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523章 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第523章 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第二天早晨,鲁屠冥从床上爬起来。{[ 中?((〈文 <( 〕.

  这个鲁屠冥的年龄大概有五十余岁了,身材很瘦,剃着光头,眼神看起来就很奸诈狠毒,下巴上留着山羊胡子,他看起来本身是一个凶残可怕之辈,但是从长相上来看,他有一个地方却是更容易吸引到人的,起码是让人过目不忘的,就是这个鲁屠冥竟然没有鼻子。

  没错,这个光头瘦子竟然鼻子被人给割下去了,没有鼻子,不过如此一来,却也让他给人的感觉更加的诡异可怕而且狰狞。

  鲁屠冥坐起来之后,看了一眼躺在自己旁边的媳妇,那个妖艳女子自然也有自己的名字,名字叫做马嫆,她心里面怨恨鲁屠冥对着她在外面勾三搭四,实际上她又何尝是一个正经女人呢,从当初挑唆鲁屠冥杀死自己的老婆就能够看的出来,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算是鲁屠冥对她真的好,她没准哪天也会红杏出墙去寻求刺激。

  鲁屠冥实际上对于马嫆这个女人也不太放心,而且他这人的性子残暴,属于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那种类型,这是没有抓到什么证据,如果真的有证据证明马嫆出轨了,估计就算是马嫆帮他生了一个孩子,马嫆也是性命不保。

  鲁屠冥起床,马嫆也睁开眼睛了,她今天早晨的眼睛全都是黑眼圈,明显昨天没有睡好。

  而这时候外面忽然有个下人开始敲门了,一边敲门一边道:“大哥,刚刚有人让我把一样东西交到你手里。”

  鲁屠冥不喜欢别人叫自己主人,也不喜欢别人叫自己老板,所以府邸里面的人多数都是叫他大哥,不过他这个大哥当的可真是不怎么样,稍不顺他的心思,他可能就会直接打断对方一条腿。

  鲁屠冥不耐烦的道:“进来吧。”

  一个身材不高的下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点头哈腰的道:“没打扰大哥休息吧,只是刚刚那人说的很清楚,必须要立刻就交到大哥的手里,说是很重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那个下人的手里拿着的是一个小纸盒子,鲁屠冥招了招手,下人手里拿着那个很小的小纸盒走了过去。

  鲁屠冥将东西给接到手里,然后将外面的绳子给拆开,打开小盒子一看,里面竟然装着的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优盘,鲁屠冥有些迷惑了:“这是怎么回事?”

  显然他实在是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送他优盘呢。

  马嫆在旁边道:“可能是谁没事的恶作剧吧,不用去管。”

  鲁屠冥轻轻的嗯了一声,不过还是走到了电脑前,在椅子上坐下来,给电脑开机了,等了一会儿,鲁屠冥将优盘插进机箱里面,弹出了一个文件夹,里面有一个语音文件。

  鲁屠冥摸了摸头:“他奶奶的,这还是一个语音呢,谁是要和我说话还是怎么的?”

  马嫆想起来萧兵,忽然心中感到不安起来。

  不过她却不敢开口不让鲁屠冥去点开语音文件,害怕引起鲁屠冥的怀疑,她的心里面在默默祈祷。

  鲁屠冥点了下去,电脑的音响里面很快传出来了声音,男女呻吟喘气的声音,鲁屠冥直接愣住了,那个下人也直接愣住了,这个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那个下人的目光简直就是不由自主的就落在了马嫆的身上。

  鲁屠冥的脸色变得特别的难看,马嫆吓得浑身抖,而语音文件里面紧接着不仅仅是有呻吟,还伴随着说话的声音。

  那声音里面的我要我要之类的,一听就知道是马嫆和张玮的声音。

  啪的一声,键盘被鲁屠冥给拍碎了。

  马嫆吓得浑身上下瑟瑟抖,都快要哭了出来,颤声道:“老公……我……有人陷害我的……。”

  “陷害你?”鲁屠冥狞笑道,“一起过了这么多年,我难道连你的声音都听不出来?”

  鲁屠冥转过头看向了那个有些呆的下人,爆喝道:“给我滚!”

  那个下人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同时松了一口气,有句话叫做家丑不可外扬,他还真怕一不小心就把命给丢在这里了。

  鲁屠冥一步一步的走到床前,马嫆瑟瑟抖,惊恐的看着鲁屠冥,道:“你不能……你不能杀我,我还为你生了一个孩子呢。”

  鲁屠冥笑道:“好,为了孩子,我不杀你。”

  鲁屠冥摸了摸他的光头,然后狞笑着道:“但是你必须要在今天晚上之前,你必须把那个奸夫给杀死,否则我还是会要你的命的。”

  “好,我……我杀。”

  马嫆的心里面全都是恨意,对鲁屠冥的恨意,不过像她这种女人,什么事情都要最先想着自己的利益,给她一个这样的选择,她是不会给你其他的答案的。

  鲁屠冥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大笑着,一边从房间里面走了出去,他的笑声里面带着疯狂,带着愤怒,这一辈子只有他玩弄别人,没有别人敢背叛他,所以他现在的怒火正在心中燃烧着。

  萧兵之前用手机没敢拍照,害怕闪光灯会惊动了苟且的两个人,所以就是偷偷用手机将声音给录了下来,正好今天给派上了用场。

  对于这些狗男女们,萧兵不会直接动手就杀,而是要用手段将他们一个一个的一点点的给玩死。

  马嫆在床上了好久的呆,最后她下床,走进浴室里面,冲了个热水澡,将一身的冷汗都给冲洗干净了,然后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还是软着的。

  她坐在床上,定了定神,稍微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她开始在床头柜里面翻找了起来,最后找出来了一个小药瓶,这个药瓶里面装着的是剧毒的药,之前她见鲁屠冥对别人用过,几乎是用上了就绝对没救的。

  张玮不管怎么说也是一个武者,她一点功夫都没有,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女人,自然只能够智取,为了自己的性命,只好拿张玮开刀了。

  至于将事情告诉给张玮,然后让张玮帮自己鱼死网破,她是连想都不敢去想,她实在是太了解自己这个老公了,凭借张玮的那点本事,随随便便的就会被鲁屠冥给玩死。

  马嫆镇定了一会儿之后,给张玮打了个电话,张玮那边有些慌张的问道:“没出什么事吧?”

  马嫆故作镇定的娇嗔道:“你还是个大老爷们呢,怎么就吓成这个样子,能出什么事?”

  张玮松了口气,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昨天害怕了一个晚上,你说说昨晚的那个人也没敲诈咱们钱,还问了那么多,他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马嫆心里面暗暗苦笑,人家是要把咱们玩死呗,反正现在你不死,我肯定就要死了。

  马嫆在心里面叹息了一声,然后对张玮说道:“你到我这里来吧,好好的陪陪我。”

  张玮吓了一大跳,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嫂,你不要命啦?”

  “现在你大哥不在,他出去办事了。”

  “那也不行……大嫂,你就别玩我了好不好?咱们以后就不要联系了,我害怕,我现在真的怕了。这万一被大哥知道,我小命不保啊。求你了,大嫂,咱们就当做以前什么都没生过,以后再也不要联系了好不好?”

  马嫆的语气一冷,冷冷道:“你以前的本事哪里去了?当初上我床的时候想什么了的?”

  “大嫂,真不行……算了吧……我们真的不能继续下去了,否则非出人命不可啊!”

  马嫆的语气一缓,叹了口气,幽幽说道:“我知道你害怕,行,我也体谅你。不过你今天必须要过来……你大哥不在家,你就尽管放心好了。你今天过来好好陪我一会儿,我就以后再也不找你了,以后你和我就是纯粹的兄弟和大嫂,以前的事情全都忘了,你说怎么样?”

  张玮在那边开始犹豫了。

  马嫆的语气一变,继续说道:“我现在心里面害怕的要命,在这种时候如果你都不肯来陪我一会儿,那我觉得我也就没有必要顾忌什么感情了,干脆鱼死网破吧。你说说,我和你大哥都有了一个孩子,如果我告诉你大哥咱俩的事情,你大哥是会杀你还是杀我啊?”

  张玮的声音颤抖的厉害,牙齿都开始打架了,颤声道:“大嫂……你别……你别这样……我过去,我现在过去还不行么……那大嫂,以后咱们之间就在没关系了?”

  “哼,你个没良心的人。唉,就像是你说的,为你好也是为了我好,以后咱们之间就再也没什么关系了。”

  “那好,那我现在就过去,大嫂,你等着我啊……。”

  两个人挂断了电话,马嫆的眼神一变,流露出了几分恶毒,心中暗暗想到,张玮啊张玮,以前我只不过也把你当做一个心情不好的时候寻求刺激的玩物,本来我们还可以继续下去,各取所需,可是现在鲁屠冥那个王八蛋什么都知道了,如果你不死,那最后就是我要死了,这些可全都怪不了我啊,是你自己命中该绝的……。

  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3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