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十七章 按劳好哇

第二十七章 按劳好哇

  这天,西岸可就热闹了,不时有呼哧呼哧地扛着大树出来换铜板,细一点的都是整棵弄到俞大拿跟前,粗一点的树就分开树干和树根,很快,有人发现合作比单打独斗划算,于是一百多号人自发自觉组合起来,三五个人一组,那十几个偷奸耍滑还想加入勤快的小队揩油,可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原先不累及自己的利益,他们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横竖他们偷懒坑的是主家的钱,可让他们加入自己的队伍,拿镐子东敲两下西敲两下,然后分薄自己那份钱,没门!哪儿凉快哪儿去吧!!!

  这一天,俞大拿非常轻松,他只坐等着人送树过来,他给结钱就行了,他跟前还摆放着劣质的笔墨,每根结算过的树根都划上一道,他这是干嘛?做记号呗,免得有人不老实,重复结算。

  一旁的方小勇忍不住开口夸主子真聪明,原来昨天回去后,乔岚见俞大拿异常疲惫,按理说她只是让他去做监工,没让他去伐树啊,她随口问了几句,方小勇忍不住,把那十几号人怎地怎地不配合,怎地怎地阴奉阳违全都说了。

  其实乔岚早料到其中会有那么一些害群之马,陈生华不就是其中最大的一匹,有他在,再勤快的人都得慢下来,于是她如此这般说了,开始两人一听,也纳闷得很,按劳分配什么玩意?

  俞大拿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深意,当场郑重其事地向乔岚道谢。方小勇今天看到按劳分配的发威后才明白过来,于是他对乔岚的景仰之情有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陈生华就着别人挖松的地方扒拉了一棵手臂粗小树,俞大拿给他五个铜板已经算是看在他是主子她爹的份上了,陈生华尤不知足,非要说他的树值十个铜板。

  冯大朗独自一个人扛着一棵大腿粗的树过来结钱,看到陈生华拉着俞大拿歪歪唧唧拉扯个没完,他霍地把树扔在陈生华旁边,吓了他一大跳,然后面无表情地指着他那棵树说,“看到没有,这才是十个铜板的,你那棵就筷子那么粗,给一文我都嫌多!”

  冯大朗长得非常魁梧,身上的肌肉因为一天的劳作泛着油光,陈生华一向将欺软怕硬的个性表现得淋漓尽致,只见他瑟缩了一下,然后一把夺过俞大拿扔桌上的五个铜板头也不回地走了。

  陈生华本是要回家的,走到三岔口,又调转了脚步踱到村里唯一的杂货铺,花三个铜板打酒,又买两个铜板的豆子,然后慢悠悠的走到到村尾,找了个地方自斟自酌,喝的迷迷糊糊便睡了过去,再醒来时,日头已经偏西好多了。

  陈生华悻悻地回家,陈王氏一看到他就笑着迎上来了,先是说他辛苦了,又问他今儿个怎地回来恁早,也是杂货铺买的酒不正宗,酒味很淡,加上陈生华喝完都老半天了,所以陈王氏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异样。她正要问工钱的事,陈生华不耐烦地拨开她,要回屋去,陈王氏是很上心她的四个儿子,但她更上心的是钱,所以哪容得陈生华矫情啊,立马拽住他。

  陈生华今天没钱交差,一时半会儿也甩不开陈王氏,僵持之下,他只好祸水东引,大声嚷嚷乔家黑心肝,俞大拿狼心狗肺,他做了一天的活,仍是不给他结工钱。陈生华不觉得自己老娘去能讨得了好,但他还是想怂恿老娘过去找俞大拿麻烦,别的不说,他就是想给俞大拿添添堵。

  很明显,陈生华的诡计成功了,欺负自己的儿子,欠了自家的工钱是陈王氏的两大忌讳,只见她嗷地叫唤了一声,抄起一旁的烧火棍,可能觉得拿烧火棍气势上不去,扔了换上扁担。陈王氏冲到院门的时候,陈老汉回来了,陈王氏嘎啦嘎啦把事情这么一说,但陈老汉明显比她理智多了,他平淡无奇地看着自己的二儿子,然后平静地让他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他太了解他这个儿子了,惯会偷奸耍滑,定是他犯了什么事,让乔家赶回来了。

  “儿子都说了,是乔家那个俞大拿……”陈王氏急着去掏银子,哪容得老头子在这里磨蹭。

  “你给我闭嘴,平时在家丢丢脸就算了,还想出去给人笑话啊。乔家要真像他说的这么过分,那一百号短工是吃素的吗?轮得着你这老胳膊老腿的去讨公道?”

  “嘎!”陈王氏转念一想,还真是这么一个理儿。

  陈生华很怂他爹,在他的注视下,只好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听儿子把用五文钱买酒喝进肚子里去了,陈王氏一下子扑过去,追着打,“人家大把大把地换铜子使,你一整天就挖了棵树,换了五个铜子还拿去买酒喝,我让你喝,我让你喝,好的不学,偏学那什么喝酒,咱家是喝得起酒的人家嘛。你个孬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陈王氏连消带打的把陈家父子两都骂进去了。陈老汉好酒,这是整个青山村都知道的事。

  这一天,苦力小队中,收获最多的是冯家兄弟,他们专挑大树下手,伐了二十棵大树,得了整整六百个铜板,李家兄弟紧随其后,得了四百零五个铜板……

  这一天,虽然散出去的钱是昨天的四倍,但是挖出来的树却是昨天的八倍之多,俞大拿喜不胜收,一向自持的他忍不住破功了。

  傍晚,散工的时候,俞大拿又宣布了一条新规矩,明天起不包餐,但可以伐一棵小树换餐,部分想着不挣钱也来混一餐的人彻底偃旗息鼓了。

  乔家让人做工,搞出了个什么劳什子按劳分配,很多人听了觉得新鲜,冯家兄弟等几家一天收获了几百个铜板的消息让人惊奇,也让人对乔家大傻更加不屑。张地主更是对那个乔家大傻嗤之以鼻,明明按天算只需要支付百来个铜板,弄什么按劳分配,平白多给了几百个铜板。他原还觉得那乔家人是个聪明人,现在看来他买下西岸根本就是误打误撞,瞎猫碰上死耗子。

  周长乐第一时间奔回杨家庄,将打探来的消息告诉封啓祥,虽然他也觉得乔家大傻挺傻的,但他家少爷是个聪明人,少爷说乔家大傻非但不傻,还聪明得很,那么乔家大傻那么做必定有他的理由。周长乐讲得口沫横飞,讲完,他咽了咽口水,等少爷发表他的看法,果然,封啓祥没令他失望,故作高深的地说了句,“不出三天,事情便可明了,那些人也必会自扇嘴巴。”其实就连他自己也看不清乔家大傻布下的局。

  第三天,有十几个人没来,但是多了一众老弱妇孺。冯家,冯四郎没来,他留家里和老父老父秋收,但是来了四个婆娘,还有七个半大的孩子,其他人也都是携家带眷的。

  俞大拿见此,嘴角不由地抽了抽,他开始怀疑主子是不是能掐会算,今天这种情况她昨晚就提醒自己了,让自己安排人多送些馒头包子过来。

  冯家兄弟见俞大拿一脸古怪,还以为他不肯让他们带婆娘上工,顿时急了,冯大郎梗着脖子站出来,“俞大拿,你昨天说了不按人头不按天算,按树算,俺们婆娘是来帮俺们的,所以你少管,等着付钱买树就行了。”冯大郎的话说出了一众携家带眷着的心声。

  “呃……”我也没说不同意啊。

  得了俞大拿首肯后,壮大了一倍的苦力大队连忙奔去伐树。俞大拿才坐定,远远地看到陈月牙拿着一把铁镐走了过来。她也要伐树,她要帮姐姐省铜板。俞大拿好说待说才把她劝回去。

  晌午,四辆载满热腾腾的馒头包子还有白粥的马车驶进大青山的山道,进了青山村,直奔西岸去。

  苦力大队干起活来可是连命就豁出去了,临近晌午,一个个饿得饥肠辘辘,尤其是不经饿的妇人小孩。

  西岸的空地上,几个箩筐一字排开,方小勇铜锣一敲,林子里顿时骚动起来,风尘滚滚,冯家又是冲在最前头的那一拨,三兄弟哼哧哼哧地一起扛一棵成人腰身大小的树,那叫一个健步如飞啊。后面其他人家也都连扛带拖地带着一棵树出来,要让他们用树换来铜板换吃食,他们估计不乐意,宁愿自己在家做窝窝头带过来对付一餐,可是直接拿树来换就不一样了,只是花点力气而已就能吃到饱,没有不乐意的。

  第一个箩筐被掀开,围上来的人均愣住了,箩筐里整整齐齐摆放的是白面馒头,苦力大队超过九成九的人没有吃过白面馒头,市面上的馒头两个铜板一个,他们哪舍得这个钱啊。

  “除了馒头,还有包子可选。”俞大拿掀开第二个装着菜包子的箩筐。

  “大拿兄弟,俺们不换这个,还吃玉米面馒头成不”说话的还是冲在最前头的冯大郎,如今他做什么都冲在前头,又是个敢说话的,俨然成了苦力大队的代言人。

  “哎呀,今天这餐是东家特地为大家安排的,你们竟还不乐意。”俞大拿故作惊讶道。

  “这玩意精贵,俺们吃不起。”冯大郎努力把胶着在白面馒头上的视线收回来。

  “东家说了,这馒头包子,一文钱一个,换俩还送一碗稀粥。既然你们不乐意……”

  “三十个馒头!”冯大郎当机立断掐了俞大拿的话头,用买玉米面馒头的钱买白面馒头,还送稀粥,傻子才拒绝这么便宜的事呢。

  俞大拿数了三十个馒头用簸箕装好,递过去给冯大郎,冯大郎喜滋滋地接过簸箕,还不忘提醒俞大拿别忘了给他盛粥。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