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十五章 西岸大事

第二十五章 西岸大事

  第二天一早,俞大拿请那八个衙役吃早点,去的是历山县城一个很不错的酒楼,八个衙役混了餐高大上的早点,便于俞大拿彼此称兄道弟起来。衙役头头柳土发见他如此上道,便很义气地给他透露了一些小道消息,原来祝岐山暗地里吩咐他们尽量多量一些,多测点,倒不是让他们虚报作假,而是让他们把周边的大青山林区也量进去。

  俞大拿破功了,借着端茶杯喝茶的势才掩盖过去:不怪乎县令大人非得要重新丈量。

  买地总价已说定是八百两,祝岐山不会出尔反尔(荒地本不应算钱,得了八百两已经是意外收获),他想要的是把尽可能多的荒地划给俞大拿的主子,反正不管他主子最终开不开垦,在他的县报里都已经是山地,而俞大拿的东家

  ,要多承担的是多出来的那部分地税,不过都按最低等的山地算,真真算起来,也没多少。

  俞大拿没有趁机让衙役们行行好,而是说起了他的不容易,又连带感叹衙役们的不容易,都是在底下做事的人,让他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别让县令抓到小辫子了。他这一席话令几个衙役对他的好感度蹭蹭地直往上冒。

  青山村最近的爆炸性消息比较多,这不,杨家庄的年轻主子昨日才现身青山村,事件还没冷却下去,很多未出阁的姑娘还心心念念那俊逸无比的贵公子,今天更加劲爆的消息来了,这消息像水涟漪一样自青山村荡开,很快五里镇和附近的村子都在议论这件事。

  路人甲:“哎,你晓得不,青山村西岸竟然卖出去了。”

  路人丙:“不可能,那就是片荒地,哪里用得着买,真要打那儿的主意直接开荒就好了:虽然种了也收不了,定是血本无归。”

  路人甲:“真事儿,今天,我八姑家的小嫂子从青山村回来,说有人带了八个衙役去丈量了。”

  路人丙,“衙役都去啦,难不成这天底下还真有这样的傻子?”

  路人乙:“你说桃花村俞家的俞大拿?”

  路人丁:“可不就是他领着衙役去的,他自轻自贱,卖身为奴,新主子好像是姓乔来着。”

  路人乙:“哪个乔?”

  路人丁:“鬼知道打哪儿冒出来的。历山县也没有哪个乔家,估摸着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吧,不清楚西岸的过往,就这么把银子砸进去了。”

  路人乙,“主子不懂,俞大拿总晓得怎么回事吧,他不劝着点,后头,有得他排头吃。”

  对西岸也很有想法,几番征伐均失败告终,最终不得不偃旗息鼓的张地主自然也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他没有盲目笑别人啥,万事不可看表面,他总觉得那人这么做必有深意。深思熟虑是张地主的性格优点,这也是他能攒下这么大一个家业的原因之一。

  虽然这几年,张地主都没有再对西岸有所动作,但他心里其实一点儿也不甘心。耕种便是靠天吃饭,老天爷赏脸,该下雨的时候下雨,该晒的时候晒,佃户和他即可过个丰年,老天爷要是不赏脸,即便是他也得掂量着银子过日子。水是农耕的命门,田地便于水利,便旱涝保收。

  张地主除了青山村的两千亩田地,在别的村也有田地,林林总总加起来不比青山村的少,都是按照五成的租佃给人种,可每年青山村收上来的田租总比别的加起来还多三成,均因青山村的多了一条遥水河,稍旱一点年景,农户勤快点从遥水河挑水浇地也是有收获的。如遇连遥水河都干涸的大旱年,青山村绝收,别的地方早就饿殍遍地。别看青山村的佃户日子过紧巴巴的,那是跟青山村的富户比,与别的村落一比,还算是过得不错的。

  青山村的地是张地主爷爷在大旱年拼着最后的家底买下来的,当时还遭到张家上下一致反对,事实证明,张老爷子做了一个多么英明的决定,现在张家越过越好,可不就托了老爷子当年独断专行的福。张地主也想跟随祖父的步伐,福泽后代,所以他紧盯着与东岸只有一步之遥的西岸。

  张地主懂得的道理,别人也都懂。西岸在很多人眼里,就像是一块摆在桌面上的巨大肥肉,任君采撷,一个个围在桌旁,眼馋得紧,可咽不下又能怎么办呢,只能任它这么干放着,反正谁也没得到便宜。

  张地主也曾考虑过先把西岸买下来,捏在手里再徐徐图之,免得被人谋划了去,奈何他实在舍不得买地的银子,也舍不得白白给出的税钱。惦念这么多年的东西被人划拉走了,张地主如何坐得住,即刻动身赶往青山村。

  对于封闭的杨家庄来说,事关土地的都是大事,杨丙等人也收到消息,忍不住议论了几声,封啓祥也听到只言片字,他正无聊呢,让包打听周长乐去问问怎么回事,周长乐这回很快就了解了个大概,回禀封啓祥,为了让主子更明了,他不但说了西岸的过往,还说了西岸的水利条件,说完他还笑话了那个乔家大傻几句,没想到他主子却来了一句,“这必是个极聪明的人。”

  封啓祥说完那句话就没有下文了,周长乐却对这件事上心了,他实在好奇得很,给了自己一个“为帮主子探听消息”的理由,主动出庄子到现场查看。

  张地主赶到的时候,很多人都杵在遥水河东岸边上,伸长了脖子往西岸望去,周长乐也在其中。西岸果真有衙役在跨着步子走。

  要是乔岚在这儿,估计会奇怪,这些衙役不好好丈量土地,走来走去是要干嘛。古代大面积的田地丈量用的是“步尺法”,六步=六尺,一里=一百八十丈=一千八百尺=三百步。至于说有些人腿长,有些人腿短,迈的步子难免有失偏颇,嗨,这么大片的土地,谁会死抠这一步两步的错,差不多就行了,真要拿标尺量,非得十天半个月不能完事。

  西岸除了衙役,还有一些汉子在伐木做木头桩子,这是乔岚专门遣来打桩子做地界的。俞大拿一到青山村,就急着回禀乔岚,可他走不开,身边无可用之人,幸好收到消息的陈月牙和谢金宝主动前来了,为了避免误会,两人挺聪明的在他旁边状似无意地说起乔岚,之后三人嘀咕了一阵,陈月牙还处于“那个一掷千金的乔家大傻竟然就是她姐姐”的震惊中无法自拔,谢金宝出发去五里镇找乔岚。

  乔岚一听,高兴坏了,既然县令大人这么慷慨,又是送山头,又是送林地的,何乐而不为呢。她吩咐方小勇去找十个苦力,跟谢金宝去青山村。

  岂国大片土地的地界其实并不会特意界定,通常都是依托依然存在地形为界,比如河流,比如山脉……

  东岸就俞大拿主子这一户,再打桩子界定,不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嘛,横竖不关自己的事,衙役们也不多说,对跟着自己打桩子的汉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西岸的人兀自忙着,张地主走过连接东西两岸的那座颤颤巍巍的独木桥,按捺心中的各种想法,笑着走到俞大拿身边,事情似乎已经板上钉钉了,他不外乎就是想打听清楚从他口中夺食的是什么人,看自己能否从中谋划几分。

  俞大拿也曾佃张地主的地种,五成的田租令他无论怎么辛苦劳作,都不能保证温饱,所以他十分不喜张地主,如今他也不再张地主底下讨生活了,所以也无需对他好皮好脸,只是故作玄虚地高深了一把。这次的动作太大,加上俞大拿还如此神秘,令张地主误以为这个横空出世的乔家真真了不得,亦或是背后有人撑腰的。

  不说张地主,就连朱里正也很受伤,刚刚他也找上俞大拿,想摆摆里正的谱,本以为西岸曾经属于青山村(当年划归荒地时,时任里正的他爹趁机把这个烫手山芋扔掉了),如今也该他管才是,俞大拿的主子跳过他,买下西岸,还在不知会他的情况下带人来丈量西岸,他表示很愤怒,可是俞大拿不买他的帐,带头的衙役柳土发出面说了,以后这青山村可以直接向县里报税,即不归他管辖。大青山这个谷地,杨家庄不归他管,这下子又多了个西岸,超过三分之一的范围不在他的管辖内,朱里正很难过,朱里正很受伤,但很快他就会发现,他以为的三分之一其实将近二分之一。

  朱里正和赵地主暗恨,都在心里戳小人,诅咒俞大拿的主子,他们第一次如此强烈地希望西山上的野猪再猖狂一点,再凶猛一些,饶是这样他们心里也没好受多少。

  乔岚不知道自己这一手笔掀起了多大的波澜,她现如今也愁着呢,她原以为三千两很多,结果被她这么东一笔,西一笔的花出去,手里竟然只剩下一千两多一点而已了,几天时间就去了大半,如何令她不着急,尽管没种过地,没开过荒,但她也知道,单凭这点银子,要想对西岸有所作为,是远远不够的。

  要说这会儿乔岚要如何弄钱,除了把主意再次打到她的宝山上也别无他法了。晚上,乔岚在她宝山上扒拉了一阵,最终将目光投向两颗荧光石球中比较小的一颗。她暗自在心中谋划了一番,才出了空间,安稳睡去。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