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十九章 杨家庄子

第十九章 杨家庄子

  主仆二人对主动上前搭话的窈窕女子恍若未见,维持原先的步伐继续往前走。周长乐曾与佟管家去过那庄子取庄上特产的水蜜桃,虽一路都是坐在马车里,但他约莫认得方向,无须问路。

  意想中的贵公子瞬间为她倾倒,温柔对她微笑,文雅向她致谢等等场景都没有发生,反而被人忽视了个彻底,朱文媚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朱文媚吃瘪,最开心的莫过于陈月珠,她一直认为自己比朱文媚漂亮,只是她的衣服首饰不及朱文媚,加上朱文媚还占了个里正孙女的分位,所以一直被朱文媚压了一头。

  “公子~”陈月珠扭着腰肢走到朱文媚跟前,然后用一种异常妩媚的声音学朱文媚的舌,“我是里正的女儿朱文媚,不知您到我们青山村有什么事。”

  “哇!!!”朱文媚到底也只是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何时忍受得了这等侮辱,顿时羞愤大哭,跑回家去了。

  “哼!”解决了最大的敌人朱文媚,陈月珠快步赶上围观者人群,继续默默跟随,痴痴仰望她梦中的郎君。

  今天里正家的牛跑山里去了,朱里正带人进山去寻牛了,朱孙氏知道村里可能有贵客到,但她是有身份的人,不是什么人都去见的,她还非常坚定地认为对方既然来了青山村就一定会来她家拜会里正,所以她只是让人去寻进山的朱里正,然后稳坐家里等着人家来觐见。

  小孙子朱运昌着凉了,朱孙氏心疼得跟什么似的,抱在怀里,细声哄着,然后便看到老闺女捂着脸跑进来,冲进她闺房,然后嚎啕大哭起来。闺女养这么大,朱孙氏何曾让闺女受过一丝一毫的委屈,赶忙把孙子放下,去敲门。

  朱文媚看到朱孙氏,仿佛找到了主心骨,抱着老娘哭得无比凄惨,与此同时呜呜哇哇说着不明所以的话。朱孙氏被她哭得心都碎了,她心火已经烧得极旺,但为了搞清楚状况,只好耐着性子哄闺女。

  好不容易从闺女断断续续的哭诉中拼凑出事件的来龙去脉,她愤怒了,“王八羔子敢欺我闺女。在我青山村撒野,活得不耐烦了。”

  眼看朱孙氏火冒三丈,抄了根棍子就要冲出去,朱文媚连忙拉住她,“娘,你别!!!我不怪公子的,你也不能怪他。他……他可能是……可能是为了不影响我的闺誉……”(姑娘,原来你也晓得主动和陌生男子攀谈是会影响闺誉的啊!)

  “哈?!”朱孙氏看着满脸泪水,却满目春色的闺女,瞬间明白过来了,闺女是看上人家了。“媚儿,你看上那公子了?”

  “娘~”朱文媚娇嗔道,配上她满脸的泪痕和红肿的双眼,怎么看怎么怪异,“公子……公子很好。”

  朱文媚作娇羞状,走到一边不看朱孙氏,手里不停地搅动着那张好不容易从表妹那里讨来的精美帕子,朱孙氏自然是相信朱文媚的眼光的,不过还是问了几句。朱文媚一边羞涩地捂着脸,一边浓情蜜蜜地形容她眼中俊朗无边,贵不可言的封啓祥。朱孙氏听过后,双眼发出了奇异的光芒:那样出色的贵公子,必定是老天爷给闺女送来的良人!!!

  封啓祥不知道自己再次被“预订”了,他此时已经濒临爆发的边缘,他自然而然地把这一切的过错都算在了乔岚的身上。

  周长乐眼看着少爷的脸色不好了,便出声呵斥那些愚民,年纪大一点的,稍要脸面一点的,退开了些,可那些亦步亦趋跟着的年轻女子,他奈何不了,人家也只是跟着,并未做什么出格的事,好吧,流口水应该不算吧。

  庄子已经出现在眼前,长长的围墙将几百亩的庄子围起来,里面的人似乎已经得到了消息,封啓祥主仆走近时,庄子大门边上的小门已经打开,一个七八岁的少年郎满脸困惑地走出来,只稍两眼,他便认出了曾见过一面的周长乐,对于封啓祥的身份,他心里也有了底,匆匆行了个礼,“少爷”,然后迅速转身进去把庄子的大门打开迎他们进去。

  讨人厌的苍蝇终于不甘心地被阻隔在了,周长乐松了一口气,只不过他发现少爷的脸色还是那么难看。刚刚封啓祥特意瞭了几眼人群,并未没有发现那丫头,这莫名地让他更加恼火了。他为何而来,还不是为了找那丫头算账,可自己身陷囹圄的时候,她却不知躲在哪儿偷着乐。某人在“自以为是”的道路上愈走愈远。

  被留在外面的人群瞬间沸腾了,这个沉寂了十几二十年的神秘庄子居然迎来了少东家,而且还是如此年少俊朗的少东家。人群中各种心思横生,但这些又关封啓祥什么事呢?

  这个叫杨家庄的小庄子是封啓祥母亲唐琴芝的陪嫁,但更准确的说来,是他曾祖母杨秀红的陪嫁。杨秀红和唐琴芝母女都高嫁了,可惜只有善始没有善终。

  杨秀红是秀才杨丰雨的独女,三十多年前,不知怎地就遇上了通州唐家的长公子唐景川并相互看对眼,之后便是提亲定亲成亲,杨丰雨并不看好唐景川,奈何闺女喜欢,只得同意,他深怕闺女吃亏,便把杨家大部分家产做了陪嫁,好让她万事都有银子傍身。

  杨秀红初初嫁入封家与唐景川也恩爱过两年,并生下了长女唐琴芝,然而,在杨秀红再次怀孕时,唐景川非要纳表妹苏茹玥为妾,导致杨秀红流产伤身,而苏茹玥则一连生了三个儿子一女。苏茹玥手段高明,深得唐景川宠爱,又有三个儿子傍身,杨秀红争不过,也不想争,全身心放在唐琴芝身上,把她平安养大并送她出嫁。唐琴芝出嫁时,杨秀红终于争了一回,为她拿回本应唐家嫡女的那份嫁妆,又把自己的嫁妆系数附上。

  路途遥远,唐琴芝遵照母亲的吩咐没有回门,一个月后她收到了母亲病危的消息,赶过去,只来得及听母亲的遗言,当着唐景川等人的面,母亲让她别再回唐家了。唐家人正为攀上侯府而欣喜若狂的时候被狠狠地泼了一盆冷水。

  唐琴芝真的再也没有回过唐家,唐家人找上来,她也不予理会。唐家人不甘心,几个庶舅找唐琴芝不到,便忽悠尚年幼的封啓祥。封啓祥他爹封言勇终于忍无可忍,拿着刀追了几条街后,他们才消停下来。那件事还被御史弹劾了,只不过皇上还指着封言勇带兵打仗,不痛不痒地训几句就完了。

  唐家时不时传出唐景川病了的消息,或者说他想外孙想的吃不下睡不着,也正是因为这样那样的消息,让封家长媳罗氏有了由头暗讽唐琴芝不孝,让本来就思念相公的她一不做二不休跑去边疆找封言勇,结果两人都没能回来。

  三年前,出了封家,封啓祥也没想过去唐家,唐家人想认的是在侯府封家的外孙,而不是被赶出来的他,他亦不想去面对那些笑里藏刀的嘴脸。

  佟管家夫妇也是唐琴芝的陪嫁,当年陪嫁的还剩有两户人家和五名丫鬟婆子,可只有佟管家夫妇和马夫老方头愿意跟他离开侯府。

  杨家如今还有大小庄子两个,小庄子在青山村,大庄子在历山县城城郊,铺子五间,五里镇两间,县城三间,还有一处三进的宅子。历山县离京城有五六百里路,骑马也要走上大半个月,东家理会不到,多年来守业的大小管事欺上瞒下,做上了土财主。三年前,封啓祥主仆悄然踏上这片土地,还请了相熟的卢守备带兵压阵,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八个管事,被发卖了七个,受牵连得人数达几十个,硕果仅存的一个便是这杨家庄的老庄头杨一。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