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十一章 西岸新动

第三十一章 西岸新动

  乔岚吩咐方小勇去买一些精致的点心还有酒水,晚上吃过晚饭,让大家一起到前院的赏月,美其名曰:庆贺西岸旗开得胜。

  到了前院,俞大拿很坚持地让章娘子去搬一张小桌子出来,乔岚到底是主子,所以独自一桌,他和方小勇章娘子就着石桌坐下,两张桌子挨得极近,倒也不妨碍说话。

  方小勇以前连块像样的糕点都没吃过,何况这等精细的点心,一块香甜软弱的糖糕入口,一时间竟红了双眼,这太好吃了。章娘子自己也会做几样精细糕点,但每次做都只是尝一丁点儿试试味道,放心大胆吃的机会是没有的。俞大拿想起了医馆中的闺女,她是极喜欢甜食的,可总是吃不到口中。

  乔岚说起了嫦娥奔月的故事,听得方小勇和章娘子两人惊叫连连,前者气恼嫦娥的贪吃,后者可怜嫦娥只能一个人住在月亮上和兔子作伴,俞大拿全程不置可否,但其实心底在为后羿默默哀叹了一声。

  吃得差不多了,乔岚起身,并让大家把剩下的糕点分了。章娘子这人还是很懂得做人的,她一块都没拿,俞大拿也只包了几块软和的,剩下的都让给了方小勇,方小勇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拿着包着点心的荷叶包出了门。

  月光正好,他很快就到了庙街,找到老乞丐,兴奋地把点心掏出来,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老乞丐一挥手打落了那包点心,然后狠狠地训了他一顿,让他记住他已经卖身为奴,从身到心都是属于主子的,再惦记以前的人和事就是对主子的背叛。

  方小勇被骂走了,老乞丐颓然坐下,他何尝想责骂这么乖巧的孩子,可为了那孩子以后的路着想,他必须狠下心来一刀两断。老乞丐捡起地上的荷叶包,也破碎的糕点放进嘴里,甜腻得他的舌头都不利索了,嚼着嚼着,无限的感慨袭上心头:这么好的糕点都吃上了,小子碰上了个好主子哇。

  这天晚上,乔岚进了空间,把剩下的金银首饰分门别类放进新的一个大匣子里,终于把宝山归置好,整个空间看起来干净整洁了许多。她又数了数今天得来的金票银票:一万两应该足够成就我的宏图大业了。乔岚把五张金票和五张一千两的银票放进了大匣子的暗格里,作为应急资金,这是万不得已不能动用的。

  第二天,俞大拿天还没亮就起床了,他先是在前院观摩了一番那薯苗,看着它们长了不少,便觉得西岸开荒得加速了,他拿着昨天分到的糕点到医馆,给了一份守门的药童算是辛苦费,再托他带一份去给闺女,然后快步走向牌坊,那里,方小勇和雇来的车已经在等着他了。

  悦来客栈门前,一个仆役打扮的男子上前问询天字三号房的事,几句话时候,大惊失色,连忙出门赶着车回了方家,一路疾行,到了书房,让人通报了一声。书房里,方定匡正与掌柜的商议将夜明珠送到上京的事,听到人来报,他把夜明珠收好。让人把仆役叫进来,情况紧急,仆役匆匆行了礼,就开口说了,“少爷,那陈家少爷不见了,悦来客栈的人说一早送水过去,发现门虚掩着,里面空无一人。”

  “少爷,这可怎么办啊,两万两呢,人不见了,要如何填补这亏空啊。”掌柜的不淡定了,焦急地出声道。

  “怎地,人都说钱货两讫,到你这儿,银货都要啊。”方定匡懒懒地瞧了一眼团团转的老仆。

  “呃……是老奴相左了。”掌故的连忙低头认错。

  “呵~”不知为何,知道那人消失了,方定匡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俞大拿到了西岸,惊奇地看着多出来的四堆大树,还有十多个躺在大树干呼呼大睡的人,合着他们真是连夜开工,然后就地睡大觉,等着他来付钱的。

  冯大郎是第一个发现俞大拿的,他一跃而下,指着最大的一堆大树干,“俺家的!四十三棵,一共一两银子连一百三十文。”他对什么大小的树得个什么价钱一清二楚,所以主动报了价。

  一直以来紧随其后的李家三叔也上前报了他家的数目,但价格也一并报了,但不是他家的人算的,是冯大郎帮忙算的,谁让他家的人都不懂算术呢。

  发完钱,十几个人眼巴巴地看着俞大拿,竖起耳朵听他的吩咐,昨天散工的时候他们可是听到他让人拿铁锨来,不就证明了还要活儿要做的嘛。

  俞大拿让他们先休息一阵,等其他人来了再说,他可不想等会儿还得复述一次。安抚了众人,俞大拿单独叫了冯大郎。两人的身量一样高,可是冯大郎长得虎背熊腰,身躯起码是俞大拿的两倍还多。身边有一座移动的肉山,令俞大拿倍感压力,于是他干脆席地而坐,然后让冯大郎也坐下。冯大郎一个屁股做下时,俞大拿竟然有种地动山摇的错觉。

  “大拿兄弟,今天要干什么活儿,还是按……按……按劳算不?”冯大郎很识相地把俞大拿当上峰对待,毕竟得靠人家挣铜板不是,前天看到俞大拿好似不让他婆娘来帮他做事,他一焦急才说了重话,事后还暗暗后悔,怕俞大拿给他小鞋穿,还好没有。

  “别着急,别着急,我有好事找你。还有活儿做,也还是按劳分配,但是从今往后啊,这里的活儿你就不用做了。”

  “什么?!”冯大郎大叫一声,不让自己干活了,那自己还能去那里找这么来钱的活儿,怎么攒铜板,怎么给老爹买药,怎么给大儿侄子们娶媳妇……“大拿兄弟,俺知道俺之前的语气是有点急了,对你不住,但俺也是无心了,俺们乡里乡亲这么多年了,你也是知道我的,有时候脾气一上来,口就管不住,不过俺们也没耽误你们的活计不是,虽然挣多了你们的铜板,但俺家来了这么多人,也耽误了田里活计。”

  “啊,不是……”俞大拿极想打断滔滔不绝的冯大郎,可是都被他轰雷一样的声音给掩盖过去了。

  “你看你二大爷的身体一直不好,多亏了在这儿挣了两个银子,才能换好药,身体才有了起色,还等着后面的药呢,最多……最多……”冯大郎狠狠心,一咬牙,“我给你一百个铜板,算是哥哥给你赔不是……”

  “打住,我不是不给你干活!”这人怎么不给人说话呢。

  “那你恁个意思?”听到不是不给自己干活挣铜板,冯大郎顿时冷静下来了,语气中居然有了埋怨俞大拿吓唬他的意思。

  “东家的意思,让你做监工,你可乐意?”

  “监啥?”

  “监工!”

  “就是在边上看着人干活,不好好干活就抽他丫的?!”

  “呃……不,不用抽,但还是要看着,让干活的人好好干。”

  “那我光看着不干活,怎么能挣铜板呢。”

  “……”俞大拿无语了,他有时候觉得冯大郎很聪明,可有时候又傻兮兮的,“给你按天算,一天五十个铜板,可愿意?”

  “五十个?!?!”也许和按劳分配相比,算不过来,可是相当于以前按天算的两天,冯大郎哪儿还能不清楚哪边比较占便宜,可他又想到按劳算时的收入,于是又纠结了。

  俞大拿又暗暗透露出东家有意思请他们兄弟做长工的意思,让他们好好干,冯大郎这下也不纠结了,当场湿了眼睛,抹了两回眼泪,然后说“大拿兄弟太够意思了”,冷不丁把蒲扇一样的巴掌拍在俞大拿身上,差点把俞大拿拍飞出去。

  俞大拿又找上了卢家二叔,卢二叔自八年前大哥病故而嫂子一走了之后,就把两个侄子接到身边养着,婆娘暗地里虐待两个侄子,被发现后还不思悔改,他便把婆娘给休了,自己带着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和两个侄子过活。卢二叔自然是好的,俞大拿又留意了几天,看到卢二叔的两个儿子和两个侄子兄友弟恭,干活也都肯下力气,于是也就把他们算上了。

  卢二叔听俞大拿说不但要让自己当监工,过后还要雇自己和侄子儿子当长工,这个四十多岁的汉子也湿了眼睛,就像久旱逢甘霖的土地,终于找到生机。

  卢二叔甚至顾不上感谢俞大拿,当即撒丫子跑开了,去找等在不远处的两个侄子卢木卢森和两个儿子卢林卢彬。他这么一说,儿子侄子都愣住了,回过神后才一起兴高采烈了,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卢二叔欣慰地看着卢木卢林,他到底是把大哥的孩子拉扯大了,只不过几个孩子的亲事一直是他的心病,卢木已经二十二,卢林也已经十八……因为穷,至今娶不上媳妇……这下好了,做了长工,有钱攒,也能让人高看两眼……

  “咱争取年底给你娶一房媳妇。”卢二叔拍了拍卢木的肩头,这个侄子太懂事,平时闷声不说话,干起活来比谁都拼命,就怕成为他的累赘。

  李家本来也在俞大拿的考量范围之内,可惜俞大拿发现李家不似表面上那么安宁,起码几个妯娌互有间隙,暗地里摩擦不断,每次领了钱当场就分了,当然,分钱也绝不是什么其乐融融的场面。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