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穿越之一路逍遥 > 第三十二章 乔家太精

第三十二章 乔家太精

  劳苦大队连带亲友团陆陆续续的到来,一听树已经伐光了,一个个懊恼得要死,恨不得时光倒流,他们也趁着月色开工才好。眼看人已经来的差不多了,俞大拿清了清嗓子,人声鼎沸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然后,他们发现,平时总是第一个出声的冯大郎今天非但没有开口发问,反而和卢二叔一起站在俞大拿旁边,一副站在他们对立面的架势。

  “乡亲们听我说,西岸要伐的树已经没了。”“……”没了出头鸟冯大郎,苦力大队安静得有些过分,一个个满脸疑问,却没有一个出声的。

  “今天开始,大家开始沿着地界,也就是挖树的那一路挖壕沟,宽两米,高两米,挖出来的泥土要送出来铺在那边。”俞大拿指了指地势较为低矮的河岸,那里在雨水充足的时节总是遭水淹,所以干脆用挖出来的泥土填高,一举两得。“挖壕沟也是按劳分配,每挖两米壕沟就得一百个铜板。”

  底下满是窃窃私语:“壕沟?!”“不是应该筑墙吗?我还带了斧子来。”“我也是……”“昨天大拿吩咐了让拿铁锨来,你们还带斧子。”“这不是相差了吗,还以为大拿兄弟脑子不清楚,吩咐错了呢。”

  俞大拿宣布了这么一条令人大吃一惊的消息后,又抛出另一条重磅消息,“冯大郎和卢二叔会告诉大家怎么挖,合乎规格了才能拿钱,不够宽不够深还带坡度的就不能拿钱。”俞大拿已经告诉冯大郎和卢二叔壕沟宽和深都是两米,两面还必须是直直切下去,不能有一点儿坡度。

  底下又是一阵阵的窃窃私语:“啊!!!”“冯家大朗和卢二叔当官啦!”“不用干活,动动嘴就能拿钱,这么好的事,怎么不是我!”“冯大郎,说吧,怎么挖。”有和冯家关系走得近的,想着怎么让冯大郎松松手,松松口,给点便宜占。

  冯大郎和卢二叔带队到林子里去做示范,其实刚刚他们俩已经吩咐家人挖了一段四米的壕沟当范例了,他们的动作如此迅速,连俞大拿都不知道。

  看过示例后,苦力大队分散开来在地界上卖力挖掘,地界不少地方都因为之前挖过树而变得坑坑洼洼,土地松范了不少,挖起来并不困难,只是这直切面不好掌握。

  整个西岸地形狭长,需要挖掘的壕沟起码有两千米以上,冯大郎和卢二叔来回巡逻,看到挖得不对的赶紧制止,那些还想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才知道他们想得太美好了。长工的事还没板上钉钉,冯大郎和卢二叔将监工这是当成了一件极为严重的事对待,这可事关他们家人以后的生计,怎么能不严阵以待。

  关注西岸的人不少,在劳苦大队第一锹下去,消息已经传开了。首当其冲的是杨家庄,周长乐一早等候在遥水河东岸,索性劳苦大队聚集地方离遥水河也不愿,俞大拿说的话,他一个字不差地听完了,然后赶紧回去跟少爷说道说道。

  封啓祥在杨家庄,有烦人的苍蝇在杨家庄门口守株待兔,他不能随便出去晃,着实无聊得进,就靠周长乐打听到的消息消磨时间了,他对西岸兴趣正浓,周长乐如今啥也不干,单把探听消息当成正事来办。

  封啓祥刚用完早点,周长乐就大大咧咧地进来了,端起一旁的冷茶水先灌了几口,“少爷,西岸今天开始不砍树,开始挖沟了。”说完话,他又端起茶壶倒了一杯,灌进口中。

  “不砍啦?是砍完了还是不砍了?”封啓祥疑惑道、

  “是砍完了,沿着衙役留下的地界,一溜树木全都清理完了。”

  “……”这速度是不是快了点。“挖沟又是怎么回事?”

  “还是沿着地界,挖一条两米宽两米深的沟,还要这样,这样的。”周长乐比了比两个直切面,“挖出来的泥还要铺在遥水河边。”

  “呵呵……”不肖多想,封啓祥就明白了其中的玄机,他抑制不住轻笑出声,“果然是个极聪明的人,找个有机会认识一下也好。”

  “少爷,你竟然笑了,你笑起来真好看!”周长乐傻傻地开口,一句话便让封啓祥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他还犹不自知,讨好到,“少爷,我不明白!你给讲讲呗,挖沟怎么个聪明法……”

  “……”封啓祥很纳闷,他是为什么留这么一个傻缺在身边了?傻到没边,总是惹他生气,看到他根本无知无觉的傻样,他真不知是继续生气好还是放他一马好。

  张地主今天在他的新地皮查看,虽然是被县令大人强塞的,但到底已经划给了他家,先不说产量收获什么的,起码也要刮一刮,把税钱给刮出来。

  只不过,他越看越绝望,这地硬得跟铁皮似的,不知开垦出来需要耗费多少的人力物力,而且这地离水源太远,以后基本上只能看天收成,张地主气得直骂娘:这坡地要来有何用,有何用!!!

  “老爷!!!”远远的,张地主的管家骑着一匹矮脚马飞奔而来,“老爷,大事不好啦!”

  老管家下了马还没站定,就被张地主一脚踹在地上,“你家老爷好着呢,你个短命鬼,敢咒你老爷我,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不是……不是的!老爷……是西岸,西岸不好啦。”老管家气还没喘匀,说话也一节一节儿的。

  “他们不是在砍树吗,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张地主如此关注西岸,如今肯走开,过来查看地盘就是觉得西岸暂时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现在……现在不砍树,改……改挖地了。”老管家气喘吁吁地说。

  “挖地?!这么快就挖地了,搞什么鬼?!那树呢,砍一半就不砍了?”

  “听他们说那树都已经砍完了!”

  “胡说八道,大大一千多两千棵树,一百个人,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才能砍完,这才过去四天,怎么可能砍完。你哪儿打听来的假消息。”

  “真的,确确实实是真的,老爷!这事儿都传开了,冯家那几兄弟带着婆娘孩子一起伐树,前前后后领了起码五六两银子,按照二三十文一棵算,都差不多两百棵树了,您看还有其他那么多人呢。”

  “这也太……”任谁一听这事,都会大吃一惊,这是什么速度啊……

  “大家都以为乔家太傻伐树之后就该筑墙了,可他反其道而行,让人挖起了壕沟,那壕沟据说比人还宽,比人还高。”

  “……”张地主如果听到这还不明白的话,那他就枉为张家家主了。那哪儿是乔家太傻啊,根本就是乔家太精啊。

  历山县城的县令大人祝岐山很快也得到了西岸的最新消息,得知除了筑墙还有挖壕沟阻野猪这样的锦囊妙计,他抑制不住大叫了一声“妙哉!”祝岐山已经能预见西岸的盛况了,土地、粮食、人口……这次,他是真想跟俞大拿的主子见上一面,再喝上两杯了。

  摇身一变,从乔家大傻变成了乔家太精的乔岚终于完成了她那本专门讲怎么种番薯的书,她细心制作了封皮,画了一只丑丑的番薯,然后描画了好多遍,觉得能把标题写好了,才及其认真地写了两个字“薯愿”。

  晚上,俞大拿回来后,乔岚把这本《薯愿》郑重地交给他,俞大拿接过《薯愿》,看到上面的画着的什物,要不是那个“薯”字,要不是乔岚跟他说过这本书,他根本就无法理解这上面画的到底是什么玩意,更不会联想到这就是他有幸见过几面然后被种进大缸里的的番薯。

  俞大拿稳定心绪翻开《薯愿》,看到上面的字,他眼角的肌肉忍不住抽了抽,虽然他只是在小的时候上过两年学堂,但凭良心讲,他从未见过写得如此扭曲的字。他就不明白了,小姐能写这么多字,说明她是识字的,可是这字却写得这般难看,委实令人纳闷。

  俞大拿收好书,淡定地说了一句,“小姐得空应该多练练字!我告退了。”

  乔岚很想叫住他,告诉他,其实她的字很不错的,自己只是不习惯用毛笔写字而已,可是她能吗?很显然,她不能,所以只能含冤不雪了。

  次日,俞大拿依旧是早早起床,洗漱好,然后拿上章娘子留的早点出门,昨晚乔岚说要用方小勇,故而今天他自己去西岸。

  西岸的壕沟挖得很快,在冯大郎和卢二叔的步步紧盯之下,劳苦大队挖壕沟挖得那真叫一个一丝不苟啊,不小心塌下一块,还会锨上一铲子泥补上并拍严实了,真真做的得跟那示例似的。

  经过昨天一天,俞大拿对冯大郎和卢二叔的监工工作很满意,今天也就放手让他们独自负责了,今天他守在遥水河边,指导担泥过来的人均匀点儿倒泥,免得一个不注意,遥水河西岸就多了几座泥山。
  浏览阅读地址:/chuanyuezhiluxiaoyao/4078455.html