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十六章 按劳分配

第二十六章 按劳分配

  翌日,遥水河西岸的大动作还在进行,乔岚今天没有在家研读那本农耕宝典,她走了几家脂粉店铺,才在一家老字号找到一种用糯米做底,没有任何味道的面脂,她一口气买三盒。回到家,她立马进空间,糊上面脂,再剪了一些发丝用江湖粘巴在眉毛上,用镜子一照,哟呵,好一个浓眉大眼的俊俏小哥。

  乔岚把妆容洗去,银子的事也不急于这一时,心里有底就行了。她先是去查看了种着她的宝贝番薯的大水缸里。大水缸就摆在外院正中,很容易招人耳目,所以乔岚吩咐大门必须不能敞开,就连她自己出门都只打开一点,够出入就行了。

  看完貌似长了一点的薯苗,乔岚回到内院,摆开笔墨纸砚,她得把笔记本中关于番薯种植这一部分偷梁换柱,用古人的话写出来,让俞大拿自己琢磨,横竖以后是他帮她主持大局。

  这天傍晚,俞大拿请衙役们在酒楼好吃好喝了一顿,每人给了二两银子做辛苦费,又送到客栈歇下,才回到广福胡同。

  听章娘子说俞大拿回来了,乔岚连忙出来,一听俞大拿说那些衙役竟然给她划拉将近一千八百亩的土地,多了整整一千亩,饶是有心理准备的乔岚也得大跌眼镜,好吧,她没戴眼镜,但很惊讶就是了。她知道有了县令的吩咐,那些衙役手下(其实是脚下)不会留情的,没想到这般不“留情”。

  俞大拿说这还是因为看到野猪活动的痕迹,那些衙役才罢脚的,不然……

  乔岚没有嫌弃这多出来的一千亩林地,她想的是必须尽快弄到一笔银子,绕着半个八百亩挖壕沟和绕着半个一千八百亩挖壕沟,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工程。

  第二天一早,俞大拿跟着衙役们一起去历山县城。他不知道,不死心的张地主昨晚就到县城来了,一早拜见祝岐山,想看看有无转圜的余地,可祝岐山只和他打哈哈,他有点鄙视张地主,这时候才来插一脚,早干嘛去了。

  祝岐山正与张地主打哈哈的时候,底下人回报去丈量西岸的人来了,祝岐山连忙让人进来。看到一脸焦躁的张地主,俞大拿瞬间就明白他打得什么主意,他不由地有些担忧这横生的枝节,不过看到热情的祝岐山,他的心便定了。

  祝岐山并不忌讳张地主,当场让带队的柳土发禀报,得知那些衙役竟然帮他多拿下了一千亩的政绩,顿时高兴得忘乎所以,连刚刚张地主说了啥也被他抛在脑后了,立马着手给俞大拿办理地契,只见他大手一挥,官印一盖,俞大拿手里多了一张地契。

  事情落定,祝岐山不欲再留俞大拿,俞大拿不是没眼色的人,借口急着回去复命,便告辞了。

  张地主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与西岸失之交臂,堵得他浑身的肉都在抽痛,可事情已经盖棺论定,那容他置喙,他想回去想想还能怎么谋划,刚刚还敷衍他的祝岐山这时却拉着他说话,直言哪里哪里的荒地不错,问他要不要买。

  这要是搁现代,祝岐山必是一个出色的地产经理,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张地主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谁让他自己送上门给县令大人宰割呢,愣是掏了五百千两买下历山县往东十里远的五百亩荒地,五百两不算多,可是后续的赋税是年年都得给的……祝岐山还想让衙役重新去丈量,深知其中猫腻的张地主如何肯答应,忙说老娘身体不爽快,耽误不得,求着县令大人当场给他按照五百亩办了地契。

  祝岐山心情大好,自己这才上任,历山县的土地就多了两千三百亩,事实证明,他很有做官的天赋,他已经迫不及待看到今年的县报了,不知他的上峰秦州知府陆大人会不会表彰他一二。

  话说俞大拿回到五里镇,把地契交给乔岚。薄薄一张地契,证明自己名下多了一千八百亩的田产,乔岚很激动,想想自己,穿越时空而来,短短十天就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小丫头变成了一个颇有资产的土豪,真的是土豪,有足足一千八百亩呢,同时她弄银子的想法也变得迫切起来。

  当晚,乔岚悄然回到青山村,兴奋地在西岸的土地上走了一圈又一圈,晚上,她状似休息在谢金宝和陈月牙替她搭建的小茅屋,但其实她在空间里舒舒服服睡了一觉,然后在天微微亮的时候,趁着薄雾离开青山村。

  八月中旬,正是炎热的时候,青山村位于青山绿水中,倒是比别的地方凉快许多,清晨更是凉快得令人神清气爽。

  封啓祥牵着惊风,慢慢地走在青山村的乡间小道上,他极喜欢这个地方的清晨,清凉是一回事,最重要的是足够幽静,没有不胜其扰的苍蝇……

  前方出现一个窈窕的身影,封啓祥的好心情全顿时跌落谷底,他刚想避开,对方却先他一步避开了,而且避得很彻底,好似刚刚根本就不曾在过似的。

  空间里,乔岚拍了拍胸口,安抚自己跳得过快的心脏:吓死我了,他怎么会在这里?大清早的,害我还以为有妖精。这货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装女的就是装妖精?

  俞大拿到码头招苦力,一天三十五文的工钱,还包一餐。一般人招短工,一天也就给二十五文,还不一定包餐,虽然西岸有点危险,虽然正值农忙,还是有很多人踊跃报名,俞大拿虽然急着招够一百个短工,但也不是来者不拒,女的不要,小的老的不要,瘦弱的不要,第一天只招到了四十八个人。

  第二天,招工继续,临到傍晚,百人苦力大队终于招够了。

  俞大拿不会写字,但他记忆力好得出奇,一百个人当中,他能叫出其中九十五个人的名字。当晚,俞大拿告诉乔岚她那个爹也在苦力小队中。

  乔岚有点诧异,她记得陈家除了种自家的地还佃了张地主的地,加起来三十亩,农忙的时候,全家上下都忙得脚不沾地,这都快秋收了,陈家怎么放陈生华出来做活儿,而且就陈生华那身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懒骨头,竟然也肯?!她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让俞大拿按章办事。

  这天一早,俞大拿领着他的苦力大队,开拔青山村,到了西岸,一头扎进林子里。很多人交相传递“乔家大傻终于发作了”,大家都在等着看乔家大傻的笑话。西岸林子里,苦力大队在伐树挖树根的消息很快传出来,知道的人都愣了,如果筑墙,依托着大树不是更结实吗,怎么反而伐倒了呢?别说他们摸不着头脑,就连苦力大队也不明不白。不明白不要紧,主家令他们沿着打在地上的木头桩伐树并把树根挖出来,会伐树挖树根就行了,反正他们都是干活拿钱的人。

  一百个人,俞大拿一个人监工,有点顾不过来,有人当着他的面卖力的很,他一转身后便开始偷奸耍滑了,其中以陈生华最为过分,可俞大拿还真不能只看着他一个儿。他吩咐让方小勇多走几遍,有太过分的便来告诉他,他再去警告一番。

  中午吃饭的时候,俞大拿安排的是个头颇大的玉米面馒头,每人两个,外加一碗稀粥,再大的食量也管饱了。

  第二天,苦力小队稀稀拉拉到了西岸,早一点迟一点,横竖都算一天,有些人散漫惯了,眼看着这么多人已经等在那里,脚下还是不紧不慢慢地走过来。陈生华明明就是青山村的,竟是最后稀稀拉拉的那一拨。

  俞大拿没有让苦力大队立即开工,等大部分人到了之后,他宣布干活按劳分配,也就是说,多劳者多得,不劳不得,今天他就在林子外,依据树的大小,从五文到三十文不等,来一棵算一棵,当场结算。

  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唯有那群懒货先回味过来。财路被断,这还了得,那些个儿打着浑水摸鱼主意的人纷纷起哄,其他人没有起哄,但都傻傻地杵着,他们从来都是按天算的,按劳分配是什么玩意,然……还有两拨人与众不同,那就是桃花村(俞大拿同村)的冯家四兄弟和李家村的李家三兄弟,只见他们你争我赶,竞相跑进林子里,搞得大家面面相觑,不大一会儿,冯家四兄弟先出来了,同时扛着一棵全须全尾的树,随后,李家兄弟也出来了,同样扛着一棵树。

  俞大拿掂量着那两棵树,分别付给冯大郎和李有木一人五个铜板,这么会儿的时间,两家就挣了五个铜板,这可不得了了,比按天还划算。昨天真正有干活都明白过来了,按劳分配这种新鲜的结算方式更有利于他们,动作快点,一天能挣得比原来多得多,有人还在算他昨天一天挖了多少树根,错眼看到有人已经跑去伐树之后,顿时也顾不得了,抄上工具,追上去。

  那十几个人还想叫嚣,周围的八十多号人瞬间已经跑得已经不见踪影了,顿时讪讪停下,不再吱声,一个个不情不愿地往林子里走去。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