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180章 逼婚?

第180章 逼婚?

  刘可心并没有注意到萧兵吞咽口水,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甜蜜的笑道:“其实,每个人都在寻找幸福,幸福就在我们身边。这种微风轻轻的吹在手心上,那种微凉的感觉,你觉得舒服么?如果舒服的话,这就是一种幸福啊。”

  萧兵了头道:“其实,你的对。”

  “其实,有些时候我们总是想要忙着工作,忙着赚钱,忙着事业,我们真的忽视了身边的这些看起来仿佛随时都可以得到,却又是最宝贵的东西。有些时候我就感觉,每天早晨起来出门呼吸一口新鲜空气,这是多么幸福的感觉啊。每天去菜市场,和卖菜的阿姨们砍价,听着她们和你侃家常,那是多么幸福的感觉啊。”

  “每天坐在车里,看着熟悉的树木、高楼大厦都从眼前掠过,那是多么幸福的滋味啊。”

  “幸福有些时候就是懂得享受,享受每天所拥有的这一切就足够了,所以啊,我有最爱我的爸妈,我有每天能够互相砍价的菜市场阿姨们,我有那些关心我在乎我的朋友,我有眼睛能够看到大自然的美丽,我能够感受到大自然带来的春夏秋冬,我一直都感觉自己活的好幸福的。”

  刘可心开心的笑了。

  萧兵听得心里面有些震撼,或许,自己真的是一直以来都将心里的弦给绷得太紧了,以至于忽略掉了许多生活中最宝贵的东西,甚至都忘记了什么叫做享受。

  两个人坐在这里,彼此聊着时候的轻松快乐,萧兵虽然生活在孤儿院里面,可是他的童年并没有缺少快乐的记忆,孤儿院里面的朋友们,他们相亲相爱,彼此互相玩闹,留下了太多美好的记忆。

  萧兵起身准备送刘可心回家了,在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刘可心对萧兵摆了摆手,甜甜的笑道:“真的不进去了?那拜拜。”

  “拜拜。”萧兵一脸微笑的道,一直到刘可心打开了家门,他才从楼上走下去,开车离开了区。

  刘可心回到家里,父母笑容满面的让她坐下话,刘可心心中犯了嘀咕,fnfnfnfn,◇.c︾o过还是只好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坐在她妈妈旁边,拉着她妈妈胳膊,娇声道:“妈,干嘛啊?有什么话非要现在的啊,人家都困死了。”

  刘母拍着刘可心的手,一脸慈祥的笑道:“孩子啊,一身酒味,喝酒了啊?”

  刘可心有些不好意思道:“少喝了一。”

  “恩,你这孩子可是很少喝酒的,可是心里高兴?”

  “恩。”刘可心重重了头,一脸开心的道,“今天单位六十周年庆典晚会,我上台表演,表演的很成功。”

  刘母笑道:“就只是因为晚会上的表演?我家可心在工作方面一直都很努力,表现的好是理所当然的啊,得到表扬也是应该的,,是不是应该谈恋爱了?”

  对面坐着的威严的父亲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的道:“恋爱了就把人家带到家里来,别总让人家每天送你到家,连个屋都不让进,咱们老刘家没有那么多的规矩,也不能那么不懂得人情来往。”

  刘可心跺了跺脚,气咻咻道:“又是这事,你们在什么啊,人家现在还年轻呢,可没有过谈恋爱的心思。不听你们胡八道了,我可回房间里睡觉了。”

  刘可心站起来,刚刚走到房间门口,刘母笑眯眯道:“哦,没恋爱啊,那也行,我之前和你的那个事,你还记得么?”

  “那个事?什么事?”刘可心的心里暗道不好,装作一脸迷惑的问道。

  “我和你爸当初下乡的时候认得一位好朋友,当初人家对咱家还有恩,若不是因为人家通过关系,我和你爸可能还没办法返城,咱们一家可能还在下乡待着,当初我们就已经过了,如果以后两家生的都是儿子或者女儿,那就当做兄弟或者姐妹,如果一儿一女的话,正好结为亲家。”

  “结果前一段时间你父亲去省城开会,恰好碰到了当年的那个知己好友,他现在已经算是有名的权贵,本来咱家也没贪图过对方家世,所以也不好去提,却没想到对方竟然主动提起,还他家生下的是一儿一女,无论咱家是儿子还是女儿,都可以结为亲家了。”

  “你爸自然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不过却也不是那种传统死板的人,所以当时也了,这件事情一定是要尊重当年承诺的,不过也要先回来问问你是否已经有对象了,他家也在那边等着。所以如果你现在有男朋友了,也好回绝人家,若是暂时还没有合适的人选,那也不妨安排你们见上两面,彼此熟悉熟悉,他家儿子的家世、品行都错不了。”

  刘可心娇嗔道:“妈,真的不急,我还很呢!”

  刘父脸色一沉,却没有刘母那么好话,语气很是威严:“不了,更何况只是处对象而已,又没让你现在结婚。这件事情,我回头就和你余伯父一声,让他安排一下你们两个孩子什么时候见面吧,没有你余伯父,就没有咱们刘家的今天,你父亲我就算是有再多的文化也无用武之地,更何况人家的家世来,还是咱们高攀了,咱们可不能没了良心。”

  “没有良心?”刘可心的眼睛红了,“你们长辈们的事情,凭什么算到我们做孩子的身上?凭什么拿我们做孩子的终身大事当儿戏啊,反正我就是不见,就是不见。”

  刘可心着,哭着回了房间,趴在床上哭了起来,她从就乖巧懂事,家人都很宠爱她,却从来没有人会强迫她做任何事,第一次受了委屈,难免心里难受。

  刘父阴沉着脸回到房间,刘母也回到房间,将房门关上,然后略带埋怨的道:“孩子她爸,你这怎么回事,不是好了么,感情的事情不能为难孩子,这件事情你自己想办法推脱。”

  “我又不是不知道。”刘父一脸为难的叹了口气道,“可是你也知道当年他们余家对咱们的恩情有多大,如果对方不提也就罢了,既然对方提了,咱们怎么也不能就这么敷衍过去。其实这也是当年的一笔糊涂账,当初一身书生气,喝醉酒了许下了这样荒唐的诺言,不过余家也是一言九鼎的主,凭借余家的地位,他的儿子还缺少女人么?之所以还记得当年的事,就是因为言而有信。”

  “可是你也知道咱家女儿的脾气,别看他平日里么乖巧听话,可是对于这种父母主导的恋爱,她是很抵触的,基本不会妥协。”

  “我也知道,所以如果她现在已经有男朋友了,那我也就能铁了心了,哪怕是言而无信了,但是为了自己的女儿,我也认了,可是她没有啊,这两天送他回来的那个子,咱家女儿也了,他俩就是普通朋友关系。”

  刘母摇了摇头,道:“你觉得像是普通朋友么?我觉得不像。这样好了,我陪女儿去聊聊,如果确定下来她真的有了相中的对象了,那就不为难她,否则的话,就让他们两边先见见面好了。”

  “我也是这个意思,那你去聊聊吧,你是孩子的妈,她能听你的。”

  刘母从他们的房间里走出来,来到女儿刘可心的闺房外,轻轻敲了敲房门,房间里还传出轻轻的哭泣声,刘母有些心疼,宝贝女儿可一直都是他们夫妻俩的宝贝疙瘩,从没让受到过半委屈,而刘可心却丝毫不像是被娇惯出来的样子,从到大,也没有任何地方让他俩感觉不满意,尤其是品质方面,更是出淤泥而不染。

  刘可心还有些抽噎着,声音里似乎有些怨气:“谁啊,我躺下了。”

  刘母柔声道:“是我啊,开开门,我进去话。”

  “我……我躺下了。”

  刘母失笑道:“你躺下了怕什么,不是还没睡么,连你妈妈都不能进去啦?”

  刘可心犹豫了一下,然后道:“好吧,你等我一下,我给你开门。”

  刘可心在里面磨蹭了一下,估计是在擦眼泪之类的,然后走过来给刘母打开了房门,房门打开,刘母向着刘可心身后的床上看了一眼,床上湿了一大片,再看自己的女儿,眼泪虽然擦干了,眼睛却红红的。

  刘母一把拉起刘可心的手,关好房门,微笑着走了进去:“怎么了,生你爸妈的气了?”

  刘可心倔强的道:“没有。”

  嘴里没有,可实际上却是一脸的委屈。

  刘母能不了解自己的女儿么,立刻拉着自己的女儿坐了下来,笑着道:“行了,你还生你爸妈的气了?”

  刘可心委屈的又要流眼泪了,嘟着嘴道:“你们欺负我。”

  刘母笑道:“可是你爸爸的性格,你还不了解么,他是一辈子的学究了,平日里面在自己学生的面前都总是一板一眼的,特备严厉,就算是在我的面前,都少露笑脸,可是从到大,比我还宠着你啊,怎么能让你受了半委屈呢。”

  “那我……那我父亲怎么就让我和他……他的那个下乡认识的朋友的儿子,做男女朋友呢?”着,刘可心又不由得哭了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3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