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489章 即将血流成河

第489章 即将血流成河

  听说他要当新的门主,刘震笑嘻嘻的没什么变化,墨龙面色没有丝毫变化,他的人就如同手里的那把刀一样,沉着、冷静、甚至你完全无法看透他在想些什么,等你真正想要看穿他的时候,他可能已经一刀直接插进你的心脏。

  墨龙没直截了当的出声反对,这让血狼放心了不少,墨龙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墨龙的实力已经处于突破边缘了,相比之下他也是对自己最有威胁的人。

  血狼接着看向了醉陀螺,醉陀螺咕咚咕咚的朝着嘴里灌酒,看到血狼看向自己,嘿嘿冷笑了两声,骂道:“他娘的,龙公子还没说不当这个门主呢,你们就全都造反了?” &a;nbs》>小说 p;刘恨水咯咯笑道:“醉陀螺,你别太放肆了,别忘记了,在这里血狼才是真正的最强者,龙公子就算是回来也不适合当这个门主了,我也提议让血狼当新任门主!”

  醉陀螺的禅杖哗啦啦的晃动了一下,指着刘恨水的鼻子骂道:“洒家最听不惯的就是你这个娘娘腔的声音,别在洒家的耳边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你娘的!”

  刘恨水的笑容僵住,眼神泛起冷光。

  血狼语气平静的说道:“其他人是什么看法?”

  杰克这时候也发声了:“我不同意,龙门本来就是龙公子创建的,别人不能说取而代之就取而代之,现在什么事情不要讲规矩?我建议现在立刻去找门主回来主持大局,除非门主同意,否则其他人不能随便做主。”

  血狼又问道:“还有其他人么?”

  墨龙手里拿着长刀,忽然静静的走到了一边,盘膝坐了下来,语气冰冷的道:“你们先解决,告诉我结果就行了。”

  刘震嘻嘻一笑,就在大家都以为他要和墨龙做出同样选择的时候,他忽然说道:“你们说门主和华夏的关系……难道除了杰克以外,你们就都不是华夏人么?”

  刘恨水的脸色一变,提醒道:“刘震,你可要清楚现在的形势。”

  “我当然很清楚,门主对我有恩,提点我武功,执行任务期间还救过我的性命……哎呦,刘恨水,门主好像也救过你这个娘娘腔的性命吧?我刘震虽然平时吊儿郎当的,不过也是一个有良心的汉子,现在是不是就要开打了?”

  醉陀螺和杰克的精神一振,醉陀螺哈哈大笑道:“不错不错,洒家平时就欣赏你这小子,果然没让洒家失望,等打完了这一场,洒家请你吃肉喝酒摸女人去!”

  血狼看着他们几个,叹了口气,道:“你们可是要做好选择,现在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如果不同意,你们是没办法活着从这里走出去的……杰克,你是一个例外,你是一个很有用的人,我会把你活着抓起来,慢慢的让你明白我是一个更优秀的门主。”

  杰克冷笑道:“你们华夏人不是最讲究忠义么?我们国人都懂得什么叫做义气,你们竟然不懂……血狼,老雷和佩雅是不是就是你给害死的?”

  杰克这话提醒了大家,醉陀螺和刘震也立刻反应了过来,醉陀螺的眼中闪烁着杀气,问道:“杰克说的是真的?”

  血狼冷哼了一声,道:“良禽择木而栖,他们对龙公子太忠诚了,不识抬举而已!”

  醉陀螺嘴里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忽然举起禅杖就哗啦啦的砸向了血狼,嘴里大声吼道:“老雷是洒家兄弟,洒家替你超脱!”

  醉陀螺的禅杖如疯魔一般,席卷而去,一股狂暴的气息让整个房屋都跟着震荡了起来,少林绝学,疯魔禅杖,名不虚传!

  若是换做一年之前,面对着醉陀螺的如此狂暴的一击,血狼恐怕还不敢怠慢,而现在他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了打破虚空,打破虚空与钢筋巅峰之间有着天壤之别,却见他的拳头随随便便的轰了出去,拳头与禅杖撞击之后,轰的一声,血狼微微向后退了半步,醉陀螺却是直接倒飞出去,撞碎了大门,飞到了外面,落在地上之后又向后滑行了几米远,这才停了下来。

  墨龙的眼睛一亮,喃喃自语道:“打破虚空,名不虚传。”

  刘震和杰克的实力在众人之中最弱,两个人背靠背站在了一起,血狼身上的气息暴涨,打破虚空的气势完全的飙升了出来,恐怖的压力让大殿内的众多高手都感觉有点呼吸急促,血狼的双眼如同狼一样的眼神,看着刘震,嘴里说道:“从今天开始,刘震和醉陀螺就要在这个世界上除名了,龙门八将成员也正式改写,墨龙、刘恨水、杰克、野老、司徒空、森田野,空余的两个人选,以后我会补上……刘恨水、野老、司徒空、森田野,你们摆平掉这几个不识时务的吧,记住了,杰克留下!”

  这些人的目光向着刚刚走进大厅的醉陀螺和并靠在一起的刘震和杰克看去。

  他们正要动手,忽然轰隆隆一声,房子上方破了一块大洞,萧兵、宫本信义和小北从上面跳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见到萧兵突然出现,杰克一脸惊喜的道:“门主,你来了!”

  醉陀螺哈哈大笑道:“这回可有的打了。”

  刘震也是露出了一脸笑嘻嘻的样子。

  至于对方的人,血狼脸上面无表情,坐在地上的墨龙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波澜,尤其是在看到萧兵之后,眼中露出了几分激动之色,而其他的人,一个个都露出了一脸的敬畏。

  萧兵身上气息顺势全都绽放出来,他的眼睛里只有对面的一个血狼,在场之人,唯独血狼能够给他带了几分威胁,除此以外,再无挑战。

  两个人的眼中迸发出激烈的火花。

  血狼有些失望的道:“你还是来了,你不该来的。”

  “我还是来了。”萧兵傲然笑道,“我不可能让跟随我这么久的兄弟,全都栽在你的手里,血狼,你已经回不了头了。”

  “是啊,我已经回不了头了。”血狼道,“你本来应该继续安静的过着你的日子,过好你的小生活,和你的女人每天高高兴兴的生活在一起,为什么还要回来搅局呢?”

  萧兵的眼神咄咄逼人,问道:“那你要先问一下自己,你为什么要害死佩雅?害死老雷?害死这些并肩作战好几年的兄弟!”

  血狼语气平静的道:“人总是要死的,早死或者晚死的区别而已。做大事的,哪来那么多妇人之仁。”

  萧兵深深吸了口气:“可是他们都是我的兄弟,你勾结佛门,将他们都给害死,这笔账,今天是一定要算了……我等了一年,这一年多来,我无时无刻都记得苏佩雅当初死在我怀里的样子,我知道龙门里是出现了叛徒,我甚至想到了是你,可是我不敢去想……当年我为了创建龙门,不惜和首长们闹僵,发生矛盾,最后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在我看来,一入龙门皆兄弟,兄弟之间的背叛是最不可饶恕的。”

  杰克有些激动的道:“血狼,你勾结佛门,是被佛公子给收买了么?”

  “他收买我?”血狼冷哼了一声,一脸不屑的道,“只是相互利诱罢了,本来你们若是跟随我,我在坐上龙门之位之后,立刻就带你们铲除掉佛门,别人都说龙门和佛门是暗黑界的并列的两大势力,一山难容二虎,在我的眼里,有佛门没我,有我没佛门,这也是必然的。等到铲除了佛门之后,整个暗黑世界,我们就是绝对的王者,到了那个时候,这个世界还不是我们说了算的?”

  “现在这里在场的人,哪一个人没有受到这个世界的伤害?包括口口声声自称华夏人,自称要报效国家的龙公子,你难道不是受到过伤害?当初你为了龙牙立下过多少功劳,可是最后国家是怎么对待你的?你这个愚昧的人。”

  萧兵语气平静的道:“道不同不相与谋。”

  “我知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我不会强迫你,你现在离开这里,我也放他们几个不愿意跟随我的人离去,从此以后你们和龙门再无瓜葛,你也可以安安静静的去过你的小日子,你觉得怎么样?”

  萧兵笑道:“你放过我……你觉得我会放过你?”

  萧兵叹息道:“佩雅的死,容不得我忘记……我在佩雅的坟前发过誓,必须要用叛徒的首级来祭奠他,除了佩雅以外,还有我的老雷兄弟……如果你们不死,你觉得他们的在天之灵能够得到安息?至于佛门,早晚我也必然会去铲除,不为了一山难容二虎,就为了我们龙门弟兄的在天之灵得到瞑目!”

  “看样子是非打不可了。”血狼叹息了一声,将手指放在唇边,吹了个口哨,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总共八个陌生的高手从外面闯了进来,这些人的实力都没有达到罡劲期,不过也都达到了先天境界的丹劲。

  血狼淡淡的道:“门主……曾经的门主……难道你觉得我这一次就没有任何的准备?”

  萧兵有些感慨:“看样子今天这里要血流成河。”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3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