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十七章 心心念念

第十七章 心心念念

  周长乐苦着脸守在书房外,少爷今天已经问过他四回那丫头有无过来讨书,答案自然那是否定的,明明昨天少爷还说如果那丫头敢找上来要书,就打出去,他也遵照吩咐去吩咐门房了,今天少爷又这般关注,令他心里戚戚,不知少爷是何意:这是想那丫头来讨书还是不想她来?

  苦恼的周长乐把问题抛向一旁皱着眉心的佟管家,佟管家撇了他一眼,松开了眉头,淡定自若地开口,“如果你能找到那丫头,并不着痕迹地让她主动上门来,少爷一定会很高兴的。”

  “这是何缘故?他明明很恼火那丫头,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来着。”

  “少爷就是想一巴掌拍死那丫头,在拍死那丫头之前,如何能高兴得起来,拍死之后,他自然就高兴了。”

  “那丫头固然有错,可是诓骗她过来给少爷拍死,我于心不忍啊。”周长乐虽然经常犯二,可是他也有一副慈悲心肠。

  佟管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恨不得自己先拍死周长乐这个脑缺,在他眼里,少爷才是最重要的,其他人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这怎么叫诓骗呢,只是让她做个有始有终的人而已,再说了,少爷不会真的把她怎样的,只是一口气不顺而已,这口气下去了,就没事了。他这么憋着,身体可怎么受得了哦。”

  “行吧,我明儿这就去找那丫头,然后让旁人暗暗说起少爷把书扔在杨宅门房那里了。”对于周长乐的主意,佟管家欣然同意,“去吧,少爷这里有我盯着。”

  周长乐这人脑子缺根筋,五里镇三教九流都认识一些,今日他就找了他认识的一个乞丐头子,让他帮忙打听,乞丐头子出去找他的虾兵蟹将,大家汇总了一下消息,居然把乔岚在五里镇的行踪还原了七七八八。周长乐叫了一桌饭菜给乞丐头目作为犒赏,自己回到杨宅找佟管家,如此这般说了一通。

  知道了那丫头的行踪,虽然具体做了什么不详,但冲着她买东西的架势看来,她不但不缺钱,还有钱得很,佟管家觉得不可思议,难道他和少爷都看走眼了?听到乔岚居然和青山村的谢猎户走了,佟管家拍案而起,“岂有其理!!!她招惹了我家少爷,就这么走啦?不成,必须找到她,我要让她好看。”

  “佟管家,其实……”周长乐很想说,那丫头也就说错了一句话,而少爷撕了人家的书,也该扯平了,哪能人家不上门讨书还当成错处,可他不敢,只能当鹌鹑了。

  “让人继续打听,姓谁名甚,家住何方,祖宗十八都给我打听清楚。等等,你说青山村……咱在青山村不是有个庄子吗?整好,明天庄头过来回话,我问问他,没准他知道点啥,嗯,就这么办!”佟掌柜忍不住为自己的英明叫好。

  “那个,少爷再问起来,要不要告诉他那丫头已经离开五里镇了?”周长乐自觉愚钝,怕坏事,这种情况下还是先问过精明的佟管家为好。

  “先不说,等找到那丫头,依情况而定。”

  佟管家和周长乐碰了头就各自安排去了。

  出乎周长乐的意料,直到晚上歇下封啓祥没有再过问这件事,这让他长舒了一口气。他不知道的是,封啓祥没问,但心里绝对不舒坦,他早就想好了等那丫头出现就怎么怎么扳回一局,可是人家压根就没把他放在心上。哦!你猜对了,人家的确把你当成一缕清风,吹吹就散了,那还记得你这号人物,最多在需要素材编纂故事忽悠人的时候借用一二。

  翌日,封啓祥一早就让人把周长乐找来了,说要出去转转,让他备马。备马?!周长乐傻眼了,佟管家吩咐过,少爷毒伤未愈之前,最好还是稳妥一些,乘坐马车出行。

  “可是,佟管家说……”

  封啓祥冷冷地看了周长乐一眼,“你主子什么时候变成佟管家了,我还以为我才是呢。”

  “小的这就去备马还不行嘛。少爷以后可不兴这么说了,折煞小的,小的是要折寿的。算命的说小的福浅寿短,可不能再短了,不然,明儿个就得嘎一下抽过去了。”周长乐絮絮叨叨地念了一通,才去马房备马。

  马房里,周长乐直奔封啓祥的爱驹惊风,惊风看到他来,狠狠地冲着他打了个响鼻,好像鄙视得不行。

  “今天咱主子要带我们出去遛弯,高兴不!不过主人最近性情变得有点古怪,你可得乖巧一点,慢慢溜达就好了,别撒丫子跑,主子身体受不了。”周长乐一边打理惊风,一边唠唠叨叨地嘱咐着。要说一般人是不会把自己与畜生相提并论的,可周长乐不是一般人,他就喜欢对惊风说起“咱主子”,把自己和惊风放在一块说,因为主子买他只花了二十两,而惊风是主子花了一千两从一个北疆人那里买来的,一匹惊风相当于几十个他,在他心目中,惊风比他值钱多了,所以他觉得把自己和惊风相提并论,是抬了自己的身价。

  周长乐把惊风牵到二门外,封啓祥已经等在那里了。惊风一看到封啓祥,虽说没有撒欢地奔过来,但脚步轻快了不少,待走到封啓祥跟前,便亲昵地蹭上去。封啓祥抚摸着惊风,心情好上了几分。

  五年前,惊风还只是一匹小马驹,生着重病,那个贩马的北疆人要赶路,不便带着它,当街叫卖。一匹病马驹居然要价一千两,旁的人都嘲笑那个北疆人想钱想疯了,只有封啓祥,他看到一匹高大的母马与小马驹上演孺慕情深,他想到过世的母亲,动了恻隐之心,掏钱买下惊风。北疆人把惊风交给他的时候,跟他说了怎么医治怎么照顾,末了还加了一句“小子眼光不错!”没有人知道,北疆人贩马还是次要,主要是护送一匹千里马到南部,而那匹千里马正是惊风的生父。

  惊风养了大半年才恢复过来,之后的成长给了封啓祥一个大大的惊喜,完全是一匹千里良驹的态势,而且惊风只认他,旁的人,只要稍一接近就会令它狂躁起来,正因如此,很多觊觎惊风的人不得不败兴而归。

  当年被迫离开侯府,他带上了好几个人和物件,但只有惊风是他自己要求的。离开后,他才发觉身中剧毒,连行走都成困难,遑论策马奔腾。三年了,封啓祥一次都没有骑过惊风,能做的只是经常带它到五里镇北面荒原让它跑自己上一阵。

  周长乐搀扶封啓祥骑上惊风的背,又把封啓祥的半脸面具递过去,实在是自己少爷长得实在太妖孽,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后者也自然而然地接过面具带上。周长乐没有牵出自己的马,而是低眉顺眼跟在一旁跑动,他希望少爷能稍微顾虑一下自己的艰难跟随,别让惊风跑起来,实际上,他多虑了,封啓祥能够坐在马背上已经很勉强了,怎么会让惊风跑起来呢,若非郑神医已经将他身上的毒压制住,他连上马都做不到。

  今日月末,佟管家忙得脚不沾地,杨宅里只有一个主子,八个下人,事情极少,可是夫人的嫁妆都还在他手里管着呢,待他见过几个管事,才得知少爷出门了,他骂了周长乐几句后连忙安排他儿子佟雨替他与前来结账的几家店铺结算,他自己和车夫驾着马车去找他家少爷去了。

  封啓祥出门第一站便去了茶馆,周长乐这才明白过来少爷打的什么主意,他敢打赌,少爷身上肯定带了那半本《岂国律法》,于是他总结出,少爷并非真想找那丫头麻烦,他是闲得慌,在找事情消磨时间呢。

  尽管得到佟管家的嘱咐,周长乐还是没忍住,把乔岚已经离开五里镇的消息告诉封啓祥,本来他还惴惴不安,怕少爷责罚他瞒而不报,谁知封啓祥一听,沉默了半响,问他们在青山村是不是有一个庄子,得了肯定的回答,他调转马头往镇外去了,还美其名曰去视察庄子。

  周长乐暗暗叫苦,可再不愿也只得跟上。

  青山村,在茅草屋过了一夜的乔岚一大清早就跟陈月牙说让她和自己一起坐着谢金宝的小驴车历山县。原先乔岚不知道这个时代男女大防这么重要,如今再要她单独和未来妹夫同进同出,她自是不愿的,所以捎带上陈月牙,一来避嫌,二来也想让妹妹长长见识,别窝在小山村成井底蛙。陈月牙记挂老娘,不肯去,奈何乔岚巧舌如簧,愣是把她说动了。陈月牙如一阵风刮回家和陈梁氏说了一声后,也不管陈家其他人或怒或嘲讽的嘴脸,又像一阵风刮走了。

  乔岚想要立女户的事在乔岚离开里正家后就传开了,陈家人也是知道的,但他们一个个都在等着看乔岚的笑话,立女户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起码在他们有限的认知里,立女户就得上衙门。衙门是什么地方啊,县太爷的地盘,据说要进衙门,莫管什么事,都得先打十大板子。俗话说“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跟衙门里的人打交道,不给银子打点那是妄想,况且,就那个足不出户,懦弱不堪的死丫头,知道县城在哪儿吗?懂得衙门在哪儿吗?

  不管别人如何做想,乔岚和陈月牙坐着毛驴车,慢慢摇去县城。历山县在五里镇往南三十里。小驴车一出大青山山区就往南拐了。在他们往南去后不久,一匹高头大马踏着小碎步走进了大青山的山路。

  =====================华丽丽的分割线========================

  狱有话说:

  有木有人喜欢周长乐这个脱线的二货,狱每次写到他都觉得好欢乐……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