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657章 陆樊震怒

第657章 陆樊震怒

  萧兵杀死了陆大离,然后将那个女人唤醒,用催眠术将那个女人今晚的记忆全部都给抹去,这才离开了这个别墅,在出去的时候,没有一人发现萧兵的踪影。

  天都已经亮了,萧兵只能先放弃去找陆樊的想法了,光天化日的,想要去找陆樊的麻烦也实在是不容易,毕竟陆樊还是京海省的举足轻重的大人物。

  萧兵随便找了一家旅店就先住了下来,昨天一夜没睡,白天的时候正好可以在旅店休息,这是一家小旅店,听说萧兵没带身份证,原本是不打算让萧兵住下,结果被萧兵多拿了一百块钱就给糊弄过去了,这类小旅馆本来就是那点钱就行,萧兵住一个晚上才五十块钱的房费,结果额外给他一百块钱,哪里有不干的道理啊。

  陆樊住在自己的家中别墅里面,他的身份尊贵,更注重自身形象,所以从来不曾像是他堂弟一样的在外面女人成群,到处都有包养的女人,当然,陆樊在外面也未必就很干净了,不过他在这方面处理的更好,外人也不会抓住什么把柄,他的媳妇也说不出来什么。

  他从出生就是含着金钥匙的,因为他父母从小就只有他这么一个孩子,自从生了他以后,他母亲就再也没有怀孕,所以几乎他不会面临其他的豪门家族的孩子所必须面对的家族权利斗争,堂而皇之的就是第一继承人,甚至是唯一的一个继承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将地下世界全部都交给了堂弟来打理,因为他没有亲兄弟。

  今天他刚刚从床上爬起来,打开了窗帘,阳光倾洒进阳光之中,躺在床上的是一个中年妇女,这个女人容貌只能够算是一般,不过想来都对陆樊很体贴,而且从来都不管陆樊在外面如何,所以陆樊对她这个当老婆的也是很好。

  中年妇女揉了揉眼睛,问道:“老公,起来的这么早啊。”

  “嗯,我今天早上总感觉心神不宁的,仿佛什么事情发生了。”

  陆妻笑道:“老公,你是胡思乱想了吧,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值得你来心神不宁的啊?”

  陆樊一想也对,于是自嘲的笑了笑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呵呵,这个世界上值得我担心的事情还真不多,可能我真的多想了。”

  阳光倾洒进这个看起来有七八十平方米的大房间里面,照的陆樊整个人暖洋洋的,他看起来已经有接近五十岁的年龄了,不过给人的感觉却是很舒服,整个人看起来带着几分儒雅之气,这个京海省的黑白两道通吃的最大的**oos,看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大学的教授。

  而和这个陆樊比起来,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陆金岭却一看就是一个不成器的货色,可谓是虎父生出了犬子了,当初陆金岭在三江市里面被萧兵打断了一条腿,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萧兵和陆家之间仇怨很深。

  陆樊的妻子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陆樊的身后,他们两个人全都是穿着睡衣,陆樊的妻子从后面搂着陆樊的腰,整个人贴在陆樊的后背上,柔声道:“老公,你说说,金岭这个孩子上一次惹你生气了,可也付出代价了,腿都被打断了一条给送回来了,自从送进西瀛第一医院之后,你还一次都没有去看望过他呢,他现在还感觉整个人诚惶诚恐,害怕你这个当父亲的不肯原谅他,你是不是抽空去看看他?不管怎

  (本章未完,请翻页)么说,他也是咱们陆家唯一的骨肉啊。”

  陆樊戴着一副黑边眼镜,此时此刻,他的瞳孔忽然微微的收缩了一下,原本儒雅的气息立刻就变了,眼睛里面散发着让人恐惧的寒光,紧接着冷冷的哼了一声:“这个孩子总是出去胡闹,都是被我们给惯坏了,也是时候该让他好好的受到一些教训了,这个样子他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陆樊的妻子叹了口气道:“我知道,这一次是这孩子不对,竟然拦路抢劫,我都无法想象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陆樊道:“他最大的错误不仅仅是这个,最大的错误是不应该在萧兵的地盘让我丢人,被抓住就已经很丢人的,最后还被打断了一条腿,让萧兵的人给他抬了回来。我陆樊纵横黑白两道这么多年,第一次将脸面都给丢尽了。还有这个萧兵……他这个人的底蕴太深厚,商界方面有叶家对他死心塌地,黑道上面占据三省势力,而且在官方,他似乎也有非常强大的能量。这是我出道这么久以来,第一个让我感觉如此看不透的对手,否则我怎么可能不找回这个面子。”

  陆樊的妻子问道:“这个萧兵有这么可怕?那这个面子就不找回来了么?”

  “嗯,不找回来是不可能的,之前我已经让叶家小小的吃了点亏,不过这还不足够,只是做大事的人,任何一点事情都有可能牵一而动全身,所以,我还要继续的等待机会。”

  陆樊似乎很愿意和他的妻子去聊这些正事,只有陆樊知道,他在外面其实也有其他的女人,只不过他一直都隐藏的很深,而且一直也没有冷对过他的妻子,他的妻子绝对是一个贤内助,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

  叮铃铃,叮铃铃。

  陆樊回过头,看向了床头的座机,陆樊的妻子说道:“我去接。”

  “不用,我自己来吧。”

  陆樊走过去,拿起了电话,说道:“喂,哪位?”

  那边传来一个有些急促的声音,说道:“喂,陆爷啊,我是老蒋啊。”

  陆樊笑道:“哦,原来是蒋局长啊,您这么早给我打电话,莫非是发生什么事了?”

  打电话来的是当地的公安局长蒋局长。

  蒋局长焦急的道:“当然有急事了,这可是大事啊。”

  陆樊的嘴角带着笑意,风轻云淡的说道:“蒋局长,有话慢慢说,不要着急,只要我陆樊还在,天就塌不下来,发生什么了?”

  从陆樊的态度上就可以看的出来,陆樊是一个充满了自信的上位者。

  蒋局长苦笑道:“哪里还能慢的下来啊,二爷死了!”

  陆樊愣了一下:“二爷?什么二爷?”

  “当然是陆二爷了啊,除了陆大离以外,还有谁敢称二爷啊?”

  ,声音如同雷霆,怒声喝道:“什么?谁杀了我堂弟??我不管是谁动的手,我要将他挫骨扬灰!”

  陆大离就是陆樊在地下世界的代言人,可以说就是陆樊的左膀右臂,陆大离的死对于陆樊来说虽然未必是伤筋动骨,可是绝对算是一个巨大的损失,更何况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向来都不错,陆大离的死,陆樊又如何能够不怒?

  蒋局长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是谁杀的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他是死在他的情妇的家里的,脑袋都被人给拧断了,他都已经死了,可是他的情妇竟然对此一无所知,他们两个昨天晚上就是住在一起的,这不符合逻辑啊,所以我刚刚开始怀疑是他的情妇串通了别人,杀死了二爷,现在已经将他的情妇给抓起来了。”

  陆樊皱着眉头,问道:“他的情妇串通别人?不……应该是不会的,老二所在的地方,防护肯定都是特别森严,怎么可能有人杀得了他?能够拗断他的脑袋,肯定是一个高手。莫非是他的情妇被哪个仇家给收买了?”

  自然也是有这种可能性,陆家虽然说在整个京海省都是一言堂,没人敢惹他们,但是不代表真的没人会恨他们,在道上的人,不可能有人从来都不得罪人的。

  陆樊一时半会也想不到究竟是谁下的手,语气有些阴郁的说道:“蒋局长,就只能够麻烦你们警方调查清楚了,一定要给我们一个交代。”

  蒋局长诚惶诚恐的道:“您放心,这件事情已经被列为特大杀人案件,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的。”

  陆樊嗯了一声,心情却是糟糕透了,只是说了一声麻烦了,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陆樊的妻子在旁边担忧的问道:“老二出事了?这是不是有人要对咱们陆家下手啊?”

  “对咱们陆家下手?”陆樊冷笑了一声,傲然道,“除非是国家对我动手,否则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有那么大的能耐,我陆樊在京海省的身份和地位,白道的人不敢随便碰我,黑道的人见到我都战战兢兢的,谁有这个胆子?”

  陆樊的妻子也有些想不明白了:“那会是谁呢……谁敢下这种手呢。”

  陆樊闭上了眼睛,微微沉思了一下,紧接着又抓起了电话,拨打出了个电话,这个电话却是给陆大离的副手张学德打的,平日里他是一年到头都未必会给张学德打一个电话的,因为这种级别的人物,根本就不配他亲自去打电话,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张学德的手机号码。

  此时电话打通了之后,陆樊直截了当的道:“你知不知道,陆大离已经死了?”

  张学德语气里面充满了震惊的道:“二爷……死了???”

  “嗯。”陆樊沉声问道:“你知不知道老二最近得罪了什么人没有?”

  张学德在那边想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道:“按理说不能啊,更何况哪怕是二爷真的得罪了什么人,对方就算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可能敢对二爷下手吧……。”

  陆樊吸了口气,说道:“好吧,那我知道了,从此以后,你就是我陆樊在地下世界的代言人了,大小事情全都有你负责,若是遇到了什么难以决断的,直接给我打电话。”

  “是。”张学德诚惶诚恐的道,“可是我毕竟资历和身份都远远比不上二爷,如果有人不服。”

  “有人不服,直接把我搬出来,若是再不服,杀了了事。”

  张学德急忙道:“我知道了,陆爷,二爷的事情,我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嗯,挂了!”

  陆樊这边刚刚挂断电话,张学德就在陆大离的房间里面,在陆大离的老婆的面前走来走去,兴奋的哈哈大笑道:“从此以后我就是爷了,别人也要叫我爷了,哈哈哈!”

  (本章完)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23138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