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十六章 人各不同

第十六章 人各不同

  终于拿到想要的文书,乔岚几乎要仰天大笑来表达自己的喜悦,得亏里正伪善的嘴脸还在她跟前晃动呢,她连忙收拾收拾心情,一脸“沉重”地走出里正家,往西岸去,一路收获同情无数。

  身边不时有人出现并指指点点,多数是远远地,似是而非地指责,具体表现形式就是三五成群地凑一块,窃窃私语,但视线不时往乔岚这边飘,还有就是直接面对面找上来,眼前就有两个,里正大哥的孙子朱文昌和里正二哥的孙子朱文范,这俩同一年出生的,如今都是十六的年纪。

  “陈妹妹,你今天的衣服真好看!”相比于见了乔岚只冷哼了一声就不理人的朱文范,朱文昌显得热情多了,只不过,乔岚宁愿他也只冷哼一声,也别絮絮叨叨个没完,就跟唐僧似的,“陈妹妹,不知哪个人想诋毁妹妹,竟污蔑你借了那钱爷的银子,昌哥哥知道这一定不是真的。陈妹妹是如此温婉贤淑,定不会接触那污秽不堪的事物。请随昌哥哥去与那些人说清楚,别污了妹妹的清誉。”

  朱文昌是读书人,说话从来都是如此文绉绉,倒不是他想彰显自己读书人的身份,而是他读书读死了,酸溜迂腐了,只会这样说话,乔岚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不是谣传,那的确是真的!”

  “妹妹怎可如此莽撞,竟向那等恶人手中借利子钱,将你自己陷入险境中不可自拔,更令你的家族蒙羞。陈妹妹,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是否受到他人胁迫,才做出这等丑事,快与昌哥哥说来。”

  “……”这是……哪儿来的极品啊!!!

  “哼!烂泥扶不上去,朽木不可雕也!”朱文范再次冷哼一身,袖子一甩,就要离开。朱文昌连忙拉住他,“清扬,不可如此数落陈妹妹!陈妹妹定是受人蒙蔽,才会如此行事,只要我等与她辩白一二,她定能明白过来。陈妹妹心悦于你,你虽无心,但还需看在她是弱女子的份上,厚待她一二。”

  “啊~”听到“心悦于你”,乔岚惊讶得张了张口,这时候她才认真看向朱文范,顿时嘴角抽抽,可不就是“她”心悦的男子嘛。朱文范已经是童生了,但自小被当成神童对待,自诩高人一等,待人接物甚是高傲,他风度翩翩,村子里很多女子都倾慕他,可只有陈月荷的“爱恋”被有心人扔到了台面上,俨然成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光辉典范。乔岚还知道陈月荷对朱文范的那点儿“小心思”已经变成了惶恐,令她避之如蛇蝎,可饶是如此,嘲弄声还是隔三差五地响起,她的避让倒被解释成了她对朱文范情根深种。

  “麻烦两位让一让,我还有事。”乔岚很想一走了之,只是这俩货,明明应该避嫌的,偏偏在她穿过小巷的时候拦她。

  “陈妹妹,请听我与你说说……”之后巴拉巴拉地之乎者也了一通,把乔岚酸得牙都松动了不少。

  朱文范适时插了一句,表达他坚定的立场,“就你这副尊荣,也佩倾心于我?”被朱文昌烦到不行,朱文范还来加油添火,乔岚彻底怒了,“倾心于你?笑话!!!我跟你说过我倾心于你?没有!我连话都没与你讲过。我跟别人说过我倾心于你?也没有!我啥都没说过,凭啥认为我倾心于你。你苦恼?!我还苦恼呢,明明子虚乌有的事,还传得有板有眼,就你还矫情上了。”

  乔岚的一顿抢白,使得两个读书人目瞪口呆,朱文昌转念一想,可不就是,当事人可从未明确说过,不明确的事情传开,也就是谣传……和朱文昌不同,朱文范觉得他受到了奇耻大辱。虽然他一直觉得陈月荷不配爱慕自己,可是他并不排斥,起码人们在贬低陈月荷的同时,抬高了他。如果她真的没有爱慕自己,之前自己的作态就跟自取其辱一样,何况,自己如此优秀,她怎么能不爱慕自己呢?!

  “是你家姐妹说,你总是偷偷看我!”朱文范恼羞成怒,一心坐实之前的谣言。

  “笑话,看你两眼就是倾心于你,这是何道理?!青山村的女子都是瞎子不成,还是天天闭门不出,省得看谁两眼就倾心上了。如此说来,我家姐妹定是也倾心于你了,她不看你,怎么知道我看了哪个人两眼。”

  “……”朱文范被辩驳得哑口无言,乔岚左一句“倾心,右一句“倾心”,用他的话戳他心窝”,这要是平时,他定要数落两句什么“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伶牙俐齿,有失妇德”等等,朱文昌倒是点了点头,同意了乔岚的说辞。

  看俩人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乔岚转身后退,在巷子口遇上了在“赏花看草”的赵寡妇,乔岚笑了笑,她知道自己刚才的说辞一定会在第一时间传开的,到时候不是自己的声誉得以昭雪就是那个陈家姐妹也一起下水,无论是哪个结果,她都很喜欢,非常喜欢。

  乔岚被人指指点点的郁闷终于驱散了一些,她心情正好地往西岸赶,眼看着就要到遥水河边,又被人叫住了。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妪挎着菜篮子,慢腾腾地挪过来,要不是从小就被教导要尊老爱幼,乔岚压根就不会配合着停下来。

  乔岚从陈月荷的记忆知道老妪叫鲁大娘,一直寡居青山村,至于别的,就无从得知了。要说陈月荷和鲁大娘以前也没啥交集,她想不出鲁大娘找她有什么事:难不成又是来数落我借利子钱的事?!

  乔岚实在受不了对方的慢腾腾,想着速战速决,她主动上前几步,“大娘有何话要与月荷讲的?”

  “你……”鲁大娘打量了乔岚两眼,最终叹了口气,“哎……”然后塞了一个小小的布包到乔岚手里,再然后就是慢腾腾,慢腾腾地挪走了。乔岚摩挲了一下小布包,便知道里面装着铜板,估摸着没有一百也有几十。这一刻,乔岚真真是被感动了。她穿越时空来到这么些天,体会到了什么叫世态炎凉,见识过丑恶嘴脸太多,令她三观都严重扭曲了,如今上天派了一个老人家来拯救她岌岌可危的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

  如果乔岚真的被债务缠身,一百文可谓是杯水车薪,可这很有可能是老人家的全副身家,这怎能不令她感动到两眼泪汪汪。

  乔岚追上前,想把小布包还给鲁大娘,可是对方不接,而且很生气地教训起她来,“这不是给你的,是借你的,虽然不顶什么事,但是能还一点是一点。老身活到这把年纪,足够了,你还年轻,破罐破摔的想法要不得,赶紧想办法把钱换上。这钱爷的钱不是那么好欠的,欠谁的钱都不能欠他的。这时候还讲什么气节,有得拿就拿,赶紧还上债才是要紧的。”鲁大娘说完,又慢腾腾,慢腾腾地走起来,同时还小声嘀咕着:真是的,明明是陈家人,和陈家人一点儿不像,歹竹出好笋啊……

  乔岚呆了呆,最终还是没有坚持上前还钱,她目送鲁大娘走远,然后拿着布袋子过了独木桥,回到西岸。

  西岸,谢金宝和陈月牙正忙得热火朝天,他俩这几天已经把破墙内外整理干净了,破墙也拿石头补上了,破门板也修好了,还在破墙里搭建了一个袖珍的茅草屋,如此一看,倒也别致,住上一阵完全没有问题。

  乔岚看了两人的杰作,才想起了自己根本没有和他们说起自己没打算继续住青山村,不过茅草屋令她满心满眼的温馨,觉得温暖极了。

  陈月牙看到乔岚第一时间奔过来,一开口问的就是村子里传开的“利子钱”事件,乔岚没有正面回答她的话,而是把掏出断绝书和立女户文书给她看,陈月牙不识字,还是谢金宝给她说解了一番。

  “姐,做得好!不这样,他们指定会想辙让你回去做牛做马,然后再卖一回。他们以为你欠了“利子钱”,一定巴不得离你远远的,哈哈哈哈,他们怕你,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陈月牙对于乔岚的计谋给予了高度的赞扬,同时也对她所说的“姐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和娘救出来的!”充满的信心:姐变得这么聪明,这么厉害,一定可以的。

  原本拿了文书就要回五里镇的,看早小茅屋的份上,乔岚还是留下来住了一晚。乔岚送的东西,陈月牙很喜欢,可是她一样都不能用,只能藏在破炕里,比如那些衣物料子太好,颜色太正,款式太新。

  “是姐考虑得不周,明知道那个家的人见不得咱好,还买这么好的衣服。穿不上身都浪费了。早知道就不买这么好的了。”

  “姐,你说的不对,衣服啊,只要没补丁,老妖婆都会搜刮走的。”陈月牙把包袱放好,又掏出一个荷叶包,交到乔岚手里,“姐,这串珠子怪香的,你哪来的?”

  乔岚拆开几层已经干枯的荷叶包,里面居然还有几层布包,此时她已经闻到一丝丝的檀香,她重新把荷叶包好,放回陈月牙手中,“很久以前从一个货郎手里买的,一直藏在一个地方没拿出来!你拿着吧。”陈月荷手里的确攒过一些钱,被陈王氏搜走了,只不过陈月牙不知道而已。

  “我不要,还是你自己收好吧。陈月珠的鼻子可灵了,一点儿闻到她都能闻出来,我如今连摸都不敢摸了。”

  “这是姐给你的,你就拿着吧。现在戴不了,那就以后再戴。”

  “可是……”

  姐妹俩拉扯了一番,最终还是陈月牙败下阵来。远处,谢金宝拎着一只野鸡走过来。

  五里镇,今天杨宅一整天都弥漫着一股异常古怪的气氛。封啓祥冷着脸坐在书房里,手里紧紧捏着那半本《岂国律法》。

  =====================华丽丽的分割线========================

  狱有话说:

  今天去漫展哈皮了,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漫展同……

  某封:这就是你“安排的戏份”,一句话略过,连台词都没有!!!

  某狱:我也不知道那两个姓朱的二货会出来搅局,稍安勿躁,看明天,看明天……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