然知道,还用得着我来动手么,直接自行了断吧!”

  离叔问道:“我死了之后,你们会怎么对付大小姐?”

  暴雷道:“大小姐终究是叶家血脉,这是他们叶家的家务事,与我无关。但是我可以保证,只要有我在,叶家的血脉就不会死。”

  离叔松了口气,道:“好,那我就放心了。我知道暴雷先生是整个黑省都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就让我来领教暴雷先生的高招吧!”

  说着,离叔已经摆开了架势。

  暴雷的眼中露出了几分嘲弄的光芒,冷冷笑道:“不自量力!”

  离叔一拳打出,暴雷同样以拳回击,硬碰硬之下,离叔自知毫无胜算,急忙收拳、踏步、出肘,在贴近暴雷的身体之后,躲过暴雷的凶猛一拳的同时,以肘部直击暴雷胸膛。

  砰的一声,离叔这一肘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胸口之上,暴雷向后连连退了两步,胸口火辣辣的疼,而离叔却更惨,只觉得整条手臂犹如电击了一半,完全发麻,丧失了行动能力。

  离叔心中不禁有些惊骇,若非暴雷有些托大,他这一肘绝对无法伤到暴雷的,即使是真的打到了,现在看起来,他也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化劲实力果然可怕!

  离叔不敢退,一旦退了,他就再也没有还击的机会了,所以哪怕是实力差距很大,他还是再一次的扑了上去,两条腿连环踢向暴雷,只是他的真正的功夫显然并不在腿上,因为那条肩膀麻痹了,所以他被迫用并不擅长的腿功来击敌,转眼间就被暴雷看到了破绽,一把抓住了他的左腿,手起掌落,喀嚓一声,离叔一声惨叫,他的左腿被瞬间砸断。

  离叔摔倒在了地上。

  暴雷感受到胸口的疼痛,微微皱眉,刚刚确实是太过大意了,再加上离叔刚刚那一击明显是倾尽了全力,所以哪怕他经过炼骨和明劲之后,早已经将身体给锤炼到了一定程度,接到离叔的那么全力一击,仍旧感觉胸口里一阵不好受。

  暴雷的连上露出了怒意,大踏步迈了过来,问道:“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么?”

  离叔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悲哀,恳求道:“雷先生,别忘记了答应我的事情……一定要护得大小姐周全。”

  “无需你说,她也是叶家血脉,谁会伤她?既然没有其他交代,就去死吧!”

  说完之后,暴雷一脚踢在了离叔的心口上,离叔的身体在地面一阵翻滚,心脏早已被他这一脚给踢的破碎,死的不能再死了。

  跟随一同前来的那三个人一起走了过来,眼神敬畏的看向暴雷,其中一人大拍马屁道:“雷叔无愧是江城第一高手,叶离竟然还敢于雷叔动手,简直是螳臂当车,自不量力。”

  他这马屁拍的太过明显,暴雷丝毫不给面子的冷冷道:“江城第一高手并不是我,少说废话,既然人已经杀死了,咱们走吧。”

  那些人连忙答应了下来,一边陪着笑,一边走在前面。

  雷叔走在后面,等这些人不再看向自己,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擦了擦嘴唇,虽然刚刚那一肘对于他这种级别高手来说并不致命,却也留下了几分内伤,这也算是雷叔的为自己的轻敌而付出的应有的代价。

  几个人在穿过了一片树林之后,找到了之前停放的车,然后一起坐了进去,司机回头看了他们几个人一眼,见到人都到齐了,开始向着前面开车,雷叔看着窗外,表情自始至终都看起来很阴郁。

  其中一个炼气高手小心翼翼的赔笑着问道:“离叔,人都已经杀死了,看你心情好像不是很好?”

  暴雷语气中带着几分萧索和落寞:“从古至今,一直都是如此,家族内斗,往往真正最先做出牺牲的都是下面忠心耿耿的人,叶离一直以来对叶家都忠心耿耿,尤其是对待大小姐,她何时有过不忠啊!”

  暴雷想到了叶离在临死之前都在恳求自己保护好大小姐,心中不禁有些慨然,而这时候,他忽然之间心中有一种危机感升了起来,他来不及多想,一把将靠着车门的一个人撞飞了出去,那人直接被撞出了车门,落到了路边之上,然后暴雷正打算也随之跳出去,车内剩余的两个高手忽然一起用力的把他给抱住。

  其中一个人还大声喊道:“雷叔,不好意思了,少爷托我们在车里想办法把你给干掉,不能容你下了这个车。”

  暴雷怒吼道:“你们两个傻逼!”

  他急怒攻心之下,刚刚的那股内伤却不由得加重,动作就慢了几分,其中一人被他扭断了脖子,另外一个人的脑袋被他打的稀巴烂,这一耽搁之下,他尚且没来得及跳出去,轿车轰然一声爆炸,火光冲天,里面的司机和那两具尸体已经化为了灰烬。

  化劲期的暴雷却居然没死,但是浑身是火,整个人被烧成了火人一般,完全被大火给笼罩住了,他痛苦的嘶叫着,嘴里疯狂的怒喊着:“叶天明!叶天明!!!”

  他向前奔出了几米远之后,倒在地上开始翻滚起来,当火焰扑灭,他的整个人也被烧的犹如焦炭一般,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最先被暴雷给撞出车的那个炼气期的高手被这一幕惊的目瞪口呆,嘴里面不断的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为什么……。”

  他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少爷吩咐过他们,一定不能让暴雷活着回去,因为在车里彼此距离很近,所以最好是在车里将暴雷给干掉,总之,一定不能让暴雷下了车,如果暴雷要强行下车,他们就拼死也要将暴雷死死抱住,然后少爷自有办法。

  只是他们知道暴雷的实力远远不是他们能够相比的,就算是三个人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是暴雷的对手,所以在车上的时候他还正在犹豫,然后他就被暴雷撞出了车,紧接着就发生了轿车爆炸这一幕。

  他现在才知道,少爷根本就没指望过他们能够杀的了暴雷,少爷是想用他们的性命来拖延暴雷一时半刻,哪怕是几秒钟,然后车上早已装置上了炸弹,将他们一起给炸死。

  这个人想着想着,浑身都变得冰凉,他惊慌失措的从地上爬起来,叶家是不能回去了,否则叶天明都要杀人灭口,他正打算逃走,刚刚转身,却见从对面走过来一个人,叶天明的心腹高手章泽单,这人的实力已经处于明劲中期,是叶天明最为倚重的一个心腹。

  章泽单手里正把玩着一个遥控器,正是他刚刚发动的引爆装置,他的脸上带着几分冷酷的笑意:“少爷说了,暴雷这个人最为自负,再加上他刚刚杀完离叔,心中难免有兔死狐悲之感,一时之间,心神不宁,这才没有发现,否则凭借雷叔的实力,车上的遥控.炸弹又如何能够瞒得过他?少爷果然是算无遗漏啊!”

  侥幸活下来的那个人颤声道:“那我……那我呢?”

  “你?你和他们一样,你自己想必也想到了,少爷根本没指望你们能够杀得了雷叔,雷叔达到化近期的武学大师境界,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你们几个给杀了啊,所以少爷真实目的,也不过是你们几个能够拖延住雷叔片刻罢了,哪怕几秒钟时间,就足以让所有人都粉身碎骨,化为灰烬。”

  “好……好狠。”

  章泽单笑道:“至于现在,为了保守住这个秘密,不被任何人知道,你也该死了……。”

  叶天明,机关算尽,一箭双雕!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29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