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十四章 初次交锋

第十四章 初次交锋

  陈家人没能等到好酒好肉,倒是等到了一个令他们火冒三丈的消息,陈月荷去了里正家,那肉那酒那点心也一起提溜过去了。和陈王氏一直不对付的狗子娘在陈家大门外和三姑六婆大声地八卦着这件事,讲得那叫一个声情并茂,彻底把赵寡妇刚才点下的火种给燎起来了。

  第一个起反应的是陈老汉,只见他兀地横哼一声,回到东屋关上了门。陈王氏是第二个暴起的,“个赔钱货,那老货的家什么时候去不得,也不先把东西拿回家,不行,我得去把东西拿回来,那俩老货是糖公鸡,一毛不拔就算了,还沾毛。我不去的话,这东西进去,指定不能囫囵出来。”

  搞不清楚状况的陈王氏神神叨叨地出门往里正家去了。东厢里,陈李氏正和陈月珠小声数落狼心狗肺的陈月荷,听到婆婆要去里正家讨东西,平日里,有关自身利益的事,她一向和陈王氏共同进退,但这次她宁愿缩在屋子里,实在是里正的婆娘朱孙氏比陈王氏还要高一个段数,去了肯定讨不了好。

  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乔岚让陈月牙和谢金宝在进村前抄小路去西岸等她,她自己去里正家。

  时值农闲,青山村啥都不多,闲人最多,尤其是那些妇人们,整天没事干,只东串串西串串,扒拉各家大小事宜。乔岚这一路,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各方人马借着打招呼的势来打听消息,不过都被乔岚给哈哈过去了。

  由于乔岚是带着礼来的,朱里正的婆娘朱孙氏从她一进门就笑得见牙不见眼。乔岚言简意赅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朱里正还想拿乔,结果被朱孙氏暗地里捅了又捅,各种暗示。

  朱里正对那酒也馋得很,只不过想端一端架子罢了,奈何朱孙氏迫不及待了,恨不得马上就去把那点心盒子拆了拿几块去给她4岁的宝贝孙子朱运昌吃。

  “哎,也就是你叔婆心善,叔公会帮你处理好的,不过这立女户的事,还得问过你爹的意思。”朱里正语重心长地开口道。其实,陈月荷如今已经被陈家赶出来了,算不得陈家人,立女户更无需问过陈家任何人,只不过他担心以后会有麻烦,如果能征得陈家的同意,那就皆大欢喜了,说白了,他不想担这个责任。

  乔岚已经从季大娘那里了解了不少关于立女户的事情,她怎么会不明白这个自称她叔公的老头儿端得什么心理,不过她并不在意,她会让陈家人恨不得上赶着甩掉她这个“包袱”,并离她远远的。

  “朱老鬼,你个天杀的,使了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骗我家荷丫头。赶紧把我家的东西还回来。一只脚都踏进棺材里了,还骗吃骗喝,你这里正做到头了吧。”陈王氏人还在远远地往这边跑,可她尖利刻薄的声音已经传过来了,身后还有不少跟过来看戏的村妇。从陈家出来就守在里长家院前榕树下的赵寡妇暗暗叫道:终于来了!!!

  朱孙氏可不是省油的灯,她不但泼辣,她还识字,不同于一般泼妇骂骂来骂去都是那几句,她骂人很有水平,保证能骂一天不带重复的,村子里没有那个人敢跟她正面冲突。平日里,陈王氏碰到朱孙氏总是不屑一顾地绕道走,加上里正还拿捏着村里的赋税徭役,她等闲不会招惹里正家的人,今天她一时被“飞了的好酒好肉”冲昏了头脑,不管不顾地杀过来了。

  “那个丧家犬在我家门口乱嚎。陈王氏!!!我家老朱不管丧葬,家里死人了也不用往这报丧,席子一卷扔山上就是了。”

  “噶!”听到这,陈王氏怎么还能嚎下去,朱孙氏轻飘飘几句就把她全家上下骂死了,而且还是死无葬身之地的那种死,不过她很快重整旗鼓,与朱孙氏吵了起来,“你们一窝子都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货色,老婆子我活了大半辈子,就没见过像你家眼皮子这么浅的,那酒和肉都是我孙女孝敬我的,你们敢昧下来,我就跟你们拼了。”

  “哎哟,你孙女,你哪个孙女啊,不是被你家赶出门的那个吧。孝敬?!亏你有这么大一张嘴说得出口,前一刻捅了人一刀,后一刻就巴上来讨孝敬。你脸皮有里三层外三层吧,不然怎地这么厚!你家陈老汉怎么就让你这么个不要脸的老东西出门到处扔脸玩儿呢。我要是你啊,早就一根绳子了解了,活着也是丢人,还是早点下去跟陈家的列祖列宗下跪认错。”

  “你……你……”

  “我什么我,我好着呢,不用你记挂。你也不看看你做下的那些个儿事,为老不尊,还到处丢人现眼,巴不得世人都知道陈家有你这么个老东西,我都替你臊得慌。你老闺女为啥到现在还嫁不出去,不就是因为有你在吗,谁跟你这样的做亲家,要么是祖坟没埋好,要倒八辈子血霉,要么就是上辈子孬话说尽,坏事做绝了……(以下省略近千字)……”

  乔岚端坐在里长家的堂屋里,喝着刚刚朱孙氏给她端来的粗茶水,耳边听着朱孙氏堪称典范的粗口话,不时点点头,觉得某一句说得很好,很有内涵。

  “哎哟,我的个老天爷啊,里正家的仗势欺人,谋财害命啦。这是要逼死老婆子啊……”陈王氏实在没办法了,只好使出最后的杀招,倒地上并哭天抢地起来,只可惜,青山村里谁不认识谁啊,陈王氏这招用得太多了,再妙的招式用得多了也就不妙了,围观的村妇只干巴巴地劝说两句,朱孙氏更绝,从兜里掏出一把瓜子,百无聊赖地磕着,嘎嚓一颗,然后把瓜子壳扔到陈王氏跟前,再嘎嘣一颗……

  陈王氏撒泼了好一会,没人理会,实在泼不下去了,突然在人缝中看到二儿子陈生华,立马找着了台阶下场,只见她一个鲤鱼打挺就起身了,奔过去把探头探脑的陈生华给拉了进来。

  话说,这女人吵架,陈生华来凑什么热闹呢?他是来看陈王氏得了多少银子,他好谋算能从陈王氏手里抠多少,然后就刚好被技穷的陈王氏给看到,并拉进了妇人圈里帮她助阵。

  “呃,那个……”妇人吵架,男人是不好搅和进去的,陈生华很是恼火陈王氏拎不清,害他抬不起头。陈生华正想着怎么溜号,乔岚出来了,他可算是找到突破口了,腾地冲上前,伸手就要给乔岚一巴掌。乔岚哪能让他打着呢,这一巴掌要是挨实了,她指定得在砸地上前先转上三圈儿,可是她现在还是陈月荷,还不能一下子反抗得太厉害,所以她脚下一拌,抢先“摔”了一跤,闪过了陈生华的巴掌,倒是陈生华,从未想过他的巴掌居然会落空,由于收势不及,反倒是自个儿回旋了半圈,一个踉跄,差点也摔了,“你……”

  “爹,你怎么了…都是女儿的错,女儿不该摔倒,害你没打着……呜呜呜……乔岚着急地上前,似是要查看陈生华有没有大碍,最终因为“害怕而不敢上前”,只远远地站着,浑身微微颤抖……

  “你个赔钱货,没人要的小娼妇,银子呢,快把银子交出来。”陈王氏一个箭步冲上来,就要揪住乔岚,后者怎么可能让她的鸡爪子碰到自己,只是灵活一闪,就避过了。陈王氏在陈家拿捏起儿孙来,从来都是无往不利,那是因为她占了一个“孝”字,陈月牙是唯一一个例外,而如今又多了一个,因为她已经将这两个人心中对她的“孝”给磨耗光了。

  陈王氏骂骂咧咧地扑棱了几次,都没能碰到乔岚,后者滑得跟条泥鳅一样,反而让她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倒想是被虐的那一方。

  “什么银子?”这个问题,乔岚问得好不无辜。

  “你还敢狡辩,你不是把自己买到了大户人家当丫鬟,你的卖身银子交出来!!!”陈王氏急吼吼地出声,同时一手叉腰,另一手指着乔岚。

  人群中又是一片窃窃私语,对于“乔岚把自己卖了”这件事,大部分人是相信的,但也有不信的,比如孙王氏,因为她知道陈月荷这趟回来是要立女户,这都单独立户了,还当什么丫鬟,当然,她也很好奇陈月荷这个一脚踏进鬼门关的丫头怎么就活过来了,而且还活得有滋有味:荷丫头刚刚拎过来的东西,怎么地也得几百蚊置办吧,她到底拿来的银子?莫不是有什么好事?

  大家都在好奇,真相到底如何,乔岚如今这般光鲜是何道理?

  对于“卖身”这个说法,乔岚先是呆了呆,然后当然是矢口否认,她真没有卖身啊。陈王氏可不管她有没有卖身,她只管乔岚身上有没有银子,这才是她的最终目的。陈成华已经悄悄退到人群外,这种时候,他只要看着就好了,有他老娘在,那丫头别想昧下一分一厘。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