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一章 前世今生

第一章 前世今生

  乔岚气若游丝地躺在地上,小腹上的枪口还在汩汩地流着血。过往的二十年飞速在她的脑海里飞过,包括末世以来一个月所经历的种种。

  一个月前,突然天降红雨,然后就末世了,丧尸,丧尸,到处都是丧尸,整个世界都乱了。当大家都在四处逃窜,忙于奔命的时候,乔岚哪儿也没去,因为姥爷跟她说过,发生突发状况,不要慌不要乱,尽量待在原地,姥爷会来找她的。乔岚一个人躲在寝室硬是扛过了两天,等到了姥爷安排过来的八个保镖以及姥爷失踪的消息,然后前往a全基地,那里曾经是军区,乔岚的父亲时任首长。

  车队驶出校门的时候,前天才跟自己提分手的前男友顾明洋出现了,舔着脸要求同行,并展示了魔法一样的雷电异能杀了一个丧尸。保镖队长肖远看中了他的异能,乔岚顾念着过去的情分,于是顾明洋加入了他们。

  开始的时候,顾明洋待她如初恋,仿佛分手什么的都是浮云,吹吹风就没了,但乔岚忘不了分手时他的嘴脸,所以始终如鲠在喉,无法说原谅。乔岚还发现顾明洋极其迷恋权势,他从来都不甘于平庸,但末世前他将自己的野心掩饰得很好,末世了,他却不屑掩饰了,一度想取代肖远进而掌控小队。

  虽然保镖们也相继出现了异能,但攻击力都不及顾明洋的雷系异能,同期乔岚也有了异能,还是非常宝贵的空间异能。空间虽小,仅有两平米,但是在一群亡命天涯的人中,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助力。

  就在队伍有条不紊地前行的时候,顾明洋的小师妹苏小苑出现并成为了队伍的新成员。苏小苑也是空间异能者,而且她的空间宽达两百平米。有了苏小苑的空间,乔岚的两平米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顾明洋和苏小苑,一个攻击主力,一个后勤助力,一步步掌握了队伍的主导权。肖远和乔岚对此不予置否,对他们来说,只要最终能抵达a军区,其他都没什么所谓。

  “a安全基地遭遇丧尸潮覆灭”广播传开来,虽然乔岚和父亲之间的感情寡淡得很,猛一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懵了好半天,等她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太妙。顾明洋策反了乔岚的保镖,在没有问过她的前提下改变了路线前往b市并抛下了身受重伤的肖远。

  为了活着,避免被当成废物一样丢弃,乔岚不得不抹干了眼泪,强打精神拿着砍刀砍向扑过来的丧尸,作为军人的女儿,她的爆发力之强令众人侧目。

  今天早上,一行人找到了一个大卖场,乔岚被安排到二楼收集物资,那是珠宝首饰的主场,顾明洋还振振有词地说,黄金白银在安全区行得通,让乔岚尽量收集多一些,而他则带着队伍去了食品区。乔岚没有揭穿他,而是服从了他的安排。她知道顾明洋迟早会抛下自己,之所以还留着自己,也许是为了关键之后多一个肉盾,所以她要利用这次机会收集一些物资然后伺机离开,回头去a军区看看。乔岚不相信如山的父亲会倒下……

  同行的保镖相继找借口离开,乔岚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兀自用手碰触柜台里的物件收进空间里,与此同时,隔了几个店铺的玉石轩和呈祥玉斋异象横生,各色玉石纷纷消失了。没人知道乔岚的空间异能可以通过吸收玉石升级,上次升级,她获得了一个精神领域,领域内的动静都在她的掌握中。

  随着玉石源源不断地进入空间并被空间所吸收,乔岚突然感觉到浑身上下一个激荡,她的空间便再次升级了,扩大到了四平米,高也有两米,虽然还是小,但胜在发展潜力大后劲强。

  乔岚的空间还有一个更为强大的功能,那就是可以存放活物,这也是苏小苑的空间所不具备的。乔岚冷笑了一下,为顾明洋的目光短浅而默哀了一下,她可以想象得到如果顾明洋知道自己的空间可以存放活物,会是怎样一个嘴脸,估计巴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将自己带在身边,以便关键时候躲进去保命吧。

  空间升级后,乔岚已经收手,正打算去收集一些御寒衣服,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情谊抵不过背叛……一颗子弹打进了她的小腹上,前方,绰绰约约远去的身影正是苏小苑……是她高估了人心和人性……

  随着血液的流逝,乔岚只觉得自己的灵魂正在慢慢脱离自己的身躯,她有点自暴自弃了,毕竟活着太难太难了,而且她也找不到一丝生机,外面丧尸横行,她却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不但缺衣少食,还身负重伤,死不失为一个解脱。

  突然间,乔岚又想到了姥爷,那个年轻时曾被人称为商业巨子,却因她母亲身亡而提前退休,并一心一意教养自己长大的老人家:姥爷至今生死未卜,我怎能就这么认命了呢。我可是华拥之的外孙女,不能丢他的脸。

  仿佛找到了生的希望,乔岚不再坐以待毙,她转身进入了空间,摸了件还算干净的衣物用来包扎,可是最终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迷过去。

  乔岚不知道,在她昏迷在自己空间里的时候,只剩半条命的肖远被她父亲的巡逻兵找到并救活了,而她父亲则亲自带兵追着他们踪迹而来,另一边,一只看起来老迈但眼冒精光的高级丧尸也正锲而不舍的赶来……

  乔岚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意识渐渐回笼的时候,她隐隐约约听到了鼎沸的人声:得救了吗?

  “拉出去是屎你坐回去给我试试!!!人都抬出门了,还想抬回来,没门!!!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如今生是你们黄家的人,死也是你们黄家的死鬼。我告诉你们,别让她死在这儿,坏了咱村的风水,烂下水的贱货……”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连珠炮弹似的骂出一长串粗俗不堪的词汇,与之对骂的虽然斯文一点,但气势上却没有矮半分,“这门没进,堂也没拜,怎么就成了黄家的人,黄家的鬼啦。咱只听过强买强卖强娶的,断没有强嫁的道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姑娘是天家公主,是侯门女呢。也不看看你家姑娘,进的气儿还没有出的气儿多,一只脚都踏进阎罗殿了,还好意思给抬出门,我都替你们臊得慌。咋就这么好意思呢,脸盘这么大,你们村的水井是托你盖着的吧……”

  两人持续对骂着,越骂越大声,越骂越难听,最终两群人大打出手,场面混乱不堪。

  乔岚只能听到人声,却睁不开眼睛,突然一个失重,然后就摔在了地上,痛得她仿佛四肢百骸都扭曲起来,即便是如此,她也没有动弹,不是她不想动,而是根本就动不了。

  为了分散注意力,乔岚仔细去听周边的声音,通过骂战的内容和周边人的补充,她整理出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虐童案件:五里镇黄员外的幺儿黄从仁自去年摔下马后一直昏迷不醒,眼看着就不行了,想给他娶个媳妇冲喜。为了那三十两聘礼,青山村陈家奶奶陈王氏也找了媒婆把老二的大女儿陈月荷的八字递过去,这么一算,陈月荷也成功被黄家看中了。八字还是次要的,关键是陈月荷几个月前进山拾柴火被冻伤了,陈家也不给看大夫拿病,就这么病歪歪的没好,黄家想着如果冲喜失败,就让两人黄泉路上有个伴,到了下面儿子也有人服侍。谁能料到,冲喜还真成功了,昏迷了一年多的黄从仁居然醒了,非但醒了,还精神十足,得知父母安排了亲事,闹着退亲,要娶就娶表妹李媚,原来他早就与表妹李媚私定终身了,暗地里山盟海誓,非亲不嫁,非卿不娶。如此这般,抬着陈月荷的花轿才到黄家大宅门前就原路返回了,到了青山村三岔路又被收到消息的陈家人给拦了下来。

  听了一段精彩分层的评书,乔岚默默为那个叫陈月荷的女孩点了一根蜡烛,但慢慢的,她整个人就不好了:不是末世了吗?!黄员外是怎么什么意思?!三十两聘礼是怎么什么意思?!冲喜?!退亲?!花轿?!还有还有,那什么表妹,近亲结婚不是禁止的吗,也不怕生出个畸形儿?!

  乔岚觉得自己本应理解那些是什么意思,但她又不是很懂到底是几个意思,思来想去,本就不清晰的脑子更加混乱了,加上周围闹得慌,于是一个晕眩就又昏过去了。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