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275章 惊心动魄

第275章 惊心动魄

  张金库,他父亲给他取了这么一个名字,本来是想要让他能够一辈子衣食无忧,却没想到他竟然变成了一个胖墩,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吃。

  当龙霸给他打电话让他去汇合的时候,他还在酒楼里面大吃大喝,满嘴是油,根本就没将龙霸的话给当回事。

  一直到吃过了之后,他一拍桌子,结账!

  这才算是起身走人。

  出了酒楼之后,张金库就犯了嘀咕了,听今天晚上革新街举办美食街,自己究竟是该去美食节呢,还是去见龙霸呢?

  龙霸想要逃走,他当然也是知道,不过龙霸走了之后,再想要弄出今天的这种格局,恐怕就是难上加难了,之前国家是并未对龙霸加以重视,而现在一旦被国家盯上了,恐怕龙霸就算是功夫再强,无论在哪也定然都难以安身立命。

  既然是这样,张金库还和龙霸混些什么。

  张金库刚刚出了酒楼,就见到对面黑暗之处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让人汗毛直立。

  即使是张金库这种尖高手都有一种对方很危险的感觉,不过他也不畏惧,竟然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然后大大咧咧的问道:“你是要杀我的人?”

  黑暗之中的那个人的浑身上下都被黑袍裹在里面,完全看不清楚他究竟长什么样,只能够听出他发出的声音如同乌鸦一般的沙哑,还带有几分不祥之意:“是。所以……你是自己自杀,还是让我杀你?”

  张金库上上下下打量着对方,可是仍旧只能够看到对方一双充满了不祥的眼睛,张金库大大咧咧的笑道:“我既然过来了,我就没怕。”

  “很好。”乌鸦笑了,笑声能够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张金库也笑了,咧嘴笑道:“因为我是过来投降的。”

  “投降?”乌鸦有些惊异。

  “是,我跟着龙霸本来就是为了不愁吃喝,既然龙霸都败了,我还跟着他这个丧家之犬做什么?我是要投降的,带我去见你们兵哥。”

  ↗↗↗↗,¤.c△obr />

  “兵哥未必想要见你,似你这种背信弃义的人,还是死了的好。”

  张金库咧嘴笑道:“那也未必,鸡鸣狗盗之人都有他们的用武之地,更何况像我这种即将突破到先天境界的尖高手了。兵哥既然敢接侯爷的这个位置,又岂能没有容人之量?”

  乌鸦显然没有想到张金库竟然能出这样的一番大道理出来,他细细的想了起来,最终还是决定将这件事情交给萧兵来定夺,于是他阴恻恻的道:“很好,不过你现在要自封穴道,然后和我离开这里。”

  “好。”张金库竟然到做到,直接伸出手指拍在他的穴道之上,暂时抑制住了他的一身力量,然后看着乌鸦,咧嘴笑道:“现在你能放心了么?”

  乌鸦看着张金库,了头:“我倒真是瞧了你。”

  完之后,转身就向着胡同里面走去。

  张金库晃晃悠悠的跟在后面,就像是一团肉球似的,在后面问道:“我们要去哪?”

  “到了就知道。”

  “有肉吃么?”

  “有!”

  张金库想要吃肉,萧兵想要走出阵法,若是他之前还能够稳如泰山的在里面睡大觉的话,此时却是整个人高度紧张了。

  随着太阳渐渐落下,一个昼夜的二十四时都已经将要过去,渐渐地到了傍晚,海面却再也平静不下来,大海的波浪是一浪高过一浪。

  在萧兵的记忆中,此时已经过去了一个晚上和一个白天,晚上的时候自己是在森林里,而一个白天则是被困在了海面上,甚至不断拍来的海浪让他只能够牢牢的抓紧脚下的木板,随着浪花而此起彼伏,别躺下睡觉,就是一天的干渴都已经让他的嘴唇有些干裂,身体异常的疲惫起来了。

  这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

  萧兵就记着自己当初在非洲之行任务,有一次遇到高手将自己这些人给困在巨石阵中,那是萧兵第一次遇到会摆阵法的对手,记得当时龙牙中的几个队员感觉有趣,在里面乱跑乱撞,就是走不出去,不过那个阵法自然是拦不住他们这些人,靠着蛮力就轻而易举的冲了出去。

  所以在当时,萧兵只是觉得阵法这个东西很有趣很奇妙,却并不觉得有如何的强大,直到这一次遇到韩化滨才算是明白,阵法的可怕之处并不次于功夫,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萧兵不断的提醒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幻的,可是那种海风吹过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那种喉咙干咳、嘴唇干裂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那种被烈日暴晒之后的头昏目眩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无论在强大的强者,与大自然相比都是如此微的。

  萧兵紧紧的抓着脚下的木板,哪怕是浪掀的再高,他也不让木板离开他的脚下,眼看自己是如此的狼狈,萧兵自嘲的笑了笑道:“想不到我萧兵出道这么久,竟然被你这个老家伙玩弄于股掌之中。”

  萧兵竖起了耳朵,本来以为那个老家伙会得意的些什么,即使是什么也不,起码得意的哼哼两声也行啊,萧兵已经并不指望通过老家伙的声音能够判断出对方的具体位置,但是最起码能够让自己得到一些心理安慰,让自己能够想到,眼前这个一切都是假的,全都是幻觉,什么口渴,什么嘴唇干裂,什么脑袋晕乎乎的,都他妈的是假的。

  可是呢,周围别是那个老家伙的声音,无论是什么声音全都没有,自己的自言自语出去了,可是却感觉如此的空旷,一切的一切都在证明,这确确实实就身处大海之上,即使是当初在非洲的那一次,也不过就是一个迷阵而已啊,并没改变了周围的环境,为什么……。

  萧兵的眼中流露出震撼的光芒,忽然盘膝坐了下来,对于周围的惊涛骇浪都不管不顾。

  萧兵经受了走不出去的森林,经受了大海的惊涛骇浪,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可是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的韩化滨却知道,这些只不过是五六分钟,而且周围什么都没有改变,森林没有,大海没有,狂风没有,只有萧兵静静的坐在那里,脸上的表情不停的变换。

  萧兵从最开始的淡定,一直到后来的惊讶、不敢置信、痛苦、疲惫,一直到绝望。

  这就是这个阵法的厉害,即使是几分钟的时间,却让你感觉仿佛已经度过了一天一夜,精神饱受折磨。

  想一想,若是一个人在大海之上十天半个月都没有食物,没有水,每天要忍受着饥渴,忍受着狂风烈日,在惊涛骇浪之下提心吊胆度日,甚至连夜晚都不敢合眼,否则随时都有可能被一个浪花给拍到海底。

  任何一个人在这种非人的折磨之下,精神都会陷入崩溃,而在这个阵法之中,萧兵承受十天半个月这种痛苦的折磨,直到精神彻底的崩溃甚至分裂,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最多也就是一个时而已。

  这就是这个阵法的可怕之处。

  韩化滨相信,无论这个萧兵的心理承受能力有多么的强大,最多半个时的时间,萧兵就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精神病了,或者是变成白痴。

  可是,萧兵竟然盘膝坐在那里闭上了眼睛,人也变得平静了起来。

  怎么可能,难道他已经将自己的布置给破掉了?不可能的,若是真的破掉了,他为什么还要坐在那里,为什么不过来找自己拼命呢?

  实际上萧兵现在还能够感受到狂风、惊涛骇浪,还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不时的被海浪给掀翻出去,还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肚子饿的咕咕直叫,能够感受到自己口干舌燥,用不了几天,就算是不饿死,恐怕也要渴死了。

  可是萧兵却毫不在乎,他很怕死,但是他却不在乎。

  又是一个惊涛骇浪拍来了,萧兵竟然高高跃起,然后整个人跳进了大海之中。

  没错,萧兵竟然不顾一切的弃掉了唯一的救生的木板,然后跳入了大海之中。

  置之死地而后生,萧兵被海水呛到了,然后海水就顺着萧兵的口鼻灌了进去,海面开始咕咚咕咚的冒起了泡泡,萧兵的脸上却流露出了解脱的笑意。

  萧兵想到了叶子,想到了苏佩雅,想到了孤儿院里面的阿姨和朋友们,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个童年,陪着伙伴们一同的玩耍,每天追着孤儿院的阿姨们要糖吃,萧兵又想到了苏和刘可心……。

  自己是要死了么?不是都一个人在临死之前就会想到那些有的没的么。

  在茅草屋门口的韩化滨看不到萧兵跳海,看不到萧兵被海水吞没,因为那一切本来就都是虚幻的,他只能够看到萧兵的脸上的解脱的笑意,在这一刻,韩化滨紧张的向前踏出了一步,眼睛眯缝的看着萧兵。

  在他的印象之中,百分之九十九露出这种解脱的人,都是将要永永远远都会陷入到幻想之中无法出来的了,无论是什么人都叫不醒,永远的沉睡下去。

  而这个人呢……。

  “卧槽!”韩化滨吃惊的大叫了一声。

  萧兵醒了!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31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