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传奇再现 > 2044一刀斩尽岁月,白头翁梦回1939

2044一刀斩尽岁月,白头翁梦回1939

  院内台阶上。

  “你是干啥的啊?”肖二愣子被红阿姨推了一下后,先是皱眉问了一句。

  “我是老爷子的护工。你把他撒开,他这么大岁数了,能经得起你又拉又拽的吗?”红阿姨伸手就要将二人分开。

  “艹,护工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上一边去。”肖二愣子听到红阿姨是这个身份后,直接就将她扒拉到一旁,随即一边拽着老爷子,一边说道:“走吧,别犟了,上车我让德伟给你打电话!”

  “你松开我!”

  “哎,你这人怎么回事儿,人家不走还带硬拽的?”红阿姨扯住肖二愣子的胳膊,厉声呵斥道:“赶紧把手撒开!”

  “跟你有个JB关系啊,你怎么就看不出来个眉眼高低呢?”肖二愣子皱着眉头,一脸不耐烦的将左手呼在红阿姨脸上,使劲往后一推。

  “咕咚!”

  红阿姨当即仰面就摔倒在了门口的雪堆里。

  “哎,你谁啊,你怎么动手打人呢?”大李子刚才没有吭声,因为他不知道肖二愣子这帮人跟杜家是啥关系,但看见杜老爷子的态度和肖二愣子动手之后,肯定也就明白了过来,这群货都不是啥好玩应。

  “别挡道,滚一边去。”肖二愣子此刻已经将杜大爷拽到了台阶下面。

  “杜叔,你认识他们吗?不认识我报警了!”如果是别人大李子肯定不管,但他家和杜家那是几十年的老邻居了,所以他没走,而是掏出了手机。

  “嘭!”

  话音刚落,已经喝的五迷三道的纹龙画虎青年,一脚直接就蹬在了大李子的腰上,并且骂道:“艹你妈的,不知道管闲事儿容易出人命啊?!滚犊子!”

  “咕咚!”

  大李子当场就坐在了地上,随即愤怒抬头刚想骂人,就看见对方掏出了一把黑漆的大卡簧刀。

  “妈了个B的,我他妈攮死你,你信不信?”纹龙画虎青年手里攥着刀,目露凶光的吓唬了一句大李子。

  “李子,你快回家,我没事儿……!”杜大爷怕邻居出事儿,所以赶紧喊了一句。

  “噗咚!”

  就在这时,墙头上突然窜下来一个黑影,手里拎着个锹头被磨得发亮的铁锹,直接冲进人群,抡圆了胳膊对着纹龙画虎青年的后脑,就卯足劲儿拍了下去。

  “嘭!”

  纹龙画虎青年宛若木头桩子一般,直挺挺的一个狗吃屎就趴在了地上。而他身后的一小伙,身材壮硕,两手攥着锹柄,锹头拍完之后,竟还被震的嗡嗡发响,可见他刚才用了多大劲儿。

  “哎呀我操你妈的!”

  “把锹放下!”

  “……!”

  肖二愣子的其他几个兄弟,立即就掏刀围了上来。

  “儿子,你回家去!”大李子急了,想站起来,但无奈他本身腰间盘就犯了,所以被踹倒之后,腰钻心的疼,根本就站不起来。

  “艹你妈的,打我爸?!”小李二十来岁,正直血气方刚的年纪,所以一看五十多岁的老爹挨揍,立马就炸毛了,两手攥着铁锹冲进人群就是一顿猛抡。

  “呼啦啦!”

  肖二愣子的兄弟手里掐的全是短刀,再加上小李子也很愣,抡着铁锹就往脑袋上砸,所以众人短时间内冲不上去,只能四散躲藏。

  “妈了个B的,一个小愣种还整不了了吗?”肖二愣子咬牙骂道:“上车里拿东西,给我往死削他!!”

  话音落,两个青年跑出院外,打开后备箱就从里面拽出了两个稿把子,随即迅速返回后,就直奔小李冲去。

  “别打了!”红阿姨上去拉架,但却被一脚直接踹翻在了雪地里。

  两个青年冲上来之后,小李还能拿着铁锹跟对方拼两下,但随着其他人也从车里拽出了稿把子后,他就明显扑腾不开了,直接被堵在墙根下面,让乱棍拍倒。

  “干死他!”有人拽住了小李手中的锹柄。

  “别砸脑袋,往腿上削!”肖二愣子在旁边冷眼观看,恶狠狠的喊了一嗓子。

  “噼里啪啦!”

  众人围住小李,就是一通乱踢。

  “啪!”

  已经气到眼珠子通红的杜老爷子,情急之下一个嘴巴子呼在肖二愣子的脸上,随即吼道:“你们他妈的是什么玩应,怎么老娘们和小孩都打?!”

  肖二愣子被扇的愣了一下后,反手就是一拳:“老B养的,我是不是给你脸了?!”

  “嘭!”

  杜老爷子被打的后退了三四步,后背撞在房屋外墙,震的剧烈咳嗽了两声,但是没倒。

  “别JB打了,把人拽车里去,走了!”肖二愣子吐了口黄痰后,脸色不耐的喊了一声。

  杜老爷子气的浑身颤抖,后背靠在墙上,扭头向四周扫了两遍后,就一步跨上台阶,伸手从门内拽出了那把刚擦完油的响马刀。

  “哎呀我艹!!老头子挺硬啊?整这么长个刀,你要砍死我,还是要吓死我啊?”一青年拎着稿把子,过来伸手要拽杜大爷时,直接笑着骂了一句。

  “呼呼!”

  杜大爷喘息两声,手里攥着寒光四射的响马刀,迈步下了台阶后骂道:“就你们这样的,也算是跑江湖,混社会的?!”

  “呵呵,艹,听你说话,你也混过呗?!”肖二愣子一笑。

  “我那时候不叫混社会!”杜老爷子下了台阶之后,就已双手攥刀。

  “那他妈叫啥啊?!”

  “叫胡子!!!”杜老爷子一声怒喝,宛若霎时间回到了那1939年的夏天,他肩扛响马刀,为了生计,为了口饭吃,被几个同乡领着上山当匪的年代。

  刀斩岁月,六十多年的时光飞逝,年轻的胡子早已垂暮,但响马刀依然锋利,雪亮!

  两步上前,刀锋在腊月寒冬闪烁!

  ”刷!”

  肖二愣子没想到老头说砍就砍,所以本能抬手就挡在了脑袋上!

  “扑哧!”

  响马刀落下,肖二愣子只感觉右臂一阵冰凉,整条手臂瞬间失去知觉!

  ”艹!”

  肖二愣子一声惊呼。

  “刷!”

  刀锋横着撩了过来,肖二愣子余光只看见一阵白影后,就听见噗嗤一声!

  “踏踏!”

  肖二愣子后退两步,本能用左手一摸脖子,但却只感觉到了脖子内喷出的大量鲜血。

  “咕咚!”

  紧跟着,肖二愣子仰着身体,噗咚一声就栽倒在了雪地里,眼珠子瞪瞪着,被砍断一般的脖子还在泚泚喷着鲜血。

  院内瞬间一片寂静。

  十几秒后。

  “吱嘎!”

  一辆路虎停在了院外。

  “国家好了,能吃上饭了,我以为我躲过那颗枪子儿了……唉!”杜老子拿着刀,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浏览阅读地址:/chuanqizaixian/77288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