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二十八章 意外收获

第二十八章 意外收获

  旁的人现在做事颇有点向冯大郎看齐的意味,只见他抱着满满一簸箕的白面馒头笑得见牙不见眼,后面冯二郎和冯三郎还合力托着一个盛着稀粥的大瓦盆。一文钱一个馒头包子,还不用淘钱买,还送稀粥,有这么好康的事情,苦力大队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冯家兄弟绝不是奸佞之人,但是有自己的小聪明,冯大郎和冯二郎带着馒头和粥去找老婆孩子,冯三郎没有一起,他叼着一个馒头,默默回到林子里,在俞大拿这边的队伍快到尾的时候,他拖出一棵树走到俞大拿跟前说了句,“不够分!”

  俞大拿的脸皮忍不住抽了抽,三十个馒头和一大盆粥,七个大人和七个孩子吃,你说的不够分是连家里没来的人都一起算了吧!

  俞大拿没有立即给他换,而是让他等等,如有剩就给他换。冯三郎虽然长得粗犷,但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乖乖地杵在一旁等着,只不过后来看着最后一筐包子慢慢少了,他暗自焦急起来,老爹老娘老四他们也都还没尝过这精细的吃食呢,也不知大哥那边还有剩没。

  “十个!!!”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实在是他排在后面,早就饿得不行了,兼之还得看着其他人捧着馒头包子从他身边走过,那香甜的香味飘得整个西岸都是,他真真是受不了了。

  “嗯?!”冯三郎瞪圆了眼睛,那两撇又黑又粗的眉毛直差没竖起来了,“你这么小个儿,哪儿吃的了这么多,换两个就行了。”

  “我……我……我娘子……还……还有仨孩子……”那人被他这么一瞪,吓得三魂去了俩,“大……大兄弟……换……七个……”

  “嗯!”冯三郎勉为其难地点头应允了,被人越俎代庖的俞大拿在身后满脸黑线。

  很快,兑食的队尾尽了,在冯三郎的努力下,最后竟剩下了好几十个,俞大拿给冯三郎换了二十个包子,但粥已经没有了。冯三郎刚刚杵在一旁边简直就像是一块明晃晃的金字招牌告诉那些正在美滋滋回味白面馒头和菜包子的人,赶紧再去伐树来换啊,先到先得,迟了就没了。

  乔家大傻这会儿在干嘛呢,她今天给自己放假了,早上睡了个懒觉,中午吃饭便出门溜达了。也是因为她每次进空间,都被那随意堆在一旁,亮闪闪的宝山给晃瞎了双眼,眼看着她在李木匠那里订制首饰盒已经第九天了,离约定取货的日子还差一天,她怎么也坐不住,干脆收拾一番,便出门去了。章娘子欲言又止地看着主子独自远去,她觉得主子不应该独自出门,但她更知道主子喜欢独来独往,主子的事哪容得她插嘴。

  乔岚走到李木匠家所在的街道,远远看到李木匠家的小铺头连门板都没收起来,捂得严严实实,她不由嘀咕起来:不会是拿着我的银子跑路了吧。

  乔岚上前,在门板上敲了敲,情理之中,意料之外,里面还是有人应门的,门板上的小窗口被打开,李木匠婆娘从中瞭望出来,乔岚只觉得她看到自己的那一瞬间,脸上的皱纹瞬间都撑开了,无形中竟多了几分颜色。

  李木匠婆娘一边拆门板,一边热情地把乔岚迎进去。李木匠也从里间出来了,脸上同样堆满了笑容,颇有意气风发的意味在其中,

  乔岚被请到里间,李木匠婆娘作陪,李木匠没有立即给乔岚展示他的得意之作,而是一番客气之后他才小心地跟乔岚商量另一件事,却说原来他曾在历山县一个很有名的木匠手底下做过半年学徒,虽然没有正经拜过师,但李木匠一直把那个木匠当成师父一样尊敬。前不久,师父途径五里镇,到他这儿坐了一会儿,无意间看到他按照乔岚的设计做出来的首饰盒,当即惊叹连连,还说李木匠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并明言要与他合作。李木匠很心动,但他也知道事关重大,最起码得问过乔岚,得到她首肯。

  乔岚愣住了,这是又有行家看中了那设计图。李木匠怕乔岚不答应,又连珠似炮地把他师父说的给她的两成分红说了出来,剩下的,他师父占三成,他两层,还有三成用来走路子。

  乔岚一听,心里想着不就是一个首饰盒尔尔,干嘛搞得这么郑重其事,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她面上还是维持着适当的笑意,“既然我说过这图纸随你使用,便不会出尔反尔,你与人合作亦或是将图纸买与他人,我都无甚意见。”乔岚想了想,又虚晃了一枪,“不过前提是你给我做的那四个首饰盒能令我满意。”

  “呵呵!我敢打包票,陈姑娘绝对不会失望的。”

  “你这般自信,看来对自己的作品很是满意啊。”

  “呵呵!那是!就连我师父都赞不绝口。”李木匠竟傻笑了两声。

  “哦,那赶紧拿来与我瞧瞧到底是怎样一个杰出之作。”乔岚也被挑起了兴致,莫名地期待起来,原先她不过是想要几个装贵重物件的箱子,如果能更进一步那自然是极好的了。

  李木匠离开了,不一会儿就包着一个什物过来了,乔岚知道那就是她的首饰盒,可是还用细棉布包裹着,这是不是太过分了……怎么说也不过是个匣……细棉布被撩开,收拾盒子的如山真面目露了出来,乔岚惊呆了……这还真是过分了,一个匣子而已竟然做得这么漂亮……

  匣子通体呈紫红色,正面与侧面的荷塘月色图竟是立体感更强的浮雕,令整个匣子显得华丽而凝重,但也因为荷的清雅,加上月色,没有使得匣子过于厚重而压不住这华美。

  乔岚已经欢喜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这匣子无论在做工还是用料上都给了她大大的惊喜,把她曾经的那个首饰盒比成了渣渣,她现在一点也不觉得李木匠用细棉布包着匣子矫情得过分了:这货实在太漂亮了,哪儿是匣子啊,分明是艺术品珍品。从来都说买椟还珠的人傻,舍本求末,不懂取舍,我看未必,这会儿看到这匣子,我都想犯傻了。无怪乎李木匠师徒想要做这生意,很有眼光,如此说来,也不是不可以挣一笔嘛。

  李木匠站在几步之外,喜盈盈地看着乔岚,要说他一个大男人,婆娘还在身边呢,对着一个小姑娘猛瞧,这多不合适啊,但他对自己的杰作太得意了,当下他就像一个等着别人开口夸自己儿子的父亲。乔岚也没有令他失望,喜不胜收地说了“买椟还珠”四个字,李木匠一愣,不明所以,连忙追问,乔岚便简略地说了买椟还珠的典故。

  “好!!!”李木匠不自觉地大叫了一声好,“陈姑娘,这匣子以后就叫还珠匣可好?”

  “……”我还蜘蛛侠呢!!!我还还珠格格呢!!!

  估计也只有自己对“还珠匣”这个名字腻歪,所以乔岚并未提出反对意见,只是,一个月后,还珠匣被人带到了京城,很快就在贵妇贵女圈风行起来,第一波拥有还珠匣的可真是出尽了风头,消息传回到乔岚的耳中,她懊恼万分没有阻止李木匠用“还珠匣”这个令她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名字,当然,这是后话了,现在乔岚还沉浸在得到宝贝的喜悦当中。

  李木匠又去把另一个小匣子抱过来,两个匣子摆在一起,眨地一看觉得一模一样的,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两个匣子外面雕刻的荷塘月色图却并不相同。大匣子搬不过来,乔岚跟随李木匠夫妇出了里间,进了一个略显凌乱的屋子,李达正端坐在一个一米高,堪称柜子的大匣子前,手中的刻刀灵巧地游走在匣子侧面。

  乔岚没有去看那个已经完成了的大匣子,而是走到李达旁边,看着他宛如鬼斧神工一样的刀工。没有图纸,没有描线,完全是自由发挥状态,但李达每一刀都下得恰到好处,刻刀下,一朵盛开的荷花已经初具神韵。乔岚觉得他完全称得上是一个癫才。

  李木匠的婆娘看着儿子和乔岚在一起的身影,怎么看怎么般配的,她的心神不由地闪了闪……那天她不过跟相公这么一说,相公却骂了她一顿,陈姑娘看起来的确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何况自家儿子又这样,她便也只好打消那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可前几天,儿子为了雕刻着图案,竟然跑去荷塘边看荷花……这让她这做娘的如何是好,她这辈子,除了儿子的幸福,就没别的想头了。

  乔岚突然觉得李木匠婆娘看着她的眼神泛着一种令她毛骨悚然的光芒,她人也热情得太过了,让她浑身不自在。

  李木匠拿来他准备好的契书,乔岚没有签字,陈月荷这个名字已经没有效用了,而她现在还不想太多人知道“乔岚”,所以按手印了事。约定明天再过来取最后一个匣子,乔岚雇车把三个匣子带回家了。

  在马车厢里,乔岚便把两个小匣子收进空间,单留最大的那个,其实她更想一并收进去,但是有经验的马车夫势必对车子的重量很敏感,她不敢冒险,再说到了地儿,小物件还还说,这么个大物件凭空消失了,饶是她再长多几张嘴也圆不回来。

  马车跑得很平稳,终于停下来后,乔岚掀开布帘子,便看到章娘子快步走过来的身影。她发觉章娘子真是个劳碌命,变着法儿给自己找事儿做,这不,每次自己出门她都自发自觉地充当门房。章娘子力气不小,她与车夫通力合作,终于把大匣子安然送进了外院的西厢放好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