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十三章 荣归个鬼

第十三章 荣归个鬼

  乔岚一手拎着包着大肉包子的荷叶包,另一手拎着一个包袱,慢慢踱向五里镇的牌坊下。五里镇在早晨的阳光中慢慢苏醒,两旁鳞次节比的店铺透着一股原汁原味的古味,周围三三两两的人匆匆而过,都在为了生活而奔忙,不远处有个肥胖的妇人在教训不听话的少儿郎,这边冲冲走过一个担着担子的小贩,那边的南北货铺子正在打开门做生意……有了比较,她突然觉得自己太懒散了,于是加快了脚步往前走

  五里牌的牌坊建得很高,据说十几年前,这里还只是一片平原,当时历山县的县令徐弘体察民情来到这里,觉得这个地方很好,于是安排人手过来建镇,慢慢的,就有了五里镇,带动了一方的发展。这样一个好官,却在调任途中发生了意外,英年早逝。当时刚好京城发生了一些事情,上面那位特别强调忠义二字,两江巡抚投其所好,把徐弘的事上报,于是便有了这座五里镇标志性的建筑物——忠义牌楼。

  待乔岚到牌坊的时候,陈月牙和谢金宝已经等在那里了,也就是说,他们天微微亮就已经出发了。陈月牙看着焕然一新的乔岚,惊讶得目瞪口呆,她从没见够这么光鲜的姐姐,差点就认不出来了。“姐,你这是……”

  “是不是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啊~”陈月牙无意识地应了一声,谢金宝面上也略带惊讶。陈月牙惊讶过后,开始担忧她“单纯的”大姐是不是被卖了还是怎的。“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等会儿再说,来来来,到这儿坐!大娘,三碗馄饨。”乔岚把陈月牙牵到季大娘的馄饨摊上做下。季大娘一边下馄饨一边和乔岚搭话,不外乎是夸夸两姐妹之类的。乔岚笑得一脸明媚,转头招呼傻站在一旁的谢金宝坐下,然后又把手里的包袱塞到好似有千言万语陈月牙怀中,“这都是姐给你买的,看看喜欢不!”

  陈月牙稍一拆开包袱,看到里面的布料,不用看也知道是衣服,而且是崭新的,她眼里的忧虑更盛了,“姐……”

  “哎哟,小脸皱成这样,放心放心,你姐还没把自己卖了。饿死,先让我吃完东西。”

  季大娘刚好把三碗馄饨端上来,乔岚拿起筷子便吃,别怪她着急,她不是饿,她是心虚,因为她根本就忘了想好借口忽悠单纯的陈月牙还有**的谢金宝。

  一碗馄饨吃完,狡猾如乔岚已经给自己编了一个剧本,于是一五一十地讲述她的“奇遇”,即她遇到一个少年,少年正在发羊癫,她刚好出现并救了他,然后人家给了二十两银子做谢礼。

  “啊!”陈月牙听完乔岚跌宕起伏,精彩纷呈的奇遇,惊叹了一声,“意思是说你也不知道那个有钱人家的少爷是谁名甚,家住何方?”

  “不知道,大约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有羊癫,你看啊,这要是被人知道他有这毛病,婚事一准艰难起来,肯定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咱以后也不要再说这件事了。”

  “嗯!”单纯的陈月牙很郑重地应了一声,“不过,姐,他长得真那么好看?”

  “那是,长得就跟那天仙似的,就是不爱笑,估计是让他的病给愁的。”某人很自发自觉地把曾经见过的某男套进了她的“奇遇”里。乔岚的想象力和演技一样满分,只可惜她没有预见力,没想到自己和“谪仙”还有后来,更没想到她精彩绝伦的故事被她的嫡亲妹子很天真,很无邪地捅到“谪仙”那里,不然,打死她都不这样编排。总之,“谪仙”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当然,这是后话了。

  “姐,天仙是用来形容女子的,你说的那个是男子。不过真是可惜了,他长般好看,却有这样一个毛病。”

  “嗯,真可惜!”乔岚姑且这么应着,心里却腹诽到:可不就是漂亮得跟个女的似的。

  陈月牙听完故事,又埋怨起乔岚乱花钱,她心心念念姐姐现在的生活没有着落,好不容易得来二十两银子,应该攒着,可姐姐却毫无节制地大买特买,花掉了其中的五两银子。其实当她问乔岚还剩多少钱的时候,乔岚说了“五两”,只不过看陈月牙瞬间诈起,又连忙加上“花了,还剩十五两!”就是这五两,也被管家婆陈月牙唠叨了半天,直到她保证再也不乱花钱后才放过她。

  乔岚又说了自己打算立女户的事,陈月牙对女户的事一字半解,乔岚好一通解释,她终于明白,姐姐是要自立门户了,顿时高兴得忘乎所以,高兴之余还不忘问一句,“我和娘是不是可以做你那一户的人?”

  “你的话,也许可以,但是娘不能,再者,陈家不会轻易放你和娘走的。”想到陈家,乔岚心里就堵得慌,“姐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和娘救出来的!”乔岚很庄重地用了一个“救”字,表明她的决心,事实上,她已经想到办法了,只是目前来首,她必须先解了自身的困境。人必先自救,才能救人。

  终于把局面应付过去,乔岚又掏出五钱银子递给谢金宝,后者没有接,只说让她拿着,随便买点东西啥的。乔岚看着既嫌弃又欢喜手中新衣裳的陈月牙,顿时了了,却也忍不住在心中吐槽:这都同进同出了,还怕啥私相授受,榆木脑袋。想是这么想,乔岚还是没推让,把银子收了回来。

  吃过东西,乔岚说要去买酒。听说是要送礼给里正,陈月牙心不甘情不愿,只是这涉及姐姐自立门户的事,她只能咬咬牙,同意姐姐花钱。

  乔岚让谢金宝去买酒,自己拉着陈月牙一转身进了珍宝阁,再出来时两人头上各簪着一根颇为精巧的木质发簪,只是得了礼物的陈月牙却不大高兴的样子,因为姐姐不顾她的反对,硬是浪费钱买这不能吃不能喝的东西。陈月牙觉得姐姐有点疯魔了,一点儿都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买酒就算了,毕竟是为了正事,可是这簪子,还有馄饨包子……虽然很好吃……

  陈月牙一看到谢金宝就抱怨她姐姐居然花了五钱银子买了两根木头棍子,只是没想到,谢金宝一听她抱怨,居然笑得跟个傻子似的,还傻傻地加了一句,“挺好看的!”

  “你们一个个……哼!”陈月牙很难过,颇有“世人皆醉,我独醒”的苍茫感。

  陈家荷丫头“荣归故里”的消息在青山村迅速传开,陈家这边还是赵寡妇亲自去通知的,她酸溜溜把陈月荷好一通赞,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前几天被陈月荷呛了一回,她就很不得劲,陈月荷又几天没回来,让她那那个憋屈啊,吃不下睡不着,如今好不容易把始作俑者等回来了,而且还很有嚼头,如何让她忍得住,陈月荷去了里长家,八卦之友都跟着去了,她跑来陈家嚼舌根,就为了把陈家人的火烧起来,好烧到陈月荷身上去。

  陈寡妇没有将陈月荷去了里长家,先把陈月荷捧起来后,才继续她的猜想说,“荷丫头估计是把自己卖到大户人家当丫鬟了。多孝顺的孩子啊,得了卖身银还拿回来孝敬你们。”

  “陈家生养她一场,她孝敬爷奶不是应份的事吗?!”陈王氏眼皮子都没抬,端着姿态,轻飘飘地说,想到陈月荷居然用给她的孝敬银子买了那么些东西,顿时心疼得无以复加,“眼皮贼浅的赔钱货,直接把银子给了不就行了,净买那些个没用的扔货。”

  “哎哟,怎么就是扔货呢,你不知道那酒啊,老远都闻到那股酒香,我估摸着得一两银子一斤,陈老爷子这下有口福了。还有那条肉,哎哟,老大一条了,怎么着都有两三斤吧,真是馋死人了。”赵寡妇无限夸张地说着,还特地提高声调,好让屋子里的人都能听到。

  陈王氏还想回两句,里屋突然传来陈老汉两声咳嗽,顿时哑火了,便不再呛声。看在那条肉和点心的份上,陈家人对陈月荷的归来有了点点的期待,陈家已经很久没有荤菜上桌了,一个个都忘记肉味了。

  眼看着火已经点燃,赵寡妇笑盈盈地向陈王氏告辞,她还要去看看到底什么个情况呢,哪能继续耗在这里啊。

  陈家上上下下都在等着吃肉,可是,左等右等,就连陈老汉都找借口出来晃了两圈,心心念念的酒啊,肉啊什么的连影儿都没见。

  =====================华丽丽的分割线========================

  狱有话说:

  男主迟迟不出场,一出场就打酱油,实非狱愿!狱本来要给女主一个强大、腹黑的男主,结果写着写着,才惊觉,这男主根本不是狱构思中的男主……

  某封:作者你给我进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某狱:咋啦?咋啦?

  某封:你确定我不是路人甲,而且看看你做的好事,在岚儿眼里我都成神经病了。

  某狱:一定是你走错片场了,让我瞅瞅,你拿的是哪部剧的本……《穿越之一路逍遥》……

  某封:重写!必须重写,给我一个完美的开场!!!

  某封狂躁症发作了,狱先走了,免得误伤花花草草就不好了。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