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252章 小北的危机

第252章 小北的危机

  宫本信义,白衣如雪,可是衣服已经被染红,就像是苍茫的大雪山被染上了鲜血一样。

  他的面色冷峻,伤口处还在汩汩流血,他却丝毫都视若无睹。

  亨利哼了一声,他的对手已经受伤,一个人在受伤的时候就难免虚弱,虚弱的时候,精气神和体力都会下降,亨利自然不会给宫本信义一丝一毫的喘息之机,在亨利这种杀人无数的人的眼中,此时此刻自然是绝好的机会。

  趁他病,要他命!

  所以亨利没有继续等待,而是选择了主动进攻,两个人全部都使剑,他刚刚伤了宫本信义是偷袭,而这时候却真正的使出了看家本领,长剑出鞘之后,如同一张网一般,无数的剑影将宫本信义给包围了起来,这完全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亨利的长剑已经快到了不可思议。

  宫本信义的面色平静,开始往后退去,他后退,亨利就疯狂的进攻,有一句话叫做久守必失,亨利相信在百招之内,一定可以不付出任何代价就将宫本信义给杀死,按照宫本信义现在的状态,他完全不需要冒任何的风险就可以将宫本信义给杀死,哪怕是耗也足以将对方给耗死了。

  亨利疯狂的进攻让宫本信义就犹如波涛骇浪之中的一叶扁舟一般,仿佛随时都会沉入海底。

  亨利的眼中闪烁着残忍之色,大笑道:“你还手啊,你不是一个剑客么,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拔出手中的剑?难道你害怕了么?胆怯了么?不敢出剑了么?让我来看看你的剑锋究竟是长得什么样子的。”

  宫本信义衣炔飘飘,艰难的在躲闪着,却仍旧没有出剑,只是他的面色冷峻,额头上的汗珠一滴一滴的也开始滴落了下来。

  就在一大滴汗珠就要滑落到宫本信义的眼角上的时候,亨利观察入微,心中暗道好机会,宫本信义却已经长剑出鞘,他的剑太快,快到了不可思议,因为长剑刚刚拔出,就已经抵达了亨利的咽喉,普天之下,谁还能够躲过他的快剑?

  “我的剑不是用来看的,是用来杀人的。”

  10↑10↑10↑10↑,■.

  噗的一声,长剑直接贯穿了亨利的喉咙,亨利的眼珠子几乎要瞪了出来,张大了嘴巴,嘴巴里面咯咯直响,却已经无法出话,他的那不敢置信的眼神仿佛是在问,怎么可能这样,我怎么会输给你?

  任谁也不可能想清楚这一,明明宫本信义的实力就和他相差无几,两个人全都是丹劲中期,可是他明明已经重伤了宫本信义,在他看来,现在无论是耗下去或者是一招决胜负,宫本信义都没有生还的道理啊,可是事实上却是宫本信义只是出了那么一剑,就已经要了他的性命,甚至他都未曾看清楚宫本信义的剑锋是长得什么样的,因为在贯穿他的喉咙之后,宫本信义的剑就已经收回剑鞘之中。

  亨利的尸体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宫本信义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汗如雨下,甚至他的两条腿都已经有些站立不稳,在不停的颤抖着,看着亨利的尸体,他的语气竟然还能够保持平静:“你肯定想不明白为什么我能杀了你?你的心里并不服气。你的对,你有比我更加丰富的杀人经验,甚至你为了杀人可以卑鄙的去偷袭,无所不用其极。可是你不是一个真正的剑客,佩剑在你的手中只是一柄杀人工具而已,对于你来,无所谓是剑或者是刀,哪怕是枪,如何杀了这个人才是你的目的。”

  “你既然都不爱自己的剑,又如何能够修炼成至高无上的剑法?你的宝剑又如何能够和你保持默契?”

  “我能够赢了你,并不是我比你强,只是因为我是剑客,你是凶手,仅此而已。”

  宫本信义完之后,就噗通一声的坐在了地上,他刚刚的太多太多了,但是亨利就连一句话也不可能听得到,因为亨利已死。

  就像是宫本信义所想的一样,亨利至死恐怕都想不明白,一个在他眼里明明应该实力和他半斤八两的人,而且这个人还受伤了,为什么能够杀得了他?

  就像是宫本信义自己所的一样,杀人杀的太多了,以至于亨利都忘记了自己是一个纯粹的剑客,他的杀人手段是在宫本信义之上,但是他的剑道却永远都不可能达到宫本信义的层次了。

  因为宫本信义是一个最纯粹的剑客。

  宫本信义躺在地上,不停的喘着粗气,之前洞穿胸口的伤势真的很严重,再加上他最后的那一剑已经是集中了全身的精气神等力量,可以是抽空了他身体里面的所有的力量,所以此时此刻,他就连站都很难站得起来。

  而北和图雷两个人仍旧在不停的疯狂对攻着。

  北的实力不如图雷,正常来他的情况是应该比宫本信义更加凶险的,因为他的实力与宫本信义在伯仲之间,可是亨利并不比他们强,图雷却比他们强出了太多。

  丹劲中期和丹劲巅峰,仿佛只是一个台阶的跨越,可是实际上其中却相差的很遥远遥远了。

  而就在这种情况之下,北却凭借着疯狂的愤怒,在和图雷的对攻大战之中不落下风。

  两个人的拳头都犹如雨一般,正常人若是凭借肉眼已经捕捉不到了踪影,几乎一瞬之间就会有十多拳疯狂的打了出去,北每承受图雷的一拳,都会感受到身体仿佛就要破碎了一般的疼痛,这个图雷的力量实在是太强悍。

  而萧兵每次打中图雷一拳,图雷也感到相当惊讶,没有想到这个实力不如自己的人竟然会爆发出如此可怕的力量,而且这个侯王府里面竟然会有如此多的高手。

  终于,两个人分开了十多米远的距离,全都停了下来,北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图雷也是感到呼吸不匀,双眼警惕的看着北。

  “你是一个实力很强的年轻人。”图雷语气平静的道,“很值得我敬佩。”

  北没有回答。

  “在你死了之后,我会永远记住你的名字,北。”

  北没有回答他,只是脸上重新洋溢出了他的招牌似得灿烂的微笑。

  图雷看着北,问道:“你为什么还要笑?难道你以为你不会死?你赢得了我?”

  北看着图雷,道:“既然还活着,当然就要笑,这是我队长以前对我过的话。”

  “你队长是谁?”

  “兵哥,就是被白发给打飞的那个男人。”

  “原来是他。”图雷微皱着眉头,道,“他的实力似乎并不如你。”

  “有些事情不是要看表面的。”北道,“就比如现在的这种情况,你的实力比我强,所以你就觉得能杀了我,实际上谁杀谁还是不一定的事情你。”

  图雷微微弯下了腰,就犹如一只野兽马上就要扑杀猎物一样,他的眼神也给人那种可怕的感觉:“你这个人很有意思,做为尊重,我会让你少一痛苦,争取简单干脆的夺走你的性命。”

  北也弯下腰,道:“来吧。”

  突然之间,北的心中一紧,图雷已经犹如猎豹一般的猛扑了过来,迅猛的让北吃了一惊。

  北迅速上前,手掌如刀一般,手起刀落,向着图雷扑了过去。

  图雷猛扑上来,却以极其惊险的角度躲过了北的这一掌,几乎是擦着手掌而过,然后图雷的拳头直接打在了北的鼻子上面,北的鼻子鲜血直流,人也向后倒飞而去。

  图雷却是根本不给北丝毫的喘息之机,北人在半空之中,却感受到无数的拳头和脚就犹如雨一般的落在他的身上,他人在半空之中都根本就落不下来。

  他的胸口被打断了肋骨,他的巴被踢破了,他的脸上被狠狠的击中了一拳,当北落下来的时候,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处没受伤,多处的骨头破碎,甚至连右腿都跟着被打骨折了,而且满身都是鲜血,样子凄惨无比。

  图雷站在了北的面前,实力的差距加上战斗经验方面的差距,导致北在爆发出全部实力的图雷面前都压根就没有还手之力,要知道,图雷可是从生活在全世界最为混乱的非洲地带,在那里帮着部落杀过太多太多的人,里面有普通的老百姓,还有非洲的雇佣兵,还有杀手,有政府官员,有土匪强盗,他杀过的人太多太多了,等到最后,整个部落又全都被他给屠杀了。

  他的一双手早就已经沾满了鲜血,他的脚下已经踩了无数的幽魂。

  图雷和亨利不同,亨利的经验和心理素质都远远的不如图雷,实力自然更与图雷没有办法相比,而他们两个这一次遇到的对手的实力却是一样的,所以这就注定了他们两边所不同的结果。

  图雷活动了活动手腕,居高临下的看着北,缓缓道:“我这个人话算数,向来都是到就会做到,刚刚既然已经过不会让你遭罪了,那你最好就别动,现在就让我痛痛快快的将你杀死了吧,也好让你少受到一折磨。”

  完之后,图雷的手向着北的咽喉处掐去,就在他弯腰伸出手的时候,北整个人却好像有弹簧一般的弹跳了起来,一拳直接向着图雷的心窝打去。

  图雷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光芒,迅速向后猛退,在未能直接杀死北的同时,北的那一击也算是打了个空。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3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