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章 被抛尸了

第二章 被抛尸了

  乔岚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周围只有此起彼伏的虫鸣,她努力睁开眼睛,映入眼睑的是璀璨的星空。

  看着满天亮闪闪的星星,乔岚想起曾经读过的一段话“世界上有两件东西能够深深地震撼人们的心灵,一件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准则,另一件是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为了体验一下这句话,她曾跑到天文台去看星星,可惜没有感觉到心灵的震撼,但此时此刻,她如确确实实被震撼了,实在是太漂亮了。

  对着浩淼的星空感叹了一番,乔岚察觉四肢慢慢有了知觉,她尝试着坐了起来,以便打量周边的环境,合计自己的处境。看到四周类似泥墙的物件,凌乱的石堆,还有横生的杂草:这里该不会是乱葬岗吧?!不是乱葬岗也差不离了,虫子什么的也只有在荒山野岭才叫得这么欢快吧。乔岚冷汗津津,赶紧打量了头顶的星空,好平复过快的心跳。

  乔岚还注意到自己身上穿着一套破旧的衣裙,看着样式有点像少数民族的服装,她非常确定以及肯定,这不正常,非常不正常,为什么她一副少数民族打扮躺在一片类似乱葬岗的废墟中,而且三更半夜,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为了节省精力,乔岚重新躺下来,想着自己前不久还在与丧尸斗狠,与人渣斗智,之后旁听了一场大戏,这会儿却到了这么一个安宁得不像话地方来,几乎是晕一次就换一个场景,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我中了乾坤大挪移啦,难不成我的空间异能还有这么逆天的功能?!我滴神啊,这绝对是横行末世的一大利器。话说要怎么启动来着!

  咕噜咕噜的声音从腹部传出,打断了乔岚的天马星空,她无奈且无力地在心里叹了口气:还是先解决温饱问题吧,也不知昏了多久,中间估计也没吃什么东西。

  乔岚闭上眼睛,慢慢感受处于自己的随身空间,略过两堆金银珠宝,探到其他什物,找到了两根红薯,这还是她不爱吃才留下的,如今倒成了她的救命粮。

  乔岚正要拿出那两根番薯开啃,突然耳边的虫鸣中夹带着不和谐的声响,她条件反射地要发散精神力勘查,却悲催地发现精神领域没了,而且她还无法进入空间,乐观如她把这归因于自己的身体问题,只要身体恢复了,她的空间异能一定能恢复如初。

  极轻微的脚步声待走近就停下了,两个鬼鬼祟祟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好吧,如果那块板子还能叫门的话。

  “娘,要不还是别要了吧,扒死人衣服多不吉利啊。”

  “闭嘴!那衣服花了我五十个铜板,拿回来,我转手就能卖回五十个铜板,没得让那赔钱货穿了去。哪怕卖不掉,回头老四家的赔钱货出门子就给她穿出门。”

  “我帮把风……”

  “你个嘴儿馋,眼皮子浅的扔货,胆儿肥了安排我做事,你给我进去扒衣服……”

  虽然外面的两个人都尽量压低了声调,但乔岚还是听出来了,外面那个所谓的“娘”正是之前骂战的主力之一,也就是陈月荷的奶奶陈王氏。

  外面的人拉扯了一会,终于还是较为年轻的那个硬着头皮推开门板进来了,她是陈王氏的大儿媳妇陈李氏。

  陈李氏一边战战兢兢地撩开杂草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到:“阿弥陀佛,荷丫头,不是大伯娘要来扒你衣服,是你奶让这么干的,你这要是有怨气,回头找她去,可不兴找大伯娘。把你说给黄家的事大伯娘一点儿不知情,是你奶贪图那三十两银子,也是她让你爹给你灌药的,你有怨也找她去。之前大伯娘做得有些过了,说的话也不大中听,但这都是为了你好,想你越勤快,以后定能嫁个好人家。你珠姐儿年纪小不懂事,对你做了些错事,但姐妹间哪能没有磕磕碰碰,她现在可后悔了,说以前没能好好爱护你。清明大伯娘让她给你烧两张纸钱,你拿去贿赂贿赂阎罗王,让他给你投到大户人家当千金小姐。”

  待看到破炕头上躺着的“尸体”,陈李氏惊骇万分,几步退到了门边,听到门外的催促声,只好又上前来,走近后腿一软就跪下了,索性拜了几拜才把手伸向炕上的人。

  乔岚本来还想听多点内幕,那手已经摸索到她腰腹上想解开那儿的布丝绦,便也不再忍了,霍地一下直起上半身,冷冷地看着半跪在地上的妇人。

  “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声尖叫所包含的极度恐惧骇到了门外的陈王氏,让她两眼一翻白,一口气梗在肺里,差点没抽过去,然而坚强如她到底缓过来了,然后撩起裙角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得无影无踪,很快陈李氏屁滚尿流地爬出来,追着婆婆而去,只不过她已经吓得手软脚软,而且心里素质远没有陈王氏硬,每跑几步就摔一摔,爬一爬,然后继续跑,继续跌。

  看到对方的惨状,乔岚很想捧腹大笑,但她笑不出来,对方的尖叫分贝之高震得她的耳朵嗡地一下就“失聪”了,而且她发现更为悲剧的是,之前她还点蜡烛为之默哀的陈月荷正是她自己:空间到底把我怎么了!?我怎么就成了陈月荷了。

  之前因为身体还有麻痹感,乔岚也没能仔细打量自己,如今发现异常了,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自己活生生地小了一号,瘦小的双手满是伤痕和茧子,她突然意识到,这绝不是空间转移这么简单,她还是她,但绝不是原来的她:我肯定是死了,然后还借尸还魂变成了别人,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居然抢了别人的身体……姥爷,该怎么办,我还能回去吗……

  从来不看网络小说的某人根本不知道这世上还有穿越一说,穿越题材的电视流行那会儿,她还题海中沉浮。浸淫末世一个月多,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异能以及匪夷所思的异象,乔岚对借尸还魂并非不可接受,但是:这到底是那个缺德鬼干的好事,还我凹凸有致,惹火性感的身材!!!呜呜呜……

  就在乔岚再次无力地躺平身体点蜡烛为自己默哀的时候,又有人过来了,不过这次,似友非敌。

  “姐!”一个娇小的身影穿过被陈李氏撞坏了门口走了进来,“姐,你怎么样了?”

  乔岚饿得不行了,这会儿也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干脆默默躺着装晕。

  清凉的液体被一点点喂进乔岚干渴的口中,几口凉水进腹,眩晕感去了一些。乔岚裂开眼缝,看到一个大概七八岁,穿着粗布短衣的小姑娘,手里拿着一个黑乎乎的什物,眉头紧锁,大概在苦恼怎么让自己吃进去。

  “姐,醒醒!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起来吃点吧,不然该饿坏了。姐,醒醒,你醒醒……姐,你不要死……”小姑娘的语气带上了哭腔,乔岚就很识时务地“醒”过来了,不过还是“虚弱”得讲不出话来。

  “姐你醒啦,太好了,我还以为……”小姑娘破涕为笑,连忙把手里的东西递过来,发现乔岚很“虚弱”后又乖巧地掰下一小口喂进乔岚的嘴里,乔岚心里那叫一个感动啊,可是,等等,这粗糙不堪的口感,这怪异的味道,什么玩意儿?!

  乔岚很想把嘴里的不明物体吐出来,但触及小姑娘瘦弱的脸颊上尤其精亮的眼睛,她还是勉为其难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了,可紧接着,小姑娘已经掰下第二块喂过来了,乔岚不想勉强自己,可小姑娘转眼就泪汪汪了,“姐怎么不吃了,娘说只要你吃得进东西就能好起来,如果不吃东西,不病死也是饿死的。姐,你就吃点吧,求你了。”

  乔岚抵御不了那双泪汪汪的眼睛,只能继续勉强自己。好不容易吃完那个所谓的饼子,乔岚觉得梗得要死,还好小姑娘带来的水充足,不然她早晚得噎死。

  “今天那个家吃白面馒头,还有好多菜,我和娘忙了一天就分了两个饼子,连菜沫渣子都不给,抠不死他们。这还是我偷拿的。不过,我知道老妖婆把馒头藏在哪儿,今晚我去偷拿几个,明天给姐拿来。”喂姐姐吃下一个饼子,保证姐姐不会病死或饿死后,小姑娘看起来轻松了不少,开始絮絮叨叨地讲话。

  乔岚心安理得地装虚弱,她喜欢小姑娘的唠叨,从中能了解到很多人和事,她很想开口说两句,好引导小姑娘把话题转向她感兴趣的地方,但她发现小姑娘很自然而然地接受两人的相处模式,好像以前就是这样就是一个讲一个听:原身不会讲话?不会这么倒霉吧。

  “姐,你怎么都不训我了?”

  “嗯?!”这又是什么节奏?!

  “以前你不让我说‘那个家’还有‘老妖婆’,我一说你就会训我。”

  “……”乔岚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的好,“我训……训你,你怎么不改?”还好不是哑巴。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们跟他们不是一家人。他们不用干活,我们一天干到晚。他们吃肉,连汤都不给我们。老妖婆这么坏,我还想喊她东家呢。”小姑娘叉着腰,义愤填膺地发泄自己的愤慨,想把一向古板教条的姐姐拉入反抗者阵营。

  “东家?!你怎么会这么想?”乔岚不免觉得好笑。

  “她把我们当下人使唤,不是东家是什么。”听到这个理由,乔岚忍不住轻笑出声,从未听过姐姐笑的小姑娘停下了她的慷慨激昂,疑惑地看着乔岚,“姐,你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额……”乔岚的笑戛然而止,第一时间把表情变成黯然欲泣状,“他们不要我了,所以姐现在也不是‘那个家’的人了,跟你一样。”乔岚真想给自己颁一个“思维最敏捷奖”,这么一瞬间就想到了一个这么好的很合理的理由,还为之后的一系列转变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对了,我怎么会在这?!”乔岚终于问出了盘桓脑海很久的问题,她还想解释一下是因为自己晕过去了才稀里糊涂,但很显然,极富倾诉欲的小姑娘主动得很,“他们吵个不停,还打架,老妖婆不给你回家,还把咱娘关起来了,其他地方也没有空房子,里正就让人把你抬过这里来。那个,姐,你……难过吗?”小姑娘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乔岚。

  “难过!?”好像,我是应该难过才对。

  “额……他们讲……”刚才乔岚恹恹的,没什么精神,她不敢提到那个话题,如今乔岚主动提起,脸上还挂着淡淡的笑意,好像听得进劝的样子,便也鼓起了勇气,“姐,那样的人家,咱不稀罕,退了才好呢。明明多得姐嫁过去冲喜才把那龟儿子救活的,转身就退婚,这样忘恩…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谁嫁谁倒霉。我很庆幸姐没嫁过去,不然还不被蹉跎死。姐今年才十三岁了,过几年,大家都忘得差不多了。像姐这么勤快又漂亮的好姑娘,一定可以找到好归宿的。介意姐退过婚的姐夫才不是好姐夫。”

  “这些都谁教的?!”乔岚有点诧异眼前这个豆芽菜一样的小姑娘居然还懂这么多大道理。这会儿,乔岚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身在戒律严明的古代,所以不知道她这个便宜妹妹的观点和言论有多惊世骇俗。

  “没谁教,额,谢金宝也说了些,我记住了。刚刚有些是他告诉我的,我一并跟你说了。”

  “呵呵……”

  乔岚不着痕迹地跟小姑娘套话,发现她人虽小,可却很有性格,也很有想法。

  入夜深了,小姑娘一直都没走,乔岚知道她想留下来陪自己,不过她却纠结起来了,末世沉浮一个月多,她极度缺乏安全感,如今荒郊野岭,四堵泥墙,若有若无的狼嚎,让她真恨不得躲进空间不出来了,偏偏她又有太多顾忌,不可能让小姑娘也进去。让小姑娘一个人回去吧,又怕她有危险。

  这会儿,乔岚依然相信她还真二十一世纪的地球,只是到了某个极度极度极度封闭的山区而已,因为封闭,幸而未被丧尸病毒感染到,从而在末世中偏于一隅,或者说,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这个地方就这么一直保持着,千年不变。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3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