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251章 哪怕两败俱伤!

第251章 哪怕两败俱伤!

  他们三人很容易的自行挑选到了自己的对手,首先是高飞与白发一起走了,然后宫本信义指着那个亨利,对北道:“那个用剑的人交给我了。”

  “好。”北自始至终都脸上洋溢着阳光的笑容,“那个黑鬼就有我来解决了。”

  亨利看了看自己的同伴,耸了耸肩膀,哈哈大笑道:“看没看见,他们这是要把咱们当成食物来分配呢。”

  图雷硬邦邦的道:“那你怎么样?”

  亨利的眼神之中寒光闪烁,之前他一直都是嬉皮笑脸的模样,四处调侃,可是此时此刻,他眼中射出的光芒却犹如剑芒一般的锋利,直透人心。

  北看在眼里,竟然觉得那种目光仿佛化为了一道剑气窜入自己体内,身体不由自主的血气运转一周天,这才化解了这股力量,这个看起来总嬉皮笑脸的欧洲男人的实力果然不可觑,绝对不在自己之下。

  北现在的实力是丹劲中期,以他的年龄能够达到这种境界,算得上是一个难得一遇的天才了,而在龙牙这个天才汇聚的地方,北的实力也不算是弱手了,却没想到佛门中随便来几个人就都是这种级别的强者,甚至眼前这两个人的实力在佛门之中还不算是最尖的,最尖的是包括白发在内的佛门八将。

  想到眼前这两个人的实力就如此之强,而他们两个在那个白发面前明显还带着敬畏,白发的实力该何等之强啊?北忽然为高飞有些担心了起来。

  亨利的语气也如同目光一样的犀利:“那就把他们杀了好了。”

  亨利完之后,整个人化为了一道剑芒,直奔宫本信义而去,宫本信义并未主动迎击,而是不断的向着远处逃窜,似乎是有意的拉开距离,让这场打斗分为三个战场,一个是高飞与白发,一个是北与图雷,最后一个是宫本信义和亨利。

  亨利追了半天,在后面冷哼了一声,道:“距离够远了,你也不用再跑了吧,你不就是想要痛痛快快的打杀一场么。”

  宫本信义停了●●●●,♂.co︾来,面无表情的看向亨利。

  “想不到你们侯王府里的高手如此众多,原本听你们都是地下世界,以为是地下世界的一群乌合之众呢。魔使一个,你一个,刚刚的叫做北的那个子一个,还有被我们白发将军打飞了的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子一个,你们的先天高手竟然达到四个了,可惜了,一夜之间要死这么多的先天高手。”

  “确实是可惜。”宫本信义看着亨利,淡淡的道。

  两个人如同两把锋利的宝剑一般,四目相对了起来,宫本信义跟随侯爷多年以来,还从来未曾真真正正的拿出过自己的全部实力,因为他不需要,因为没有什么人值得他全力以赴,而今天,他终于算是遇到了一个真正有挑战有威胁的对手了,甚至这个对手还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生命。

  宫本信义拿起了手中的宝剑,一只手握住剑柄,一只手握住剑鞘,冷冷道:“在下宫本信义。”

  “r国人?”亨利左手持剑,冷笑道:“也难怪如此,像是你们这些地下世界中人,往往达到了化劲期就觉得已经算是最尖高手了,踏入到先天境界,更是目空一切了。却哪里知道,像你们这样的人,我们杀过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这个世界上也有太多真正可怕的人是你们没有见识过的了。”

  “佛门八将先不,你可知道我那个黑人朋友,他以前杀过多少人?”

  宫本信义一脸平静的摇了摇头。

  “五千人以上……。”

  宫本信义的心中一紧,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确实,在现代这个社会,即使是两个国家发生战争,通常也不会死这么多的人,杀了五千多人,几乎相当于一场灭绝人心的大屠杀了。

  亨利冷冷笑道:“没错,那就是一场屠杀。他是非洲中人,和一个双胞胎兄弟在一个部落里效力,刽子手一样的存在,在他们的国家,他的名字就是魔鬼。他们的部落因为他的存在开始变得逐渐强大起来,不断的蚕食着周围的其他部落,后来引起了恐慌,其他部落甚至那个非洲国都感到害怕了。他们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们用大笔大笔的黄金去找部落首领商量,要购买图雷的弟弟的脑袋!”

  “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那笔钱的数额实在是太庞大了,那个弱肉强食的社会里面的许多人都是贪婪的。”

  宫本信义问道:“所以?”

  “所以,图雷兄弟俩就被出卖了,图雷如魔鬼一般的可怕,可是他的弟弟的实力却稍弱一些,在将图雷给支开的情况下,他们又给图雷的弟弟下了迷药,然后以几十个高手为代价,割掉了他弟弟的脑袋。等到图雷知道了这件事情,他将他们整个部落的一千多人,全都给杀死了,一个不留,将那个部落族长的皮肤给一一的剥落了下来,然后身上倒满糖浆,让蚂蚁将他给活活的咬死。”

  宫本信义的脑海里面想到了刚刚的那个不苟言笑的黑人男人,想不到竟然是一个如此残忍变态的人,即使是宫本信义也杀过人,心中却也禁不住的有些发寒。

  “后来,他又将那个国的国王杀了,同时又杀死了几千人,成为了全世.界通缉的s级别通缉犯,甚至引起了国外的多个国家的特种部队前去缉捕,他这才逃离了非洲,被佛公子收到了麾下。”

  亨利眼睛里面闪烁着有些戏谑的光芒:“你觉得,这样的一个男人,你的那个朋友杀得死么?我倒是很好奇,你的朋友是如何被图雷一一的剥掉身上的皮的。”

  宫本信义心中一乱,稍微分神,忽然之间身体感受到了如坠寒冬一般的无比冰冷的寒意,亨利已经一瞬间到了宫本信义面前,剑锋更是直接贴近宫本信义的心脏,宫本信义整个人瞬间向着旁边腾挪飞去,长剑直透他的身体,拔出之后,带出一地鲜血。

  亨利舔了舔长剑上面的鲜血,眼中流露出冷血的光芒,冷笑道:“真没想到战斗结束的这么快,实在是让我太感到无趣了。”

  亨利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宫本信义,嘲弄的道:“你知道你们和我们这些人相差的最悬殊的是什么吗?战斗经验和心理素质,也就是,哪怕是你们实力与我相仿,也必死无疑。想我亨利亲手杀死了我的六个亲兄弟姐妹,早就已经变得无情无义,你们这些俗人如何能够和我们相提并论?”

  “算了,我该看一看他们那边的打的怎么样了,白发大人那边的战斗插不进手,我去看看黑鬼那边,正好帮他把那个人给快解决掉,然后杀了其他人之后,带着公主走人。”

  亨利忽然听到身后响起细微的声音,转过身之后,却见到一身白衣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宫本信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仍旧是左手持剑柄,右手抓剑鞘,一脸冷峻的看着亨利。

  亨利明明记得自己当时一剑刺穿宫本信义的心脏,眼见宫本信义虽然身上被染红了鲜血,可是却仍旧好好的站在那里,不由得大吃一惊。

  宫本信义用大拇指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然后重新抓住剑柄,眼神充满平静的看着亨利,淡淡道:“你没杀死我,因为你太看了我,你本身就是趁我心神乱了之际趁人而为,却又在大意之下没有上来补上两剑,若非你刚才罢手,我现在恐怕已经必死无疑了。你觉得我应该心脏被刺穿,实际上我在最后关头躲过了致命部位,只是贯穿了我的偏侧胸口,虽然伤势不轻,却还要不了我的命。”

  “那又如何。”亨利不屑的笑道,“我现在照样来要你的命!”

  宫本信义与亨利的实力相仿,同样是丹劲中期,可是宫本信义虽然躲开了身体的重要部位,但是胸口仍旧是被长剑贯穿,一个人的胸口被剑给贯穿,哪怕是当时不死,若是失血过多仍旧是会丢掉性命的,而且高手之间过招,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就如同刚刚宫本信义只是稍微的一个失神,就被亨利给占得了先机,而现在宫本信义失血不少,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远远不如巅峰,却面对着一个实力不在自己巅峰时期之下的对手,该如何一战?

  在宫本信义陷入死亡危机的时候,北和图雷也准备开打了,图雷本身就是一个冷血无情之人,话也不多,北的话也同样不多,两个人互相盯着彼此,都在寻找着对方的破绽,忽然图雷动了,北也动了。

  而在两个人战斗到了一起之后,北才开始发现,图雷的实力竟然还在自己之上,北是丹劲中期,而图雷竟然已经达到了丹劲巅峰,距离罡劲也仅有一步距离!

  两个人不断的进攻着,不断的碰撞着,北的身体要比黑鬼图雷上几号,可是他去自始至终都没有退缩,进攻,进攻,不断的进攻;碰撞,碰撞,不断的碰撞。

  他身体里的血液都开始燃烧,他的眼神都因为兴奋而闪闪发亮,这一切不是因为别人,就是因为萧兵。

  因为萧兵刚刚被白发给伤到了,他要将那股怒火,全部都发泄到图雷的身上。

  无论谁赢谁输,哪怕是牺牲掉自己的生命,他也要弄个两败俱伤!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3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