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239章 侯爷将死

第239章 侯爷将死

  萧兵与高飞两个人没事一起探讨武学,两个人都有所受益,但是总体而言仍旧是高飞受益更多,萧兵现在想要突破已经不是武学境界方面的事情了,而是体内力量的原始积累,毕竟萧兵的境界早就已经跨越到了打破虚空的程度,甚至比当初被封印的时期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算一算时间,距离张一指所的可以解开封印的时候也只差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而已了,萧兵之所以敢让高飞留下来,就是为了赌一赌,赌在一个月之内佛门的人不会第二次的找到这里,只要能够拖延到自己体内力量解封之后,即使是佛门之人前来,萧兵也就有了几分把握。

  至于龙家那边,也同样如此,萧兵只要实力恢复如初,也就是龙家彻底败落之时。

  时间,接下来所需要的也仅仅是时间,可是等待是最让人不安的,因为等待往往意味着命运此时此刻正交托于别人的手里。

  侯王府,江子侯居然正和唐雪艳在餐厅里面喝酒,江子侯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喝过酒了,因为他是枭雄,他要做枭雄做的事情,所以必须要随时都让自己的头脑保持清醒,即使是喝酒也要少饮两口,但是他今天却喝得不少,他不知道唐雪艳为什么会喝的这么多,或许是心情不好吧,唐雪艳想喝,他就陪着她一起喝。

  两个人都有些醉了,唐雪艳在用着醉眼看着他,侯爷问道:“你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蚂蚁搬家呢。”

  “哦?你看着我,心里面想的却是蚂蚁搬家?我这个老头子现在连几只蚂蚁都比不上了么?”

  唐雪艳晃了晃脑袋,道:“不是的,我想的是那天我的话,我羡慕蚂蚁们的自由,每只蚂蚁都在做相同的事情,他们所做的都是最基本的,为了彼此的生活。可是人类却不同,我们人在许多时候都是为了野心,甚至因为野心,还要做许多违背自己内心的事情。”

  侯爷叹了口气,眼睛有些湿润,道:“所以,人活着,各有各的难处,各有各的痛楚,只是我们为了能够让自己相应的得到自由,相应的能够把握住自己的命运,只有不断的往上爬,只有不断的将别人给踩在脚底下。”

  唐雪艳嗯了一声,然后看着侯爷,问道:“子侯,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是因为通过我想到了其他的女人么?”

  “是。”当看到唐雪艳那忧郁的目光之后,他又道,“却也不是。”

  唐雪艳摇头笑道:“我不太信。”

  “我的是真的。”侯爷此时已经有些醉了,“你和她确实是很像,哦,简直是太像了,起码有七八分的相像,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你的脸上虽然脏兮兮的,完全看不清楚模样,我却忍不住把你当成了她的本人。”

  “她是你什么人?”

  “她叫蒋琴,我年轻的时候爱的一个女人。”

  “她现在呢?”

  “已经死了。”

  即使是喝醉了,可是提到这个女人,侯爷还是不想继续深入这个话题了,而是转而聊起了唐雪艳:“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真的以为你就是她,甚至你在我这里住的接下来几天,我也都将你们当成了一个人,我也知道,这是我自己的不切实际的幻想,可是后来我渐渐的发现了,你和她是不一样的,她要更安静,而你却慢慢的变得活泼了起来,或许这才是你的天性。”

  “可是你并没赶我走。”

  “因为我觉得,你也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我不想赶走你。我了,我要让你留在这里,做侯府的公主,我就一定到做到。”

  唐雪艳的眼睛有些红了,她站了起来,过去搀扶侯爷:“子侯,我送你回房间休息吧。”

  “好,回去休息……。”

  唐雪艳搀扶着侯爷回了房间,一边走,侯爷一边还不停的着:“以前我的酒量不是这么差的,可能今天是高兴,太高兴了……。”

  唐雪艳扶着侯爷回到了房间,扶着侯爷在床上躺了下来,侯爷的房间里面插满了花,这些花全部都是唐雪艳送给侯爷的,五颜六色的各种花,每一朵侯爷都在好好的保存着。

  整个屋子里面弥漫着浓郁的香味。

  将侯爷扶着在床上躺了下来之后,唐雪艳退了出去,很快又走了回来,手里仍旧捧着几朵鲜花,走到侯爷的床前之后,犹豫了半天,才将花朵在侯爷的枕头旁放了下去,然后静悄悄的退出了侯爷的房间。

  唐雪艳坐在房间里面,一个晚上都没有睡,一直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眼神里面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第二天早晨,侯爷并没有如往常一样的起早打太极,一直到了快中午十钟的时候,院子里面忽然乱作一团,有人大声的喊道:“侯爷不行了……快去叫慕爷!去叫宫本先生。”

  在房间里面听到这些喊声的唐雪艳的眼睛里面有泪水缓缓滴落了下来,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我答应你,我要做这个府邸里的公主,永远都不会离开这里。”

  这个时候宫本信义忽然跑到了唐雪艳的窗外,平日里总是一副安静样子的宫本信义此时竟然也忍不住失态的吼了出来:“你出来,侯爷要见你!”

  唐雪艳擦干净了眼泪,从房间里面走了出去,等到她走出房间之后,宫本信义看着她,重重的了头,道:“我看你了,真没想到啊……你杀人不用刀,那些花朵都是安全的,可是凑到一起之后,香味就是有毒的,是么?”

  唐雪艳没有回答宫本信义,只是静静的向着侯爷的房间走去,在走到侯爷的房间门口之后,她还停下来整理起了衣服和头发,宫本信义冷笑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做这些干什么?”

  “就算是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也救不了子侯了,我想在这个时候,我应该让子侯看到我最美丽的样子,即使是他走了,我也不能让他带着遗憾离去。”

  宫本信义冷笑,宫本信义已经跟随侯爷太久太久了,他跟随在侯爷最大的作用就是保护侯爷的人生安全,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没让人伤害到侯爷的半根毫毛,没想到却栽在一个丫头的手上了。

  等到唐雪艳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一群医生正在里面手忙脚乱的忙着,一个个一头大汗,侯爷躺在床上,脸色乌紫,摆了摆手,笑道:“你们都出去吧,我能够感受到,我已经不行了,给我和雪艳一时间。”

  这些医生一个个慌忙退了出去,他们确实是无能为力了,生怕侯爷恼羞成怒之下会要了他们的性命,等到一个个离开房间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侯爷道:“宫本,你在外面守着,不要让人进来。”

  宫本信义犹豫了一下,不过想到侯爷已经是不行了,于是叹了一声,留在了外面。

  房门关上,唐雪艳和侯爷四目相对,侯爷笑道:“傻孩子,你还哭了么?舍不得看到我死?”

  唐雪艳问道:“你恨我么?”

  “我不恨。”侯爷笑道,“这个世界上,死在我手里的人简直是数不胜数了,我早晚都会有这个报应,早就已经有所准备了,我恨你做什么?雪艳,你是龙家派来的么?”

  “恩。”唐雪艳道,“一年前我的父母都被龙霸抓了起来,龙霸开始逼迫我开始学习关于植物方面的毒学,他的手下还有人专门让我模仿你最爱的蒋姐。”

  “从一年前就开始布局了。”侯爷笑道,“我想错了龙霸,我一直认为他是古代项羽的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之辈,没想到他竟然如此深的算计,不仅我,所有人都想错他了。”

  侯爷看着唐雪艳,道:“不过我现在不关心那些了,输了就是输了,不管最后北三省是谁的,总之我是先输给了龙霸一阵,我现在只想和你好好的话,想要临死之前多看你两眼。你坐过来行吗。”

  唐雪艳在侯爷的旁边坐了下来,侯爷将唐雪艳的手给抓进了手心里,心疼的道:“龙霸真是畜生,竟然逼迫你做这件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我今天一定会中毒而死了吧?”

  唐雪艳叹息道:“这些花朵全都不是有毒的,否则早就会被你们发现了,可是这些种类放在一起就会变成一种慢性.毒药,若是再配上昨天我放在你枕边的那捧鲜花,那就只剧毒了。平时大家很少出没在你房间,还没多大事情,你每天晚上睡觉在这个房间,此时已经毒入膏肓。”

  侯爷笑道:“我已经感到我马上就不行了,所以这个不用你,你既然知道我今天就不行了,为什么不趁着昨晚就逃走呢?府邸不可能有人拦着你的。”

  “我不想走。”

  “为什么?”

  唐雪艳温柔的看着侯爷,微笑着道:“因为我想完成你生前的一个愿望,永远做你侯王府的公主啊……。”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30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