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十五章 丑态百出

第十五章 丑态百出

  要说那天,陈家也不是非拒收陈月荷不可,无论是留她在家做苦力还是卖了,也还是有点儿用处的,可是他们舍不得那银子啊,收了陈月荷,就表示接受了黄家退婚,三十两聘银是要退还的,虽然最后仗着黄家人理亏,只留下一半,可是一半也有十五两啊,把陈月荷卖了估计也得不来十两,更重要的是,那时候陈月荷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了,精明如陈家人怎么会做这等亏本的买卖。

  这边吵闹声太大,而且还是在里长家门口,青山村男男女女,有事没事的都过来围观了,一个个秉着隔岸观火的态度,或远或近地杵着。

  咄咄逼人,死要钱的陈王氏,狼心狗肺的陈生华,幸灾乐祸的人众,欣赏够了各式各样的丑态,乔岚才欣欣然掀开她的底牌。

  “难不成你勾搭上了野汉子。”陈王氏理智尽失,什么话都说得出口,连陈家闺女的声誉都抛诸脑后了。

  “借的!”

  “放屁!”陈王氏突然大吼一声,震得乔岚两耳嗡嗡直响,“就你这衰样,谁会借钱给你。”

  “真是借的,我走到镇上,几天没吃饭了,饿得慌,镇上的钱大爷见我可怜,主动借了我三两银子买药,剩下了的……”乔岚委屈兮兮地辩解道,只是她后面的话被突然炸开的人声淹没了。

  听到“钱大爷”仨字,陈王氏倒抽了一口冷气。周围的人脸色也全都变了,有惊恐,有彷徨,有同情……但无一不在讨伐乔岚的胆大妄为,居然敢向钱爷借钱,这不是活腻味了嘛。

  钱爷名叫钱多钱,在五里镇是一霸,专门放利子钱,他还养了一大帮人,专门帮他要账。青山村的人对钱爷的心狠手辣可是有着切身体会的,三年前,青山村陈达子娘家小舅二瓜借了钱爷十两银子做本钱跑货,陈达子被忽悠去做担保,本来以为稳赚不赔的生意赔了个精光,结果,二瓜跑了,陈达子又是借钱又是卖粮的才凑了五两银子,可差十五两的本息,钱爷当着青山村人众面前,活生生地把三达子的左腿砍下带走。虽然打架斗殴编排谩骂是家常便饭,但青山村人本质上还是很质朴的,那里见过这等凶残的场面。那一滩鲜血令青山村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都在笼罩在惶恐的氛围中,陈达子最终没能挺过那个冬天。从那儿以后,青山村的人对“钱爷”二字讳莫如深,连听都不愿意听,更别说主动提及这个人。

  作死的陈月荷借了“钱爷”的钱!!!这个消息在有心人的散播下,吹遍青山村的每个角落。事实上,乔岚还真向钱爷借了三两银子,这也是为了堵住某些有心人的翻查。利子钱,虽然会利滚利,但只要及时还上了,也没甚大碍。乔岚借了三两,三天后利钱是五百文,她觉得还蛮值当的,毕竟短期内帮她切断了与陈家人的联系。

  浑身打鸡血的陈王氏仿佛被人泼了一盆冰水一样,瞬间冷静下来了,她不敢置信地又问了乔岚是不是五里镇上的钱爷,乔岚点头给予了肯定,并又说了几句钱爷的好话,说他人好、仗义云云,将一个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傻子演绎得活灵活现,入木三分。

  “钱呢?”陈王氏到这地步想的还只是从乔岚手里扣钱,至于乔岚死不死,活不活,根本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看大夫买药,还买了点东西。”

  “都……都……都没啦?”这可是三两银子啊,这么多钱,居然用在这赔钱货的身上,陈王氏那个心肝脾胃肾啊,无一不疼痛的。

  “还剩很多呢!!!”乔岚眼前一亮,立马从兜里掏出一串铜板,一眼看过去,绝对不超过五十个,“看,还有这么多。”

  周围有人不厚道地笑了,实在是乔岚的表演实在太到位了,整一没见过钱的穷酸样儿,青山村虽然穷,但也没有谁会两眼冒光地说五十文“很多”。陈王氏好一阵晕眩,血气上扬,一口腥甜到了喉咙处被她应是咽回去了。

  “你……你……早就不是我们陈家人了,你借的钱也不关陈家的事,自个人爱死哪儿去死哪儿去。你要是敢让钱爷来陈家搅事,我就……我就……”陈王氏酝酿了半天,居然怎么也想不出她与乔岚撇清关系后,还能怎么拿捏她。

  “哟,刚刚还是你家荷丫头来着,还急哄哄地过来要孝敬,怎么这就不是一家人了?我是听错了吗?”赵寡妇领着几个妇人起哄,“陈家大娘,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荷丫头如今有困难,你们应该帮衬这点,也就几两银子的事,当初黄家给荷丫头的聘金不是还留了十五两嘛,拿出十两,你们还能剩下五两呢。”青山村是个人都知道陈家为了给陈生贵娶亲,已经把那十五两花得差不多了。

  “你们吃屎和还是喝尿了,嘴巴这么臭。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滚!给我滚远点!!!”陈王氏可谓是恼求成怒了,逮谁喷谁。

  “这儿可是里长家,里长还没发话呢,有你什么事儿啊。”赵寡妇充分发挥了“毁人不倦,撕人不断”的风格,知道陈月荷欠了钱爷的利子钱后,她便也不再揪着陈月荷敢跟她呛声那点事,反而庆幸自己没给娘家大哥惹来杀身之祸,她转而与陈王氏呛起来。陈王氏也是经不起激的,你一言我一句地和赵寡妇对骂。

  乔岚手里还举着几十个铜板,满脸黑线地看着陈王氏转过去和别人吵架,这话题转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完全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喂喂喂,我说,楼歪了,咱现在不是应该解决我欠了高利贷这件事吗?这么多人看着呢……

  除了乔岚不耐,人群外也有人烦躁得很,陈生华眼看着老娘光顾着和人吵嘴,便也把持不住了,拨开人群冲到乔岚跟前,一把夺过她手里的铜钱。暗暗叫好的乔岚作势要上前抢回来,看到陈生华的手晃过来,才假意被打中摔倒在地。“爹,这钱女儿还要拿去还给钱爷呢,您不能拿走啊。”呃……这声爹,喊得连乔岚自己都想呕出来了……

  “别喊我爹,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生养你一场,到头来就得这几个铜板回报,生你有什么用,养你有什么用,早知道一出生就掐死算了。”陈生华说完就要走,陈王氏想得稍微远一点,她拉住了陈生华,“儿啊,万一钱爷知道你也用了那钱,找过啦怎么办?”

  “滚他的蛋,这是我应得的孝敬钱。”陈生华坚决不肯放弃这几十文钱,陈王氏也想要钱啊,可只有五十文,实在犯不着因为这五十文引来钱爷,代价实在太大,得不偿失,于是两人又拉扯起来。

  说来说去都说不到点上,眼看着楼又歪了,乔岚只好提醒他们一二,用哀求的语气道,“爹,求求你不要和我断绝关系。我还想做陈家的女儿。”

  “断绝关系!!!”经乔岚一提点,陈王氏和陈生华可不就得到了主意,他俩不顾乔岚苦苦哀求,硬是找里正写了份断绝书甩给乔岚,然后火速撤离现场回陈家去了!戏份儿的**已过,大部分围观的民众也各回各家去了,只留下赵寡妇几个仍然在等续集。

  从乔岚进门起,里正就觉得有点怪异,当乔岚擦干了眼泪,很平静地把断绝书递过来时,他觉得更怪异了。今天这场戏码,他从头到尾都在旁观,加上他知道乔岚想立女户,故而他看到比旁的人通透得多。懦弱的荷丫头变了,变得不在懦弱,而不再懦弱的荷丫头……里正莫名地打了个冷战……

  有了陈生华的断绝书,里正很快就帮乔岚写好立女户的文书,把文书交给乔岚时,他直觉自己应该说点什么,“荷丫头,陈家回不去了,如果你没有落脚的地方,可以去村西。赵老三去了之后,他家也没人了,房子就空下来了。你先在那里安置下来,旁的以后再说。你放心,你还是青山村的人,老叔不会不管你的。”

  朱里正一席话,入情入理,讲得暖人心,要是乔岚事先不清楚他的为人,肯定是要被他感动一番的。拿别人的屋子做人情,还讲得如此冠冕堂皇,也就朱里正这样两面三刀的人才做得出来。乔岚不勉嘀咕:朱里正是冲着我哪一点打亲情牌的。

  “月荷谢过老叔的安排,我还得到镇上去找钱爷,让他多宽限几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乔岚作出为难的样子。

  要真是想帮忙,听到这话就该主动提出凑钱什么的,但很明显,朱里正不是这样的人,一想起荷丫头还欠着煞星钱爷的钱,他就瘆的慌,三年前那场祸事,他也在现场的,陈达子的血溅了一些到他脚上,害得他差点吓尿了,同时他也觉得自己刚刚一定是脑子进水了居然觉得荷丫头值得拉拢,还邀她继续住村子里,这不是嫌日子过得太舒坦了嘛。

  =====================华丽丽的分割线========================

  狱有话说:

  乔岚即陈月荷,陈月荷即乔岚……狱有点乱了,乃们乱了吗……

  某封:我要罢演!!!

  某狱:行,换男主什么的,也不是什么难事!

  某封:嚓!凸(艹皿艹)

  某狱:本想明天安排你戏份的……

  某封:狱大,你真好(づ ̄3 ̄)づ╭?~

  某狱:滚远点!!!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