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十二章 似故人来

第十二章 似故人来

  乔岚吃完还打包了一份小吃食当宵夜才回客栈。没了后顾之忧,她开始考虑以后的路。如果只是想当个市井小民,三千两足够她维持最基本的生活到老并养老送终了,可是如此空虚的生活绝非她所愿,当然,她还可以继续想办法典当她的宝山,但这跟坐吃山空的米虫有什么区别,之前是没办法,不到迫不得已不能再走那一步。乔岚的双眼燃起了熊熊的烈火:当米虫可耻!!!人生在世,得有所经营,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其实,乔岚最怕的是自己失去斗志。

  士农工商,士地位最高,商人最低贱。做官?!没我的份,除非嫁入官家。做农民?!太辛苦,而且我根本不会种地。做工?!没有一技之长啊。其实说起来,做生意最合适我了。我可是华拥之的外孙女,不求成为岂国首富,混个历山县首富也不无可能。嫌弃商人的人,除了那些所谓的上流人士,其他人都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让个吃不到穿不暖的农民抛弃他的身份成为低贱的穿金戴银的商人,一准乐意。

  乔岚的思绪渐渐涣散,眼看着就要进入睡眠状态了,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一个激灵坐起身来,沉默了半响就消失在床上帐幔里。

  空间里,乔岚盘腿坐着,跟前依次摆放着一本笔记本,一个装着稻谷的布袋子,还有两根红薯。

  乔岚仿佛老僧入定一样冥想了好久,才又消失在空间里。

  第二天,天一亮,乔岚就醒来了,她收拾了一番,正打算去一品鲜买肉包子,然后去约好的地点等谢金宝,刚出客栈门口,就看到了侯在不远处的俞大拿,瞧他一脸憔悴,身上还带着露水,倒像是等了一夜的样子。

  杨应风人长得高,还经常去健身,乔岚没有机会见识他的腹肌,但想来肯定是有的,而俞大拿有杨应风的身高,却没有他的体魄,长得颇为瘦削。

  乔岚没有说话,仿佛没有看到俞大拿似的,一个人慢慢地走向位于西大街的一品鲜。她带着帷帽,垂下来的网纱挡住了她的面目,要是她穿着破旧一点,不戴帷帽也没关系,穷苦人家不讲究那些,这要是她再穿得光鲜一点,她出门还得丫头陪着,像这几天一个人住客栈,一个人这里来那里去,是肯定不行的,认识不认识的人都要说上几句道长短,这就是阶级。

  乔岚走进了一品阁,俞大拿犹豫了一下也跟进去了。其实她更想找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和俞大拿说话,可是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容易惹闲话,所以乔岚没有进包厢,而是在昨天的雅座做下了,这时候还太早,一品阁里也没什么人,说话小心点也不怕人听到。

  乔岚把帷帽拿下,看向俞大拿,她有点紧张不知道他第一句话会跟自己说什么,会暗示自己他就是杨应风吗?会提示他也是穿越过来吗?会问自己姥爷近况吗?乔岚有很多猜想,可惜,她失望了,俞大拿在雅座几步外恭恭敬敬地站住,然后拿出了他的卖身契递给乔岚。

  “……”乔岚很努力地观察俞大拿,看是否有破绽,可是没有,虽然依然没有弯下腰杆,虽然眼神里倨傲不变,可是俞大拿只是俞大拿,不是那个桀骜不驯,惊才艳艳的杨应风。

  其实在看到俞大拿的落魄后,乔岚就明白,俞大拿不是杨应风,如果俞大拿有杨应风魂魄在,又怎会过得如此凄惨,不说鹏程万里,混个风生水起是最起码的,只不过,她自己不甘心而已,她太孤单了,太渴望有那么一个人能理解她的处境,支持她的决定,帮助她走下去。

  小二把乔岚吩咐的十个肉包子端上来,秉承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服务宗旨,又很有眼力界地退下去了。

  乔岚没有接那张身契了,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以便掩饰那抑制不住的失望和落寞。

  “那银子不是用买你的。”

  “断没有收了银子不给货的道理。”俞大拿斩钉截铁地说。

  “你卖身银子要二十五了,我只给了十五两,所以那不是买你的,是给你的。”

  “如此姑娘欠我十两。”高瘦的男人略为迟疑了一下又加了一句,“或我重新写一张身契,十五两卖身十年。”

  “……”丫的,这明明就是杨应风的作风嘛,什么时候都这么一丝不苟。“你以为我可怜你?我不可怜你,我连自己都可怜不过来,怎么会可怜你,我是钦佩你,所以才给你银子的。”

  “……”俞大拿没有说话,但很明显,乔岚的话令他很疑惑。

  “有人说你傻,为了女儿把自己搭进去,其实你可以再娶一个妻子,再生几个儿女就是了,可是你没有,我敬重你对家人的那份心,所以才想帮你一把。这是你应得的,不必真的把自己搭上。”真正的原因是杨应风,乔岚当然不会说,说了也没人信。

  “不必,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俞大拿和杨应风一样是一个异常固执的人。当初,华拥之觉得做自己的助理埋没了他,想让他去分公司当总经理,可是他不肯,怎么说都不肯,只是十年如一日地站在华拥之身后。

  “你打听过我?”

  “知道一点。”

  “也不知你到底知道多少,我是青山村的陈家老二的大女儿,之几天前坐着花轿被黄家退婚,然后陈家也不要我了。我现在无名无分,而且一文不名,下面的路还不知怎么走,你说,我这样还怎么收你的身契?”乔岚一板一眼地向俞大拿说明自己的情况,语气异常的平静,平铺直述。把自己的情况和盘托出,除了试探他是否真心跟自己,还想他有个心理准备。

  如果说,俞大拿一开始是遵循本心找来想回报那十五两银子的话,那么现在,他是真的想追随眼前这个小姑娘了,明明卖身为奴很可耻,明明眼前这个姑娘只有十三岁,虽然穿着体面,但穷苦生活的痕迹还没去掉,而且也没有什么作为,只是一个小小的村姑而已,可就是有一种令人信服的力量,莫名的让他觉得热血沸腾,很想追随她的左右。“你这样,更应该收了我的身契。你现在很需要帮手。”

  “额……”不得不说,俞大拿一击即中,戳中了乔岚的软肋。

  昨晚,乔岚临睡前想起那几个跑镖的人说的话,之前拿着那小一袋稻谷时一闪而过没抓过的念头很清晰地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让她对未来有了一个大胆的构想,可她不但是世人多有偏见的女子,还是一名只有十三岁的女子,所以她缺人,能用得上的人,最好是以一顶十的人。她多希望期待杨应风的出现,可是她失望了,俞大拿只是俞大拿,不是杨应风。现在,俞大拿用杨应风的语气和神情告诉她,他可以成为她的帮手,乔岚心动了,俞大拿的确没有杨应风的记忆,可也许他们的灵魂是相通的。杨应风是姥爷的金牌助理,那么,俞大拿也可以成为属于她自己的金牌助理。

  “跟我说说你的情况吧。”擦,怎么搞得跟面试似的。乔岚默默地鄙视了一下自己。

  “我……我现在就和闺女两个人生活。闺女……叫俞小蝶……”俞大拿说完以上两句就停住了,看着乔岚,意思是他的情况说完了,见乔岚还看着他好像示意他继续说,于是加了一句,“她七岁……”。

  乔岚差点笑场,因为杨应风也是这样,说起工作来丝丝入怀,条理分明,可是一让他说他自己的事,就磕磕巴巴,黏黏糊糊的。

  乔岚开始和俞大拿进入了问答环节,经过一番艰苦做绝的对话,她基本了解了俞大拿的情况,说起来,他竟比自己还要可怜。

  俞家在五里镇往北的桃花村,祖上留下几十亩地,生活过得倒也宽松,直到十三年前,俞大拿的爷爷俞广财出门跑生意带回了一个欢场女子,宠得不得了,生生把俞大拿的奶奶给气死了,接着那女子成了俞大拿的继奶奶,还生下了两儿一女。八年前匪乱,俞大拿的父母为了护住家人被被乱刀砍死。两年前征兵,俞大拿的爷爷苦苦哀求俞大拿去顶家里的名额,俞大拿十三岁的儿子俞正清偷偷去顶了家里的名额,等俞大拿知道已经来不及了,后来,儿子的死讯传回来,体弱多病的妻子不久也去了。

  很多情况没有细问,乔岚都能猜出一二。“你把自己卖了,你祖父那边如何交代?”

  “该还的都还了,不该给的也给了。”俞大拿讲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异常的坚定,表明自己跟那家子人已经桥归桥,路归路了。

  一品鲜里渐渐多人起来,乔岚接过俞大拿手里的身契,然后递给他一张银票。

  看着递到眼前的银票,俞大拿震惊了,银票在他的认知里是很了不得的东西,比银子值钱得多得多得多,家里是继奶奶把持钱财,他手里从未有过余钱,经手最多钱的一次就是昨天,新主子让人给了他十五两,现在新主子又一下子给了他这么多钱,这让他束手无策起来,“太……太多了……只,只要十两。”

  “不全是给你的。剩下的,你拿去帮我租一处一进或小两进的房子,以你的名义租,偏一点没关系,先租一两年。租好了你和你闺女蝶儿先住进去,帮我照看好。租好后……你把地址告诉集市上卖馄饨的季大娘,我会过去找你的。”

  “啊!奴…奴才……”俞大拿连忙双手颤颤地伸过去接银票,可是临到手,乔岚又把银票往回一兜,然后异常严肃地说,“在我面前,你永远都不必自称奴才,这是我给你的特权。”

  “……”俞大拿看向乔岚,发觉她是认真的,心情无限复杂起来,不用自称奴才,他是一百个,一千个愿意,可是他从未听说过哪个主子对下人恩惠至此的,“为…为何……”

  “我也不知道,姑且当作是上辈子的因果吧。”乔岚把银票放到俞大拿手里,又包了三个大肉包给他,才带着她的肉包缓步走出一品鲜。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