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236章 唐雪艳

第236章 唐雪艳

  萧兵没有想到叶希和刘可心之间的关系相处的这么融洽,虽然自己已经告诉叶子了,自己和刘可心就只是普通好朋友的关系,不过一般女孩子的嫉妒心理,萧兵还是了解的,看到叶希能够如此给自己面子,萧兵也感觉很是感动。

  刘可心因为是在医院里上班,所以很快就出去忙碌了,苏也被萧兵给劝回家,病房里就只剩下萧兵和叶希两个人。

  叶希坐在萧兵的床边,撅着嘴道:“好啦,你的两个情人都走了,你也好好的睡一觉吧。”

  萧兵苦笑道:“什么我的情人……她们都是我的朋友,你不也知道么。”

  “哼,好吧,对了,高飞刚刚单独要和你什么啊?”

  萧兵的语气中流露出了几分凝重:“他想要带麦琪走,这件事情要比我想象中严重的多,他和麦琪绝对不是一般的人啊……。”

  诸葛江南此时正在和毒狐对弈,在诸葛府里,诸葛江南现在闭门不出,每天除了下棋、练字以外,每天最多就是和下人们或者来那个徒弟话,毒狐虽然已经投靠萧兵,却并没有立刻离开尚阳市,这也是他聪明的地方,他算准了龙霸的为人是不会为难诸葛府的,所以他认定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于是哪里也不去,也没去江城,还是留了下来,并且帮助萧兵打探情报。

  毒狐往日里面一直都跟随在诸葛江南身边,除了学习诸葛江南的智谋策略以外,其他什么也不做,却在投靠萧兵之后的短短几天时间里就收买或者交好了好几个龙霸手里的人,凭借他的机关算计,几乎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探查到关于龙霸身边的所有秘密。

  诸葛江南在围棋方面的早已却是早已经出神入化,即使是他的两个徒弟也都不是他的对手,放下一子之后,诸葛江南抬头看看毒狐,问道:“你就认定了萧兵有机会赢的了龙家?你要知道,严打之风很快就会过去,到了那个时候,龙家的势力对江子候和萧兵来就是碾压。”

  毒狐语气平静道:“ffff,≧.co≯到最后一子,就分不出胜负。更何况黑省与龙霸之前所征服的其他两省不一样,黑省更有凝聚力,毕竟拥有江子候这种有影响力的枭雄,还有萧兵这种让人捉摸不透的人物,想要摆平却也没有那么容易。这件事情目前看起来,应该算是六、四开吧,龙霸的胜机可以达到六成。”

  诸葛江南问道:“如果你为龙霸出谋划策,你会怎么做?”

  “很简单,派出死士暗杀萧兵。”

  “杀萧兵?”诸葛江南摇了摇头道:“萧兵能够单枪匹马过来杀死了章鱼和毒娘子,除非龙霸亲至,其他人想要杀萧兵,恐怕是没有多大把握。”

  “当然,死士必死无疑,萧兵是杀不死的。”

  诸葛江南的眼中光芒闪烁,眼中露出几分凌厉,问道:“你的意思是,离间计?”

  毒狐语气平静,却如同利箭一般,箭箭穿心:“事先将一些蛛丝马迹让死士放在身上,死士一死,必然从他身上寻求线索,然后利用这些线索来指向江子候。萧兵身边高手太多,对江子候产生了威胁,江子候因此而派人去对付萧兵,无论萧兵信与不信,这种事情是解释不清楚的,心中肯定会产生怀疑,两个人之间会产生嫌隙,然后再用一些手段,哪怕不让这两个人自相残杀,肯定也能够让他们失去彼此的信任,到时候逐个击破,岂不是最好的?”

  诸葛江南了头,感慨道:“江子候与萧兵之间毕竟和龙家情况不同,龙家里面,龙霸拥有绝对话语权,每一个人都对他言听计从,而江子候和萧兵却如同两只野兽,放进去一块肉,就不难不让他们二人互相撕咬起来。这的确是一个办法,如此一来,几乎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逐个击破了。”

  毒狐叹息道:“这个计策自然是瞒不过师傅了,而且师傅肯定也想的出来,可惜了,龙霸这个人刚愎自用,竟然对师傅产生了怀疑,否则的话想要凭借现有的力量灭掉黑省地下势力,岂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龙霸这是自取灭亡。”

  而在江城,江子候刚刚从车上走下来,宫本信义自始至终都寸步不离的站在他的身后,再侯王府的旁边的墙角处,一个浑身破破烂烂的白裙少女蹲在墙角瑟瑟发抖,她的白色裙子上面全部都是污迹,脏兮兮的,她的头发是散落着的,将脸都给遮挡住了。

  江子候看着少女那柔弱的身体,心中竟然难得的动了几分恻隐,迈步走了过去,半蹲了下来,问道:“你为什么蹲在这里?”

  从见到这个少女之后,宫本信义的眼睛就一直盯在她的身上,宫本信义为了侯爷的安全,会怀疑每一个侯爷身边出现的任何人,所以江子候这几年来从未出现过任何的危险,宫本信义就如同一个狩猎者,每一个对侯爷有危险的野兽,都会被他毫不留情的在第一时间给宰杀。

  少女抬起了头来,一张脏兮兮的脸,几乎看不清楚她的本来面目,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她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慌张,尤其是在她感受到了宫本信义的凌厉的目光之后,她整个人就犹如受惊的兔子一般,慌忙抱住了肩膀,身体更是颤抖的厉害了。

  “你别害怕,他不是坏人。你家在哪里?你为什么会蹲在这里啊?我让人把你送回去吧。”

  江子候的声音很温柔,面对着这个足可以当他的女儿的少女,他的心里面竟然冒出了几分从来未曾拥有过的怜爱。

  少女摇了摇头,江子候好奇的问道:“你不知道家在哪么?那你叫什么名字?我在警局有认识人,也可以帮你查查。”

  “我……我不知道……我不想回家,我也想不起来我是谁了,我头好疼……。”

  江子候诧异道:“那你怎么会蹲在这里呢?”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个少女似乎就只是会我不知道了。

  江子候了头,叹息了一声,站起身来,向着侯府门口的方向招了招手,府里的两个下人慌忙跑了出来。

  “唉,你们把她给带进府里吧,出去买两套换洗的衣服,让人给她安排一个好的房间住下来,如果她想要离开了,随时都可以离开。”

  少女站起来了,看着江子候,眼神心翼翼的。

  “放心好了,我不是好人,不过对你没有恶意。”

  侯爷看起来像是一个很慈善的长者,但是实际上他能够达到今天这个地位,他的手里沾染了无数人的鲜血,犯过了无数的罪恶,脚下不知道有多少因他而死的尸骨。

  但是你也不能他是一个坏人,他只是一个为了一个目标而不惜一切代价的人,这种人没有好坏之分,这种人叫做枭雄。

  只要是人就都会有善良的一面,无论他是一个奸雄、枭雄、英雄,起码他都是一个人。

  少女用那双看起来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怯意的大眼睛看着江子候,了头,跟着那两个下人走进了诸葛府里,她已经没地方可去了,更何况侯爷看起来真的对他没有丝毫的歹意。

  在少女走进侯王府的那一刻,他听到那个年龄足以做他父亲的长辈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雪艳……唐雪艳。”

  唐雪艳……侯爷的身体一个激灵,然后了头,虽然少女背对着他,根本就看不到他头:“我知道了,你进去吧。好好的洗一洗,换一身新衣服,然后让下人带你来见我。”

  唐雪艳走进去了,江子候站在原地,沉默了好久,仿佛陷入到了回忆之中,最后他深深叹了口气,他的身后的宫本信义忽然充满好奇的问道:“侯爷,你似乎对这个女孩子很不一样?”

  “没什么。”侯爷的话也是有些言不由衷,“走吧,回府,回去之后你也好好休息休息。”

  “嗯。”

  见到侯爷不,宫本信义也不再问,但是他总是感觉那个少女的出现会给这个侯王府带来很不一样的风波,也不知道究竟是好是坏,那种不安的感觉甚至让他忍不住的拔剑直接去刺进唐雪艳的心脏,即使对方只是一个楚楚可怜的女子。

  宫本信义跟着侯爷走进了侯王府内,侯爷忽然道:“宫本。”

  “侯爷。”

  “我感觉你似乎不是很喜欢这个唐雪艳。”

  “是。”宫本信义道,“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我能够感受到几分不安。”

  “嗯,记得不要对她出手……不过你可以试探试探她会不会功夫。”

  “我懂了。”宫本信义答应了一声,忽然问道,“如果她真的会武功,我该怎么办?”

  “放她离开!”

  听到侯爷这斩钉截铁的四个字,宫本信义呆了一下。

  侯爷的眼中流露出几分追忆的感觉,深深叹了口气:“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时候会做一些看起来并不明智的事情,就像是一个人永远都无法违背发自内心的真实情感。好了,你去休息吧。”

  宫本信义的眼中露出了几分迷茫,不过并没有多想什么,侯王府是绝对安全的,在将侯爷送进大厅之后,他转身先离开了。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3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