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十四章 买下西岸

第二十四章 买下西岸

  乔岚发问,方小勇紧张到诚惶诚恐,可是仔细一听,正巧是他懂得的,于是赶紧回答,“知……知道……码头过去那儿……都……都是沙子。”

  “哦!我现在需要很多沙子,大约……能填满半个土炕那么大的坑洞,你能弄来吗?”

  “能,我能!”方小勇就差没拍着胸脯答应了。

  “跑腿钱,拿着!”乔岚递过去一角银子,方小勇没接,而是小心翼翼地说,“沙……沙子不用钱买……”

  要不是相信俞大拿的为人,乔岚都要怀疑方小勇是不是俞大拿的儿子了,大脑结构如此神似,“沙子不要钱,雇人要钱。这么多沙子,你一个人也弄不来,去找几个帮手。”

  “啊~”方小勇竟然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其实他刚刚已经想好,让一个和他要好的老乞丐帮忙运沙子,以后自己再寻机报答,这会儿,东家让他做事竟然还给银子。

  “我还要两个大水缸,越大越好,你给我寻摸靠得住的店铺送过来,银子我另付。两样东西我都急要,快点去办,别耽误事。”这孩子,莫不是脑子不好使吧,给他一角银子,就这么个傻样儿。

  “是,小的,马上去。”别的不说,要论对五里镇的熟悉度,方小勇就敢拍着胸脯答应,所以找到卖挖水缸的店家不在话下。

  方小勇出门往小庙街走,在角落寻到一个衣着褴褛的老乞丐。方小勇初初在五里镇行乞,备受其他乞丐的欺压,多得这个老乞丐护着才有命留到现在。老乞丐看着方小勇的同乡寻来并带走了他,还为方小勇的好运气感怀,方小勇就回来了,还变得整整齐齐,像模像样起来。

  方小勇把事情这么一说,老乞丐很感激方小勇找到好门路了还惦念着他,可是他还是拒绝了,“小勇啊,你能想到我,我以前为你做的也回本了,可是这事儿你真不能找上我,你看看我,腿瘸了一只,手也不灵便了,如何帮你挖沙子,运沙子。主家叫你办事是信任你,可你万万不可为了照顾我这老家伙而坏了主家的事。”

  “田叔,你相差了。你看,我拿这银子去码头那边雇人,估计也只能雇三五个人,可是如果在这庙街找,找**个不成问题,能让大家挣几个饭钱,还能尽早完成东家吩咐下来的事。田叔不必亲自动手,只要帮我找七八个人,然后盯着他们干活就行,我还小,怕镇不住场。”

  五里镇码头,人来人往,各色人物在,有钱大方的主儿不在少数,所以五里镇的乞丐比县城还多。庙街,是五里镇乞丐的聚集地,被方小勇称为田叔的老乞丐在庙街混迹多年,倒是认识不少乞丐。

  老乞丐一听,可不就是这个理儿,挖沙子,运沙子又不是什么精细活儿,何须专门去雇人,他们这帮人完全能胜任。别看他们整日无所事事,那是没人肯雇他们做活儿,要是有活计,只要给一餐温饱,他们也是求之不得的。

  于是老乞丐一呼百应,召集了十个乞丐,大家一听,只不过运个沙子就能得十个馒头或五个肉包,哪有不同意的,一伙人呼啦啦往漓水江的江岸去了。

  方小勇一走,章娘子便过来请乔岚去用饭了。章娘子以为乔岚像寻常家的小姐一样需要人伺候着吃饭,宅子里也没有其他下人了,所以把饭菜端上来后她便侯在一旁,没有离去。

  章娘子不是俞大拿,乔岚是不会让她上桌的,她更不喜欢在自己吃东西的时候,有人在旁边盯着,便让章娘子先去吃她的,稍后再过来收拾。章娘子这才知道,各家的规矩也不尽相同,只好出去了。她也不想想,即使要人伺候,也得是水灵灵的姑娘,哪有人用一个妇人来伺候用饭的,也不怕消化不良。

  乔岚刚吃完放筷子,章娘子立马就进来了,原来她出门就一直侯在门外。她原来的东家,家里人多,下人也多,勾心斗角之类的事她见多了,也怕了,到了乔岚这儿,看到就一个主子,也没什么下人,便欢喜上了,迫切地想表现表现,让主子欢喜上,她才能站得住脚。

  章娘子烧的菜,味道还可以,乔岚便也不多强求了,只让她别太省着调料了,她喜欢味道稍重的,章娘子没有不答应的。

  乔岚出了充当饭厅的东厢,便看到侯在二门的方小勇,暗道:是个懂规矩的小子。她跟着方小勇出了二门,就看到两个一米高的大水缸“巍峨矗立”在前院。她初略看了看,个头够了,也够结实,问了价钱,便爽快地给了二两银子方小勇,让他去付钱。

  方小勇出门一会儿就回来了,将店家找回的五百个铜板交给乔岚的同时,还告诉乔岚沙子到门外了。方小勇手里还拎着一个小袋子,是给乔岚看的“样品”。

  乔岚很意外,这次交代方小勇办事,他完成得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她一直觉得方小勇有待磨砺,可是从这次的事看,他老练得很,无论是他没轻易进内院,没让她见着外人,还懂给她看“样品”,而且懂得益及患难之交,这些无一不让她惊叹。乔岚不知道,除了义气这点,其他都是老乞丐刚刚就事论事,提点方小勇的,那才是真正的老江湖。

  方小勇小袋子里的并不是纯沙子,而是泥沙,正符合乔岚的要求。单纯的沙子不涵水,也不涵养分,不利于作物生长,她本来还打算让方小勇接着帮她弄泥土,把泥和沙混合在一起,这下子倒省了不少功夫。乔岚回到内院,让方小勇安排人把大水缸移到外院正中央,并泥沙倒进去。

  杨应天在笔记本里用红笔特别强调,切开的红薯很容易烂掉。虽然乔岚很想知道她手中是哪种番薯,她不喜欢生吃番薯,但香甜的烤红薯和甜糯的番薯干另当别论。不能切开,乔岚只能满心期待这珍贵的薯种是黄心的了。

  把两个冒牙的番薯分别埋进特意打造的巨型“培养皿”,乔岚松了口气,只不过,她总觉得自己考虑得还有所欠缺,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倒地缺了啥,便也不多想了,回屋继续研读她的宝典,哦不,是杨应风宝典。

  当晚,俞大拿歇在县城,并未回来。话说他一出门就雇了车,一路让车夫赶得飞快,傍晚时分到了县城,他运气也好,到了县衙整好遇上外出刚回来的新任县令祝岐山。

  祝岐山是离历山县三百公里之外的琼水县人士,只是个举人,会试成绩不理想,便也不欲再考,娶了琼水县大户之女吕苗苗,老丈人给他捐了个官。他会试成绩虽不理想,可有一番做出一番大事的雄心壮志,尤其是他的官还是捐的,在这种前提下,他迫切想做出点成绩让人看。

  祝岐山进了县衙,便令人把俞大拿带进去,亲自过问他的事宜,知道俞大拿竟是要买荒地,他奇了,这荒地如何买卖?

  俞大拿当然不会向祝岐山坦白一切,只埋怨自家主子不懂事,怎么劝都不听,硬是要买下那一大片没用的荒地。

  对县令的政绩考核,人口和土地这两方面的增减尤为关键的部分,祝岐山对历山县的土地也做过了解,对于青山村遥水河西岸的事也有所耳闻,这大大八亩的土地在十几年前还是良田,逐渐荒芜后,最终被划归荒地,就因为这丢掉的八百亩,当时本应上调的县令只能平调,说来也实在无辜得很。

  经过这么多教训,如今还有人敢去开垦,不但要开垦,还要提前买下,要知道,这地契一立,就算是上档了,不管最终开荒成不成功,相应的税都是要交的,这么一算,不就是傻子扔钱玩儿嘛。

  祝岐山对俞大拿的主子很好奇,多问了两句,俞大拿故作神秘地说主子背后的人身份有点敏感,让祝岐山帮忙保守秘密,非但没告诉祝岐山实话,还挡住了他查到主子的身份后可能引发的麻烦。官以文书为证,地以契为证,田地买卖只要银货两讫,其实无须对买主验明正身。也是祝岐山非要亲民,让俞大拿胆子也肥了些。

  祝岐山还真没怪罪俞大拿语焉不详,反而宽慰了他几句,但只字不提让他回去劝劝那位头脑发热的主儿,虽然他很想本着“为民办实事”的宗旨规劝几句,但又怕真的点醒了俞大拿,增加几百亩田地的政绩诱惑,令他难以启齿。

  祝岐山想早点盖棺论定,而俞大拿也急着将事情定下,两相宜的情况下,谈话进度很快。祝岐山良心大发,整个儿青山村遥水河西岸作价八百两,除了附送西岸的两个山头,还按照最低等的山地收税,并承诺他在职期间不会对西岸的土地重新评级。这条件优惠得俞大拿差点破功,好在他面瘫已久,即使喜出望外,脸上也可以不动声色,当初掏银子付清。

  祝岐山安排了八个衙役明天一早跟俞大拿去青山村丈量土地,按说这原就有记录,本无需再去丈量,可祝岐山说已经划归荒地了,还是按程序来,再说都陈年旧事了,翻箱倒柜找旧档,还不如重新丈量一番。

  俞大拿总觉得县令大人的笑容有点小诡异。

  临出门,俞大拿回头瞥见县令大人跟明天领头的衙役柳土发窃窃私语,柳土发不住点头,两人周围弥漫着一股阴谋的氛围。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