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527章 马嫆之死

第527章 马嫆之死

  阿依丁的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萧兵,萧兵笑道:“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八(一中文 <〈 ?).”

  阿依丁忽然问道:“你就是住我家店里的那位大哥吧?”

  萧兵笑道:“我叫萧兵。”

  “萧兵大哥,你能够陪我说说话么?”

  萧兵愣了一下,苦笑道:“你就不怕我是坏人,把你给绑走了?要知道,刚刚那个大恶人都被我给吓跑了呢。”

  “你不会的。”阿依丁道,“我相信我自己的这双眼睛。”

  萧兵有些失笑的道:“可是你刚刚似乎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萧兵所指的自然是阿依丁喜欢的那个男人,在阿依丁遇到危险的时候,竟然选择了逃跑。

  不过在这话说出口之后,萧兵就意识到自己的话不应该这么说,这似乎对阿依丁来说算是一种伤害,于是萧兵急忙充满歉意的道:“对不起,我是无心之言。”

  “没什么的,你要回去就回去吧。”阿依丁的眼中还是流露出了几分黯然,毕竟阿依丁已经对奥斯肯有好感很久了,奥斯肯的学识、英俊外表、气度、再加上奥斯肯每次和阿依丁所说的那些外面的趣事,这些都可以吸引到阿依丁,其实对于阿依丁来说的更是后者,可是不管怎么说,奥斯肯追求了阿依丁这么久,就在阿依丁渐渐的准备试着接受他的时候,阿依丁却品尝到了被背叛的滋味。

  萧兵听到阿依丁这么说,反而不想走了,尤其是看着阿依丁这一脸黯然的样子,萧兵在路旁坐了下来,然后拍了拍旁边,笑道:“你也坐下来吧。”

  阿依丁莞尔一笑,在萧兵的旁边坐了下来,尽管两个人之间保持着一个拳头的距离,可是萧兵还是能够闻到阿依丁身上那芬芳的体香味道。

  萧兵第一次在一个女孩子的身上闻到这种淡淡的体香味道,这种淡淡的香气足以让人沉醉其中,淡雅清幽,甜美难言。

  萧兵心中不禁有些感慨,难以想象,上帝怎么会把所有的优点全都集中在了这样一个女孩子的身上?上帝又怎么会创造出如此的一个完美到毫无瑕疵的美人儿?这简直就是上帝的系统里面的一个bug,因为这样的人只应该是存在于梦幻当中,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

  阿依丁柔声道:“我还是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突然出现,可能我现在就已经不在了。”

  “不在?”

  “阿依丁的身体只会交给自己未来的男人,是不会其他任何人给侵犯的。”阿依丁的声音听起来很决绝。

  萧兵知道,阿依丁的意思是,如果鲁屠冥真的要侵犯她,她只能够将自己的尸体送给鲁屠冥。

  萧兵肃然起敬,这样的姑娘,确实是值得受人尊重。

  阿依丁道:“萧兵大哥,其实我现在的心里面很烦躁。”

  “很烦躁?”

  “我其实觉得我会很难过很难过的,奥斯肯在我最危险的时候,放弃我而走了,可是我却没有那么难过,反而觉得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件事情让我看穿了一个人,只是我觉得,心里面还不太舒服而已,过了今天晚上之后,可能就全都过去了。”

  萧兵笑道:“这样不是很好么,有些人就是不值得别人为了自己伤心难过的,幸好今晚生了这种事情,否则你万一陪着他去乌璐木齐找工作了,你知道他以后会怎么对你么?”

  阿依丁转过头,有些惊讶的看向萧兵,然后眼睛里面带着笑意,嘴角也带着微笑,问道:“萧兵大哥,你知道我要和他走?”

  萧兵被阿依丁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道:“我只是无意中听到而已,绝对不是偷听你们的谈话啊。”

  “没什么啦。”阿依丁的脚上穿着一只漂亮的花布鞋,她伸长了两条大长腿,两只小脚不停的晃动着,俏皮可爱,“如果今天没生这件事,我其实就真的会和他走了,不过我也不仅仅是为了他。奥斯肯大哥一直都在想办法追求我,一直到他去大城市里面工作之后,我每次都喜欢听他和我讲起外面的世界的事情,感觉好有意思,而且我感觉他出去工作之后,看起来和我们平日里的族人就不太一样了,这些也能够吸引到我,我真的好想到外面的世界多走一走啊。”

  阿依丁笑着说道:“就像是电视里面说的一样,我并不只是为了他才去的,而是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萧兵好奇的问道:“难道你从没出过这个县城么?”

  “也出去过,不过很少很少……每一次都是我爸爸带我出去的。爸爸告诉我,外面没有好人,尤其是我如果到了外面,很容易会遇到坏人,容易吃亏。”

  萧兵看了看阿依丁,如此震撼人心的美丽,心中暗道她老爸也没有说错,如此美丽的一个姑娘,即使是一个平日里并没有什么坏心思的男人,也没准会忽然之间抵抗不住这个少女的美丽,对她做出什么错事呢。

  就像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样,这样美的少女,确实是容易吸引别人的眼球,无论是好人的,或者是坏人的。

  阿依丁继续道:“所以我爸爸就是说必须要有可靠的人陪着我,才能放我出去,而且只是玩几天,现在是他在不忙的时候陪我出去两天,等到结婚之后,老公陪我出去……。”

  萧兵感叹道:“其实外面的世界也未必有你们这里的好。”

  “我知道啊,可是人活着,不就是好的坏的都要亲自看一看么,那样才没有白活在这个世界上。”阿依丁好奇的问道,“萧兵大哥,你是从哪里来的?”

  “三江市,是黑省的一个城市。”

  “黑省。”阿依丁露出向往的样子,“那里可是好遥远。”

  萧兵笑道:“确实不近。”

  阿依丁问道:“那里美么?”

  “呃……。”萧兵四处看了看,道,“你们这里有山有水还有阿依丁,还是你们这里最美。”

  阿依丁笑了,笑的如同沐浴春风,直接就温暖到你的心里,萧兵看的有些失神。

  阿依丁问道:“萧兵大哥喜欢阿依丁么?”

  “这个……喜欢……不过这不是爱。”萧兵严肃的说道,“爱情是要经过磨砺,经过考验的,只有互相了解了,就像是刚才一样的,在危险时候不要像那个男人一样的互相放弃,那才算是爱情。”

  阿依丁的双目之中闪闪亮,萧兵站起身来,说道:“走吧,我们回去,这么晚了,也是该休息了。”

  阿依丁嗯了一声,微微点了点头,她和萧兵并肩走着,一边走,阿依丁还在一边想着刚刚萧兵所说的话,只有在危险的时候不互相放弃,那才叫爱情,阿依丁忽然自言自语的道:“挺有道理的,可我好像找到了……。”

  萧兵好奇的问答:“你说什么呢?”

  “哦,没什么。”阿依丁莞尔一笑。

  萧兵的心中又是一颤,暗暗感慨着,不管是不是爱情,可是不可否认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美了,刚刚鲁屠冥称呼她为哈萨克族最美的一朵花,似乎一点也不为过,今晚的月光很漂亮,可是这个阿依丁却分明要比月光还美。

  萧兵在将阿依丁送回到旅馆之后,自己又悄悄的出了旅店,然后一路潜行,向着鲁府而去。

  萧兵飞进了鲁府院里,来到鲁屠冥的房间,他轻轻的吱呀一声的打开门,却见屋子里竟然开着灯,不过只有马嫆一个女人坐在灯光之下,似乎在用笔写着什么,听到开门声,她扭过头看向了萧兵,却是一点也不吃惊,反而很是平静的道:“你来啦。”

  这个马嫆被毁了容貌,现在看起来确实是面目可憎起来,一点也没有了当初的如花似玉。

  萧兵走进去,问道:“你知道我要来?”

  “刚刚我看到鲁屠冥回来打开保险箱,将他的几张银行卡都带走了,我就知道他肯定是遇到了麻烦,别看他这么凶巴巴的,可他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他绝对不会冒任何风险的,如果遇到麻烦,一定是要出去躲一段时间,确定没事了再回来。临走之前他还告诉我,让我在家里好好照顾孩子,哪里也不许去。”

  萧兵皱起了眉头,问道:“他跑了?”

  好不容易才来到了这里,结果就这么将鲁屠冥给放跑了,萧兵实在是不甘心。

  马嫆笑道:“他跑不了的,他以为我不知道他会躲在哪里,实际上他瞒不了我……。”

  马嫆将手里写满了字的纸条递给了萧兵,说道:“我看到他那副慌张的样子,想到昨天你找我们问的那些,就知道肯定是你来找他了,他之所以躲起来,一定是因为你能够带给他生命威胁。我恨这个男人,虽然我也很恨你,因为如果不是你把我出轨的证据给他,我也不会毁了容貌,但是我更恨他!!”

  “所以我要借了你的手杀了他,哪怕他死不了,只要能够让他付出代价,我也愿意,因为我只是一个弱女子,我是永远也斗不过他的。”

  萧兵冷笑道:“弱女子也会下毒杀人?”

  马嫆咬牙切齿又有些撕心裂肺的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果换做是你,二选一的情况下,你不会希望活下来的是自己?”

  萧兵叹了口气道:“这是你从小以来的价值观,我没有办法改变你,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好好的教好你的孩子,不要让你孩子也跟着你走错路。”

  “唉,我也准备要走了,他不放我走,可是我留在这里做什么,做孤魂野鬼么?我存了一些钱,我准备找个地方试着整容,把我脸上的伤给修复了,然后天涯海角,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至于我的孩子,我就没办法管的那么多了。”

  萧兵皱着眉头,他不同情这男女,但是很同情他们的孩子,只能说他们的孩子生错人家了,或许如果没有他的爸妈的教导,哪怕是去孤儿院,他也能够有更好的生活。

  萧兵看了眼手上的纸条,上面有三个地址,马嫆在旁边说道:“他在外面包养了几个女人,自己感觉挺神秘的,实际上他也确实是比较小心,不过张玮是我的人,而且这些女人都是张玮听他吩咐给安排的住处,住在哪里我当然知道,我想按照鲁屠冥的性格,肯定是躲在了其中一个女人的家里,然后静观其变。你去这几个地方找他,一定能找到的。”

  萧兵收起了纸条,二话不说,直接就走了。

  马嫆见到萧兵离开,疯狂的大笑了起来,心中暗暗道,鲁屠冥啊鲁屠冥,你没想到我在临走之前还来了这么一手吧?

  她开始从床底下翻出来了一个钱包,里面好几个银行卡,然后她将钱包放在她的挎包里面,急匆匆的出了门。

  马嫆刚刚走出门,还没来得及离开鲁府,鲁府里面的保安队长,也是跟着鲁屠冥为虎作伥很久的打手,立刻就带两个人围了过来,为的保安队长目光阴测测的看着往日的女主人,问道:“大嫂,你这是想要往哪里去啊?”

  马嫆的脸色一变,怒道:“我要出去一趟,你们还敢拦我么?”

  “正常来说当然不敢……不过大哥今晚出门之前说过了,如果大嫂想要出门,那就让我们好好的招待招待你……。”

  说完之后,他和另外两个人的手里都亮出了刀,几个人迅的冲了过去,在马嫆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乱刀插在了马嫆的身上,同时还捂住了马嫆的嘴巴,马嫆的身体抽搐了几下,倒在了血泊之中。

  保安队长冷冷的道:“将大嫂的尸体给拖出去,对外就说大嫂晚上一个人出门,不知道被谁给乱刀杀死了,对家里的小姐更要保守秘密!”

  这一对夫妻,或许走在一起,正好就是别人的幸运,却也是他们的各自不幸。

  不过,自己种下的果实,只有自己必须吞下,怪得了谁呢?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36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