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七章 狗屁富贵

第七章 狗屁富贵

  农忙期三餐,两干一稀,非农忙期只吃两餐,一干一稀,今早陈家吃的是稀饭,外加一个小小的野菜饼。往常,陈梁氏母女做完饭还要清理灶头才能去堂屋吃东西,而每次她们过去的时候,本来稀得不见米粒的稀粥就真的只剩下粥水了,菜饼子更不会有剩下的。

  今天陈月牙亲自端菜饼子上桌,顺势坐下,然后在陈王氏杀人的目光中夹了两个菜饼子,各咬了一口才到碗里,然后去盛粥。

  “没教养!”自诩小家碧玉的陈月珠白了一眼陈月牙,平时,陈梁氏那份饼子多是她和两个弟弟分吃,今天眼看着没“加餐”了,让她怎能没话说。嘀嘀咕咕的陈月珠突然嗅到一股从未闻到过的幽香,当即狗魂上身了一样四围嗅了嗅,

  “站住!”陈月珠冷不丁攥住走过她身旁的陈月牙,害得陈月牙差点打翻手里的粥碗。

  “放手!”陈月牙已经很久没有和陈月珠正面对上了,何况此时她挂念着不知所踪的姐姐,心情更说不上好,大有陈玉珠再不识相一点放手,她就赏她两巴掌的架势。

  “你搽香粉!”陈月珠的鼻子一向很灵敏,刚刚她一进门就闻到一股若隐若现的幽香,但仔细闻又闻不到了,所以当陈月牙走近,她再次闻到了那股很好闻的香吻时,她便拉住了一向避而远之的陈月牙,努力一嗅,就确定那香味真的来自于陈月牙。

  “你居然搽香粉!!!”知晓陈月牙肯定不会乖乖告诉她这香是怎么回事,本着她没有,别人也休想有的变态心理,她才要闹大。陈月珠的语气很是尖锐,加上她特意提到了声调,果然把陈家上下的目光给吸引过来了。

  “小小年纪,也不知想要勾引哪个野汉子。”陈李氏第一时间跳出来支持闺女讨伐陈月牙,“你自己嫁不出去就算了,非要学腌臜地风尘女那套,连累咱陈家女儿的闺誉。”

  “你哪来的钱买香粉,是不是偷我钱啦。”陈王氏当即甩下筷子去查看她的钱匣子。

  成为众矢之的的陈月牙已经知道陈月珠这一惊一乍的是怎么回事了,她一定是闻到了姐姐的手串留在她手腕上的余香。她深谙好东西进了陈家就没有再出门的道理,所以回来前把手串包裹好藏在了那个破炕里。

  陈月牙的确没有搽香粉,说起话来亦是底气十足,“哟,腌臜地风尘女那套?!要不咱去陈月珠房里看看她有多少盒香粉,多少盒胭脂吧,咱也取取经,看什么叫腌臜地风尘女那套。”

  “别想转移话题。你没搽,身上怎么有香味?”陈月珠暗地里埋怨母亲陈李氏不会讲话,把她绕进去了。

  “我倒是想搽啊,你给我两盒试试。”陈月牙说完抬起手腕闻了闻,“你说的是这个吧……刚刚碰到赵寡妇,她非要拉着我问你有没有定亲,想把她娘家大哥介绍给你。”

  “放他娘的狗屁……”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陈李氏和陈月珠的注意力瞬间被转移了,光顾着骂异想天开的赵寡妇。祸水东引的陈月牙心安理得的坐下来喝粥,她刚刚确实遇到了张寡妇,而她确实拉着她说些有的没的,不过说的是她姐陈月荷,而不是陈月珠。

  陈月牙在陈家斗智斗勇,乔岚终于到了五里镇,五里镇的繁华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原来发源自大青山山脉的漓水江就在五里镇旁边奔腾像东北方向流去,最终汇入可以直达京城的红河,青山村的遥水河其实只是漓水江一条细小的支流而已,就因为水路的便利,五里镇成了一个小型的南北货中转站,南边历山县县城的人上京,如果不耐走陆路的话,通常也会到五里镇乘船北上。

  而此时此刻,乔岚已经转了两圈五里镇,连码头都没放过,对这个小镇有了初步的了解,现在她想的是怎么把一直默默跟在身后几米外的谢金宝甩掉,要说凭借她乔岚三寸不烂之舌,把谢金宝忽悠回青山村不是什么难事,难的是她现在是陈月荷,不是乔岚,,不好太冒尖。

  “谢金宝,跟你商量件事。”再次把谢金宝招到跟前,乔岚假装为难地开口道,“你身上有钱不,借给我,我改天加……一定还你。”性格使然,乔岚还想豪气地说加倍偿还来着,突然意识到她是陈月荷,是那个一穷二白的陈月荷。

  “……”谢金宝没有接乔岚的话,只是把眉头皱成一个川字表达他的不满:出来前不是说找活计吗,怎么转了两圈,啥都没干就要借钱?

  “你看,这活计也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而我实在不忍心牙儿再跟我一起睡在荒郊野岭了。陈家虽然不好,到底还有几片瓦遮顶。”你这样亦步亦趋地跟着我,我怎么拿空间里的首饰出来当啊,不当东西我怎么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啊。为了新生活,陈月荷不遗余力地攻击谢金宝的短板,“你不知道,她夜里翻来覆去,这两晚,根本就没怎么睡,瞧她都没什么精神了,我心疼啊。”可恶,睡不着的是我,月牙儿睡得跟猪似的,就差没打鼾了。

  不提陈月牙的时候,谢金宝为人还算是精明的,但是一提及陈月牙,谢金宝根本就是无条件无底线,所以他把仅有的五钱银子给了乔岚,然后赶着驴车回青山村了。

  送走了谢金宝,乔岚第一时间到一家还算可以的客栈要了一间房,然后让小二送四菜一汤到房间里,从谢金宝那里搜刮来的五钱银子一下子花掉了,只剩下五十个铜板。

  吃饱喝足的乔岚又给了小二十个铜板,让他安排热水,美美地洗了个澡后又浅浅地睡了一觉,醒来,已经华灯初上,月满西楼。

  睡醒后的乔岚觉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了,因为觉得状态不错,她便尝试着进入空间,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

  空间依然是原来的大小,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边长为两米的立方体。

  进入空间的乔岚第一时间扑向那两堆珠宝,随便拿起几件,笑得异常诡秘。

  乔岚扒拉着她的宝山,计划着要当哪几件,很快,她就选了几个金镯子和银镯子,估摸着能换不少银子够她挥霍一阵了。看着胡乱堆砌的金银首饰,她觉得有罪恶感,想着明天拿了钱,第一时间买几个漂亮的首饰盒放她的珠宝,然后再买几身丝绸做的衣服,还有……想着想着,乔岚突然抑制不住笑出声来。

  乔岚拿着几个镯子,正要出空间,突然,她停住了,低头看向手里的镯子,移开大拇指,看到里面24k金的刻印,顿时,她仿佛被雷劈了一样,整个人都懵了:我怎么忘了,古代的金银纯度都不高,这些金银首饰一看成色就不一般,更别说已经接近纯金纯银了,加上上面的字母和阿拉伯数字,万一被人注意上,顺藤摸瓜,找上来……虽然现在没有美国那变态的谍报系统,不过皇上总该有什么锦衣卫,东厂之类的爪牙,想想都瘆的慌。虽然找过来也不一定是要杀我,但想要金银提纯技术是肯定的,如果我会的话,倒也不怕,但问题是我不会啊,而且这些首饰根本就无法解释来路。万一他们对我上十大酷刑。啊啊啊啊啊,天要亡我,我怎么会觉得老天还是眷顾我的。

  乔岚倒伏在空间里,默默把泪水流进心海。

  “罢了,哭没用!我可是乔岚。”坚强如乔岚重新站了起来,重新开始扒拉她的宝山,最终找到少量非金银制的饰品,红珊瑚项链,黄花梨手串,小叶紫檀手串等等,还有一尊白玉弥勒佛,一颗玉白菜和两颗掌心大小的荧光石球。

  乔岚的空间是会吸收玉石的,但凡进入空间,无论什么玉石,都会被吸收得一干二净。乔岚疑惑了看着这四件明明看起来很漂亮,但却被空间嫌弃的玉石制品,很快她就明白过来了,这些是人工玉石,并非天然。

  白玉弥勒佛和玉白菜的底座还有呈祥玉斋的标记,也不好出手。

  第二天,乔岚在五里镇最热闹的西大街的小吃店坐下,要了一碗馄饨,她慢条斯理地吃着碗里的馄饨,其实眼睛余光一直在关注大街对面的当铺——方家当铺。当铺的生意还不错,一个早上就做了几单。

  乔岚把馄饨吃完,正要起身,便看到一个中年胖子带着两个家丁模样的人押着一个姑娘从街头风尘仆仆地过来,随后进了当铺。

  “那不是黄员外的童管家吗,这是闹哪一出啊。”小店里的客人都看见了,一个个好奇得不得了,纷纷询问,这时候,店小二出场了。乔岚很淡定地坐着,小口地喝着馄饨汤,同时分神听八卦。

  “被抓着的那个是黄家的婢女。早上来当东西,我看着她前脚刚离开,后脚就被人跟上了,这不,小半天就被抓住了,肯定是手脚不干净,被人揭发了。”

  “也是,她就一小小的婢女,怎么会有好物件呢。”

  旁的人纷纷附和。

  这天下午,一个老妪颤颤巍巍地出现在方家当铺要当传家宝——红珊瑚珠链。活当五两,死当十两。老妪嫌价格太低,不当了,一边唉声叹气,一边颤颤巍巍地转身离开,不过临出门又被掌柜给叫住了。掌柜了解了一番老妪的难处,做出一副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模样,给了三十两死当的“亏本价”。

  乔岚一边在心底骂“奸商”,一边千谢万谢地接过六锭五两重的银子。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