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524章 张玮之死

第524章 张玮之死

  张玮来到门口之后,正要推门进去,忽然一想不对,万一碰巧鲁屠冥回来了呢,于是故意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敲了敲门,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哥,大哥在屋么?”

  马嫆娇嗔的声音传了出来:“你大哥没在家,屋里就只有你一个大嫂。>>〉.>”

  张玮长松了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却见到马嫆此时此刻正躺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不过被子只遮挡住了臀部到腰部的位置,一双修长的美腿还露在外面,胸部位置也是半遮半掩。

  张玮吞咽了一口口水,急忙关上了房门,压低了声音焦急的道:“大嫂,你这是干什么?万一我大哥回来了,该怎么办?”

  马嫆白了张玮一眼,一脸鄙视的道:“就你这个样子,还像是一个男人么?哼,你大哥不知道出去哪里风流快活了,今晚都不一定回来,我和你说,今天你如果不陪好我,休想让我放手。今天如果陪好我了……从此以后,你是你大哥的兄弟,我就是你的大嫂,除此以外,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张玮咬了咬牙,问道:“我大哥今天真的不会回来?”

  “放心好了。”马嫆娇哼道,“看你这点胆子,如果我不是百分百确定,我敢让你过来?”

  张玮稍微松了口气,紧接着目光就开始火辣辣的盯着马嫆的身体上上下下的看起来了,当初她就是被马嫆这一副风骚入骨的样子给吸引住,这才宁可背叛了大哥,最后仍旧爬上了嫂子的床。

  张玮的目光仿佛要钻进马嫆的肉里面了,没办法,这个马嫆本身就是一副狐狸精的样子,身上都带着骚气,一方面让男人忍不住的要去意淫,另外一方面又会让男人有一种想法,那就是你尽管的去借机她,绝对有办法爬上她的床,因为她足够.骚,长得就是一副红杏出墙的模样。

  所以这样的女人,往往会有不少男人惦记上,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男人叫做鲁屠冥的话,估计她早就已经变成公交车了。

  张玮吞咽着口水,走到床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马嫆的脚丫,顺着向上摸去,光滑洁白的大腿,翘翘的……。

  啪的一声,马嫆将张玮的手给拍了下去,白了他一眼,娇嗔道:“没洗澡呢,快点去浴室里面洗个澡。”

  “好……好好……。”

  张玮吞咽着口水,只觉得嗓子都快要冒烟了,此时哪里还有那么多的顾忌,只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张玮走进浴室之后,马嫆立刻下床,找出一瓶红酒以及两个高脚杯,将那小瓶药洒在了其中一个高脚杯里面,然后将红酒倒满,又拿起杯子摇晃了一下,然后又将另外一个没有下药的杯子的红酒倒满。

  这时候在院子里面,一个扎着两条辫子的十多岁的小女孩子哼着小曲,正走向鲁屠冥的房子,鲁屠冥忽然挡在了她的前面,小女孩子看到鲁屠冥之后,叫道:“爸爸,你怎么在院子里站着?”

  “随便走走。”鲁屠冥语气平淡的道,“你妈妈在房间里睡着了,你先回自己的房间里休息吧。”

  “哦。”小女孩答应了一声,撅着小嘴又重新往回走,为了方便一些,再加上这个府邸也比较大,所以鲁屠冥和马嫆住在一个房子里,他们的女儿住在旁边的另外一个房子里。

  小女孩子对鲁屠冥一般都不太敢反驳,在鲁屠冥的面前,她总觉得害怕,可能是严厉的原因。

  鲁屠冥让女儿回去之后,他看向自己的房门口,眼睛里面闪烁着冷冷的残忍光芒。

  张玮在里面洗完澡了,想到今天是和马嫆最后一次,他的心里面还真的有一点失落,不得不说,这个风骚的马嫆确实是挺让男人上瘾的,不过仔细的想一想,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总要比丢了性命要强,今天看样子要好好的爽一爽了。

  张玮出来之后,过去一把将马嫆搂在了怀里,某位置恰好顶在马嫆的臀部,马嫆吃吃笑道:“你这偷腥的猫啊,某个地方又开始不安分了。”

  张玮喘着粗重的呼吸声,说道:“这还不是因为你太美了么,每一次在你的面前,我都把持不住我自己,多么希望你不是我大嫂啊……。”

  马嫆娇声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只要能够和你逍遥快活一次,甚至要了我的命也都值得了,不过我不能够让你置于危险境地啊!”

  马嫆的眼中闪过一道狠厉的光芒,柔媚的笑道:“听到你这么说,我的心里面太高兴了,来,咱们也别着急,先喝一杯酒助助兴吧,这也算是……散伙酒。”

  马嫆推开张玮搂着她的手,然后走过去将两个酒杯拿起来,里面下了毒的酒递给了张玮,另外一杯酒自己留下来了。

  马嫆媚笑着举起酒杯,说道:“来吧,我们来干杯,喝了这一杯酒之后,我们就算是两清了,今天过后,你和我再也没有什么特殊关系。”

  接过酒杯,听到马嫆这么说,张玮还犹豫了起来。

  马嫆第一个将酒杯中的酒给一饮而尽了,然后媚眼如丝的看着张玮,道:“该你了。”

  张玮看着酒杯,叹了口气:“唉,好……好吧,喝完了这杯酒之后,今天过去了,你就只是我大嫂了。”

  张玮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看到张玮将毒酒给喝进肚子里了,马嫆的眼睛里面闪过了一抹得意和恶毒之色。

  张玮张开双臂走向马嫆,说道:“来吧,我现在好好陪陪你。”

  马嫆一步一步向后退去,她走路的姿势很优美,或者说是很媚,风骚入骨,简直就是要了人的命。

  张玮的鼻孔里面开始流鼻血了,眼睛通红的看着马嫆,他看也不看的就用手擦了擦黑色的鼻血,充满**和爱慕的看着马嫆,道:“你看看,大嫂,你太美了,我都情不自禁流鼻血了……。”

  “是么。”马嫆在笑着,不过笑的有些奇怪。

  张玮用手擦了好几遍,现鼻血怎么一直都流个不停,等他低下头看到自己手上的鲜血的颜色,他呆住了,紧接着眼睛里面流露出了惊恐之色,他的肚子开始疯狂的绞痛起来,嘴里也开始流血,还有耳朵……七窍流血。

  张玮噗通一声的跪倒在地上,用手死死的捂着肚子,出惨叫,然后栽倒在地,他一边打滚,一边看着站在他前面的马嫆,不甘心的说道:“大嫂……你……你给我下毒了。”

  “是啊。”马嫆娇滴滴的说道,“你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所以我就满足你啊。”

  “你……为什么……我什么爱慕你,你为什么……你好狠。”

  “唉,别怪我啊,要怪就只能够怪你不争气,你不是鲁屠冥的对手,如果你有本事杀了他,我当然就是跟你了,不可能跟他了……。可惜啊,我没本事杀死他,这种毒他只要闻一下,他就能够现,他可比你聪明多了,而且你也没本事杀死他……那就只能够你死了。“

  “我……我……。”张玮的嘴里不停的吐着黑血,身体佝偻着,开始抽搐。

  马嫆叹了口气道:“我没想过要杀你,这都是鲁屠冥逼我的,他现了咱俩的事情,昨晚那个人给捅出去的……他说了,如果你不死,那就只能够我死。既然你说牡丹花下死也没有什么,那你干脆就为了我死,成全了我吧!”

  张玮的眼中流露出了几分释然之色,渐渐地,他的眼睛里面也开始流淌着鲜血,而他的身体则再也不会动弹了,他死了。

  马嫆噗通一声的坐在了床上,身体也有些抖,这种凄惨的场面,无论她多么的心狠,她毕竟是一个女人。

  而鲁屠冥恰好推开门走了进来,鲁屠冥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这个人是跟随了他好多年的兄弟,现在在府邸里面的地位算是仅次于鲁屠冥,一直对他忠心耿耿,可是既然背叛了,那就该死,鲁屠冥看着这具尸体就如同看着一条死猫死狗一样,一点都没有同情之色。

  “现在……现在好了吧?我已经杀了他了。”马嫆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将头给埋在两条腿中间,隐隐的有些抖,眼睛里面除了恐惧以外,还有几分恨意。

  鲁屠冥笑道:“挺好的,你做的让我很满意……马嫆啊,我现在真想杀了你,你知道么,你这个女人心肠太可怕了,每天晚上躺在我的枕头边,我都不会放心。”

  马嫆愤怒了,抬起头,大声的喊道:“你就比我好到了哪里去么?你在外面做过的那些事情,当所有人都不知道么?你在外面包养过的那么多的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当我就都不知道么?凭什么你在外面可以花天酒地,我只不过随便的玩了一个男人就不行了?凭什么只许你州官放火,不许我这个百姓点灯啊?”

  鲁屠冥冷笑道:“想问这么多为什么,如果你不是孩子的妈,现在我早就已经把你给杀了。看你的样子,我想你一定很恨我。”

  “没错,我恨你!”马嫆愤怒道,“当初刚刚进鲁府的时候,我每天晚上做梦都能够梦到那个女人……你的那个前妻来找我索命来。可是你呢?你却每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和其他小姑娘上床……所以我恨你,我想要报复你……。”

  “我能理解啊。”鲁屠冥笑了,但是眼睛里面却闪烁着莫名的可怕的光芒,“不过嘛,我理解归理解,我不杀你归不杀你,你让我觉得不爽了,我总是要对你做出一点惩罚,你说对不对。你能够勾引男人,靠的应该就是这一张风骚入骨的漂亮脸蛋吧?”

  鲁屠冥伸出手,轻轻的向着马嫆的脸上摸了上去,马嫆身体剧烈颤抖,眼中露出了无比的惊惧之色。

  而谁也不知道,在这个房顶上,萧兵将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他的脸上露出了有趣的笑意,喃喃自语道:“这场戏,越来越有意思了……。”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3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