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超品战兵 > 第888章 孤儿院的危机

第888章 孤儿院的危机

  萧兵和郎贵坐了下来,经过郎贵介绍,萧兵知道那个老板娘是郎贵的女人,他们已经结婚好多年了,刚满二十岁的时候郎贵就已经结婚,他当时没考上大学,直接子承父业的出来卖馅饼,后来他生父病重,他将店铺给卖出去就为了给父亲治病,可惜还是没能够治愈过来,等后来他的店铺没了,也再没了什么亲人,就和他媳妇一起在这里开了一家早餐店,在这里卖羊肉馅饼和羊汤,甚至他们两个人还有一个已经五岁的小宝宝,小孩子比萧明月都大了,当然,也只是表面上看起来。

  萧兵心里面觉得郎贵现在的日子虽然过的比较辛苦,其实是挺幸福的,郎贵的生母在他刚刚两三岁的时候就跟下海经商之后发达了的有钱人跑了,后来他父亲一个人带着他过日子,而且生活渐渐也变得富裕了起来,虽然不算是大富大贵,起码算是小康之家,他们家的羊肉馅饼的生日也越来越红火。

  不过相比之下,郎贵的媳妇竟然能够认同郎贵卖掉家里的店铺给郎贵的父亲治病,后来还在郎贵一无所有之后,陪着他在这里风吹日晒的卖早点,就凭借这一点,这就是一个好女人,而且郎贵属于内秀,肚子里面有才华,外表肥头大耳、其貌不扬,而她媳妇虽然谈不上大美女,不过长得还是很耐看的,看起来挺不错。

  郎贵看了萧明月一眼,然后笑着道:“也别光顾着我在这里介绍了,你也说一说吧,这是你孩子?你是啥时候结婚的啊?”

  萧兵笑道:“这是我女儿,我还没结婚呢,不过也快了,这两年吧。”

  郎贵吓了一跳,惊讶道:“兵哥做的事情总是让小弟我觉得看不出来啊,你这是先登船后补票啊,孩子都这么大了也不给一个名分,嫂子就没什么意见?”

  萧兵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问题,只好笑了笑,没继续解释什么。

  郎贵见到萧兵不愿意说,也不会去追问,他摸了摸萧明月的头,憨笑道:“你闺女长得真挺好看的。”

  看了看这个棚子里,萧兵随口问道:“你这里生意还不错啊。”

  郎贵憨笑道:“我也就会这些手艺,正好靠着这身手艺吃饭。”

  “不过你的馅饼做的这么好吃,就只是在早市里面卖这馅饼,有点大材小用了啊。”萧兵忽然想到一个主意,问道,“你有没有兴趣继续开店?”

  “开店?”郎贵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萧兵,激动的道,“想啊,想啊,这是我郎家一辈子的手艺,我爸当年就是靠着这个养活我的,店面也做的有声有色的,最后被我给卖了,我怎么甘心,可是我没本钱啊!”

  郎贵苦笑着道:“像现在的房价,尤其是门市房,哪怕是地点不太好的地方,一年的房租起码也要十万二十万,我哪有那些钱啊。”

  萧兵笑道:“如果我愿意投资你呢?”

  “你?”郎贵瞪大了眼睛,一脸激动的看着萧兵,可是在想了想之后,他却又摇了摇头。

  萧兵好奇道:“怎么的,你不愿意?”

  萧兵转过头看向同样一脸激动的老板娘,问道:“弟妹,你也不愿意么?”

  老板娘用一脸殷切的目光看向郎贵,期待着郎贵能够答应,没想郎贵却是摇了摇头,苦笑道:“不是我不愿意,我当然愿意了,但是我不能要你的钱。小时候在学校里面就是你罩着我,现在长大了,咱们虽然当年关系好,可是这么多年没见,刚刚见面就让你掏钱帮我开店,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

  萧兵叹了口气:“唉,你这从小就看起来傻乎乎的,可是你其实一点也不傻,当初我只不过帮你了一次,自那之后你每天上学都要给我带来一份馅饼,当初在学校里面,因为我是孤儿啊,大家都瞧不起我,有的怕我,有的畏惧我,有的鄙视我,可是只有你这个傻乎乎的家伙把我当成大哥,就凭借这个,你现在倒下了,我也要扶你一把。放心好了,我也不做亏本买卖,我要在市中心里面开一家馅饼店,而且是一百平米以上的馅饼店,到时候我占股份却不做老板,你们夫妻两个入干股,负责管理店面和提供技术,馅饼店就叫做郎家馅饼好了!”

  “郎家馅饼,郎家馅饼……。”郎贵激动得眼圈都红了,抓着萧兵的肩膀,道:“兵哥,你以前就是我大哥,以后还是……我郎贵欠你的啊!”

  萧兵笑道:“什么欠不欠的,都是自家兄弟而已,还用得着说那种话?和我再说这种话就是见外了,更何况我也是看中你的手艺了,也是为了赚钱啊。其他人可能不知道,我还不了解阿贵你的本事么,你学习是不怎么上心,可是却比那些看起来精明的人都要聪明,手艺方面的东西基本上是学什么就会什么,没你学不会的,所以啊,和你合作做生意,我放心。”

  郎贵连忙激动的点了点头。

  萧兵吃完了,站起来,笑着道:“行了,不打扰你们夫妻俩做生意了,阿贵,把你电话号告诉我,我回头好联系你。”

  郎贵急忙将手机号给萧兵说了一遍,萧兵用自己的手机给拨了过去,两个人各自存上,萧兵摆了摆手,拉着萧明月的手扬长而去。

  萧明月说道:“爸爸,还没给钱呢。”

  萧兵微笑道:“这顿饭不能给他钱,否则我就是瞧不起他,我这个兄弟不管现在混的有多落魄,可是一顿饭钱还是请的起的。”

  萧兵这是给郎贵留下了尊严。

  而郎贵此时脸上激动的有些发红,他的媳妇在旁边有些疑惑的道:“阿贵,这个人说话靠谱么?他不会是忽悠咱俩呢吧?”

  “不会。”郎贵一脸严肃认真的说道,“天底下任何人说话都可能不可靠,可是俺阿贵的这个好兄弟的话却一定靠谱,他说一就是一,他说二就是二,像兵哥这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绝不可能忽悠咱们。老婆,我们郎家的馅饼店又要重新开起来了!”

  郎贵的媳妇也是陪着他一脸的激动。

  萧兵带着萧明月在早市里面逛了逛之后,眼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已经上午九点了,于是叫了一辆车,告诉给出租车一个地点,让出租车开去。

  出租司机一边开车,嘴里还一边不停的说道:“老兄啊,我看你都有孩子了,这是去孤儿院做什么啊?一般都是家里没孩子的人,可能会到那里领养一个,不过真正领养的人也不多,孤儿院里面有好多都是残疾孩子,唉,都是可怜的娃啊。”

  萧兵想到了自己的小时候,附和了一声,孤儿院里面的小孩子确实是有很多都特别的可怜,虽然说每一个孤儿都一样可怜,可是萧兵最起码还身体健康、四肢健全呢,但是孤儿院里面有许多都是那些当家长的生出来的一些天生就残疾的人,最后不想让孩子连累到自己,所以就直接给送到孤儿院里面去了,有些甚至还是直接就扔在医院里面不管了,最后没办法,被医院或者警方给送到孤儿院里面。

  这样的家长相比之下都算是有良心的,萧兵甚至听说有家长直接把孩子给扔到了公共厕所里面,还有的直接扔在了荒郊野外,如果不是及时被人发现,估计都死了,这样的爹妈简直就是连禽兽也不如,虎毒不食子啊!

  出租司机说道:“市里有这么一家孤儿院确实是挺好了,唉,只是估计也快要做不下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萧兵听得心中一惊,一脸诧异的问道:“怎么会做不下去了呢?应该不能吧,这家孤儿院不是已经开了好几十年了么。”

  “你说的没错啊,以前年代不好的时候,孤儿院尚且还经营的下去,虽然说只依靠着政府的补助加上一些爱心人士的捐款,也确实是挺苦的,但是起码孩子都吃得饱穿得暖,这起码也算是那些孤儿的一个家啊。嘿,可是现在……这个家都要被那些良心被狗吃的人给拆了。”

  萧兵皱着眉头,眼中闪过一道杀气,问道:“司机大哥,你和我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出租司机摇了摇头道:“我也只是听说,说是本地的长平地产要买下那周围的所有地皮,其中就包括了孤儿院的那一块。”

  萧兵皱着眉头,道:“就算是这样,孤儿院属于公益组织,怎么能是他们说买就买的?而且如果真要买的话,他们好说好商量,然后给一个好价钱,再搬一个其他的好地方,那也不是不可以的啊!”

  “嘿嘿,那些黑心的开发商岂是有你的那样好心的?反正具体的我是不知道,我就是听说他们好像是动用了政府方面的关系,估计是花钱把一些官员给收买了,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萧兵的语气一冷:“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如果真的有官员贪赃枉法,甚至做出和黑心开发商勾结的事情,那他们也就不用留下他们的那顶乌纱帽了!”

  萧兵的心中隐隐动了真气!
  浏览阅读地址:/chaopinzhanbing/34195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